“停,在往前走就讓你的女人好看,”刀疤說完,還擺弄着手裏的瑞士軍刀,在翟芳的身上晃來晃去。

2021 年 1 月 31 日

“刀疤,是個男人就放了這個女人,實話告訴你你抓了這個女人,會讓你身敗名裂,”隨着現在李浩很氣憤,但是翟芳在人家的手裏,而且距離太遠,根本就無法從刀疤的手裏救下翟芳,只能是先穩住刀疤在說。

刀疤的身軀似乎是微微的一震,不知道因爲什麼,難道這李浩恐嚇自己,不就是一個小警察嗎,有什麼了不起,自己要是願意,有排着隊的美女警察讓自己上,看了看眼前的翟芳,多年的經驗告訴刀疤,還是穩當一些,心裏還是有些不安的衝一邊光頭說道“光頭,你調查清楚了沒有,這個女人有什麼背景。”


光頭無奈的搖搖頭。

“飯桶,你這個飯桶,連綁架的是什麼人都不知道,真是飯桶。”光頭生氣的說道,但是事情已經到了現在,就是後悔也來不及了。衝着前邊的李浩說道“小子,我不管這人是誰,有什麼靠山,但是有一點我相信這個女人跟你有關係,這就足夠了。”說完還哈哈的大笑。

李浩也是哈哈大笑,而去現在李浩相信公安局的人很快就會來到,現在告訴這個刀疤也好,先給他一個很沉重的打擊也不錯。李浩沉聲說道“刀疤你能耐不小啊,連市委書記的女兒也敢綁架,你就等着坐牢吧。”

刀疤長大了嘴巴,回頭看着眼前的這個女人,心裏一陣顫抖,臉一下子就白了,這可是東市的一個天一般的人物,自己以前還想去走走這人的後門,一直沒有找到門路,只能是抱了一個副市長的後腿,如今自己居然把人家的千金給綁了,這還了得。

看了看翟芳,有看向李浩,很想從這小子的眼神中找到一絲說謊的理由,但是很可惜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而李浩似乎怕打擊不夠,繼續說道“刀疤,你不妨打一個電話回你的皇朝賓館,估計現在你的老窩已經被警察包圍了,而且已經帶走了所有的人,正在全城搜捕你。”李浩之所以這樣說還真怕這刀疤一個害怕,會放了翟芳,然後逃之夭夭,這樣自己的功夫不就白費了。

果然刀疤聽了這個話,很麻利的打電話,條子的電話沒有人接,前臺的電話沒有人接,接連打了幾個電話也是沒有人接,刀疤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臉上變得更加煞白,肥大的身軀,居然開始顫抖。

但是刀疤能夠做到黑道老大的位置, 就有着一般人沒有的承受能力,現在皇朝賓館沒有了,而且自己很有可能被通緝,更令刀疤感到害怕的就是很有可能現在警察已經向這裏來了。沒想到我堂堂的刀疤居然被一個二十不到的毛頭小夥子給算計了,真不知道當初自己怎麼想的,居然會想到用這樣的方法來要挾李浩,這個後悔啊。

看着刀疤臉色不斷的變化,李浩一邊吸着嘴裏的煙,一邊慢慢的往前走着,準備着奮力的一擊,因爲李浩怕這刀疤會狗急跳牆。

果然刀疤經過一會的思想鬥爭,站起身來,說道“現在既然我什麼都沒有了,也要拿你了陪葬,兄弟們,給我上,殺了這小子。”刀疤說完還用肥大的手拎起了翟芳。

而此時翟芳似乎感覺到了李浩一般,輕輕的呼喚着李浩的名字,雖然聲音很輕微,但是李浩聽到了,沒想到危險的時候翟芳會喊着自己的名字,可見自己在翟芳的心目中地位很高,也就更加的讓李浩下定決心就是讓自己挨幾刀也要救下翟芳。

看着向自己衝來的打手,還有向後邊慢慢退去的刀疤,李浩波瀾不驚的說道“兄弟們,你們要想清楚了,如今刀疤什麼都沒有了,連皇朝賓館都沒有了,你們跟着他喝西北風啊。”

可以說李浩的話充滿的打擊跟 誘惑,不僅僅是這些打手呆住了,連刀疤都有些吃驚,本來這只是一個公開的祕密,這些人並不知道,現在可好,這些人都知道。刀疤這個恨啊,沒想到這小子還有這個心思。


果然這些打手也都是隨風倒的角色,停止了動作,互相看着。李浩見起來作用繼續說道“現在警察正在往這裏趕來,你們在不走,估計下半輩子就跟着刀疤着牢裏過吧。”可以說這一句話更令人震撼,已經有人開始說道“什麼警察來了,這還了得,還是趕緊撤吧,我剛剛出來,可不想進去了,”隨着有人響應,很快這幾百號人,就剩下幾十個人。 沒有想到李浩的一句話居然起來這麼大的作用,本來看起來有些擁擠的場面,現在就剩下幾十號人,而且這幾十號人還在猶豫不定的,有的互相看着,還有了的悄悄的溜走。可以說這對李浩來說是一個很好的開始,現在一個人面對幾十號人可以說是綽綽有餘,根本就不用費力。

刀疤現在的臉色更加難看,心裏一陣難受,所謂大難臨頭各自飛也許就是這個樣子,沒想到會在自己的身上出現,但是騎虎難下,做好了必死的準備。

看着有些微笑的李浩,刀疤狠狠的說道“李浩,就算是隻剩下我們兩個人,但是你的女人在我的手裏,我會讓你好好享受”,說完眼角閃過一絲狠辣。

李浩可沒有時間去慢慢體會刀疤的話,而是一邊慢慢往前走一邊說道“刀疤,你還是自首吧,這樣可以減刑,而且你還有一個兒子,爲你兒子想想,你就甘心這樣。”

可以說李浩的話說到了刀疤的痛處,刀疤臉上抽蓄了一下,想到自己不成器的兒子,心裏一陣難受,而且自己這一切也是爲了兒子出頭,可以說到了現在完全是因爲這個不成器的兒子。

王之召喚獸 ,這個距離對於李浩來說,還是有些難度,因爲刀疤的匕首放在翟芳的脖子上,自己可沒有這個把握,萬一出現意外,可就是終身後悔。

得想個辦法,讓這刀疤降低對自己的戒心,看了看剩下的幾十個人,李浩計上心來,說道“刀疤,你不是想教訓我嗎讓你的這幾十個手下來吧,我會好好的讓他們嚐嚐我力王的力量”。

李浩說完可就不再猶豫大步上前,向着這幾十個人衝了上去,這幾十個人看到李浩衝了上來,這些人也是曾經風光一時的大哥,見被一個毛桃小子叫陣,早就忍不住衝了上來。

很明顯現在就是一副打架的樣子,但是李浩雖說是向這幾十個人衝去,但是並沒有放棄對刀疤的監視,見刀疤果然被自己的話所迷惑,放鬆了對翟芳的警惕,手中的匕首還往一邊移動 了一下。

現在李浩跟刀疤的直線距離可以說是最短的,只有兩米的樣子,由於衝進的這幾十個打手裏邊,這中間還隔着幾個打手,但是這難不倒李浩,知道機會來了,李浩一個 縱身飛躍,直挺挺的拔高了身體,在刀疤晃眼的瞬間,一腳落下就直接把刀疤肥胖的身體踢飛,隨着噹啷一聲,匕首落地。

翟芳渾身無力的身體也就隨之倒下,李浩怎能會讓翟芳的身體落地,迅速上前,用自己的大手一把就攔住了翟芳的身體,緊緊的攔在懷裏。

但是此時翟芳似乎緊閉着雙眼,充滿了痛苦的表現,微微掙了一下眼,喊了一聲,“李浩,就又閉上了眼。”看着翟芳這個樣子,很有可能這翟芳被刀疤下來藥。

李浩這個氣憤,沒想到這個刀疤,就是一個極品色狼,動不動就下藥,要知道這種藥對女人傷害極大。現在刀疤沒有了要挾李浩的本錢,李浩很想上前痛打刀疤一頓。

就在此時幾聲刺耳的警笛拉響,隨着幾聲剎車的聲音,上百全副武裝的警察特警手持着***衝了進來,很快分散開來包圍了這裏。

李浩知道警察來了,但是沒有動,而是等着警察把刀疤抓起來,爲首的一個警察看了看廠棚裏邊的情況,很快就認出了刀疤,大喊一聲,把這些人給我抓起來,隨着一聲大喊,幾十號特警端着***,迅速上前,隨着咔咔的幾聲,刀疤等人都被靠了起來。很快就被送上了警車。

這爲首的警察此時纔來到李浩的身前說道“小兄弟,看來是你救了翟芳,跟我們到警局一趟錄口供吧。”本來李浩並不想打算去警局,想救完翟芳就走人,看這情況自己不去,肯定會直接用***逼着自己去,雖然李浩武功相當不錯,但是也犯不着跟警察作對, 去就去吧,沒有什麼大不了。

外交官的小萌妻 ,方剛走了過來,居然給自己戴上了手銬,這是什麼情況李浩的眼睛瞬間就充滿了怨恨。李浩沒有反抗,對於警察李浩還是相信的。而且自己的身上還有微型攝像機,有了證據自己還怕什麼。


很快就來到了警局,果然不出李浩所料,刀疤的皇朝賓館被抄了,很快就被貼上了封條,就連條子也被抓了。令李浩沒有想到的,自己居然也被關押了,還跟刀疤等人關在了一起。到了現在李浩還認爲自己是救人者。

看着牢房裏邊的這些人,似乎都跟刀疤認識,刀疤不懷好意的衝着李浩說道“小子沒有想到你也被帶進了,是不是需要我關照你 一下,”說完刀疤還不忘了哈哈大笑幾聲。

直覺告訴自己刀疤把自己給坑了,而且刀疤肯定跟警局裏邊的人有關係,看來這刀疤能夠混到現在不是偶然的事情,跟官場的人有很大的來往,這警局自然也在其中,看來能夠把自己由救人者變成 綁架者,這人的職務肯定不小。

但是李浩不會就這樣被關押着,而且李浩相信王氏集團不會放棄自己,自己有這麼雄厚的靠山,還怕什麼。但是似乎過了幾個小時,還沒有動靜,難道這王氏集團也有辦不到的時候。

隨着大鐵門一聲聲的響動,門開了,幾個警察進來說道“李浩出來,跟我們走,”李浩心裏一陣竊喜,果然來了。

李浩跟着這幾警察走了,但是奇怪的是並沒有打開李浩手上的手銬,而是讓李浩上了一輛囚車,汽車很快就發動,並且帶着李浩向前面跑去,似乎是過來十分鐘的樣子,車停了下來。

幾個警察同樣帶着李浩走進了一棟很大的別墅,來到客廳裏邊,李浩放眼看過去,一個人悠閒的坐在沙發上。

一個警察報告到“翟書記,人帶來了,”

沙發上的人似乎微微點了一下頭說道“把手銬打開,行了,你們出去吧,”

這幾個警察猶豫了一下還是把李浩手上的手銬打開,慢慢的走了出去。

“小夥子,請坐,”翟東一邊說一邊吩咐下人上茶。


這個時候李浩才知道面前的這個充滿了高高在上的氣質的人就是翟芳的父親,東市的市委書記翟東。雖然不知道翟東找自己幹什麼,但是肯定這跟翟芳有關係。

現在翟東對李浩也做出了一個初步的平靜,沉穩老練,完全跟實際年齡不相符,看着李浩說道“你叫李浩,我不知道你跟芳芳是什麼關係,也不知道爲什麼芳芳會在昏迷中還叫你的名字,而且現在芳芳還在昏迷當中,我想你一定有辦法救救她。”

翟東說完,似乎很焦急的樣子,站起身來,向一個房間走去,當然李浩也跟着走了過去。打開房門,只見裏邊一張牀上,一個女人蓬頭蓋面的躺在牀上,這人就是翟芳,如今的翟芳肯定是藥力已經發作,面對這樣的情況,李浩知道目前也就只有一個辦法,很快的解決翟芳的情況,就是上牀。

李浩看了看翟東從堅定的眼神裏邊看出來一絲信任,於是說道“我知道你是翟芳的父親,但是這種情況,我只能用自己的方法解決,你要是願意給我時間,”

翟東看着眼前的這個李浩,心裏充滿了矛盾,知道這樣下去會讓翟芳抽蓄而亡,也知道接下來用什麼方法來解決,從進門開始就對這個小夥子做了初步的判斷,直覺告訴翟東,這個李浩不簡單。

到了翟東這個年紀的這個職務的人,很少說廢話,看着李浩微微的點了點頭,轉身就離開。

李浩知道這翟東是默許了自己,看着牀上翟芳難受的樣子,李浩關上門,畢竟這翟芳是爲了自己受到了這樣的傷害,自己有義務去救他。

來到牀前坐下,雙手分開散落着牀上的蓬亂的頭髮,而此時翟芳就跟幾萬只螞蟻在身上爬一般癢得很,撕扯着身上的衣服,潛意識裏感到有人摸自己,隨着一聲“啊”聲音,翟芳不知道是哪裏來到力氣,一把就抱住李浩。

李浩一個不小心倒在了翟芳的身上,明顯的感覺到 翟芳身上傳來的陣陣滾燙,而且此時由於翟芳不斷撕扯自己的衣服,兩座高大雄偉的峯巒,緊緊的頂在了自己的胸前。翟芳的雙腿用力的纏住了李浩的腰部。

此時的李浩知道已經沒有其他的辦法,越早解決越能夠減少傷害。

而且李浩的身體也有了本能的反應,雙腿之間也是被碩大無比支起來高高的帳篷,正好頂在翟芳兩腿之間的隱祕之處一般,翟芳感覺到無比的舒服一般,用力的摩擦着擠壓,嘴裏還發出輕微的“啊啊的聲音”。 李浩的雙手不由自主的緊緊的握住了翟芳的兩座峯巒,而且李浩也是用最快的速度,脫下自己的衣服,同時幫助翟芳脫下衣服,隨着一聲嬌喊,李浩長驅直入。

親密接觸,甚至是負距離的接觸,喘息,嬌喊,牀被震動的聲音,滿室的春意,持續的很長時間,隨着一聲無比暢快的**。安靜,屋子裏邊恢復了安靜。

李浩看着滿足的翟芳,此時翟芳已經完全的清醒了過來,身上已經被剛纔的一場大戰弄得滿是汗漬,修長的大腿慵懶的放在牀上,臉上紅暈還爲褪盡,兩隻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着李浩,一個絕世美女就這樣被我給征服了,李浩腦子裏出現一個這樣的聲音,響起來就 有些戲劇性,這一切還要感謝刀疤的成人之美。

“怎麼樣,感覺是不是好多了”李浩看着眼前嬌美的翟芳說道。

翟芳有些慵懶的躺在李浩的懷裏,就向一隻小花貓一般找到了一個溫暖的牀,捨不得離開,瞪着眼看着李浩,無限溫情的說道“你個小壞蛋,怎麼就這麼厲害,那個是不是有些太大了,都快到人家嗓子眼了,”翟芳說完,在李浩的懷裏稍微的一動了一下,不小心還觸動了李浩的哪裏。

很快就有了生理反應,李浩這個心啊,甭提多鬱悶了,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會精力如此的旺盛,但是就算是現在一柱擎天,也不能繼續了,現在估計人家的老爸在外邊早就等的着急了。還是感覺離開這令人慾罷不能的牀吧。

李浩看了看有些慵懶的翟芳說道“小美女你是想睡會那,還是起來去衝個澡,我可不能在你的被窩裏邊久待,你老爸還不派人把握給咔哧啊,”說完,做了一個用手比劃着脖子的動作。

當然李浩這是玩笑話,但是反過來想想,雖然自己救了翟芳,誰也不敢保證,這作爲市委書記的翟東,就會成全自己,而且自己也不想就這樣被人給包養 ,自己可不想因爲一朵鮮花放棄一片鮮花。

這裏是人家的家裏,自己充其量是來救人家的,說白了,自己只是用身體裏的那個器官來幫助翟芳達到發泄的目的,至於以後怎樣發展就看以後了。李浩站起來,穿好衣服,看了看還在被窩裏邊捲縮的翟芳說道“你就不送送我,現在我可是被刀疤給陷害了,馬上就要被關進去了。”

“什麼,怎麼會這樣,你不是救人的嗎, 爲什麼會成了犯人。”翟芳着急的看着眼前的小情郎李浩說道。眼睛裏充滿了無限的關愛之情。

對於這樣的事情,李浩可不想隱瞞,而且現在只有翟芳跟她老爸能夠救自己,人家是實權派,況且自己也是確實被冤枉的,李浩想完這些,看着翟芳溫柔關切的眼神,知道翟芳肯定是對自己動了真情,尤其是今天的事情以後,自己就是想甩掉翟芳,也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人家後邊還有一個如此牛叉的老爸。

“看來這件事情只有你老爸才能幫我”李浩看着翟芳很直接的說道。

面對這樣的事情,翟芳表現的很冷靜,毫無遮掩的掀開被子,可以說現在是滿室的春光,豐滿光滑細膩的兩座峯巒,潔白的皮膚,說不出的完美,連一邊的李浩看來都忍不住掩口吐沫,這也太直接了吧,連一聲招呼都不打就搞這種動作,是不是太目中無人了,把男人直接當廢物了。

翟芳可不管這些,扭着性感的小屁股,走到一個衣服櫃子旁邊,打開櫃子,隨便找了一套衣服,從裏到外重新的包裝了一下,翟芳絲毫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安於波動,在翟芳的眼裏李浩已經是自己的男人,還有什麼可以掩飾跟保留的。

可以說翟芳在這起牀,穿衣服這一系列的動作李浩看來一個倒是,心裏的那個歪歪啊,雖然跟翟芳放生了一場大戰,但是那是在腦子有些亂的情況下進行,沒有現在看到清楚,性感,迷人,成熟,曲線美,無一不是李浩的最愛,這樣的女人李浩是要定了,不管以後自己是不是會萬劫不復。

翟芳看着一邊發呆的李浩,想起自己的一系列動作,也禁不住臉紅,用力的打了李浩一拳,說道“臭小子,看什麼那,以後你慢慢欣賞吧,”說完就直接走了出去。

“慢慢欣賞,”這是什麼話,暗示自己跟翟芳就這樣定了關係,不知道是歡喜還是憂愁,搖搖頭自語道,“一切順其自然吧,弄不明白爲什麼自己會這樣受美女喜歡,”看着翟芳已經走出了屋門,自己也不好太落後連忙跟了出去。

果然翟東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嘴上叼着煙似乎在想着什麼,看到李浩跟翟芳二人走了出來,眼睛裏閃過一絲的陰冷。

翟芳做到翟東的身邊,也許是由於剛纔的事情,居然在家裏做了這種事情,有些臉紅的叫道“爸爸,我沒有事情了。”如果翟芳知道李浩還是自己的爸爸叫過來的估計機不會這樣想了。

翟東撫摸着翟芳柔順的秀髮無限感慨的說道“沒事就好,沒事就會,”擡眼看到了李浩,連忙揮揮手說道“年輕人坐下,不要拘束。”

從翟東的一舉一動中,李浩感覺到了一股龐大的壓力,也許這就是一個人的氣場的作用,長時間在高位上養成的一種 盛氣凌人的氣勢,但是李浩也不是一般人,少年老成,連忙說了一聲“謝謝,”然後坐在對面的沙發上。

可以說翟東對李浩也是有了一些興趣,尤其是看到李浩沉穩老練的樣子,就感覺這不是一般人,但是聽到屬下說李浩只是一個高三的學生,而且還知道李浩的家境很不好,心裏就有了些想法,知道剛纔李浩救了自己的女兒,看着二人完好如初的出來,就知道二人的關係不一般,肯定是自己的女兒看上這個李浩了。

就在此時領着李浩過來的幾個警察推門走了進來,報告到“翟書記,我們是不是可以帶走李浩。”

翟東看了看這幾個警察,看了看李浩說道“你們先等一等,我有些話要跟李浩說”很快這幾個警察走了出去。

“據警察說你跟刀疤是一夥的,爲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說吧,小夥子,我會爲你做主的。”翟東很嚴肅的說道。翟東之所以這樣說,從李浩的眼神中,翟東相信這裏邊肯定有內情,而且現在刀疤被捕,還是自己下的命令,官場也隨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已經讓紀檢部門控制了跟刀疤有關係的人員。

面對翟東的詢問,李浩知道是關鍵的時候了,自己的話要跟上,於是從自己的兜裏邊拿出一個微型攝像機說道“請允許我叫你一聲伯父,所有的事情,我相信這個可以說明問題。”說完放到翟東的面前。

當然翟東知道這是什麼,拿起攝像機走到電腦旁邊,動作很熟練的打開電腦,把卡放了進去,隨着電腦的運行,電腦裏邊的畫面,慢慢的就出來了,看的很清楚,視頻持續了半個小時,李浩的所有反應都在裏邊,可以說這一個錄像記錄了李浩從進入廠房到救下翟芳,到警察到來所有的過程。

就連一邊的翟芳都被驚呆了,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當時自己已經神志不清,當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對於李浩的救命之恩,心裏充滿了感激,一種甜甜的感覺慢慢的襲上心頭,認定了眼前的這個比自己稍微小一些的男生就是自己的男人。

翟東一邊看一邊緊鎖着眉頭,心裏也有了想法,知道了這警局裏邊有刀疤的人,既然刀疤想要了李浩的命,而李浩就這樣被弄了進去,可以說這個幕後的人權利不小啊。怎樣才能把幕後的黑手該放到,這是最關鍵的,要不然刀疤用不了多久就會出來,一旦刀疤出來,自己就會面臨着危險。

看完視頻,翟東李浩翟芳三人重新坐到沙發上,翟東首先說道“李浩,你對你的事情怎樣認爲,說說你的看法。”

現在有了證據,李浩知道肯定不會被翟東誤會,有了這個東市牛叉人物的支持自己還怕什麼,而且李浩也知道翟東這個人也是十分正派的一個人,於是說道“伯父,我感覺警局裏邊還有沒有拿掉的刀疤的人,肯定是這個人想要置自己於死地。”

翟東微微的點點頭,繼而說道“李浩你相不相信我,”

面對這一句有些神祕摸不着頭腦的話,李浩有些莫名其妙,但是看了看翟東堅定的眼睛,說道“我相信您,有什麼事情您就直說吧。”

“好,小夥子不錯,接下來我要讓你繼續回到警局裏邊去,但是現在的你的任務是要用這臺攝像機記錄下幕後黑手的一切,找出幕後黑手,放心好了我會一直關注你的,讓翟芳在適當的時候幫助你,”翟東用 很誠懇的話說到。 可以說翟東的話令李浩有些吃驚,沒有想到翟東會讓李浩做這種事情,李浩心裏開始嘀咕了,幾十年的人生經驗告訴李浩,這很有可能是一個騙局,但是看着翟東很認真的樣子,另一個聲音又告訴自己,找人值得相信。

李浩想得到一絲鼓勵,看了看翟東,又去看翟芳,翟芳此時似乎對於李浩接受到自己老爸的任務很興奮一般,握緊着拳頭似乎是在爲李浩加油一般,只有李浩知道現在自己的想法,不是一般的難受,前邊就跟看不清楚的黑暗的甬道一般,隨時會被淹沒在裏邊。

翟東看着沉默的李浩,說道“小夥子,是不是害怕了,你可以說不,我會立馬放你離開這裏。”

李浩不是一個膽小鬼,更不是一個怕事的人,頭腦保持着從來沒有過的冷靜,如果現在自己離去,可以說不僅是翟東,就連翟芳估計對自己都會有想法,想到自己還有保護王曉敏的任務,心裏有了打算,說道“可以,但是我有一個條件,就是臥底時間到今天下午天黑之前結束,不管我能不能找出這人人,都要放我出去。”

這一個要求似乎出乎翟東的意外,沒有想到李浩居然會如此的冷靜,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了這個年輕人,就在翟東決定的時候,一個電話打來了。翟東接通電話


“喂,是老翟嗎,我是王飛揚,”

“飛揚老弟啊,什麼事快說我正忙着那,”翟東很熱情而又不客氣的說道。

“是這樣的,我有一個小兄弟,叫李浩,被警察局給抓了起來,我想是有些誤會,想辦法給我弄出來”。

翟東聽這話多少有些吃驚,沒想到這王氏集團的老總親自打電話,要求放了李浩,翟東一邊看着李浩一邊跟電話的裏邊的說道“放心好了,天黑之前保證會出來。”

“好,翟兄就麻煩你了,有時間請你喝酒,”

隨着嘟嘟的聲音傳來,電話掛了,翟東放下電話,有些弄不明白,這李浩究竟是何方人物,讓王氏集團的老總親自打電話,這李浩肯定跟王飛揚有着不同尋常的關係。

看着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翟東說道“好,我答應你的要求,放心好了天黑之前,我會讓人把你放出來。”說完翟東告訴傭人去叫外邊的人。

很快外邊的警察走了進來,繼續給李浩戴上手銬,李浩轉身看了看已經站起來的翟東跟翟芳,翟東依然是波瀾不驚的樣子,但是翟芳似乎眼睛有些溼潤,雖然只是很短暫的分手,也是多少有些悲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