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奇快點……」

2021 年 1 月 31 日

「大哥,雪姐姐,等等我……」。 第五章伊族之密

天豪最先到達。

「父親,你找我們有什麼事情嗎?」,天豪的許些髮絲緩緩靜下來,飄蕩的灰色披風也悄悄地垂落了下來。

伊峰坐在客廳的正上方,目光有些凌厲地看著天豪:「今天會議過了,三叔明天就過去傭兵團那邊,你今晚就準備一下,明天和三叔一起過。伊族不能再墮落了,天豪,你到了那裡一定要以自身安全為重,切不可……」

正在這時,天奇和天雪沖了進來。

「大哥,你咋跑這麼快」天奇氣喘吁吁的彎著腰,雙手撐在膝關節上。天雪稍微好點,但還是大口大口的呼氣。

「你們兩個冒冒失失的,成何體統」,伊峰臉頰有些抽動,微微動怒道。

「哎呦,累死我了,爹找我們有什麼事情嗎?」天奇緩緩直起腰,擦著額頭的汗說道。

「天奇,你先下去吧,天雪,你留一下。」伊峰心頭輕輕的吸了一口涼氣,淡淡地道。

看著父親一本正經的樣子,天奇也明白爹有大事要和大哥大姐談,自知沒趣,笑了笑道了一聲「父親,那我先下去了」之後便自行下去了。

「天豪,天雪,你們過來,走近一點。我有話跟你們說」伊峰見天奇離開,消失在了視線外,便對著天雪天豪招呼道。

天雪上前有些納悶的問道:「伯父,你好像有什麼事不能讓天奇知道?」

「嗯,天奇還小,怕他管不住嘴,天豪已經知道了一個大概,今天我打算告訴你,以前之所以沒有告訴你,是因為此事事關重大,一個不慎,就會招來菲利帝國的一些高級宗派的圍殺。你不會怪伯父吧?」伊峰皺了皺眉,還有自責的道。

「雪兒真么會怪伯父呢,我很小的時候就沒了爹娘,甚至我連爹娘的樣子都忘記了,是伯父伯母一手將我帶大,給我吃,給我穿,還送我上學,我想要什麼就給我什麼,待我像親生女兒一樣,雪兒再不孝也不敢怪伯父伯母呀。伯父這樣做只是因為事情嚴重,關係到整個伊族的安危,雪兒怎麼會不懂呢」聽到伯父如此說,伊天雪頓時臉紅了起來,發自內心的說道。

其實伊天雪早就想訴說出自己內心對伯父伯母感謝之情,想為二老做點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以報答二老的養育之恩,如今,終於把自己內心的感謝之情說了出了,伊天雪內心變得輕鬆了。

而伊峰聽了這話,也輕鬆了,略微呼出一口氣,笑了笑。

而伊天雪略微頓了頓,看了看伊峰的微笑的表情,接著說:「只是雪兒不明白,伯父為什麼今天要把那個重大的秘密告訴雪兒?」

「你已經也長大了,而且你也馬上要去菲利皇家學院學院學習了,身為伊族之人,也應該知道一些事情。」伊峰嘆了一口氣道。

「那伯父請說吧,我一定嚴守這個秘密」,伊天雪看見伊峰表情嚴肅,自知是伊族的大秘密,頓時嚴肅了起來。

「你可知數千年以前,菲利帝國曾經有個伊閣,乃是菲利帝國的聖地?」伊峰瞥了一眼伊天豪,對著伊天雪說道。

「不知道」,伊天雪如實地回答,但似乎恍然大悟,緊鎖的眉頭,試探性的問道:「難道是我們伊家建立的?」

伊峰只是深沉的點了點頭,沒有回答,吸了一口氣,自說自的道:「近千年來,一代一代伊族人不斷地想光復伊族,但伊族還是在慢慢的凋敗。」

如此說來,伊天雪自然明白了為什麼這個秘密不能說出去,其實不用想就知道,哪一個宗派或者地方強者會願意看著一戶有有著輝煌歷史的落敗家族再次崛起,爬到他們頭上呢?他們自然會百般阻撓,甚至會把這個想要再次崛起的家族扼殺在搖籃里。這對伊族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好事,所以絕對不可說出去。

「父親一向來對我們很嚴厲,其實是希望我們這一代能有朝一日光復伊族往昔的輝煌,如今已經沒有多少人知道伊族的存在了,再不努力,伊族就要漸漸淪為普通家族了。而我之所以會放棄菲利皇家學院學院學習的機會,去三叔那當傭兵,而不去其他地方,就是因為三叔的傭兵團駐紮在黑暗之城裡,黑暗之城是個混亂之地,卻也是個創建自己勢力的好地方,我去三叔那裡的真正目的其實是想在黑暗之城發展一個強大的勢力,好幫助伊族重登菲利帝國至強家族的巔峰位置。」看著父親點了點頭,知道是時候要把所有的秘密告訴雪兒妹子,所以天豪也不隱瞞了,全都說了出來。

「我不想要他去其實是因為黑暗之城太危險了,我不想你們為了家族的使命而去冒如此大的危險。」望著已經成熟的伊天豪,伊峰有些歉疚的嘆道。

其實伊峰知道天豪這一小輩們都是很有天賦的,可以說是數百年來,伊族最有天賦的一代了。 都市聖醫 ,否則萬一有個什麼閃失,復興的機會就更渺茫了。

「父親,為了那個夢想,我們伊族先祖一直都在努力著。我們若連這點險不敢冒,怎麼對得起先祖,對得起幾百伊族族人?」伊天豪看到父親的內疚,想到上一輩的的艱辛努力,情緒也變得凌厲起來,男兒當自強,豈能貪生怕死?

伊天雪聽了這些話,不由得朝著伊天豪瞥了幾眼,眼神中亮起一絲微光,那一絲微光里充滿的是敬佩,對於她這種血液里流淌著高傲氣質的女孩來說,是很少欽佩一個人的,而今天,顯然她不僅放下了高傲的氣質,甚至還有點自責,自責自己以前太不懂事了,不能理解家族的艱辛,不能為家族分憂,她現在唯一想的就是像伊天豪一樣為家族做點什麼。

「伯父,大哥說的對,身為伊族之人,就要敢於承擔使命,伯父,我希望我能為伊族做點什麼。」


「其實,我告訴你這些,並不是要求你做什麼,只是希望你到了菲利皇家學院的時候,盡量不要樹敵,好好修鍊。若硬要對你要求點什麼,伯父只要求你將來能夠成為一名強者,因為這是伯父最希望看到的。」看得出天豪,天雪對家族的熱愛之心,伊峰不自覺的點了點頭,認真道。

「可是,伯父,我是真的很想為家族…….」聽得伊峰如此說,伊天雪也急了,他多想象伊天豪一樣為家族出分力呀,哪怕是一丁點,伊天雪內心也會得到一絲安慰。可如今伊峰只讓她在學院好好修鍊,不要在學院樹敵,這是為家族出力嗎?伊天雪內心能不著急嗎?

伊峰揮了揮手,打住了他,微笑道:「雪兒,你有這片心就足夠了,其實你成為了強者, 大唐盛世我來了 ,你想一想,如果伊族出了位強者,再次重建伊閣,使之成為菲利帝國的聖地不是變得輕鬆多了嗎?」

「父親說的對,現在你實力還比較低,但你的修鍊天賦極高,是我們伊族中少有的天才,好好修鍊,當你成為了黃靈甚至玄靈境界的強者時,我們伊族的復興就大有希望了。」其實伊天豪也不想讓天雪去冒險,畢竟她的實力還是較弱小,而且還是女孩子。

「大哥,我明白,我會好好修鍊的,我絕對不會有辱伊族的使命」,天豪的這番話,也是伊天雪明白了現在的自己實力還很弱小,對家族也幫不上什麼忙。

不過天雪也想通了,雖然現在的自己實力弱小,不能為家族的復興出分力,難道將來也不行嗎?一個家族只要有一位強者出現,那什麼事情都好辦了,所以天雪暗下決心,將來到了學院,一定要好好學習,成為強者。

「你們都明白了就好,說了這麼多,大家肚子也餓了,該去吃晚飯了」,伊峰看著兩個下一輩竟然如此深明大義,心裡也很是欣慰。他可不想讓他們餓著肚子。

「父親,我還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說。」伊天豪見父親起身,要待他們去吃飯,連忙起身拱手像作揖,表情嚴肅但很誠懇的說道。

「你是不是指雪兒去菲利帝國皇家學院的事情呀,今天的家族會議我也提了,大家都認為早點去比較好,明天,你就要走了,天雪,你今晚也準備一下,明天就也動身吧,到時候,讓三長老送你過去。從這到菲利帝國皇家學院也有近千里地,一路上也得花費十天半個月的,你早點動身,早點到那裡,好熟悉一些環境」,伊峰安排道。

天豪見父親說上天雪的事情,便沒有打斷,而是像伊天雪一樣仔細聆聽。

「嗯,好的」伊天雪也不說什麼。只答應了一句。

當伊天雪的事情說完時,伊天豪便接著說:「父親,我所指的並不是這事,而是天奇的事。」

「天奇的什麼事情?」,伊峰有點納悶,但他知道天豪不會亂說,更不會無中生有。

「你是想說天奇的天賦很高吧,他的天賦可以說是我們伊族天賦最高的一個,將來說不定伊族的復興希望就寄托在了他身上」,伊天雪猜測道,雖然伊天雪經常和天奇吵架,但伊天雪還是挺佩服她弟弟天奇的。

「不是」伊天豪淡淡的答道。

「不是?那是什麼?天豪哥,你就別賣關子了」,伊天雪可不是耐得住性子的人。

此時,伊峰也有點驚奇地望著伊天豪。

「我想說的是天奇可能知道我去三叔那當傭兵的真正原因了。」

「怎麼可能?要是你們剛才不說出來,我至今還不知道呢,天奇才這麼小,他怎麼會知道?」伊天雪滿臉錯愕,眼睛瞪得老大老大的,長長地睫毛,凸顯出來,少女的韻味十足。

「天豪你為什麼這樣說?」雖然伊峰也是滿臉錯愕,但還是留有一族之長的風範。

「我也不是十分肯定,但從那次晚餐上問我為什麼去三叔那而不去其他地方,以及我這幾天的觀察應該不會錯」,伊天豪十分鎮重的答道。

伊峰和伊天雪思考了一下,但最後伊天雪還是不能理解,只得訕訕的道:「但是這也不能說明什麼啊,兩者沒有任何關係啊?」

「我也不明白天豪你為何僅憑天奇的一句話,就敢如此肯定」,伊峰清楚的知道,自己並沒有把家族的秘密告訴天奇。

伊天豪表情並沒有任何變化,似乎猜到了天雪和父親會有這反映,只是接著道:「天雪,你還記得我們今天烤野兔的的時候嗎?天奇在吃野兔的時候曾說一句『哥你多吃點,到了黑暗之城就沒有這麼美味的兔子了』,還說了一句『哥,雲爺爺曾告訴我,黑暗之城裡魚龍混雜,螳螂捕蟬,總有黃雀在後,要想在黑暗之城混的有模有樣,就得比兔子還更靈活。』」

「嗯,對對對,我記得他還跟大哥你說』三叔的傭兵在黑暗之城是有點影響力的。』當時我們還笑他跟一個娘們似的,啰啰嗦嗦」,伊天雪說到這,突然眼睛放光,驚訝的說道「我明白了,他交代大哥你的全是關於黑暗之城的事,看來他真的猜到了大哥你的真是目的是要在黑暗之城裡創建自己的勢力」。

「這麼說來,這小子比我們想象的要聰明多了,我這個做父親的都無法看明白他所想的呀。」伊峰也有所悟,臉上有些歡喜,誰不希望自己的兒子聰聰明明的呢?

「他知道家族的秘密?知道千年前的家族其實是菲利帝國的聖地?」天雪好奇的問道。

「這我就不清楚了」,伊天豪搖頭道。


「我去問問他」,伊天雪急性道。

天雪就要出去,卻被伊峰一把叫住,「他既然沒跟你們明說,就是不想把它表露出來,就不必去問了,此事就不必再提了」。 第六章神秘老者

第二天早上,如霜正躬身擺弄好餐桌上的飯菜,一縷青絲蓋過臉龐,穿著身貼身繡花衣。雖然生了兩個兒子,但依舊面如桃花,纖腰若柳,風韻依存。

如霜瞥了一眼從正門走進來的伊峰,笑了笑道:「天豪,雪兒走了?」

「怎麼,你開始時不是很捨不得嗎?今天為什麼心情這麼好?」伊峰走了進來,在餐桌旁坐了下來。看了看如霜笑臉依舊,略微有點驚奇的道。

「昨天想了一晚,也想明白了,孩子們都長得了,有什麼不值得高興的呢?天奇練功也應該修練完了,看見天奇嗎?該吃飯了。」如霜咧咧嘴,擺好了菜,坐了下來。

「喏,這不是來了嗎?」伊峰向外指了指。

遠處一個黑色小身影晃悠悠的走過來,看似很遠,只一個呼吸間就到了門口。

「我去雲爺爺那裡的時候,碰見李管家了,李管家說雲爺爺送天雪姐上學去了,大哥大姐他們是不是走了?怎麼也不吃完早飯再走?」李管家把伊天豪也走了的事告訴了他,天奇有些苦悶,有點難以接受。

他和伊天豪的關係超過了一般親兄弟,如今大哥卻連招呼都不打就走了,至於伊天雪,雖然常常和她吵吵鬧鬧,但天奇的內心還是很不舍。

「嗯,三叔那邊有點急事要趕著回去,所以沒吃早飯就走了,如今他們長大了,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他們不可能總陪著你玩吧,等你長大了,爹也會放你去闖蕩的,到時候你就可以去找他們了」伊峰身為伊天奇的父親,自然知道他們三人關係非常好,如今天雪和天豪對他不辭而別,天奇心裡有點難受也是正常的。

「別站著了,吃飯吧」如霜一把拉過站在門口的天奇,轉移話題道。

三個孩子分離,他們的不舍之情如霜看在了眼裡,心裡也不忍,可是如霜清楚明白這是他們成長過程中必須經歷的路,該經歷的總是要經歷的,多加干涉反而會影響他們的健康成長。

……

自從伊天豪,伊天雪走後,天奇的生活又變得單調了,日子總是往前走,轉眼天奇七歲了。


這天早晨,東方的天空還沒泛紅,天奇照常跑到後山的那塊巨石上練功。

巨石之上,少年閉目盤腿而坐,雙眼微閉,手擺出在身前,胸膛輕微起伏,一呼一吸間,天空的淡青色靈氣朝一個小黑點緩緩流動,有著淡淡的淡青色氣流順著口鼻,鑽入了體內,溫養著骨骼與**,之後又有一絲只是略帶青色濁色氣體從鼻尖呼出。


過了許久,少年雙手緩緩抬起,深吸一口氣,手又緩緩放下,輕輕呼出一口氣。雙眼睜開,黒眸子中瞬間露出一絲紫色,又消散了。

「今天的晨修完了,像是又精進了不少。」感覺到體內的靈氣有厚實了不少,天奇興奮地道。

正在天奇興奮不已時,背後不遠處傳來一位老者的蒼老的聲音。

「小娃娃,以你這種修靈速度想要突破到下一階,即使不要一年時間也須得好幾個月,這種修靈速度,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慢的出奇」。

聽到別人這般貶低自己,恐怕任誰都會無法忍受,而此刻天奇也臉色突變,豁然轉身,警惕的掃視著周圍,當看見身後一位穿著一身黑色衣袍,而且從未見過面但又堆滿笑容滿臉慈祥的的老頭時,便不由得把心頭的怒氣壓了下來,而且畢竟眼前站著的是一位老者。

「請問你是誰?」

「一個老頭而已,不必驚慌」,這位黑衣老人呵呵一笑,接著道:「如果你非要知道我的名字的話,就叫我玄老吧」。

天奇見老者並無惡意,便有禮貌的躬身作揖了一番,再怎麼說眼前是一位長者,禮貌一點還是好的。

「天奇拜見玄老」。

只是天奇心裡暗自驚奇的想道:「我怎麼從未聽說過玄老這個名字?」

不過天奇的臉蛋上並無半點緊張的情緒,天奇知道能無聲無息的站著自己的身後,實力定然非凡,若是眼前這老頭要加害於自己,根本就不需要搞出這些名堂來,只需動動手指便能置自己於死地,所以很顯然,這老者沒有加害自己的意思,況且自己與他素未平生,再怎麼著這老頭也不會平白無故的欺負人啊,而且還是以大欺小。

玄老看見天奇無絲毫緊張的情緒,不由得笑了笑,輕輕讚歎了一聲,說道,「你是伊族之人,叫伊天奇,對吧」。

「我姓不姓伊好像跟前輩你沒有啥關係吧?」,在未知道眼前這位老者前來找自己的目的之前,天奇並不想明確的表露身份,畢竟這個問題不只是牽涉到了他個人,而且還牽涉到了自己的家族,萬一這位黑衣老者跟自己的家族有仇,那就不妙了。

伊天奇雖然平時和普通孩子一樣,愛玩愛鬧,但當遇到什麼重要的事情時,就會顯得很成熟,很一本正經。

「呵呵,小傢伙,挺機警的嘛,你的身世我一清二楚了,我出現在這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要對你怎麼樣,也並沒有和現在的伊族有什麼深仇大恨,所以你不必擔心」,玄老活了這麼多年自然是能看出伊天奇的那點小伎倆,不過他還是挺高興的,因為他看中的人頭腦還不錯,不是獃頭獃腦之人。

天奇聽了這話,心裡也輕鬆了一些,畢竟這位老者也不像什麼邪惡之人,給人帶來的感覺只有一種老人般的慈祥。

只是這時,天奇眸孔突然微縮,眼球流轉,有些警惕的問道:」玄老前輩,為何說是和現在的伊族沒有什麼深仇大恨,難道前輩和以前的伊族有著種種關係?當然,我想即使前輩與先祖有什麼過節,想必前輩也大人大量,早就不記掛在心中了,是吧」?

天奇敢如此問,一來是因為天奇好奇玄老為什麼會這樣說,再者,天奇心想既然這老頭都這樣說了,想來即使這位老者跟自己的先祖有什麼過節,應該也都過去了,不會再斤斤計較了。

不過天奇之所以這樣問,主要是出於家族的安危考慮的,如果真的有過節,天奇倒是希望能藉此機會化解這份潛在的危險。

「這個你等你以後有實力了自然會知曉,無需再問,你只要記住,我不會加害你們伊族就是」,天奇問那話時,表情也沒多大變化,不過這其中的貓膩還是沒有躲過玄老的眼睛。

能如此聰明,就連玄老也心底暗自笑道:果然是個精靈鬼。

「那請問前輩此番前來,不知有什麼事情嗎?」,天奇看見玄老沒有直接回答,便知多問無益,便轉移了話題。

「呵呵,我是恰巧路經這裡,看見你修鍊的速度太慢了,想幫幫你。」玄老也從記憶中回過來,看著天奇,笑眯眯的答道。

「幫我?」天奇詫異的道,他再怎麼聰明,也想不到玄老會這樣說,這天下可沒有餡餅掉下,這老頭的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

「當然,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是想請你幫我一個忙。」玄老也知道以伊天奇的才智,一定會懷疑此事是否有什麼陷阱,便補充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