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小姐是被人脅迫的你瞎嗎?嘴長在別人臉上,我家小姐管的了嗎?離王殿下都理解我家小姐了,你個奴才憑什麼對著我家小姐指手畫腳?」翠微氣呼呼道。

2021 年 1 月 31 日

月奴不服氣的哼道,「我家殿下理解那說明我家殿下心地善良,但發生的事情總歸是發生了,你家小姐身為我家殿下的未來王妃,不管什麼原因跟別的男人拉拉扯扯糾纏不清就是不對,要是擱著旁人家的小姐,早就羞憤的沒臉見人了,可你家小姐照樣沒事人似得,分明就是仗著我家殿下脾氣好欺負他!殿下能忍,我做為屬下堅決不能忍!」


「所以,你便隨意將我的秘密告訴他人了是嗎?」慕歌淡淡的開口。

月奴梗著的脖子一縮,眼神有些閃爍道,「你的秘密?你什麼秘密?」

「影奴剛與花奴交接,以花奴的脾性,絕不會多言我之事,我便在想影奴為何與我初見面便帶著情緒,想來也只有你見著他后與他說了我的不是,才惹得他對我不滿……」

「我……我只是把我看到的如實說給影奴聽罷了,影奴對你有意見也是為我家殿下抱不平!」月奴並不覺得自己哪裡做錯了。

慕歌冷冷的看過去,「你忠心護主無可厚非,我愧對與你家殿下也是事實,但我自認從未想過要傷害你家殿下半分,而你在你家殿下嚴厲禁止不許暴露我便是京中那位神醫公子的情況下還是第一時間告知影奴,這也是為你家殿下抱不平?」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時疏忽說露了嘴……」月奴依舊不想在慕歌面前認錯。

慕歌搖了搖頭,「你今日能一時疏忽說露嘴了我的事,明日便能一時不妨說露嘴你家殿下之事……」

「不會的,影奴又不是外人,就算說露了也沒事……」月奴嘴硬道。

慕歌一聲冷笑,「是不是外人又如何?命令便是命令!主子的命令豈容你如此鑽空子?想來離王還不知道你違背了他的命令透漏了我的秘密,你信不信若是讓離王知曉你是如此嘴上不把門的人,對你的懲罰可就不是暫時離開,而是永久性消失了?」

這下月奴終於知道怕了,臉色惶恐的看著慕歌道,「你這是要藉機報復我嗎?」

慕歌一聲輕笑沒有說話,翠微嫌棄的瞥了月奴一眼,撇嘴道,「你當你什麼人啊?我家小姐有那必要特意去報復你?」

「不是報復我?那叫我回來是?」月奴一臉的不信任。

「自然是讓你做事的啊,你身份下人不就是做事為主子分憂的嗎?」翠微叉著腰說道。

慕歌拂了拂衣角,平靜道,「我身邊從來不留不聽話的,你若不想跟著我做事,現在就可以走!」

月奴心中老大不情願的腹誹,走?你都威脅我了,我哪裡還敢走?

「小的願意,二小姐讓小的做什麼都願意!」月奴瞬間一臉諂媚討好道,只是心裡卻把慕歌吐槽了千百遍,為了還能侍奉我家殿下,我忍!

「主子,大事不妙了!」

慕歌吃早膳時候讓彩鳳出去打探前朝消息,彩鳳那邊得了信兒這邊就馬不停蹄的一路飛奔回來。

慕歌倒了杯茶水遞給她,「莫慌,出什麼事了?慢慢說,再急也不急這一刻!」

彩鳳將茶水一飲而盡,努力平復了下情緒,才憤然開口道,「昨夜建造銅像的黃銅不是全部都爆開了嗎?今個兒早朝,靈素長公主駙馬竟然帶傷上朝,揚言那是天意,說什麼老天看不過一個叛逆能用黃銅這等物料,所以那些黃銅才自行爆開,應用黑泥塑像才對!」 第248章溫柔善良的母女

「豈有此理,咱們將軍一生磊落,豈容這般侮辱?」翠微急的眼睛都紅了。

反觀慕歌,這幾日經歷的多了,雖然恨,然情緒卻勉強可以控制住,並沒有第一時間如翠微般氣急出聲,只是目光冷厲,臉上露出一抹陰森來,「我就知道,長公主駙馬不會就此罷休!」

「小姐,咱們該如何是好?墨君臨他能讓黃銅爆開,要不咱們再想法子讓那黑泥也爆開?」翠微急道。

慕歌看了翠微一眼,哼道,「黑泥要多少有多少,你能爆開一次兩次三次,還能一直不停去搗亂?你當那些人都是傻子不知道是有人在搗鬼嗎?」

「那……」

「除此之外,可還有其他事?北安王府可有動靜?」慕歌打斷翠微的話看向彩鳳。

彩鳳點頭道,「有的,北安老王爺上書,說柳姨娘感慕皇上恩澤,不敢居郡主位,願以將軍夫人身份,守在將軍府終日念佛吃齋,為將軍所犯之錯贖罪!」

「皇上准了嗎?」慕歌問道。

「准了!」

慕歌聞言,起身吩咐道,「你們兩個把我的東西收拾下。」

穿越七十年代之歌聲撩人 小姐這是要……」

「回府!」

……

「蕭夫人真真是大義啊,尊貴的郡主身份不要,寧願回那已然落寞的將軍府受人白眼!」

「誰說不是呢?雖說蕭將軍通敵叛國,但蕭夫人卻是品質高潔,一個婦道人家不趕快逃離這是非之地不說,還一肩挑的擔了起來,蕭將軍死了一了百了,蕭夫人卻甘願為他所做惡性恕罪,真真是女子典範!」

「難怪能教出來蕭大小姐那樣知書達理的名門閨秀來,蕭夫人好樣的!」

「咦?不是聽聞蕭大小姐私入萬花樓被男人給撲倒了不說,在宮裡還一直要治蕭二小姐與死地嗎?而且不都說蕭二小姐之所以與太子退了婚,就是蕭大小姐從中插足……」

「胡說什麼呢?蕭大小姐這麼多年都溫婉恭謙可是出了名了,這些必然是有人故意陷害的!可別忘了,蕭大小姐當日在萬花樓時候蕭二小姐也在,說不準就是蕭二小姐胡鬧去玩,蕭大小姐擔心妹妹追了過去才遭了罪,再說那宮中一事,不是早就弄明白了嗎?根本就是蕭大小姐被妖星附體撞了邪了,至於太子,人蕭大小姐需要插足嗎?若是你, 需要浪漫 ?即便那蕭二小姐如今不傻了,可依舊是個不學無術還惹是生非的紈絝……」

「嘿,這麼一說在理啊……」

慕歌帶著彩鳳翠微和月奴回到將軍府時候,正看到柳素雲一身素衣指揮著工匠們修葺被燒毀的建築,將軍府大門外不時有人路過指指點點的議論紛紛。

慕歌倒是很平靜,可兩個小丫鬟都被這些一邊倒的議論給氣的臉色通紅,尤其是翠微,若非慕歌一個眼神過來攔著,她都要衝上去打人了!

「小姐,這些人太過分了……」翠微簡直要氣死了。

「一些不相干的人罷了,隨他們說去!」慕歌沒什麼太大的反應。

重生1980:農媳翻身吧 ,「他們隨意怎麼誇讚柳姨娘和大小姐都無所謂,可沒必要踩低小姐您吧?」

「人家如今可不是姨娘了。」慕歌看著已經發現自己笑容滿面沖自己走過來的柳素雲,低聲道了一句,便也迎了上去。

「歌兒,我的歌兒,這些日子你可受苦了……」柳素雲過來一把將慕歌擁入懷中,一臉心疼的就哭了起來。

蕭慕雨隨著柳素雲過來,也直抹眼淚,「歌兒,你不知道這幾日娘和姐姐在牢中日日吃不下睡不好,就擔心你在宮中受人欺辱,快,讓姐姐好好看看你……」

「唔,大小姐和蕭夫人好溫柔好善良,自己在牢里還記掛著二小姐,殊不知她們在牢里時候朝不保夕才是最悲慘的,二小姐在宮裡吃香喝辣的有什麼可擔心?」

「是啊,這蕭二小姐也真是命好,親娘雖去的早,然卻遇上可別親娘還親的後娘……」

「可能這就是所謂的傻人有傻福吧!」

「說到底,還是蕭夫人和大小姐品性好!」

「是啊是啊……」

柳素雲與蕭慕雨的表現瞬間就贏得了一片的讚譽聲。

翠微雖然很氣憤,畢竟是大戶人家的丫鬟,當著柳素雲和蕭慕雨的面,老老實實的站在一邊低著頭什麼都不敢表現出來。

而慕歌則更加看不出情緒了,彷彿壓根就聽不出來那些人話中有意打壓她抬高柳素雲母女的用意一般,只是喜極而泣的拉著蕭慕雨的手一個勁的掉眼淚,「姐姐,歌兒在宮裡受了好大的委屈,連個小宮女都敢騎到我頭上去……」

一直盯著她的柳素雲母女對視一眼后,一抹精芒自這母女二人眼中一閃而過,蕭慕雨邊給慕歌擦眼淚邊溫柔的問道,「那歌兒可有忍氣吞聲?」

「當然沒有!千離說過就算將軍府沒落了,我也還是未來離王妃,不必怕她們,我便讓管事太監把那宮女發落了!」慕歌揮揮拳頭小臉上惡狠狠的樣子,滿滿的任性妄為。

蕭慕雨聞言看了柳素雲一眼后,繼續問道,「哦?離王真這麼說的?」

慕歌重重的點頭,「是,所以姐姐,姨娘,你們不要怕,以後誰敢欺負我們,直接打回去,千離會幫我們的!」

「歌兒,那天你去牢中看我們,可也是離王幫你的?」柳素雲拉著慕歌進了府里,路上順口似的問道。

慕歌想都不想的點頭,「是呢,若非是千離給我的信物,我哪裡都去不了……」

「那歌兒你與雨兒說的那些話……」

「姨娘是在氣歌兒當時把爹爹的死歸咎到姐姐身上嗎?歌兒當時是氣糊塗了,只聽千離說以爹爹的人品如何會通敵叛國?歌兒也覺得爹爹不是那樣的人,便覺得爹爹一定是被人陷害了,正巧還從太子那裡知道了姐姐說乾坤寶瓶在咱們府上的事情,可偏偏咱們府上壓根就沒那東西,便以為是姐姐使了壞,我當時六神無主便把這些都說給千離聽了,千離便直接給了我信物讓我當面去問姐姐……」 第249章憑她有這個腦子


蕭慕雨聞言眸中驟然爆出驚色,「母親,竟是……」

「若沒看錯的話,歌兒身邊這位小公子是離王殿下的隨身侍從吧,殿下竟是把隨身的侍從給了歌兒嗎?」柳素雲從善如流的打斷蕭慕雨的話,溫柔笑看了月奴一眼后出聲詢問道。

慕歌一臉嫌棄的瞥了月奴一眼,滿不在乎的點頭,「什麼小公子,姨娘你也太客氣了,不過是千離看我身邊的丫頭一個個都瘦弱單薄的,就把這月奴給我使喚了,他腦袋可笨了,但好在有一身傻力氣,湊合著能做個苦力使喚罷了!」

「父親驟然離世,旁人都躲著咱們,而離王不僅不離不棄,還把近身的侍從都給歌兒了,看來對歌兒是真的好呢!」蕭慕雨臉上帶著笑意,然而一抹嫉妒和不忿不自覺流露而出。

憑什麼這個蠢貨這麼的好運?

以前有父親百般疼愛,如今父親背上通敵叛國的罪名離世,所有人都不敢沾染將軍府半分就怕引火燒身,就連之前對自己掏心掏肺的太子自父親出事後都沒來看過自己一眼,偏偏多年隱世不出的離王竟不怕沾染是非,硬生生護的蕭慕歌如此周全?

蕭慕雨此時心中的嫉妒已如野草般瘋狂滋生而出!

而原本神色如常的慕歌猛然聽到蕭慕雨提起爹爹,臉色一暗,低頭失落的傷心道,「歌兒已經沒有爹爹了,如今便只剩下姨娘和姐姐,姨娘和姐姐會一直疼歌兒的是嗎?」

面對慕歌期翼的眼神,柳素雲餘光掃了眼周圍不時看過來的人,溫柔笑言,「這是自然……」

而蕭慕雨則不如她娘親那般隱忍了,你沒有了爹爹,我也沒了父親,我就不傷心嗎?憑什麼你就能心安理得的開口尋求我的安慰?

我也需要安慰!

「姨娘,姐姐怎麼不應我?我知道了,姐姐還在怨怪歌兒對她發脾氣是嗎?」慕歌委屈巴巴的開口。

柳素雲看了自己女兒一眼便知女兒心中是在不忿,何止女兒不忿?她自己心中也不舒服,沒了將軍做靠山的蕭慕歌完全可以輕鬆擺布。

可回將軍府前父王的話歷歷在耳,自己剛剛接手將軍府大權,在內如何都成,但在外絕對不能露出半分苛待蕭慕歌的名聲,起碼在北安王府接手蕭家軍之前不能!

想到此,柳素雲溫柔一笑,「怎麼會呢,歌兒該是知曉的,你姐姐任何時候都不會怨怪歌兒,雨兒你說呢?」

「姐姐,姨娘說的是真的嗎?」慕歌一雙無辜小鹿眼望著蕭慕雨。

蕭慕雨咬了咬唇,心中的嫉妒與不甘越發瘋長起來,她蕭慕歌算什麼東西?憑什麼到了現在我還要忍她讓她?

可娘親的目光不斷示意過來,蕭慕雨縱使不忿,也只能強忍,心不甘情不願的擠出笑意點了點頭,「這是自然,姐姐在任何時候都不會怨怪歌兒的!」

我怎會怨怪你?我是恨透了你!這些年因為你而奪走的屬於我蕭慕雨的榮光,自父親逝去的那天起,我蕭慕雨就發誓一定會一絲一毫都不落下的全部拿回來,而我所受的委屈,將百倍千倍的還與你!

蕭慕歌,且等著,即便我現下對你隱忍,可你的好日子已經到頭了!

如此這般一番心裡暗示,蕭慕雨才堪堪穩定住情緒,讓笑容自然起來,恢復到溫柔知心的好姐姐模樣。

慕歌也一副放心的姿態笑道,「姨娘果真沒有騙我,姐姐還是心疼歌兒的……」

柳素雲溫柔點頭,同時笑道,「歌兒,如今不能再叫姨娘了哦!」

「不能再叫姨娘了?」慕歌一臉驚異。


「是啊,皇上已經下了口諭,母親如今是將軍府夫人了,所以姨娘這個稱呼歌兒不能再用了!」蕭慕雨這時候腰板不自覺直了直,如今你我都是嫡出,我還是嫡長女,我蕭慕雨從今往後才是將軍府最尊貴的小姐!

柳素雲臉上的溫柔笑意中也不自覺多了幾分得意。


慕歌看看蕭慕雨又看看柳素雲,若有所思的想了下,重重的點了點頭,「既如此,的確不能再叫姨娘了,嗯,姨姐好!」

柳素云:「???」

「歌兒你叫錯了吧?」蕭慕雨簡直想翻白眼,姨姐?這什麼稱呼?這怕是個傻子吧?

慕歌看著一臉錯愕的柳素雲和蕭慕雨,一拍腦門,「瞧我,一時激動叫錯了!」

柳素雲臉色微微好轉,雖然她一點也不稀罕蕭慕歌叫她母親,但總歸得要她開這個口來承認自己將軍夫人的身份!

「姨奶好!」

「???」

正等著慕歌叫出母親好光明正大擺正身份的柳素雲,一口老血差點嗆出。

別說柳素雲,蕭慕雨都急了,「什麼姨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