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神使大人只需要聆聽萬神之王的神諭,我們這些下屬,哪敢向神使大人提出責任?」鯨象元帥苦笑說道:「只希望神使大人不要對我們這些做下屬的太過嚴苛,動輒處決……」

2021 年 1 月 31 日

「鯨象,你在胡說什麼!」鯨龍元帥喝止了他。所有鯨鯊族強者,都是一臉緊張。

「嗯?這個好辦啊,我才不會殺人呢,」采籬笑嘻嘻地說道,「只要你們聽我的話,又聽許陽的話,大家一起和和氣氣的,多好?」

鯨龍元帥鬆了口氣,趕緊說道:「神使大人的話,對我們而言就是神諭,當然會聽從。至於這位……許陽大人的命令,恐怕……」

「嗯?」采籬的聲音稍稍提高了一些,「我剛剛說過,讓你們都聽許陽的話!你們現在就不聽話了嗎?」

「不敢,不敢!」一群鯨鯊族強者唯唯諾諾,「我等以後同樣聽從許陽大人的命令。」

采籬笑得眼睛如月牙一般,小聲傳音給許陽道:「怎麼樣,我厲害吧?」

許陽微微一笑,摸了摸采籬的腦袋。這一幕看在眾人眼中,少不得又要轉過臉去,裝作沒有看到。

「對了,在仙魔之路沿線生活的海族,共有多少支?信奉萬神之王的族群,又有多少?」確認采籬可以出任神使職務后,許陽便問了另一個重要的問題。

「回稟許陽大人,仙魔之路沿線,生活的海族有數百支。其中人數在十萬以上的大型族群,共有七支,全部信奉偉大的萬神之王!」鯨龍元帥詳細稟報,「其中,我們鯨鯊族人的個體實力最強,因此被神使大人選中,賜予神力。萬神殿的護衛之中,絕大多數都是我們鯨鯊一族。」(未完待續。。) 許陽心中有些震撼,他沒有想到,這些海中異族的實力,竟然如此龐大!

超過十萬人的大型族群,共有七支,再加上其他的一些中小族群,總數恐怕不下百萬!而這些海中異族,受到仙魔之路仙氣魔威的影響,肉身之力強橫異常,論戰鬥力,一個普通的飛魚族人,就比得上普通的玄皇強者!

難道說,可以在這茫茫無盡之海上,聚攏起一支百萬玄皇組成的大軍?許陽都為這個想法震驚了,他立刻問道:「我在嚎風島上,見到過飛魚族人,一個個擁有堪比人族玄皇的肉身!是不是七大族群中的所有族人,都有這種實力?」

鯨龍元帥恭敬說道:「回稟許陽大人,這是不可能的。仙魔之路上,共有七座大型島嶼,嚎風島是第一個,後面還有荒原島、天火島、寒冰島等等,每一個島嶼附近,都生活著一支大型族群。而這些大型族群中,等階森嚴,只有精銳的戰士,才有資格生活在島嶼上。至於其他的普通族人,則是生活在七大島嶼附近的海域之中,無事不允許上島。」

許陽心中靈光一閃,問道:「是不是距離島嶼越近的族人實力越強,距離島嶼越遠的,實力越弱小?」

鯨龍元帥想了想,點頭道:「許陽大人說的沒錯。」

采籬有些不明白,看向許陽:「這是為什麼?」

許陽心中瞭然,笑道:「這些海中族群。實力如此強橫,都是由於仙魔之路上仙氣魔威的影響。這些仙魔骸骨,浸泡在海中不知多少萬年。其中的一絲絲神性物質,就融入到了附近的海域。越是靠近仙魔之路的海域,神性物質濃郁度越高。」

采籬也恍然笑道:「我明白了,精銳戰士生活在近海或者島上,平時吸收的神性物質就多,實力當然遠遠強過那些生活在外海的普通族人。」

「就是這樣,」許陽隨即轉向鯨龍元帥。「你知道七大族群之中,稱得上精銳戰士的,總共有多少人?」

鯨龍元帥有些為難:「回稟許陽大人。具體的人數,我也不甚清楚,只能給出一個大約數。一般來說,一支十萬人以上的大型族群。會有數千到一萬的精銳戰士吧。」

「這麼算來。整條仙魔之路上的海中異族,應該能建成數萬玄皇強者的大軍!只可惜,它們空有強橫的肉身,不修玄術,沒有能力形成合擊陣勢。否則的話,數萬玄皇組成大陣,恐怕連聖人都要避讓三分!」許陽心中隱隱約約有一絲興奮。

「以萬神之王的名義,徵召七大族群的精銳戰士組成軍隊。是否可行?」許陽看向鯨龍元帥,「七大族群。對於萬神之王的信奉,忠誠度有多高?」

鯨龍元帥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們鯨鯊族人丁單薄,不屬於七大族群,但是全體族人,都虔誠信奉萬神之王,願意追隨神使大人到任何地方。而飛魚族、海蛇族、火魚族……這些族群的信奉程度,沒有我們虔誠。如果以神的名義徵召,也許會有一部分人願意跟隨。只不過這個數量,就不敢保證了。」

許陽心中明白,諸如海蛇族、飛魚族,依附鯨鯊族和萬神之王,不過是為了更好地生存。一旦這些附庸族群的生存遭到威脅,他們權衡之後,肯定會放棄依附,轉而獨立。

「以萬神殿的名義,向七個大型附庸族群發訊,通知他們,神使大人即將征討瀛洲,需要各族的勇士。主動報名之人,可以得到萬神殿的賞賜。看一看,有多少海族願意加入吧。」許陽吩咐道。

海龍元帥答應了一聲,隨即一旁的采籬介面說道:「另外再加一句,每個族群前一百位報名的勇士,將得到萬神之王的神力加持,成為巡海夜叉的候補人選。」


「采籬?」許陽微微一愣,隨即傳音說道,「萬神之王的神力加持,你怎麼能施展?」

采籬猶豫了一會兒,小聲說道:「那我說了,你不準罵我。」

許陽一陣頭皮發麻,道:「你趕快說啊,是不是和萬神之王的意識體,簽訂了什麼契約?」他心中有些焦急。

「這倒沒有,只是一個口頭約定!」采籬嘟嘴道,「我才沒有那麼笨,和那個老壞蛋簽訂契約呢!」

「口頭約定?」許陽稍稍放了心,隨即道,「約定的內容是什麼?」

「內容是我幫他找魔神本源,他把這些海元帥啊、海將軍啊之類的交給我當做護衛!你看,他們現在是不是都很聽話?」采籬得意說道,「這口頭約定又沒有什麼效力,哪怕我不幫他找魔神本源,萬神之王也沒有什麼辦法。不過本姑娘不是那種說話不算數的人,等哪天心情好,就幫他找找唄。」

愛上霸王總裁 ,讓許陽一陣無奈。不過從采籬的講述來看,事情並非很嚴重,他也就放下心來,轉而去吩咐鯨龍元帥,如何擬定徵收通告的事情。

許陽心中仍然牽挂著瀛洲的親人朋友,在與鯨龍元帥等人商定了會合時間等事項之後,便一路前行,繼續踏上仙魔之路。

他們走到這裡,整條仙魔之路已經走了七分之二。接下來還有天火島、寒冰島等等地域,其中也許蘊含著不少魔神的秘密,不過許陽已經沒有時間去探索了。

而且,接下來的路程,都由一名巡海將軍全程跟隨。在這位巡海將軍的威懾之下,沿途的各大海族,對許陽和采籬兩人待若上賓,不僅奉上珊瑚、明珠等海中特產,而且派出嚮導,避開仙魔之路上的一些險地。


不過一個月的工夫,許陽就已經踏上了仙魔之路七座大島的最後一座,伏雷島。

伏雷島上生活的是鰻魚族,他們體表光滑油膩,其中的一部分鰻魚族長老,甚至還通曉雷法神通。

在一名鰻魚族長老的指引下,許陽和采籬在伏雷島最東方,等到了一條黑色鬼船。(未完待續。。)

ps:今天七更,做不到直播自宮!各位兄弟,小亞拚命了,渴盼你們的支持! 乘著這條鬼船,他們一路向東航行,一直來到一座黑氣森森的小島之上。

「看啊,許陽,這座小島,也有一模一樣的渡口,也叫做黃泉渡呢!」采籬和許陽頂著漸漸狂暴起來的玄氣潮汐,在小島上緩緩飛行。

「嗯,仙魔之路的兩端,應該都是一樣的島嶼,一樣的黃泉渡,一樣的鬼船。」許陽說道。

現在對於鬼船歌聲,采籬已經有了很強的接受能力,不再害怕得瑟瑟發抖。畢竟在仙魔之路上,她面對的東西,比鬼船要可怕得多。

兩人沿著小島上的指示「陽世之路」,向前飛去。

這裡已經漸漸脫離了仙魔之路的影響範圍,玄氣潮汐異常猛烈,颶風呼嘯,海浪滔天,雷蛇狂舞,大雨傾盆。不過,許陽撐開九重天宮,祥雲瑞氣的籠罩之下,兩人便免受玄氣潮汐的撕扯侵襲,一路向前飛行。

飛了約莫三個時辰,前方已經能看到一線黑影。周圍的玄氣潮汐,也漸漸減弱,已經到了正常玄皇能夠承受的程度,而隨著兩人的飛行,玄氣潮汐也在進一步減弱之中。

「終於到了!」看著腳下的陸地,許陽和采籬對視一笑,有一種回到家的溫暖感覺。

這裡是瀛洲的邊緣地域,由於玄氣潮汐的影響,氣候變幻無常,並不適合凡人居住。所以,距離此地最近的城池,要飛行數十萬里,才能找到。

「先去最近的城池,查看一下我們登陸的方位,」許陽說道,「有了方位坐標之後,我便能操控破天神梭。直接穿梭空間,前去海雲上國。」

以兩人的飛行速度,化光飛遁,數十萬里的路程,也只是兩三個時辰而已。

***

崖山城,是一座荒僻小城。城中的人口大約七八萬人,比臨淵城的規模還小。


平日里,崖山城連一個修玄者都很難看到。可是這一天,崖山城的廣場上,卻有足足上百位玄師強者,相互對峙。而其領頭之人,更是懸浮在半空之中,腳踩玄靈,氣度沉凝。都是玄宗以上的強者!

崖山城的普通百姓,早就藏在了家中,緊閉門戶,不敢看這一場熱鬧,唯恐被戰鬥餘威波及。

這兩撥對峙的玄者,其中一批人身穿勁裝,背後書寫著「勇者工會」四個大字。為首的一個中年人,濃眉大眼。一臉怒容。在他的對面一批修玄者,統一穿著黃色玄者袍服。兩桿大旗迎風飄揚,上面卻是九條糾纏盤結、猙獰猛惡的長龍!為首之人,身軀頗為壯碩,抱著膀子冷笑。

「蒲治堅,你們勇者工會,氣數已盡!還是早早投降。免得丟了性命!」九龍旗下,那壯碩男子冷笑勸說道。

「朱強,你們九龍會的渣滓,願意做異族的狗,我們勇者工會。卻不願意跟著你們去舔異族的臭腳丫子!」蒲治堅揚眉喝道,贏得身後的一批勇者工會成員的叫好之聲。

「冥頑不靈!」朱強臉色一沉,「那麼今天,我就把你們統統消滅好了。」

「大言不慚!」蒲治堅冷冷說道,「朱強,你有幾斤幾兩,難道我還不清楚么?要是你不服氣的話,咱們兩個大可在這擂台之上,分一分高下!」

朱強一陣氣餒,他和蒲治堅的境界一樣,都是玄宗後期,之前也交過好幾次手。只不過,不管哪次,他朱強都沒佔到什麼便宜。蒲治堅玄功修鍊得非常紮實,肉身強橫,氣息悠長,一般的玄宗後期,對上蒲治堅根本就沒有勝算。

蝴蝶的遠方 黃皮狗不敢接了!」

「嘿嘿,這種只會欺軟怕硬的癩皮狗,不敢接下蒲宗的挑戰,也是正常。你忘了上次,他被蒲宗打得多麼狼狽……」

勇者工會的成員們大聲發笑,聽在朱強耳中,無比刺耳。

「夠了!」朱強冷笑道,「蒲治堅,我這次奉命來剷除你們這一小幫勇者工會餘孽,組織上又怎會只派出我一個玄宗?」

蒲治堅面色微微一變,難道這朱強還有幫手?

卻見到朱強望空微微躬身:「有請狂刀侯大人駕臨!」

「呵呵哈哈!」

話音剛落,天空之中便閃過一道凌厲的遁光,肆意的笑聲傳入眾人耳中!遁光散去,一個面龐冷峻,氣息凌厲的男子,雙眸如刀,冷冷掃視著場中。

這個男子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刀。

「玄君強者……」蒲治堅一顆心沉了下去,在依附異族之後,九龍會實力果真壯大起來,就連這麼一個荒僻小城,都能夠派出玄君強者鎮壓。

狂刀侯舔了舔嘴唇,狼一般的目光掃向朱強:「就是這些人么?」

朱強恭敬說道:「君侯所言不錯,屬下也是搜索了很久,才在這裡找到了他們的蹤跡。將這批人滅掉,百流上國境內的反抗份子,也就算是清除乾淨了。」

「好,那就開始吧!」狂刀侯大手一揮,一道凌厲的青色刀罡,橫空掃向蒲治堅等人。

「結陣!」蒲治堅咬牙喝道,身後的諸多玄師,很快結成了一個環形陣勢,一股股玄力激蕩而出。

在陣法之力的加持之下,蒲治堅的氣息再度上漲。他狂喝一聲,一拳橫空,打出一道渾厚的黃色氣柱,迎擊青色刀罡。

轟隆!

暴涌的勁氣,將下方的擂台震出了一個坑洞。那青色刀罡,卻勢如破竹,擊碎黃色氣柱,繼續向蒲治堅斬去。

蒲治堅腳下的玄靈熊羆,直衝上去,一對巨爪拍向青色刀罡。

又一聲巨響傳出,熊羆胸膛多了一道深深的創口,重重跌落在地。

「嗯?」狂刀侯微微驚訝,再次看了蒲治堅一眼,「不過玄宗後期的境界,居然能擋下我的隨手一擊?玄功倒是很紮實,不過境界的差距不可逆轉,再接我一刀試試?」

蒲治堅口角溢血,玄靈被重創,他也受傷不輕。眼看著狂刀侯揮手之間,又一道渾厚的青色刀罡斬出,他只能嘆息一聲,閉目待死。

「轟!咻……」

凄厲的聲音從耳畔劃過,蒲治堅驚愕之中睜開了眼睛。只見一道長虹,劃破天際,直接劈在狂刀侯的刀罡之上!(未完待續。。) 「怎麼回事?」

蒲治堅一臉茫然,那一道長虹速度奇快無比,在劈中刀罡,發出「轟」的爆破聲之後,原本劃破長空的「咻」聲,才滾滾而來,說明長虹飛射的速度,已經超過了聲音。

「是誰?」狂刀侯眼眸中精光一閃,向著西方的天際喝道。

兩道遁光,劃破天際,呼吸之間就射到了崖山城上空。遁光散開,露出其中的一對男女。男子頭戴束髮金冠,一襲藍衫,背負血劍,肩頭還趴伏著一隻雪白的絨球寵物,俊逸非凡;女子是天狐族人,相貌令人驚艷,迷人的雙瞳之中,帶著一絲童真,使人更增憐惜。這兩人,便是剛剛走完仙魔之路,返回瀛洲的許陽、采籬了。

「我說嘛,這個人我們是見過的,還是你的手下呢。」采籬指著蒲治堅,笑嘻嘻地說道。剛剛那一道虹光,就是采籬隨手發出。

許陽點了點頭,看向蒲治堅:「我記得你,似乎是東海城勇者工會麾下,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瀛洲邊緣之地?還有,這些人是誰,為何與勇者工會為敵?」

蒲治堅從見到許陽開始,就呆怔當場,心中歡喜無限,幾乎要炸開一般。其他的勇者工會成員,都被這一對宛若神仙中人的男女鎮住了,一時間不敢大聲說話,只能互相之間竊竊私語,好奇地討論這兩個神秘來客的身份。

「這兩人是誰?看起來年歲不大,但實力好強!」

「是啊,看他們破空飛行的速度,人先到而聲音后至,已經突破了音障!這份實力,恐怕是玄王強者吧?」

蒲治堅總算反應過來。連忙擺手,制止了其他下屬的議論,向空中懸浮的許陽翻身跪倒:「勇者工會四星勇者蒲治堅,拜見會長大人!」

這一聲喊出,其他人更是驚愕非常。有人立刻說道:「蒲宗,您怎麼回事?勇者工會的會長。不是御玄雨大人么?」

許陽揮手,一股柔和的氣流發出。蒲治堅只覺一陣不可抗拒的大力湧來,跪倒的身軀不由自主地站起。原本被狂刀侯重創玄靈導致的傷勢,居然也被一股涼津津的氣流融入體內,四處遊走之間,玄脈之間的傷勢好了大半!

「我已經不是會長,你再這麼稱呼,就不合規矩了,」許陽微笑說道。「蒲治堅,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這些人,都是什麼人?」

蒲治堅剛要說話,旁邊的朱強就忍不住斥責道:「你們這兩個,我不管你們和勇者工會有什麼關係,現在馬上離開,還來得及!否則的話,便以勇者工會的同黨論處!」

許陽眉峰微微一皺。轉向了朱強等一批人:「哦?很好,我原本就是勇者工會的大頭目。你將我算作勇者工會的同黨,罪名還是太輕了一些?」

朱強又驚又喜,向旁邊的狂刀侯道:「君侯,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我和絕美總裁老婆 ……」

「閉嘴,蠢貨!」狂刀侯額頭之上,不期然滑落一顆汗珠。他咬牙說道,「你還不知道他是誰?勇者工會的上一任會長!」

隨著狂刀侯揭示了許陽的身份,驚呼聲頓時從雙方陣營中傳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