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劉浩看已經有了怒氣的周豔,已經想到了他們這一家的人,在相處上肯定不好。

2021 年 1 月 31 日

這次等了足足有五、六分鐘,依舊沒有人來給劉浩他倆開門兒,這一下,周豔是徹底的怒了。

只見她一臉怒氣的掏出了手機,然後撥了一個號碼就撥了過去。

不過,電話沒有人接。

周豔此刻的臉已經陰沉了起來,在對劉浩尷尬的笑了一下後,周豔就又快速的撥打了第二個電話,還好,這第二個電話算是打通了,只聽接通的那一刻,周豔就開始怒說起來:“你到底在幹什麼呢?我在外面敲了十幾分鐘的門了,爲什麼還不出來開門?一天天的能讓我省點心不?”隨後就將電話給直接掛斷了,然後一臉歉意的對着劉浩道:“真是不好意思啊,劉浩,讓你見笑了。”

劉浩能說什麼呢?只能尷尬的笑着說:“沒事的周姐。”

大概又過了三、四分鐘的樣子吧,那緊閉的大鐵門兒終於開啓了,打開鐵門的是一個上了年紀的男人,劉浩看到那個男人甚是邋遢,一臉的絡腮鬍子也不修一下,最讓人感到明顯的就是他的那個大肚子,讓人看上去那肚子就像是懷了四、五個月的身孕似的。

並且當這男人出現在劉浩與周豔二人面前時,一股濃濃的酒味兒直接迎面撲來。

看到開門的男人後,周豔一臉怒容的說道:“你怎麼又喝酒了?昨天不是在電話上說了嗎?今天我要帶同事過來給媽看病的,都這麼大的人了,能不能讓人省點心?”

周豔說的很是解氣,但劉浩看到眼前的這個上了一些歲數的男子好像根本就不願意搭理她,直到最後了,才說了一句:“你是不是話有點兒多了?我喝酒怎麼了?你瞎吆喝什麼呢?我這不是過來給你開門了嗎?你若在這樣的話,下次你就是將電話給打爆了我也不會在爲你來開門了。” 鐵門被打開了,而看到開門的男人後,周豔一臉怒容的說道:“你怎麼又喝酒了?昨天不是在電話上說了嗎?今天我要帶同事過來給媽看病的,都這麼大的人了,能不能讓人省點心?”

周豔說的很是解氣,但劉浩看到眼前的這個上了一些歲數的男子好像根本就不願意搭理她,直到最後了,才說了一句:“你是不是話有點兒多了?我喝酒怎麼了?你瞎吆喝什麼呢?我這不是過來給你開門了嗎?你若在這樣的話,下次你就是將電話給打爆了我也不會在爲你來開門了。”

重生之妖孽歸來 :“在市裏當了個護士,整天不知道牛個什麼勁兒,說白了不就是一個伺候病人的嗎?你以爲你是一個醫生啊?”

本來對於人家家裏的事情,劉浩是不想開口摻合的,最多也就是開口勸解一下就好了,但這個上了年紀的男人的那嘴巴拉巴拉的說個沒完,尤其是後邊的話,讓劉浩也是反感了起來。

聽到那男人的話,周豔也是火了:“我一個護士怎麼了?我一個護士也比你這麼一個整天在家就知道喝酒的大男人強,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現在的樣子,都快五十的人了,還這樣子,怪不得連個老婆都討不到。”

是個男人都聽不了這句話的,這簡直就是對一個男人自尊的最大的傷害了吧?

周豔說出這話後,劉浩明顯的感覺到了濃濃的**味,而且此刻這個男人還喝了不少的酒,劉浩明顯的看到這個男人的臉瞬間的紅燙了起來,然後就揚起了手就對着周豔的胸前砸了過來,那情形就是打算將周豔直接給砸倒在地。

但劉浩在身旁,怎麼可能讓這個男子得逞呢?

當這個男人的拳頭揮來的那一刻,劉浩就直接出手將攥握住了那男人的手腕了。

此刻劉浩的另一隻手還抱着醫療箱呢,劉浩的力氣很大,再加上他那一米八五的個頭兒,直接就將那老男人給推到了門裏面去了。


待將那老男人給推到鐵門裏面後,劉浩並沒有開口說什麼,只是雙眼不眨的看着那個老男人。

方纔的動作直接將旁邊的周豔震驚了,只見她一臉着急的看着劉浩問道:“哎,你說,這叫什麼事情嗎?有沒有傷着?劉浩,你看,讓你來幫我給我媽看病來了,沒想到出現了這種事情,讓你看笑話了。”

可還沒當劉浩開口呢,那個被劉浩推到鐵門裏面的老男人卻開口喊了起來:“你是不是腦子有毛病了?方纔是他推的我!不是我推的他,你反而問他有沒有傷着?”

周豔也是怒了:“你腦子是不是整天喝酒給喝傻了?他是我請來給咱媽看病的,不是讓他來給你打架的!你剛纔想怎麼?是不是還想用拳頭打我啊?你可真是長本事了?你動一下?你動一下我試試?”

眼看着這**味越來越濃,劉浩忙開口勸道:“好了,周姐,別說了,你看現在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是趕緊給阿姨治療那瘡傷吧!”

周豔一聽,也發現了自己今日也太情緒了,隨後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氣,對着劉浩點頭:“行,都怪我,咱們先辦正事要緊!”

隨後,周豔便拉着劉浩進入到了鐵門裏面,在路過那老男人身旁時,周豔還狠狠的用眼睛瞪了他一眼。

對着大鐵門的位置,在鄉村裏來說,是這家房的正屋,也就是一家之主所住的房間,而兩邊的房間則是孩子和老人住的。

周豔拉着劉浩進入到了右邊的一個房間裏,門框很矮,周豔進入的時候都是稍微的彎着腰,像劉浩這種一米八五的個頭就更別說了。

進入到房間後,劉浩也是開了眼界。

這房間的空間比他現在所租住的那個地方的衛生間只大了那麼一點點,裏面的陳設也簡單的不能在簡單了,除了一個掉漆很是嚴重的桌子外,就只有一張牀。

還有這房間的燈光,不僅昏暗,還微弱的就比蠟燭亮那麼一點點兒。

此刻,躺在牀上的老人似乎也意識到了有人來了,在稍微的動了一下後,就緩緩的睜開了她那有些渾濁的雙眼,待看到周豔后,雙眼似乎亮了一下,然後開口說了一句:“是,是丫頭來了嗎?”

周豔忙上前伸手握住了老人的手笑着說道:“是的,媽。媽,這次我帶了一個醫生來給你治病了。”說完後,周豔就挪了一下身體,讓牀上的老人看向了身後的劉浩,然後接着說道:“媽,他是我們科室的醫生,叫劉浩。”

劉浩也微笑的對着老人點了下頭,不過此刻劉浩的心情則是非常的不好。

房屋不僅矮小,還有這昏暗的燈光也會影響到人的心情,但這些都是小問題,劉浩也很快的就適應了,畢竟他小時候在跟着奶奶的時候,所住的環境也就是比這裏強那麼一些,但卻這裏要乾淨不少。

但最讓劉浩感到不可思議的是老人所蓋得的被褥,那被褥已經黑的,可以說是在煤窯上幹活的工人所用的被褥了,而且他在老家時看到過,但那是鄰居家的男人在煤窯工作的緣故,那也是情有可原的,畢竟所工作的環境就是那樣,想幹淨也乾淨不了。

但眼前這個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劉浩看了一眼周豔的媽媽,然後扭頭看向了周豔,此刻劉浩的眼神是詫異的,也是疑惑的。

周豔似乎明白了劉浩那眼神的詫異,便對着劉浩一臉歉意的笑了笑,不過,劉浩的內心是不接受這個歉意的微笑。因爲對一個如此對待自己母親的人,是不值得原諒的。

但這畢竟是人家的家務事,何況自己也管不了。

此刻劉浩的內心也萬分的壓抑,他張開嘴想大口的呼吸一下新鮮空氣來緩解一下自己心中那萬分壓抑的情緒,但當他張開嘴的那一刻,一股惡臭的味道直接通過鼻子進入到了他的身體裏,隨即便打消了這個念頭,於是,只能重重呼出了一口壓抑的濁氣。

不過,對周豔的好感度也是直線的下降,想了一下,劉浩改變了對周豔的稱呼,“周副護士長,現在開始吧!”聽到劉浩的稱呼,周豔也認識到了劉浩對自己的不滿了,她內心也是一陣心疼,不過目前現在的這個情況也不是說這種事情的時候。

周豔點了一下頭:“好的。”

然後劉浩就直接來到了老人的牀邊,然後伸手緩緩的揭開了老人深入的被褥,在劉浩掀開的那一瞬間,一股異樣的惡酸臭味直接迎面撲來,將毫無準備的劉浩差點薰倒在地上。

身後的周豔也自然聞到了這個味道,只見她連忙將自己帶在身上的口罩取了出來,隨後就帶在了臉上,接着就伸手遞給劉浩,“劉浩,你也帶上口罩吧?”

不過,劉浩並沒有去接她遞來的口罩,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不用了。”

看到劉浩並沒有接自己遞給他的口罩,她已經意識到,劉浩生自己的氣了,隨後就將口罩放到了自己的衣服兜裏,接着她也取下了自己臉上的口罩,因爲她知道,她根本就不配帶這個口罩。

對於周豔是冷冰冰的,但劉浩對躺在牀上的老人則是充滿了微笑和同情心,只見他一臉微笑的對着躺在牀上的老人道:“阿姨,現在我要給你治療身上的病,所以,接下來你要配合一下。現在我需要給你翻個身,好給你把身上的瘡清理一下。”

那躺在牀上的老人開口道:“好的。”

шшш ⊕тt kΛn ⊕C〇

當躺在牀上的老人翻身時,劉浩直接將蓋在老人身上的那些已經發黑的被褥摔在了地上,隨後就起身抱着老人的身子幫助她翻過了身子。

接下來,劉浩打算要坐下來給老人檢查的時候,卻看到整個房間裏連個凳子都沒有。

現在的劉浩一句話都不想給周豔講,然後直接彎着腰走出了老人的房間,在外面整個院子裏轉了一圈兒,終於看到了一個小凳子,就直接走了過去。

而此刻在院子裏還有一個人在外面,這個人就是喝醉了酒的那個上了年紀的男人,此刻的他先前被劉浩用力的推了一下,正蹲在院子裏生悶氣呢。

此刻他看到劉浩一人走了出來,便打算要找他的茬兒,他看到劉浩拿起院子裏的小凳子就走,那個老男人就開口了:“喂,把凳子給我放下!你給我說了嗎?就隨便拿。”


但此刻的劉浩,是一肚子的氣,也根本就懶得理這種人,所以也沒搭理他就直接朝回走。 當劉浩走出屋子,來到院子時,此刻在院子裏還有一個人在外面,這個人就是喝醉了酒的那個上了年紀的男人,此刻的他先前被劉浩用力的推了一下,正蹲在院子裏生悶氣呢。

此刻他看到劉浩一人走了出來,便打算要找他的茬兒,他看到劉浩拿起院子裏的小凳子就走,那個老男人就開口了:“喂,把凳子給我放下!你給我說了嗎?就隨便拿。”

但此刻的劉浩,是一肚子的氣,也根本就懶得理這種人,所以也沒搭理他就直接朝回走。

那個上了年紀的男人見劉浩根本就沒有理會自己,瞬間的就生氣了,只見他起身對着劉浩邊走邊說道:“好小子,老子和你說話,你聽故意裝作聽不見,是不是?”

此刻劉浩心中的怒火也在蹭蹭的向上竄,在聽到那個老男人不斷挑釁的話語後,手拿竹凳的劉浩就直接朝着那個迎面向自己走來的老男人靠了上去,然後將手中的竹凳對着那個老男人伸了出去,皺着眉,瞪着眼,大聲喊道:“現在我就在這裏,竹凳就在我的手上,你若是有能耐的話,就將我手中的竹凳給拿走!”

那個上了年紀的男人看到對自己發狠的劉浩後,一時間愣在了那裏,一動都不敢動了。

看到那個老男人愣住不動,劉浩繼續將手中的竹凳在他的面前伸了伸:“你倒是拿啊!?怎麼不拿了啊!?”

但,不管劉浩怎麼喊,怎麼說,那個老男人就是連動都沒有在動一下。

也不怪乎劉浩的心情這麼的煩躁,在劉浩的內心中就是,外人不論怎麼無視自己,欺負自己,那都是可以忍受下來的,但他卻是無法忍受一個人如此對待自己的親生母親!

外面的聲音直接驚動了屋內的周豔,她聽到聲音後就連忙從屋裏跑了出來,在看到劉浩正手拿着竹凳對着那個老男人的情景時,周豔的內心也是一臉的驚訝,在她的印象了,劉浩一直都是靦腆的那種乖乖的孩子樣,今天的劉浩可真是大變樣。

周豔一邊跑,一邊說着:“好了,好了,劉浩,別這樣!他那就是那樣的德行,別給我哥一般見識,咱犯不上啊。”周豔拉着劉浩就朝屋裏走。

其實劉浩內心只是有火氣,也並不打算和周豔的哥哥,也就是這個喝醉的大男人打架!

在周豔的勸解下,劉浩直接拿着竹凳回到了屋裏。

回到屋裏後,劉浩就將手中的竹凳放在了牀前,然後輕輕的坐了下來,臉上先前那一臉生氣的樣子,此刻已經換成了乖孩子的表情,只見他對着牀上的老人說道:“一會兒我在清理瘡口時,可能會有些痛,您要有個心理準備哈。”

那老人開口道:“沒事的孩子,我什麼也痛也能吃的住的,你就放心的治吧。”

劉浩看到周豔也進了屋裏,就將醫療箱打開後,放在了一邊,然後開口道:“周副護士長,一會兒我在清理瘡口時,需要什麼工具的時候,你遞給我就可以了。”

剛走進屋裏的周豔,在聽到劉浩還在稱呼自己爲護士長,她的心理也不是個滋味兒,但現在也辦法,只好點了下頭:“好的!”

聽到周豔點頭,劉浩也就沒有在墨跡,直接就開始了:“鑷子!”

周豔聽到劉浩的聲音後,立馬就在醫療箱裏取了一把鑷子遞給了劉浩。

接過鑷子的劉浩便輕輕的用手中的鑷子壓了一下老人臀部上的瘡,通過自己的鑷子在老人身上所用的力,劉浩能清楚的感覺到,如果自己手中的鑷子在稍微用點力的話,那手中的鑷子絕對可以直接刺透老人臀部上的瘡,然後進入到老人的肉裏去了。

通過今日下午在自己辦公室裏在超級神醫系統上所學習的相關毛囊炎的信息,劉浩知道了, 現在老人所犯的這個瘡就是已經嚴重到了非常重的毛囊炎了。

在瞭解到了老人這個毛囊炎的嚴重性後,劉浩內心中的氣也是越來越大!

因爲劉浩通過超級神醫系統上關於毛囊炎的介紹得知,一般當瘡發展到毛囊炎後,只要是稍微注意一下,就是那種稍微讓病人生活在一個乾淨一點、稍微冷一點點的環境裏,那金色的葡萄球菌的病變速度就會逐漸慢下來的,可眼前這老人的金色葡萄球菌卻依然發展的是這麼迅速,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老人的瘡在發展成毛囊炎後,根本就是處於沒人管的狀態。現在都這樣了,還依然讓老人每天一動不動的捂着一個黑的彷彿是從煤窯裏拽出來的被褥,躺在這種不僅髒而且還悶熱的可以生出蛆的屋裏呆着,這種環境正事金色葡萄菌做夢都想要的環境因素,這裏全都符合了,它能不發展的迅速嗎?

劉浩皺眉看着瘡的情況,冷冷的說了一句:“身上的瘡已經爛的出了膿了,難道照顧一個老人就這麼難?”一旁的周豔在聽到劉浩的話後,內心已經是非常的內疚了,但她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是沉默不語。

劉浩也沒有去管周豔如何去想,直接開口:“家裏有沒有手電筒?”

周豔忙開口:“有的。”

“有,那就拿一個出來,房間的光線太暗了!”

“我這就去拿!”

看到周豔拿手電筒了,劉浩也在心裏將超級神醫系統喚了出來:“超級神醫系統已完美啓動!”

“給我查詢一下,毛囊炎手術!”

很快關於毛囊炎的手術步驟就出現了眼前的光幕上。

在來之前,劉浩已經做了充足的準備,可以說已經將如何治療毛囊炎的相關過程都死死的記在了腦海裏,但當他看到老人臀部的瘡時,他便打消了自己的想法。

眼前老人臀部的瘡已經爛的不成樣子了,可以說,老人臀部的這瘡已經是非常嚴重的毛囊炎了,劉浩可以肯定老人臀部裏面的也已經爛的不成樣子了,而且裏面那致使化膿的病變體絕對不止一處!


所以說要想完全的清理好,那就必須要把化膿的那個病變體給全部的找出來,然後將其切掉!

但前提必須要萬無一失,所以要做到這一點,劉浩還是決定將超級神醫系統給喚了出來。

“超級神醫系統輔助醫療功能是否開啓,需要扣除2個積分!”

劉浩沒有猶豫,選擇了直接開啓!

接着一道光束便落在了老人的臀部,開始了手術前的掃描檢測!

很快,超級神醫系統掃描的結果就出現在了劉浩眼前的光幕上:“經過掃描檢測,現已檢測出病人臀部內已經出現重度糜爛,共存在八處病變體!”

看着光幕上那檢測的結果,劉浩也異常的驚訝!

雖然超級神醫系統輔助醫療的積分只有2個積分,與那指壓止血所扣除的積分是一樣的,平常毛囊炎手術的難度也是與指壓止血的差不多,但劉浩明白,如今眼前的這個毛囊炎手術的難度是明顯要遠遠高於指壓止血的。

因爲平常的,也就是普通的毛囊炎裏面最多也就三個病變體而已,可眼前這個老人的毛囊炎裏卻是有足足的八個啊!

就在這個時候,出去拿手電筒的周豔也小跑着回來了,一進屋,周豔皺着眉頭就說道:“那個,劉浩,這個手電筒好想不怎麼好使了,你看看能用不?”

聽到周豔的話後,劉浩也是愣了一下,隨後便將周豔手中的手電筒拿了過來,按了開關後,手電筒所發出來的光線非常非常的暗,而且還不斷的閃,意思就是一會兒亮,一會兒滅。

看到這個情況,劉浩強忍內心的怒氣,問了一句:“這是怎麼回事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