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了!”陳鈔票翻了個白眼道,隨後查了查資料,出去買了一盒藥給舒千雅,順便把菜買了回來。

2021 年 1 月 31 日

之後自然是做飯。

做好飯之後自然是叫兩個大美女以及阿大等人吃飯了。

舒千雅和李倩華都認識,當初關係還可以,算是普通朋友。 在舒千雅看到李倩華的時候也忍不住發出了驚呼。

但在李倩華看到舒千雅走路不自然的時候,眼含深意的看了一眼陳鈔票。

陳鈔票自然是有些尷尬,很顯然李倩華已經看出了什麼,但卻沒有言明……

“倩華,你接下來準備做什麼?”陳鈔票轉移了話題道。

“找工作!”李倩華吃了一口飯說道。

“哦,你學什麼專業的?”陳鈔票道。

“金融系!”李倩華道。

“哦,不知道我這座小廟能不能請動你這尊大佛呢?”陳鈔票說道。

“你的意思是你要僱傭我咯?”李倩華道。

“嗯,近期在準備把NB公司上市的事情,這方面我都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你來得正好!”陳鈔票說道。

“我才畢業沒多久,沒有經驗!”李倩華道。

“經驗是靠打拼出來的。不是憑空得來的,你來的話,放手去弄!反正NB公司是垮不了的!”陳鈔票說道,說話間露出了一個自信的笑容。

只要天煞門不倒,NB公司就不會倒,哪怕是賠錢了,也能賺回來,這就是陳鈔票現在的實力。

“我考慮考慮!”李倩華說道。

“嗯!”陳鈔票道。

隨後一頓飯吃完,陳鈔票收拾好碗筷,之後二女要求要出去逛街,而舒千雅的身體已經恢復了。

陳鈔票隱約記得當初林淺溪用了兩三天才緩過來,而舒千雅兩三個小時就緩過來了。

不得不說舒千雅還真不是個一般的女人。

陳鈔票帶着三女這裏逛逛,那裏看看。

現在整個CD市,有十分之一的產業都在天煞門的門下,一年來,只要有商鋪,店面轉讓,不管大小,只要能賺錢,陳鈔票統統都攬了過來。

長此下去,可能過個十年,陳鈔票也許就真的成爲了CD市的霸主……

所以李倩華等人看上什麼東西多半都是不用花錢的,拿走就是……

而陳鈔票帶他們去的地方,都是天煞門的地方……

逛累了,陳鈔票便帶着李倩華和舒千雅來到了藍和酒吧。

陳鈔票並沒有進蘇乙給他留的那個包間,而是和二女在吧檯旁邊喝酒。

對於酒吧這種地方,陳鈔票是不常來的,雖然偶爾也來,但也不太熱衷,因爲他是一個喜歡安靜的人。

但酒吧的氣氛並不讓他感到厭惡,動感的音樂,加上一杯美酒,形形**的帥哥美女,其實酒吧還是一個很好玩得地方。

三人坐在吧檯旁,一邊喝酒,一邊聊天,說着過往的趣事。

而酒吧內的看場子的人都認識陳鈔票,紛紛過來打招呼。

不久後,CD市進入了夜晚,而酒吧內人也漸漸多了起來。

陳鈔票三人依舊坐在吧檯。

不少男人都看向陳鈔票,因爲陳鈔票身邊的兩個美女,實在太養眼了。

那些男人的目光自然不是什麼好目光,其中不少都是嫉妒。

至於嫉妒很容易讓人做錯事兒。

比如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相貌堂堂,英俊瀟灑的男人端着酒杯走了過來,看着舒千雅微微一笑道:“美女,能喝一杯嗎?”

舒千雅看都不看那男人一眼……

“美女?”男人再次叫道。

舒千雅依舊不理……

陳鈔票有些想笑,找舒千雅喝酒?你丫的活膩了?

“美女?能喝一杯?”男人耐着性子再次叫道。

“帥哥,你還是走開吧,別人都不願意搭理你!”陳鈔票勸慰道,他這完全是出於好心,如果男人繼續糾纏,得到的結果肯定是非常慘的。

陳鈔票雖然是出於好心,但男人卻不那麼認爲,對着舒千雅的火氣,他自然是不好發的,所以他就將矛頭指向了陳鈔票,鄙夷的看了陳鈔票一眼道:“你算什麼東西?老子和你說話了?”

陳鈔票嗤笑一聲,道:“三秒鐘離開這裏!”臉色有些發冷,他很不喜歡這種話,他也很久沒有聽到這種話了。

當初經常聽到,但現在聽到依然覺得異常刺耳。

“就你?該滾的是你吧!”男人傲然笑道。

陳鈔票轉頭盯着男人,道:“一,二……三……給我滾!”最後一個滾字加大了音量。

就在這個時候,看場子的人員被驚動,火速來到了陳鈔票身旁,看了男人一眼,道:“叫你滾,沒聽到?”

男人掃視陳鈔票等人一眼,道:“有本事,你們給我等着!”隨後轉身便離開了。

陳鈔票譏笑一聲,搖了搖頭,繼續喝酒。

但就在半個小時以後,藍喝酒吧門口出現了幾輛警車……

幾個警察走進了藍喝酒吧……



而剛剛被陳鈔票喝走的那男人也在其中……

不久後,音樂聲消失,男人帶着幾名警察走進了進來,隨後男人看到陳鈔票便向身旁的一名警察說道:“警官,就是這個男人敲詐我,搶了我錢,並且還要毆打我!”

陳鈔票冷笑一聲,不得不說男人的藉口編得很爛。

陳鈔票一句話都沒有說,佯裝一臉迷糊的看着警察和那男人。

隨後那名警察便向陳鈔票走了過來,拿出手銬,另外兩名警察走到陳鈔票身旁道:“跟我們走一趟吧!”

陳鈔票意味深長的笑了笑,點點頭,原本看場子的人也走了過來,準備上前阻止,但陳鈔票卻搖了搖手,示意那人不要阻止。

陳鈔票轉頭看向舒千雅和李倩華道:“沒事兒的,你們就在這兒等我,等下有驚喜!”

李倩華疑惑的看了一眼陳鈔票。

天煞門老大被一個小警察帶走,可能嗎?

自然是可能的,比如現在陳鈔票就讓一個警察給帶走了。

這還是陳鈔票第一次坐警車,覺得有些新鮮。

不久後,陳鈔票便被帶到了警察局,而到警察局的時候,陳鈔票便看到了那男人。

審訊室內,幾個警察以及男人都看着陳鈔票。

“臭小子,讓我滾?老子現在讓你好受!”男人說道。

陳鈔票譏笑一聲,道:“你們現在最好脫下身上的衣服,穿着一條內褲,給我從這兒跑到藍和酒吧跳舞,不然……”說着陳鈔票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 “就你?”男人嗤笑道。

“不然呢?”陳鈔票雙手猛的發力,手銬瞬間蹦斷,跳起腳,一腳便把男人踩在了腳底下。

隨後陳鈔票摸出了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

但就在這個時候,兩名警察拿着電棒對着他就打了下來。

陳鈔票擡起腿,兩腳踹出,兩名警察直接飛了出去。

“陳所你的人好像不太聽話,把我給抓了!”陳鈔票說道。

“什麼?居然把你抓了?”電話那頭傳來陳毅詫異的聲音。

抓陳鈔票的正好是陳毅的人。

“是的!”陳鈔票說道。

“不好意思,鈔票,我馬上來!”陳毅連忙說道,隨後便掛掉電話,火急火燎往審訊室趕。

不久後陳毅便打開房門走了進來,看着被陳鈔票踩在地上的男人以及被陳鈔票打倒在地的兩個男人怒道:“你們特麼什麼眼睛?鈔票哥也敢抓?活膩了?”

“什麼?鈔票哥?天煞門老大?”頓時警察和那男人均是大驚失色。

陳鈔票微微一笑,非常滿意三人震驚的表情,隨後微微一笑道:“現在可以去跳舞了嗎?”面上雖然在笑,但聲音威脅之意甚濃,完全就是你不敢,老子就整死你的語氣。

隨後三人在激烈的思想鬥爭後選擇了屈服。

於是乎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於此同時,明天早上的八卦頭條也出來了。

三個男人脫光了衣服,穿着一條內褲果奔出境,向藍和酒吧而去。


一路上惹得不上驚呼。

裸奔已經有不少人看過了。

可是尼瑪的警察裸奔,你看過沒有?

而且還是三個警察裸奔……

陳鈔票看着眼前的這一幕,心底徹底邪惡了,如果讓他們把內褲脫掉,帶上個套套就完美了。

但是得饒人處且饒人,陳鈔票並沒有將心思實現,只是想想罷了。

不久後陳鈔票在果奔的三人身後走進了藍和酒吧。

而陳鈔票早已和酒吧的DJ說好了。

“歡迎今晚的脫衣三人組登場!”DJ一聲高昂大吼。

頓時三人入場了,穿着內褲就跑到了舞池中央,三人滿臉的屈辱與尷尬,抱着小雞雞戰戰兢兢的站在舞池中央。

“這就是我們今天晚上的重頭表演節目,大家有木有覺得驚喜?你見過裸奔,但你沒見過警察裸奔,就算你見過警察裸奔,肯定沒有見過帶套裸奔,要不要讓他們把內褲脫掉,帶套裸奔?要的話,就嗨起來,尖叫聲,我聽不到……”DJ再次說道。

很顯然DJ這一串臺詞明顯是陳鈔票教的。

三個男人身材都不錯肌肉還是有的,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某個地方有點兒小,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有些不突出……

頓時尖叫聲此起彼伏,不少人都表示很想看看帶套裸奔。

在這個時代,那個玩意兒所有人都不表示好奇了。

讓他們好奇的是這三人的分量到底有多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