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界:是最底層的一重天,一生壽命最長一百多歲,受盡酸甜苦辣的煎熬,嘗盡悲歡離合的磨練;

2021 年 1 月 31 日

而其它各界要比人類強幾十倍上百倍,甚至上萬倍。他們有的雖有七情六慾,但是他們的約束成分是能剋制住他們的**;有些事情他們是只能望而卻步,不敢逾越一步。

話說幾豪聽到有召喚他的聲音,他起身不顧冬天的寒冷,順著聲音傳出的方向,追了出去??????【求票,收藏,點擊】 呼喚幾豪的聲音使幾豪十分興奮,他不知道是誰?雖然他心裡很恐懼,但是面對這親切的聲音,使他感到無比的溫暖,無比親切。盡在

冬天的夜,很長很長。

幾豪想:這難道是天堂父母的呼喚嗎?

幾豪是個可憐的孩子,他沒有得到過一天的母愛,因為他的母親生他時在難產中死去。他沒有見過他的母親,他在沒人的時候,在他的腦海里常常幻想著,勾勒他母親的樣子。他這樣想也許是太想念他的父母了吧。

幾豪拖著那條殘疾的腿走了很久很久,他走累了找到一片沒有積雪的地方坐了下來。

忽然原來感到十分寒冷的他,這時居然不再寒冷。只是呼喚他的聲音越來越小。

這個世界上他沒有親人,除了張大叔夫婦再也沒有別人真正的關心過他。他害怕失去那種呼喚的聲音,那種聲音給他無盡的安慰和力量,給他一種精神的慰藉。

幾豪站了起來依然向著聲音傳出的的方向前行。

前邊的路,越來越黑使他分不清方向。幾豪只能摸索著前進。

幾豪邊走邊想:我到哪裡了?我走多跑遠了?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天該快亮了吧,怎麼又會變黑呢?這會不會是黎明前的黑暗。

他又走了很遠,那種呼喚他的聲音,這時已經忽隱忽現,要是不站下來細細的傾聽,就不在能聽見那種聲音。

幾豪加快了腳步,使勁地前行,他生怕那種呼喚的聲音會一去不返。

追了一會,幾豪感到呼喚的聲音消失了。他停了下來,站在那裡細細的聽著。

是消失了,這怎麼會消失呢?難道是我剛才產生了幻覺?

不會的,幻覺是一時的。可我追了這麼長時間都能聽到呼喚我的聲音,肯定不是幻覺。


幾豪也許是走的太累了,他往坐,想歇歇腳順便再等一下看那聲音會不會再回來。

他坐到地上的一瞬間才現,出來時颳風下雪的天氣已經不再。

幾豪從地上隨便抓了一把,地是乾的,沒有雪也沒有凍,他抓住了一棵像小草,拔了出來。他放到眼前棵鮮嫩的草。

他心裡十分迷惑,我這是在哪裡?怎麼會沒有雪了呢?冬季也會長出這麼鮮嫩的小草?

幾豪想:我會不會是做夢?他聽人說過做夢的時候用手掐自己不會感覺到疼。於是他伸出右手狠狠地往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下。

『哎喲』。

幾豪自己把自己掐的尖叫了一聲。這回他確信這是現實不是在夢中。

天黑的什麼也看不見。幾豪所等的聲音沒有再出現。

我這是在哪裡呢?剛才出來的時候還大雪紛飛,寒風刺骨;而現在大雪和寒風已經無影無蹤,這是什麼緣故呢?

他坐在地上想著思考著。

也許幾豪是累了,想著想著就進入了夢鄉。

不知睡了多長時間,幾豪被一陣叫聲所驚醒。

他抬起頭看看,天已經亮了,但是太陽還沒有出來。周圍是連綿不絕的群山,鬱鬱蔥蔥的花草漫山遍野,樹林里煙霧繚繞,林中的百鳥唱著歡快的曲子。

幾豪被這美麗的景色迷住了,他反正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什麼地方,心想:我暫且現在這裡玩上兩天,我再回去。


幾豪打了一個哈欠,站了起來。

這時他才想到剛才是一陣叫聲把他驚醒的,他向四周望了望,沒有現一個人影。怪事,明明聽見有人的叫聲怎麼會沒有呢?

幾豪拿起他住的一根棍子,一邊前行,一邊欣賞著大山裡面的風景。

走這條路的人肯定少,都長滿了野草,如果不是偶爾有幾個腳印你根本分不清路在哪裡。

忽然,幾豪聽見前面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女人的叫喊聲。

幾豪心裡納悶,在這荒山老林里怎麼會有女人的叫聲呢?他為了探一究竟,他加快了腳步先前走去。

女人的尖叫聲使人毛骨悚然,哭泣聲使人肝腸欲斷。

幾豪沒有顧忌自己是殘疾之身,一種英雄的氣概油然而生。這也許自己多年來受盡苦難和欺凌的爆。

他加緊了腳步,那女人的聲音越來越近。

幾豪到了前面停了下來,眼前的一切讓他驚呆了。【求收藏,點擊,鮮花】

。 幾豪停下了腳步,向前望去。說閱讀,盡在

只見兩個男人在打一個女人。幾人穿戴與現在又很大差距,像傳說中古人的那種打扮。

那個女的被一個男人抓著長長地頭死死的按在地上,旁邊那個男人掏出繩子上前準備將那個女人捆起來。

那個女人滿臉是血。她沒有一句求饒的聲音,只有痛苦的呻吟和尖叫聲。

幾豪再也看不下去了。也許是他長久被人欺凌,在這時的爆。

他好像忘記了自己是殘疾之身,拿起他的那根住著的棍子一瘸一拐的向前猛衝。

兩個男子正準備把那女子捆上,這時他們現一個瘸子手拿木棒向這邊衝過來。其中一個男人惡狠狠的大吼一聲:「哪來的瘸子敢壞老子的大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幾豪不知來自何方的勇氣,氣憤地說:「放開那個女的」。

另外那個男人還是對那個女子沒有鬆手,依然抓著她不放。

旁邊這個男人有些惱怒,又不耐煩的對幾豪說:「你在敢過來,老子宰了你。」

幾豪沒有理會那個男人的警告,揮起手中的木棍向講話的那個男人打了過去。也不知道幾豪是沒有和人打過架還是用力過猛,只見那個男人輕輕的一躲,幾豪自己來個狗啃泥,趴在了地上。

沒等幾豪站起來,那個男人走上前去,踩著幾豪的胸口。

就在他踩幾豪胸口的一瞬間,奇迹生了。

那個男人像被一種力量推了出去,狠狠地跌倒離幾豪有幾米遠的地方。

那個女子見狀心裡異常高興,以為救星來了。

不過,旁邊那個男人和被抓的那個女子誰也沒有看清到底是怎麼回事。就連跌倒的那個男人對眼前的情況也不清楚。

他想:看樣這個瘸子不像高手,他的內力怎麼這麼大?能把我頂出去,我可是堡里的一流高手,也許是我自己造成的呢?


他在心裡安慰自己,但是他對眼前的情況還是有些迷惑,對幾豪也有些緊張,不敢毫無忌憚的對幾豪猛攻。為了面子和尊嚴他沒有退卻,迅的站了起來。

幾豪自己也愣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可從來沒有和人打過架,難道他是我給打到的?

做人不管是誰都要有自知之明。

幾豪自己搖搖頭否定了自己的猜測,怎麼會呢?我可是一個殘疾之人。


幾豪慢慢的爬了起來,正想彎腰去拿他的那根棍子,剛才那個跌倒的男人走到他跟前飛起一腳,又將幾豪踢趴在地。

這一次幾豪沒有那麼幸運,那個男人也沒有去去踩幾豪。而是站在幾豪身邊用腳狠狠地踢著幾豪。

幾豪感到身體每處都有疼痛傳出,他咬緊牙關連一聲呻吟都沒有。

這時,那個女子掙脫了那個男人,向這邊撲了過來。帶著哭腔說:「你們別再打他了,他可是一個殘疾人呀。」

後面的那個男人追了上來,一把拉開那個女子,帶著**的說:「你跟不跟我們回去?如果你要是不答應今天老子滅了這個瘸驢。」

那個女子看樣很無奈,有很迷惑不解。

她想:天呀你為何叫一個瘸子來搭救我,還不如讓我死了算了。唉,畢竟他是因我現在被打,我於心何忍。

那個女子想到這裡,大義凜然的說:「你們不要再打他,我跟你走。」

那個男人停住了對幾豪的踢打。

這時他認為剛才的跌倒和幾豪一點關係也沒有,肯定是自己的大意造成的。如果他要是修鍊之人或是習武高手,肯定不會倒在這裡任我踢打。

幾豪不明白那兩個男人為何要抓這個女子,他忍住疼痛低聲的說:「你們為何要難為一個女人?」

兩個男人冷笑著說:「你這個瘸驢事管得也太多了,再講老子還扁你。」

幾豪瞅了他們一眼,沒有再說話。最後他的眼睛盯住了那個女子。

只見柳葉彎眉,大大的雙眼,櫻桃小口,身材十分苗條,一頭烏黑的長被一陣風吹的隨風搖曳。甚是美麗。

那個女子好像也注意到幾豪的目光,她把臉連忙轉了過去。

幾豪對那位女子說:「不要和他們走。」

沒等那位女子回答,一個男人走到幾豪跟前,把力量集中到在腳上,對著幾豪那條殘疾的腿猛的踢了下去。

只聽見『咯叭』一聲,幾豪疼的昏了過去。


就在幾豪昏過去的瞬間他聽到了一句話:「哈哈,你這個瘸驢要想報仇到義血堡找爺。」

幾豪失去了知覺。【求收藏,點擊,鮮花】 太陽已經高高升起,朝陽照在大山的樹林里,像給大山披上了一層薄薄的面紗。說閱讀盡在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幾豪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他的身上已經沒有了疼痛,他無力躺在地上睜開眼睛望著天空

天空上偶爾有一片片白雲飄過。

幾豪現那兩男一女已不知去向,他回想剛才的一幕,心裡還有些餘悸。

他想:從我記事開始就沒有和人打過架,我是一個殘疾的乞丐,只有受欺負的命。今天是怎麼了,這是我嗎?

幾豪根本無法想象剛才的一切是自己所為,他也不知道那種英雄的壯舉的勇氣出自哪裡。

他靜靜地躺在那裡,又閉上眼睛回想剛才的一切。

他想:那兩個男人為什麼要抓一個女子回去呢?是他們用錢買來的媳婦?是那個女子偷了他們的東西?還是??????

幾豪始終想不到一個另自己滿意的答案。

忽然一個名字引起了幾豪的興趣——義血堡。

他想:義血堡在哪裡?是個什麼地方?我怎麼才能找到它?

一串串問題擺在幾豪面前。

越是找不到頭緒,越是激了幾豪的鬥志。他暗暗的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到那裡,看個究竟。

幾豪想到這裡快爬了起來。

這時他感覺到身體里的血液沸騰,渾身燥熱,身上充滿了力量。他不知道是什麼緣故使他狂躁不安。他十分想找一個池塘去洗洗澡,清醒一下。

大山裡異常的寂靜,時而一陣陣鳥叫給大山帶來無限生機。

他彎下腰拾起他的那根住著的木棍。向前走了幾步。

腿上感覺十分不舒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