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停的說着抱歉 的話。

2021 年 1 月 31 日

“周總,讓你久等了,恕罪恕罪。”

如此虛套的話,我並不想跟張飛鷹說得太多。我此刻最關心的卻是艾麗父母的安危。

“張壇主,我覺得你做事有些欠妥。你若想包攬工程,大可正大光明的來投標,你又何必耍些小把戲呢?”

我開門見山,並不留情面。

“周總,我不耍小把戲,恐怕早已被淘汰出局了。你以爲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後活動,遠的不說,安軒,馮曉峯,甚至連趙東昇都找過你,想從中撈一些好處。如果我沒有說錯,你大舅也依然覬覦着某些工程,不過現在卻被某些人利用了。”張飛鷹毫不示弱,一下子例舉了好幾個人。

“張壇主,那些人雖然找過我,但是我沒有給誰任何明確的答覆。相反的是,你私自挾持了艾總的父母,這跟土匪強盜的行徑又有什麼區別?”

我義正辭嚴,更是咄咄逼人。

“周總,你還真是誤會了。你日後可以問問艾文生夫婦,我可曾對他們有過半點不敬。他現在莫過於在我那裏稍作停留,競標結果一出來,艾文生會毫髮無損的回到艾麗的身邊。”張飛鷹還真是一個老狐狸,絲毫不讓步。

“這就證明艾麗的父母在你那裏的吧!”我冷冷笑道,卻又不露聲色。

“我從來也不否認,你說要挾也好,說綁架也好。我的目的不高,就是西山那一處道路的建設工程。當然,日後的幹事療養院能夠拿到,就更加完美了。”

張飛鷹還真是手眼通天,他居然什麼都知道。連還在申請是否開工建設的項目,都未能瞞過他。

“張壇主,你果然是消息靈通,不知道這些消息是不是空穴來風,無中生有呢?”我冷笑着,希望跟張飛鷹岔開話題。

“周總,你也別跟我打太極了。今天必須有答覆才行。”張飛鷹神情冷峻。

“張壇主,你涉險綁架,已然觸犯了法律。我可以隨時控告,所以我還是希望你老老實實的去競標,今天必須將艾麗的父母送回來!”

說着,我將手機放在了桌上,剛纔我趁張飛鷹不注意,將他和我的對話全部錄了下來…… 「媽咪!」甜甜糯糯的嗓音有外向內而來。

「誰呀?」明明已經聽出來了。可屋內的女子還是配合得問著。


「我呀,你的大寶貝!」已經跑進屋裡的小丫頭大聲地叫著。

「嗯?」女子疑惑地抬起頭來,直白地說道。「我的大寶貝不是一個小哥哥嗎?」

「那是小寶貝!哥哥是小寶貝,我才是媽咪的大寶貝!」小丫頭撅著小嘴不服氣地嚷道。

「不怕你哥聽到了?」女人淡淡一笑,柔聲問著。

「不怕!」小丫頭軟軟的身子鑽進媽咪的懷抱里,大大得吸進一口氣,稚嫩的小臉滿滿的都是幸福:「這就是媽咪的味道呀!媽咪——」

小丫頭仰起頭來:「媽咪,我好想你呀——」說著話,又將自己的小腦袋鑽近媽咪的懷中。

「哥哥呢?」女人溫柔地撫摸著女兒棕色的卷卷的頭髮,打問著自己的另一個孩子。

「不知道!」小丫頭快速地回道:「哥哥還沒回來嗎?」 最毒紈絝

「沒有。」女人的聲音還是那麼溫柔,只是難掩那心中陣陣的擔憂。

去年的這個時候,兩個孩子是哥哥先回來的,妹妹後到。可是今天,卻……

「沒事的,沒事的……」

許是母子連心,窩在母親的懷中的小丫頭,猛地脫開母親的懷抱,站直了小身子,急切地說著:「媽咪,我和哥哥是龍鳳胎哦,我沒事,哥哥也會沒事的,媽咪,相信我!」

「是啊,你們是龍鳳胎,你會感受得到的。」女人雙手拉住自己的小女兒,輕輕的揉著孩子的小手,溫暖的氣息如同電流傳進自己的心中,那心中的擔憂才慢慢地平靜了下來。

「思雅——」

「媽咪,」小丫頭看著眼前的母親,小小的心中滿是疑惑,「什麼事情?」媽咪唯有重要的事情才會叫到自己的名字。

「快到冬季了,c國。」女人輕輕地說著,明亮的眼睛緊緊地注視著自己眼前嬌小的女兒。

「c國?」小丫頭小聲複述著「那是與這裡隔著一個大大的海洋的國家。」

「是啊,」好似想到了什麼,女人由不住得長嘆一口氣,慢慢地說著:「那是一個有著遼闊國土的國家,由北而南,由西向東,不同的景色,不同的面貌,不一樣的風土人情,不一樣的可愛的人呀!」

「很大,很美,可愛的人?」小丫頭很快的抓住自己感興趣的點,急急追問道:「媽咪,我們可以去那裡呆一段時間嗎?」

「呆一段時間?」女人不解地看著小女兒,她說這話的目的僅僅是去那裡遊玩幾天罷了。了卻心中的那份久久的挂念,僅此而已。

c國,是不能長呆的地方。

「那裡現在的季節,正好是夏末,等過幾日,我們去了那裡就是初秋,c國的秋季非常的漂亮,還有好多這裡沒有的水果呦!」女人笑看著自己的小寶貝,很是溫柔。

「媽咪,」小丫頭不感興趣得說著:「這裡,管家不是每日都把各國最新鮮的水果送到您的面前嘛?」

「是啊!」女人輕聲應著。

「在家裡都能吃到的,幹嘛還要傻乎乎的跑到當地去吃呀?」小丫頭黑色如葡萄般的眼睛滴溜溜地轉著,一臉的天真。 第99章功成,九星轉體第二層次

這地方可謂鳥不生蛋,總歸不會有星獸了吧,這貨還下意識的到處望了望最終判斷出這地方不會有星獸的時候才鬆了一口氣。

手掌一翻,從儲物鐲找來一顆青果,這種青果正是他從剛才那頭四階星獸所在的葯山嶺搞來的藥材之一,戲劇化的拿著青果在自己袖子上面擦了擦,狠狠的咬了一口,青果入口甘甜,味道不錯。

可惜貝克實力太低了,在火葬之地最低的都是三階星獸,就是餓了也不敢去打三階星獸來吃啊,他現在最多也只能吃幾顆青果來飽飽肚了。

不過就在他拿出第二顆青果的時候,神識掃過儲物鐲的時候,他再次發現了奇怪的地方,他發現儲物鐲裡面多了幾個東西,那是三個袋子,貝克本來只有一個袋子的,那是在火葬中心之地的時候一位五階星師偷襲他的時候反被他所殺,從他手上得來的。

而現在總共四個袋子,那三個多餘的袋子從哪裡來的,剛才他在葯山嶺感知到與儲物鐲失去聯繫的時候就有些奇怪了,而現在更加奇怪……

他就好似見到了外星人一樣,看著自己儲物鐲裡面還有四個袋子靜靜的躺在那裡,心念一動將那多餘的三個袋子持在手上。

三個袋子分別散發著一絲很微末的空間之力,很明顯這是三個普通的空間儲物袋,解開袋子,裡面的地方不大不過一個平方而已,三個袋子中就有三個平方,當他解開袋子的瞬間,無數晶光四射之物差點兒亮瞎了他的眼睛。

嘩啦啦

貝克整個人都快要被埋在裡面了,一顆顆泥龍之晶閃爍著淡淡的輝芒。

貝克茫然的看了看,獃滯的朝周邊望了望,就好似傻子一樣,媽呀,這都是泥龍之晶,饒是貝克再深沉也不得不張大了嘴,隨即他順手朝裡面刨了刨,又一個薄薄,很輕翼的東西被他發現,定眼一看,入眼是一本比較古樸的書籍。

「玄階低級星技,血影無蹤」

上面幾個大字,赫然生威,貝克猛然記起來了,當日出了地下拍賣會逃到紅樹林的時候,曾見鷹眼老人使用過,聽那兩位追逐他的黑白二使說,這好似是鷹眼老人的成名絕技。

貝克瞬間一愣,鷹眼老人的成名絕技怎麼會在他的儲物鐲里,還有這麼多泥龍之晶,不會也是鷹眼老人的吧,貝克忽然冒出這個『荒唐』的想法。

愣了一會兒,貝克很快也就釋然了,不管這是怎麼回事,不過總的來說對他而言並不是壞事而是一件好事,這就對了。

嘿嘿!

這貨使勁的伸展了一下腦袋,咧了咧嘴,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他將這一切都歸功於老天爺在幫他啊!

沒想到這次來泥龍沼澤,不止意外收穫了不少泥龍之晶,同時還收穫了一本玄階低級星技,這真是幸運,他忽然感覺這樣的日子很美好。

翻開那本星技,這是他接觸的第二篇星技,而更加讓人好笑的是兩篇星技皆是出自鷹眼老人之手。

簡直就是他的福星啊……

仔細翻閱,這篇星技極為詭異,居然是需要燃燒自身精血為引,並沒有什麼大用,但也不是說沒有任何出奇之處,其中最主要的功用就是逃命,不錯,正是逃命,這篇功法可謂奇特,能夠提升全速的數倍速度。

這星技修鍊起來甚為容易,只是法門另闢蹊徑。

對於星修者來說這功法實在猶如雞肋,不過對於貝克來說倒是有不小的作用,因為此刻他渾身星力不能施展,而這功法也不需要星力催動,只要咬破舌尖釋放出自己身體中為數不多的精血,然後通過星技的特殊方式運行,就可以讓自己提升數倍的速度。

這樣的話能夠讓貝克碰到其他強大而不能力敵的星修者之後,能夠在極短的時間內逃出敵人的控制。


他暗自將「血影無蹤」法門記在心裡,然後放下這本星技,這才將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收進了儲物鐲內。

隨後左右看了看,貝克決定先在這裡呆下來,將自己身體內部的暗傷調養好在出火葬之地比較保險。

時間晃過,不知不覺他已經在這地方呆了三天……

三天中他除了修養身體之外,便是對著山地內的那些大石練練拳腳,同時修鍊起九星轉體第二個層次,因為他的身體強度大增,所以修鍊九星轉體第二個層次相當容易,三天時間,他也就每天早上起身的時候修鍊兩個小時,和晚上休整的時候修鍊兩個小時。

但效果挺明顯的,三天時間他的身體強度雖然沒有增加但卻已經徹底適應了自己的身體力量,並且在三天中他硬是將九星轉體第二個層次練到了第三轉的地步,因為他身體方面天賦異稟,所以他修鍊成功第二個層次之後,竟然能夠施展一千三百多斤的力氣,而他現在能夠連續完成三轉,每一轉增加一倍的力量,也就是說他三轉下來足夠有三千九百斤左右的力度。

這樣的力道如果打在四階或者五階星師的身上,都足夠將一名這樣的星師給打成肉醬,當然這得要這樣的星師站著讓他打才行,雖然力道強勁,但這不過是蠻力,要想真正戰勝四階星師乃至五階星師這樣的高手,還是得想辦法提升自身的星力才是正道。


現在貝克的真實實力,運用上九星轉體特殊法門,他應該能夠與三階星師交戰,當然要想戰勝三階星師估計有些難度。

不過在泥龍沼澤之地,他這樣的實力已經算是相當強勁的了,因為在這種地方,他是不受這裡瘴氣的壓制的。

徐徐的站起來,貝克喃喃道:「身體暗傷已經恢復了,算算時間,差不多又過去了近十天了,必須趕往幽蟒之地了,再耽擱下去恐怕會途生變故。」

想到這裡,貝克拿出地圖,找准方向之後,身形一閃,對著一個地方駛去……

他的身形異常靈活,在原地劃過一道殘影,速度比開始來泥龍之地的時候要快上好幾倍……

……

「少爺,這是最後一個了,現在火葬之地的人差不多都出去了,留下的恐怕都是那些實力強勁的冒險者,咱們沒有必要再待下去。」大管家耶撒鄭重的道。

他們已經在這裡蹲守了兩天,期間一共斬殺二十九個從這個方向路過的人,當然除了幾天前邪魅青年一行人例外。

本書源自看書罔 輪到張飛鷹啞口無言了,他沒有想到我會玩這一招。但他倒底是見過大場面的人,很快便鎮定了下來。

“周然,你如果不擔心艾文生夫婦的安危,大可去報警了。既然到了要撕破臉的份上,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大不了來一個魚死網破。”

張飛鷹突然跟我來這一招,還真把我難住了。

飛鷹壇的施工實力,在衆多參投企業里根本就不值一提。便算是衆誠集團想徇私舞弊將工程給飛鷹壇,勢必會惹來罵聲一片。

我尋思了喝酒,終於計上心頭。

“張壇主,說實在你也算我一個長輩,跟何況你跟周璐還是那個關係。遠的不說,周璐和我的婚約你應該是知道的吧!我想你即使不顧我的面子,總該顧一點周璐的面子了。不要爲難我了。”

我指望給張飛鷹打親情戰,熟料張飛鷹並不買賬。

“周璐這丫頭能不能跟你走到一起還是一說,我就是想在有生之年跟她們兩姐妹多留下一些產業。再說招標部負責的是艾麗,這個罵名也輪不到你來背,對吧!”

張飛鷹的話句句戳中我的軟肋,我實在沒有辦法,終於向他道出了實情。

“張壇主,實不相瞞。城市道路建設的工程項目,衆誠集團並沒有打算給任何第三方企業承包。衆誠集團有自己精湛的建築隊伍,足以保質保量的完成這項工程的。你若是真有這份心,等競標結束後,從衆誠集團手裏直接轉包過去,既不用投標,也不用評估,豈不是更好!”

此刻我也只是想搪塞張飛鷹,但是道路建設工程我已經決定了任何企業也沒有建設資格了。

“周總,你說的是實話?”張飛鷹有些難以置信。

“你看我像說假話的樣子嗎?張壇主,我還是希望你把艾麗的父母送回來吧!之後的工程我絕對會第一個記得你。你即使是把艾文生夫婦怎麼樣了,又能得到什麼好處呢?”


我的話句句擊在張飛鷹的心上,張飛鷹終於低下了頭。

“周總,我的做法是有些欠妥,這樣吧!你跟我一起去,你看看我倒底有沒有爲難艾文生夫婦。”

買了單,我和張飛鷹一起走出了茶樓。衆誠集團招標部的會場依然在進行激烈的角逐,其實我現在並不去關心了。我早已祝福過艾麗,只是象徵性的走走過場,暫且不要宣佈競標的結果。

到時候,即使是衆誠集團自己來完成這項工程,那些人也絕沒有任何異議。我和張飛鷹坐在汽車上,汽車疾馳往郊區而去。

我有一事不明,因爲昨天張飛鷹曾經打過艾麗的電話幾次,爲何在安然的衆誠網絡公司裏監測不到準確的位置呢?

“張壇主,顧子墨去了你哪裏多久?”我只是隨口一問,用了一個肯定的語氣。沒有想到張飛鷹一驚。

“你是怎麼知道的?顧子墨做得那麼周密。”


張飛鷹此刻已經是不打自招了,他居然經不住我一問便全部說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