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看着他那稚嫩的小臉兒,以及貪婪地喝着酸奶的模樣,又確實只是個孩子。

2021 年 1 月 31 日

舒顏問道:“寶貝兒,今天晚上我們我們去小芸阿姨家住,好不好?”

“去小芸阿姨家,爲什麼啊?”小籠包兒有些不解。

舒顏道:“因爲我們要搬新家了啊。所以,在我們搬新家之前呢,要把之前的衣服啦生活用品啦都從原來的家裏搬出來,是不是需要時間啊?”


“嗯。”小籠包兒點了點頭。

舒顏接着說道:“所以呢,在媽媽把新家整理好之前,我們就在小芸阿姨家住。小芸阿姨的房子非常大,也非常漂亮。而且,她家正好有一間空的房子給我們,好不好?”

小籠包兒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嗯,好。”

“那就這樣定了!”舒顏和小籠包兒說着話,已經到了車子旁邊。

她將小籠包兒抱上車,坐上安全座椅,繫上安全帶,又檢查了一遍,才放心地將車子開啓。

……..

舒顏將小籠包兒送到孫小芸家的時候,才發現,家裏只有她一個人。

見舒顏到了,馬上出來開門。一邊拍着手一邊對小籠包兒說道:“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舒顏朝着屋子裏看了看,發現孫小芸已經提前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清蒸石斑、可樂雞翅、鮑汁海蔘、白切雞……..

還有一大煲的響螺片燉雞湯。

“就你一個人?”舒顏問道。

孫小芸立刻給她一個白眼兒:“誰說就我一個人?你倆不是人啊?”

舒顏連忙解釋:“不是啊,我的意思是…….昊寧還沒回來嗎?”

“應酬!他啊,大忙人。”孫小芸一邊說着,一邊拉過小籠包兒的手,“親親寶貝,今晚在姨姨家住,開不開心啊?”

“嗯,開心。”小籠包兒點了點頭。

“那今晚和姨姨睡好不好啊?”孫小芸又問。

小籠包兒有些猶豫,看了看孫小芸,又看了看舒顏,不知道該作何選擇。

小籠包兒的表情把舒顏給逗笑了,她蹲了下來,拉過他的手說道:“小籠包兒當然不能和姨姨一起睡了啊,姨姨的帥老公會吃醋的!”

“什麼是老公?”小籠包兒一臉好奇地問道。

舒顏不由地怔了一下。

由於餘錚不在了,她在家很少提及“老公”這個詞兒,所以小籠包兒好奇也在情理之中。

就在舒顏想着怎麼解釋的時候,孫小芸已經開始有模有樣地解釋了:“老公就是很愛姨姨的那個男人,也就是姨姨肚子裏小寶寶的爸爸,知道了吧?”

小籠包兒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好了,現在我們一起吃飯吧?看今天小芸阿姨做了這麼多好吃的菜。”舒顏說話間,便站了起來。

“吃飯吃飯!”孫小芸一邊說着,一邊抱着小籠包兒朝着餐桌走去。

舒顏朝着門口處看了看,還是有些不放心,問道:“小芸,昊寧今天確實不回來吃飯了?”

“不回了。”孫小芸說話間,已經開始擺筷子了。

孫小芸手藝不錯,每一道菜都能做得色香味俱全,就連擺盤都很講究。

乍一看,還以爲是從酒店打包回來的呢。

舒顏吃過飯之後,就出去和一位名叫方偉的中介會合。

方偉一路走一路誇:“舒小姐,我幫您找的房子,包您滿意。後有巍巍青山,前有碧波萬頃,坐北朝南,通風又亮堂,而且價格還不貴。”

舒顏聽罷,笑着問道:“這麼好的房子,竟然被我這麼好運碰到。對了,這房子之前沒發生過什麼不好的事情吧?”

ωωω. TTKΛN. c ○

“沒有,絕對沒有!價格之所以這麼實惠,那是因爲對方急着用錢。業主剛把房子鑰匙給我們,您就正好找到我,這也算是緣分吧!”方偉說話間,就朝着前面的一個樓盤指了指,“喏——就這樣,碧波園,名字聽着也雅緻。”

舒顏進了大門之後,果然不錯。

雖然是在市中心的位置,但是鬧中取靜,走在林蔭小道上,看着兩邊的狐尾椰,嗅着四季桂的清香,頓時神清氣爽。

方偉帶着舒顏走到了16棟:“就這棟,1001就是我幫您找的房子,我們現在上去。”

舒顏到了1001之後,打開門的那一刻,就不由地發出一聲輕嘆。

最先映入她的眼簾的是玄關處的屏風,屏風上畫的是“松鶴同春”,畫上的仙鶴活靈活現,迎客鬆蒼翠欲滴, 二者相互印襯,相得益彰。

再往裏面走,便是客廳,客廳裏的傢俱是古樸的原木色,看起來溫馨而親切。

微微轉頭,沙發後面的牆壁上,是一副的真絲花鳥圖。

淡金色的真絲面料上繡着極爲精巧的墨蘭和白蘭鴿,那白蘭鴿的翅膀伸展到極致,像是隨時就能從這墨蘭之間飛起來一般……

“怎麼樣,不錯吧?”方偉問道。

舒顏沒有回答,而是問道:“這房子的主人現在在S市嗎?”

“不在,剛出國。也正是因爲出國了,才考慮將這房子出租。舒小姐,有些信息我之前忘了告訴您,房東交代過我,如果找租客,一定找氣質優雅品貌俱佳的,所以您很合適。”

舒顏沒忍住笑了:“找品貌俱佳的?這是什麼要求?”

“因爲房東認爲,只有品貌俱佳的人,才配住這樣的房子。舒小姐,不管這房子遇上您,還是您遇上這房子,都是一種緣分。”方偉打趣道。

“多謝誇獎,就這樣定了吧。明天一早,我就搬過來。”

“痛快!成交!”

…….

舒顏簽好租房合同之後,重新回到孫小芸的住處。

當她按下門鈴之後,孫小芸飛快地跑過來開了門。

身上穿着一件酒紅色的真絲吊帶睡衣,臉上化着精緻的妝,見到舒顏之後,笑了笑:“這麼快就辦好了?”

舒顏發現,孫小芸的眼神中帶着些許失落。 她朝着屋子裏看了看,鐘錶的時針已經指向了十一點,但是房間內卻依舊是空落落的。

她突然明白了,於是問道:“昊寧呢,還沒回呢?”

孫小芸嘆了口氣:“他們公司最近談了個大客戶,幾乎每天都在應酬。”

“小籠包兒呢?睡了嗎?”舒顏又問。

“睡了。我還以爲她會一直等你呢,結果一上牀就呼嚕呼嚕睡着了。”孫小芸一邊說着一邊朝着房間走去。

舒顏跟着孫小芸走到房間看小籠包兒,果然睡得很沉。

舒顏低聲道:“昨晚我們在酒店睡,他不習慣,半夜都沒睡着。沒想到今天到你家,他倒還真不認生了。”

“有個孩子真好。”孫小芸的眼睛中突然多了一些羨慕的神色,“有了孩子,就多一個人陪着,不那麼孤單了。”

“你的寶寶很快出生了。”舒顏提醒道。

孫小芸擡手撫了撫自己的肚子:“還得好幾個月呢!這幾個月,我還得好翻滾

好煎熬。”

“這幾個月有昊寧陪着你就夠了。”

“他啊…….他好是好,就是不能經常陪我。”孫小芸話還沒說完,突然聽到門口響起了按門鈴的聲音。

她條件反射似的轉過身就朝着門口跑去。

那速度之快,把舒顏都給嚇到了!

畢竟,她是個孕婦呢,這個時候需要小心慢行纔是。

舒顏不太放心,連忙跟了上去。

她剛跑到客廳,孫小芸已經將客廳大門給打開了。

緊接着,林昊寧出現在門口,喝得醉醺醺的,半閉着眼睛,頭歪在一個年輕女孩兒的肩膀上……

這種場景,舒顏本能地想要回避。

然而,就在她準備轉身的那一刻,孫小芸已經條件反射似的轉過了頭,目光有些警惕地朝着她投來。

舒顏有些尷尬,連忙說道:“小芸,昊寧他喝醉了,你快點兒扶他進來。”

“噢…….”孫小芸這才轉過頭去,連忙過去扶住了林昊寧的胳膊。

但是,林昊寧是個一米八多的男人,孫小芸力氣有限,當林昊寧的身體斜倚在孫小芸身上的時候,她猝不及防地退了幾步。

旁邊的女孩兒連忙幫她扶住了林昊寧:“嫂子,我幫你吧?”

當那女孩兒的手剛碰到林昊寧的胳膊,孫小芸就跟觸電似的叫道:“不用不用,我自己來……”

那女孩嚇了一條,連忙縮回了手。

孫小芸看着那女孩兒一臉驚慌的表情,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有些失態了,連忙在臉上擠出一個不太協調的微笑:“沒事,我來就行,你先回吧!”

“噢…….”那女孩兒猶豫着退後了一步。

舒顏見孫小芸扶着林昊寧確實吃力,連忙走上前去問道:“小芸,要不要我幫忙?”

“好,你來幫我一把。”

舒顏走上前去,一邊幫忙攙扶着林昊寧的隔壁,一邊對剛剛那女孩兒說道:“姑娘,您先回去吧,這裏有我們就夠了。”

那女孩似乎還不太放心,問道:“好好好。林總今天喝得有點兒多了,要不要我幫忙買一盒甜牛奶?”

“不用了不用了。”孫小芸連忙說道,“我家就有,你先回去吧。”

說話間,她們已經扶着林昊寧進了門。


孫小芸用腳順便一帶,“啪”的一聲將門給關上。

或許是關門的聲音太大,一直閉着眼睛的林昊寧突然睜了一下眼睛,嘴裏含糊地問道:“幹什麼呢?”

“昊寧,你醒了?”孫小芸一邊問,一邊將林昊寧放在了客廳的沙發上,再迅速地幫他脫掉了鞋子,將他的雙腿放平。

舒顏則從冰箱裏面拿出一盒甜牛奶,問孫小芸:“小芸,就熱這個牛奶給他好不好?”

“好。”孫小芸一邊應答者一邊跑去了衛生間。


當舒顏將牛奶放熱水裏之後,見到孫小芸突然又跑了回來,手裏拿着一條毛巾,一邊跑一邊在試着毛巾的溫度。

孫小芸幫林昊寧擦完了臉,舒顏將熱好的牛奶遞給了她。

孫小芸接了過來,用勺子舀了一勺試了是溫度,然後送到了林昊寧的脣邊,柔聲道:“昊寧,你喝點兒牛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