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尊,我想跟是哥們多呆會……」

2021 年 1 月 31 日

「回去!我們還有話說。見過兩位師哥的事情對誰都不能提起!」

元小一耷拉著腦袋,不敢違逆的使用傳送符,飛入彩光時空之門的時候還扭頭看看,見恆毅和許問峰沖自己眨眨眼睛,目光里流露出鼓勵的笑意,這才稍稍覺得安慰的飛了進去。

元小一離開后大元道「好了,時間差不多了,你們快去吧!三元派的事情不必擔心,不要有任何後顧之憂,師父永遠是你們的堅實後盾!」

「是!」兩人一起抱拳作禮,末了,又虛空跪拜道「請師父保重!」

大元轉過身,背對兩人,揮手道「去吧。」

許問峰當即施展時空傳送術,開啟道彩光的時空之門,率先飛了進去,恆毅剛要進去的時候大元突然轉身叫住他。

恆毅見大元望了眼先飛走的許問峰的身影看不見了,才附耳恆毅道「黑月的禮物到底是為許問峰,還是為你送的為師?」

「……弟子不知道。」恆毅不敢對大元打馬虎眼,實際上這情況恆毅心裡也有想法。

「兄弟之情為重,女人次之。問峰這人心高氣傲,他跟黑月情分你也知道,萬萬不可被美色所迷做出糊塗事,黑月對你如何你管不了,但你管得住自己,師父的話記住了?」

「師父放心,弟子絕不會如此糊塗,黑月在弟子心裡一直是未來的嫂子。」

「好,那師父就放心了。」大元說罷又叮囑交待道「徐自在對你情深義重,還有白潔,此去將來你務必照應好她們,如果有機會也該儘快定下跟她們的事情了,否則別人心不安,徐尊心不安,師父也心不安。」


「師父,弟子對她們……」

大元擺擺手打斷道「師父又不是要你只娶一人!何來這些搪塞推脫,你跟仙子的時間人盡皆知,仙子固然不可辜負,旁人就能辜負了么?好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快去吧!」

恆毅再次拜別,這才飛入時空之門。

大元最後的交代讓恆毅明白師父為什麼沒有拒絕黑月的禮物,正是因為大元想到很多,所以才不推辭的收下,反而故作一無所知的要求許問峰儘快定下跟黑月的事情,這麼一來既避免許問峰心有芥蒂,又以把黑月看作許問峰的妻子態度表現的理所當然,自然會讓許問峰很高興,他當師父的明確表態黑月就是許問峰的妻子,同時還能避免他們兩兄弟因為黑月而心生間隙。說到底,是為他們兩個考慮。(未完待續。。) 穿過時空之門,恆毅和許問峰在約定的新希望星系的邊境星球的傳送陣,這裡人煙稀少,但兩人都準備了酒和食物,兩兄弟坐在孤島上邊喝酒邊暢談未來。

問起跟大元談的事情,恆毅如是說了。

聽恆毅說出未來的打算想法時,許問峰為之一怔,不可思議的把他從頭到尾一番打量。

「那怎麼可能?」

「哥,我想過了,咱們可以分頭行事。大聯盟卧底的事情哥,黑月以及其它人一起,我如果進不了大聯盟就按自己的判斷做,就不會影響了哥的事情。」跟大元交談過後恆毅就想了想過細節的問題,許問峰搖頭失笑道「你這人真是!自找麻煩,也行。」

許問峰說罷又搭著恆毅肩膀,一本正經的道「金天使,徐自在,徐白潔他們三個肯定跟著你走,白問神不好說。大哥就一點要求,黑月必須跟我走。她因為我的關係這些日子故意拿你氣我,但你記得大哥說過的話吧?」

「哥放心,我明白。黑月在我心裡一直是嫂子。」

許問峰高興的拍了把恆毅肩頭。「好兄弟!咱們兄弟齊心,未來一定屬於我們!」

許問峰說罷親熱的擂了恆毅胸口一拳,擠眉弄眼的追問道「天仙子如何?你跟她發展的怎樣?你小子艷福不淺,人類文明第一女神都弄上手,真是不出手則以,出手則一鳴驚人!」

提起天仙子,恆毅就覺得心裡揪著難受。

許問峰看出恆毅的情緒失落。關切的追問詳細,聽恆毅說了當時分別的情況,他不由皺起眉頭。「你小子也太較真了!別人明擺著希望你主動挽留。你倒好,非要較真!」

「可是哥,我覺得不說明白太自私。我確實是因為她像紅才會對她產生特別感情。」

「你知道天仙子離開的那話意思么?」許問峰哂然失笑。

「沒想明白。」恆毅如是承認。

「得不到的愛是祝福,能得到的愛是佔有。這種事情不需要講道理,只需要講感情。縱然她知道你是因為紅而留下她,那也是對她有情的體現,可你非要挑明說那算什麼?叫施捨!千年之戀你看了那麼多遍都沒明白?武神七月只希望步驚仙活著。那是因為得不到;如果能得到,她的心愿絕對是跟步驚仙在一起,不管前面擋著什麼!佔有。得到的前提就是你情我願,世俗,道德,別人的看法根本不能起決定性作用。你情我願就是愛情。她願意。你有心,卻因為講道理分開,你感情上不是孩子是什麼?你以為這是處理人類文明的大事呢?條條框框,規矩定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照章辦事執行就行?」


「可是……我覺得愛情應該一心一意。」恆毅知道這才是他煩惱的根本。

「你不是從來相信天意即眾意?那我問你,明明別人需要你,甚至不惜願意跟別人分享的情況下,你仍舊抱著這種念頭。那不是無謂的傷害?你因為紅如何思念煎熬,愛你的女人也一樣因為得不到你而思念煎熬。」許問峰也不說多。拍了拍恆毅肩膀,示意他自己好好想想。

見過親族的王不怕,盧一平,艾藍,黑月陸續趕到。

除了黑月外,看起來都很為長久的離別情緒失落。

許問峰一人遞過去壺酒,喝了幾口才詢問情況,結果不出意外,都已經順利交待。

稍作歇息,許問峰故意聊些高興的話題,不片刻眾人的情緒活絡起來時,才一併趕回紫系領導星。

正義酒館。

索里亞和白問神,金天使三人一桌正喝著酒,接近約定的時間,徐自在和徐白潔最先回來。

「恆毅呢?」

「他肯定跟師父要說說話,沒那麼快。」徐白潔說著落座,取了杯酒。

一行人隨意閑聊,又等了一刻鐘,恆毅,許問峰,黑月,艾藍,王不怕和盧一平一行飛了過來。

眾人彼此詢問情況,知道事情都很順利,反而沉默了下來。

那就意味著,他們真的要離開人類文明了……

一向從容追求洒脫的徐自在喝著酒,但眸子里卻添著掩飾不住的離愁。

徐霸王何等器重她,在場的人幾乎都知道。

「計劃稍作變更,經過金天使提議,我跟恆毅商量后覺得我們先去神秘花園,這樣既能避免因為離開造成太大影響,也能夠輕易博取花園精靈族的信任。」許問峰說起正事,眾人都沒有意見,也覺得這主意很好。

許問峰如果不說,徐自在原本就打算提出這想法。

離開人類文明,去神秘花園和直接去花園精靈族絕對不同,在別的人類眼裡,去神秘花園是逃離,去花園精靈族是背叛。

等到過些時候再去花園精靈族的時候,已經過了風頭火勢,仍然議論關心他們去向的人也就少了,造成的影響自然沒那麼大,中間多了個緩衝的過程,也不會激起太強烈的聲討浪潮,自然對背後的親族母派影響降低。

許問峰舉杯笑道「咱們把悲傷,離愁統統收起來,隨這杯酒裝進肚子!等待我們的是嶄新的未來!不朽的奇功偉業等待我們去創造!干——」

「干!」白問神舉杯重重碰上。

眾人仰頭喝乾,放下酒杯時,都壓下即將離開的憂傷,離愁!

彼此相視而笑!

「迎接——嶄新的未來!」

迎接,嶄新的未來……

易之女王,兩個花園精靈族自然王座下的神祭司在真氣被禁制的狀態下被許問峰,恆毅一行從貴賓大殿『請』了出來。

三位『貴賓』的價錢早已談好,而今天就是正式交換的日期。

恆毅一行押著易之女王三個頂尊飛往傳送陣的時候,王不怕,盧一平一干人戀戀不捨的望著紫系領導星上的景象,以及來來往往,形形色色的人。

這是交換的日期,也是他們離開人類文明,執行任務的時刻。

「走吧!」許問峰催促一聲,落在最後的艾藍和徐白潔這才收回目光,飛向傳送陣。

白問神最後望了眼五領導星中央的天上天方向,在心裡默默起誓『等著,我白問神一定滿載榮譽而歸!』

一條條身影齊齊消失在了白光的傳送陣……

自幼生長的地方,自身的種族,這一去,將是長久的離別。


東太星系基地,灰濛濛的天空一如既往。

基地里,只有兩個負責看守的青系軍團戰士,他們早早在定位陣昂首挺胸的等著,當彩色的時空之門開啟的時候,兩個戰士雙雙拉扯法袍,目不斜視。

「見過師兄!」

「見過師兄!」

響亮的迎接聲音,讓許問峰,恆毅一行人的打量幾眼,這才發現如今防守東太星系基地的兩個青系軍團戰士是還沒有在天上天結業的師弟。

五系通法回歸后這類邊境基地不再是雪藏的地方,很大一部分是靠天上天二十五歲至三十歲,沒有參與風險歷練的弟子看守,期限是一年,二十五歲時在需要守軍少的基地,一年後調到人更多,熱鬧些的防線。

原本這裡在正常情況下就不存在危險,五系通法回歸后附近的星系戰鬥隊伍編製完備,有任何情況都能及時支援,邊境走私客也已經無孔能入,防守的人當然也不存在油水可撈,仍舊是苦悶的工作,但也是暫時性的工作。

神腦認為分配給二十五歲至三十歲,不參加風險歷練的人最合適,既沒有風險,又可以有安靜的環境讓他們把握最後有可能領悟突破的時機。

許問峰,恆毅為首,眾人齊齊回禮。

兩個比他們更年輕的天上天弟子神情流露出掩飾不住的激動。「師兄師姐們是我們大家崇拜的目標!很高興有幸一睹風采!」

才剛結業的恆毅完全沒有這種心理準備,反倒是許問峰一行風險歷練期間就遇到過許多師弟妹們表達崇拜敬重之意,已經習以為常。

「加油,相信你們也會有展示自己的時機!」許問峰熟稔的說著不止一次的話。

兩個青系軍團展示胸膛挺的更昂揚,齊齊高聲道「我們一定向師兄師姐們學習!」

「很好!花園精靈族來了多少人?」許問峰話鋒一轉,回歸主題。

「十個!」

「好,辛苦你們監察情況,如果對方有詐,立即通知我們。」

「是!」兩個青系軍團戰士領命飛入基地,許問峰眼神示意,眾人一起壓著易之女王在內的三個頂尊飛往東太星系氣層邊緣方向。

恆毅眺望茫茫的天地,想起曾經在這裡的幾年,以及在這裡跟紅的最後一面,心裡說不出的滋味百般……

當飛到監察陣邊緣區域時,眾人一起停下。

眼前的交接十分簡單,花園精靈族該給的法器,紫晶早已經給了,出讓的星系的所有定位陣信息都也都告訴了人類文明,每處定位陣都有青系的軍團戰士勘察,星繫上花園精靈族的軍隊,居住的人口也都撤離,接受的青系軍團戰鬥力時刻待命,在交接易之女王的同時就會全部傳送到接收的星系,然後迅速布置種子陣,改寫定位陣信息。

氣層外,約定來接易之女王的十個花園精靈族龍騎頂尊緊緊盯著停下來的許問峰一行人。(未完待續。。) 驗明正身,雙方都沒有多餘的話說。

一行人懸停在氣層內靜靜等待歷練珠中交接的消息。

易之女王漸漸不耐煩起來,皺著眉頭打量眾人,最後目光冷寒的緊盯許問峰逼問道「怎麼停下了?不是說過,直接跟我們回花園精靈族嗎?」

許問峰呵呵笑道「不好意思,我們大傢伙商量后改變了主意。人類文明雖然呆不下去,但女王你的承諾也未必靠得住。我們會去神秘花園,所以原本直接放女王走的約定不能遵守了。」

「許問峰!本王說一不二,言出必行!只有這樣才能讓本王在自然王面前替你們力爭!」易之女王一心靠這扳回敗局,如果許問峰他們合作,就根本不需要真的拿星系交換,哪想到許問峰事到臨頭突然變卦!

「哼,真假等恆毅頭上的懸賞撤了再說吧!」徐白潔冷冷一笑。

「你們成為花園精靈族的一員,狂殺神頭上的懸賞自然會撤銷!」易之女王這時候才意識到情況不妙,這些人的態度來看,根本是打定主意不去花園精靈族了。

「你現在說回去把族王的位置傳給我們也沒用啊!你們花園精靈族做主的是自然王,終究不是你。」徐白潔把黑臉扮演到底。

「哼!人類,本王記住你們的言而無信了!」易之女王恨恨有聲!

徐白潔不以為然的道「記住就記住,宇宙大文明多的是。以為我們真得非投靠花園精靈族不可啊?就算在神秘花園一直當傭兵也不錯。」


許問峰暗皺眉頭,雖然要表現出對易之女王的滿不在乎,才能讓他們前往神秘花園顯得更具說服力。但也沒必要如此開罪。

他不由推想徐白潔是打定注意跟著恆毅,心知不可能進得了花園精靈族,也就滿不在乎,但如此一來當然給他未來留下麻煩。

「女王息怒,恆毅背著大聯盟懸賞,希拉星系因為我們大聯盟損失戰鬥力許多,因此心有顧忌也是理所當然。」許問峰開了口。徐白潔只好閉嘴不說。

易之女王意識到再說什麼都是徒勞,只能含恨沉默。

等待歷練珠中的信息還沒有那麼快,許問峰。黑月兩個人看守易之女王三個頂尊,恆毅獨自飛出氣層外,遠遠環繞那十個花園精靈族的頂尊周圍飛走巡查,以防有花園精靈族的埋伏。

王不怕。盧一平兩人一組。飛到監察陣外西面的虛空,只等為片刻后交接人做準備。

兩個人百無聊賴的隨意評點十個花園精靈族頂尊中兩個女頂尊的身材容貌,盧一平又追問王不怕在希拉星系一夜風流的滋味,聽王不怕吹噓描述,直聽的他心癢難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