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萬都不心動,這纔是真正的世外高人啊。

2021 年 1 月 31 日

再三感謝之後,齊家人也乘坐專機走了。

麗水縣似乎又恢復了以往的平靜。

但是趙二寶心中卻有另一種擔憂,解毒丹藥雖然已經配置出來,災情也暫時被壓了下去,可空氣裏殘留的毒素還在,想要完全清除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趙二寶皺着眉頭回到了小河村,剛剛走進果園,天空突然下起了雨。

趙二寶雙眼微眯,發現這場雨並不尋常。

雨水中蘊含着充足的靈氣,足以洗滌空氣中所有的殘毒。


這是?

趙二寶怔怔的看着雨簾,若有所思。

“別看了,因爲你這次救了不少人的命,又有生命之樹傍身,老天降下了大功德,幫你把天空裏的毒素化解了個乾乾淨淨。”



莎莎突然解釋道。

哈哈哈哈!

趙二寶暢懷大笑。

結束了。

這場由九毒郎君引發的毒災徹底結束了。

麗水縣徹底恢復了平靜,再無一人有中毒的想象。

趙二寶也恢復了自己的鹹魚生活,每天在地裏澆澆地,除除草,悶了就去城裏看看自己的飯店裝修的如何,爲了打發時間,他還特製購買了一批藥材種子,種在了果園下邊,正正經經的做起了藥農。

三個禮拜一晃而過,飯店已經基本裝修的差不多了,隨時都能開業。

地裏的藥材已經長到了一尺多高,眼看也要到了收割的季節。

果園裏的蘋果樹更不用說,別人家的蘋果都是一年兩熟,趙二寶的果子是一個月結一次果,產量足足比別人家高出了六倍,而且個頭一個頂倆,每個果子足足有一斤重。

這可把村裏其他種水果的差點羨慕死,這個趙二寶不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隨便種個蘋果都比別人種的強。

不過趙二寶現在是有名的神醫,又跟鎮上,縣上的關係非常好,這些個村民雖然嫉妒,但也沒人敢下黑手。

要不然,早就有人半夜偷偷摸摸的提着鐮刀去趙二寶家的果園砍他果樹,摘他果子去了。

日子過的瀟灑,愜意。

這天。

趙二寶正搬了個藤椅,閉着眼睛在生命之樹下養精神呢,村長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

“趙二寶,別睡了,你看誰來了?”

趙二寶睜開眼一看,立即從藤椅上一躍而起,滿臉堆笑的說道:

“哎呀,王縣長,你咋跑我們小河村來了,您提前打個電話我也好去村口接你啊。”

酷總裁,訓妻有招!

“沒事,沒事,就是隨便下鄉走走。”

說着,王建國四處張望一番,由衷讚歎道:

“趙二寶,你這果園是個福地啊,我這剛在你這站了一小會,就感覺神清氣爽,整個人都精神了許多,我以前咋沒發現你們小河村還有這麼好的地呢?”

“哪有,這裏果樹多,空氣自然新鮮一點。”

“縣長,您快請坐,我去給大傢伙摘掉果子去。”

趙二寶一臉熱情的請縣長以及幾個助理坐在果園裏,然後洗了幾個大蘋果用盆子端了過來,笑道:

“縣長,您嚐嚐,這是我自己種的蘋果,味道還算可以。”

“哈哈,趙二寶,你可別謙虛了,你的“富貴大蘋果”現在都已經在外省打出名頭了,電視上都有廣告了,可憐我這當縣長的居然一次沒吃過,今天可得一次吃個夠才行。”

王建國笑眯眯的說道,隨手拿起一個蘋果咬了一口,輕咦一聲,三下五除二把那蘋果吞入肚中,抹了一把嘴脣,繼續拿起了另外一個蘋果。

再看他那幾個手下,全都跟縣長一樣,吃的根本停不下來,連正經事都忘記說了。

趙二寶和崔福相視一笑,心裏都是一個想法——

只要能把縣長哄的高興,今天不管啥事,這事已經成了一大半了。

連吃六個蘋果,縣長終於一抹嘴脣,笑呵呵的說道:

“行啊,這次小河村算是沒白來,趙二寶,你是個人才,大大的人才。”

趙二寶謙虛一笑:

“縣長,您過獎了,不知您這次來我們小河村是有啥指示嗎?”

“哦,沒啥特別大的事。”

王建國大不咧咧的說道:

“一來是來看看你,代表縣上給你發獎金,二來,還是上次跟你說的那事,我覺得你們村上的趙德彪已經老了,不太適合當村支書了。”

“你們小河村的村支書我覺得你趙二寶正合適,你自己是啥意思呢?” “我,我不行,我太年輕了。”

趙二寶撓撓頭,嘴裏謙虛了一句。

王建國沒理他,目光落在了崔福臉上:“崔村長,你覺得這事咋樣?”

崔福皺着眉頭想了會說道:

“趙二寶這個後生人不錯,善良,仗義,最近給咱們村上,縣上也辦了不少大事,要是論本事,能甩我們村上其他人十幾條街。”

“不過,這十來年小河村的支書一直是趙德彪,他幫過的人也不好,而且他們那一大家子在村上能佔一小半,要是直接叫二寶當支書的話,我怕有人會鬧事。”

“這倒是個問題。”

王建國,一隻手指點了點桌面,想了會說道:


“這樣,你先把趙德彪叫來,我問問他啥意見。”

“行,我這就給他打電話。”

崔福其實也忍了趙德彪十幾年了,現在一看有機會弄倒他,二話不說就給趙德彪打了個電話:

“德彪啊,現在有空沒,趕緊到二寶家果園來,王縣長來了,找你有事。”

“王縣長找我有啥事?”

趙德彪正躺在炕上叫她媳婦給他捏腰呢,聞言,不慌不忙的問道。

“沒啥事,你趕緊過來。”

掛了電話,趙德彪沒先急着走,盤腿坐在炕上抽了根菸,琢磨了一陣,起身披上衣服,下了炕,對自己婆娘說道:

“你晚上殺只雞,我要請趙二寶來咱家吃飯。”

“好好的,你請趙二寶吃飯幹啥,他一個後生仔,配叫你請嗎?”

逆天丹神

“叫你弄,你就弄,瞎咧咧啥?再說了,趙二寶現在是我乾爹我, 請他吃完咋了?”

趙德彪眼睛一瞪,他媳婦就嚇的不敢說話。

等趙德彪出門之後,才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呸,就知道窩裏橫,什麼東西啊。”

果園裏。

王縣長和崔福正在輪流勸說趙二寶當支書。

趙二寶心裏也熱乎乎的。

都說,小丈夫不可一日無錢,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這村支書雖然是個小官,但好歹也是個官啊。

趙德彪當的,自己趙二寶憑啥當不得。

幾個人正說着話呢,趙德彪來了。

“哎呀,王縣長,劉祕書,遠道而來,歡迎,歡迎。”

“最近有點感冒頭疼,剛在炕上躺着呢,來晚了,還望王縣長不要見怪啊。”

趙德彪一上來就是滿嘴客套話。

“沒事,沒事,就過來跟你嘮嘮家常。”

王建國叫趙德彪坐下,幾個人閒聊了兩句,王建國輕輕咳嗽兩聲,終於切入了主題:

“德彪啊,其實我這次過來是想跟你說幾句掏心窩子的話,實不相瞞,這幾年有不少舉報你的信送到我這來,都給我壓下去了。”

“你是馬鎮長一手提拔的村幹部,我對你還是很信任的,但是呢,有這麼多人舉報你,你自己是不是也應該反省反省,自己平時在村上到底咋樣?”

最強修真打臉系統 是不是說話高高在上了?是不是做事過於霸道了?還有你們小河村這幾年都在申請扶貧款,我記得已經給你們撥過三次了,可你們村一點都沒起色,你這個村支書到底是怎麼當的啊?”

這番話說的先軟後硬,趙德彪哪裏聽不出意思,這是找自家毛病來了,一般這件事都是鎮長做的,現在連縣長都親自出馬了,可見問題已嚴重到一定程度了。

不過他沒意識到會嚴重到罷免他的職位,還是按照以前的套路推脫了一番,王建國越聽臉色越難看,冷哼一聲,對劉祕書道:

“劉祕書,把整理的資料給趙德彪看看。”

劉祕書面無表情的把幾份調查資料擺在了趙德彪的面前。

官場之上做事有另外一套規矩。

要麼不整你,要整你,那就絕對有石錘,一次整死。

今天來之前,王建國已經準備好了石錘。

也不多,就三份資料,一份是趙德彪貪污了村上十幾萬扶貧款,一份是他帶人毆打村民李錢,還有一份是他在縣城髮廊找洗頭妹。

趙德彪一看之下,冷汗刷的一下就冒出來了,後兩份不算啥,但第一份絕對夠把他送到牢裏吃牢飯了。

“我,我知道錯了,王縣長求你看在我勤勤懇懇給小河村當了十幾年支書的份上,放我一馬吧。”

趙德彪也不敢坐着了,站起身,低着頭,一臉羞慚的說道。

“行,既然你知道錯了,那我給你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你把村支書的位置讓出來吧。”

王建國淡淡說道。

“這”

趙德彪身子一抖,他知道自己遲早有這一天,但是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一時間心裏無法接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