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砰!砰!砰!

林風不斷的被擊退,卻像是海『浪』般衝垮后再是襲來,讓的滅世魔神氣急敗壞,出離憤怒,雙瞳儘是血芒。要知道,祂每一次的攻擊都是實實在在的消耗力量,而且並非消耗在禁制之上。

攻擊這個人類,祂就沒時間攻擊禁制。

但不攻擊這個人類,這個人類卻可惡的吸走祂賴以生存的能量,最重要的是……

祂重視的能量正是一點點減少著!

「吼!!!」仰天長吼,滅世魔神歇斯底里的發狂,身體周圍原本漆黑的光芒瞬時間黑的發紫,越來越是濃郁,恐怖的力量再一次暴增,疾走中林風瞬時面『色』大變。

不會吧?

祂,仍未見底!?

…q 祁老既然讓郝仁用真氣驅除邪祟,當然把原因也講明白。

他告訴郝仁:「驅除邪祟除了用真氣來逼,也有別的法子可用。但是那個方法十分麻煩,需要昂貴的法器。比如給首長治這個病,驅除一個經脈內的邪祟,就得需要五件不同的法器。這些法器同樣需要巫師煉製,而且煉製起來極不容易,花費也極大。所以,對你來說,還是用真氣簡便易行。」

郝仁問道:「國家神秘局中高手如雲,凝聚出真氣的人恐怕不在少數,你為什麼非要推薦我呢?」

祁老笑道:「上次為豐印堂看病,我就覺得你小子人品不錯,想給你一個結識大人物的機會!」

郝仁鬱悶地說:「你老想過沒有,我來為老首長治病,就把國家神秘局的高手給得罪乾淨了!」

說著,他將來時在飛機上黃勇淇跟他說的話也學給祁老聽:「郝兄弟,祁老十分推崇你的『乾坤五行針』和先天真氣,我們神秘局裡的人都想見識一下!」

祁老笑道:「黃處長說這話你還當真了!你知道國家神秘局得有多忙?這個世界上,幾乎每天都發生一些神秘怪誕之事,這些都需要神秘局的人去調查,誰有閑心跟你搶風頭。再說了,為首長治病需要有充沛的真氣為前提,起碼需要築基境巔峰的修為。而神秘局達到這個修為的幾個武者恰好都出去執行任務去了,我有那時間把他們召回來,還不如請你來呢!」

雖然祁老這麼一說,郝仁還是不放心。他不是怕與人比武,而是不想在比武中把人給得罪了。一般來說,身懷詭異奇術的人,大多性情乖張,容易記仇。上次他在東瀛北海道玉洞中見到的那個玉老人就是例子,那傢伙連爹娘都不知道感恩,簡直不入人類。這種人你得罪他一時,他會記恨你一輩子。萬一有極個別的傢伙走極端,要報復郝仁的親人,那郝仁會後悔終生。

祁老見郝仁的神色,就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又說:「神秘局的局長是豐印堂的同學。如果誰敢記恨你,你給豐印堂打個電話。有他在中間調停,誰也不敢難為你!」

祁老這麼一說,郝仁稍覺寬慰。

當天晚上,兩人聊到很晚,都是郝仁向祁老討教一些中醫上的疑難雜症和江湖上的奇聞異事。要不是他擔心祁老年齡大、休息不好影響第二天的治療,他非纏著祁老聊一夜不可。

第二天,郝仁和祁老早早起床。兩人剛剛洗漱完畢,就聽到房間內的警鈴響了起來。這個警鈴是通向隔壁老首長的房間,按警鈴的不用說也知道是老首長。



「快去看看,一定是首長的病發作了!格老子的,今天比昨天提前了將近一個小時!」祁老老家在西南,他情不自禁地罵了一句家鄉話。


郝仁的動作快,祁老的話還沒有罵完,他就進了隔壁的房間。

此時,老首長還沒有起床。這樣最好,省得待會兒下針時還得給他脫衣服。


郝仁見老首長一腦門的汗珠,就問道:「老人家,你哪兒難受?」

老首長艱難地說道:「我……我感覺我……我的五……五臟象被一……一窩老鼠在……在啃……」

「沒事,有我呢!」郝仁昨天都給老首長吃過「定心丸」了,現在再吹一句牛也不在乎了。

說著,他一下掀開老首長身上蓋的薄被,解開老首長身上的睡衣,連褲頭都給脫了。

這時,祁老也過來了,他指揮郝仁:「下針,用你的『乾坤五行針』!」

郝仁點了點頭,拿出隨身攜帶的不鏽鋼針盒,拈起一根針,就往老首長的「太陽」穴上扎。接著,他一溜紮下去,「陽白」、「印堂」、「人中」、「天突」、到胸前的「膻中」、「璇璣」、「華蓋」、「紫宮」……一紮到大腿上,直扎了五十多根針,這是他從醫以來用針最多的一次!

祁老不懂「乾坤五行針」,也看不懂郝仁這麼扎針的意思,反倒更覺得奇特。不過,此時他已經沒有心思琢磨郝仁的針灸了。

老首長的兒子、孫子、孫女包括豐印堂也都住在這裡,他們聽到動靜也都趕來了。別的人還好說,那個叫嫣然的孫女一看到爺爺光著身子躺在那裡,頓時臉上一紅,退到門外。

郝仁心中好笑:「該,叫你再看不起我!」

祁老再次下令:「用你的真氣給首長驅除邪祟!」

郝仁來到老首長的床頭,以掌心「勞宮」穴抵住老首長的「百會」穴,緩緩地將真氣輸入。郝仁的真氣先是遊走在老首長的任督二脈,然後是奇經八脈中的另外六脈,待這八條經脈全部被真氣充滿之後,他才將真氣注入十二條正經。

人體共有二十條經脈,這二十條經脈可分為十二正經和八條奇經。

其中十二條正經分別是「手太陰肺經」、「手厥陰心包經」、「手少陰心經」、「手陽明大腸經」、「手少陽三焦經」、「手太陽小腸經」、「足太陰脾經」、「足厥陰肝經」、「足少陰腎經」、「足陽明胃經」、「足少陽膽經」、「足太陽膀胱經」。

八條奇經包括「任脈」、「督脈」、「帶脈」、「沖脈」、「陽維脈」、「陰維脈」、「陽蹻脈」、「陰蹻脈」。因為這八條奇經不直屬臟腑,為了將他們與十二條正經區別開來,所以稱之為脈。又稱「奇經八脈」。

郝仁昨天已經探明,老首長的「手少陰心經」、「足太陰脾經」、「足厥陰肝經」、「足少陰腎經」、「手太陰肺經」五條經脈中有邪氣盤踞,所以他事先將別的經脈全部用真氣充滿,這樣等最後他再驅除那五條經脈中的邪祟之時,邪祟就沒有逃走的路徑。即使它們想逃往別的經脈,但是別的經脈中的真氣也會將邪祟殺滅。

現在,除了那五條盤踞了邪祟的經脈,其他的經脈已經全部充滿。郝仁便將真氣注入老首長的「手少陰心經」。

「手少陰心經」中的邪祟一見有真氣進入,立即驚慌失措。郝仁十分驚異,他沒想到邪祟竟然具有動物一樣的情感,這說明邪祟已經進化得非常高級,或者說煉製邪祟的人手段高明!

有機會,一定要會一會這種煉製邪祟的人! 林風完全被震驚。,

但下一個剎那,林風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做出選擇,疾走中身體猛的往後退去,林風面色凝然,直覺告訴自己——

危險!

相當的危險。

瞬間,一股恐怖到極致的能量從天而降,疾退中的林風儘管拉開不少距離,然那刺目的光芒依然灼熱無比,濃郁的死亡之氣就彷彿一團烈火般要將自己融為灰燼。

攻擊速度,快到極致!

「力魄,爆!」林風極是果斷,盤古決的運起直接匯聚力魄之中,雄厚的天地之氣瘋狂湧入力魄,瞬間綻放出萬丈光芒。白色的光點凝聚在幻槍之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與前方那刺目光芒對撞。

轟~~~

如兩顆巨星的碰撞,震驚天地。

能量的劇烈爆鳴直接讓的整片墓園都是四分五裂,周圍的死亡之氣直接被消亡一空,撕裂的空間瘋狂的將死亡之氣吞噬,巨大的光圈籠罩這片土地,誰也不知這次碰撞帶來什麼樣的結果。

林風,會死么?

「噗!」狂吐一口鮮血,林風緊咬牙關,吃力的支撐起身體搖搖晃晃站了起來。

盤古鎧嗡嚀作響,林風呼吸急促,胸口連是起伏。氣息已是減弱許多,然卻依然活生生的站立著,只傷未死。眼望著前方,林風的面色忽青忽白,帶著微微震驚,依舊停留在剛才那一剎那。

差一點,自己就死了!

「好可怕的力量!」林風倍感心驚,剛才自己可以說是在鬼門關前溜達了一圈。

恐怖的衝勁突破自己最強一擊,甚至穿透盤古鎧,若非自己避的及時,在滅世魔神大爆發之前退開少許。這恐怖的一擊只怕便會要了自己的命,就算盤古鎧再強都保護不了自己。

輕撫盤古鎧,林風暗感幸運。

盤古鎧的防禦力相當之出色,儘管沒有契合,沒有天地之力的加成,但本身防禦力依然強悍如斯。之前自己得到它還略有微微失望。但眼下….卻靠著它救了一次又一次。

天無絕人之路!

「呼,吸~~」調整呼吸,林風微是蒼白的面色紅潤幾分。

強悍的體質令的分身擁有極強的恢復力,哪怕是眼下這般情況,身體亦在眨眼間恢復不少,破損的肌膚被修復,細胞不斷分裂重組,身體雖未恢復到100%,但正一點一點恢復著。

「哈哈!」林風心中大笑。

那種感覺極是舒暢。滅世魔神剛才那招攻擊絕對是祂最強能力的展現,但……

依然奈何不得自己半分!

未殺死自己,甚至未造成根本性的傷害,儘管場面看起來頗為狼狽,但真正吃虧的卻是滅世魔神,而非自己!祂消耗如此多的力量,卻做了無用功,眼下死亡之氣少一分就是一分。更何況…..滅世魔神剛才那一招很明顯對祂自身負荷也是不小。

若不然,這張底牌也不需留到現在才是揭開!

「嘩!~」林風心高膽大。尋常武者若是此番死裡逃生定是心有餘悸,然林風卻連半點猶豫都沒有,拖著受傷的身體再次往滅世魔神所在而去,凜凜傲骨毫無懼色。

既是戰,就戰到底!

「我就不信,你還有能力再施展剛才那一擊!」林風目光炯然。心中果斷判決。

前方劇烈波動的空間裂縫,正是緩緩的癒合,然已是吸走不少死亡之氣,令的以空間裂縫為中心點形成一片近乎真空的氣流。林風心之一動,感覺到那龐大的吸力。瞬間——

「空間錯亂!」林風咬牙而喝。

完全無視此等危險境地,倘若被空間裂縫吸走很可能進入空間亂流,再是回不來。林風雙手極烈的波動,天地之力轉化為星源力瞬時令的整個空間再是扭曲,空間裂縫發出『滋滋』撕裂之聲。

助其一臂之力!

林風自不會放過任何削弱死亡之氣的機會,以他的實力要製造這般空間裂縫可謂難比登天,尤其是在墓園深處,就算勉強製造一層空間裂縫亦是很快會被自然修復,但眼下既有現成毫無疑問是撿了個大便宜!

滋!滋滋!!~

白色光芒閃耀,林風的力量令的空間裂縫霎時間就像半開的眼睛再是睜開少許,然很快便到達極限。

林風的力量,畢竟有限。

儘管如此,空間裂縫造成的吸力已是數以倍計的提升,而林風所付出的,僅僅不過是少許天地之力的消耗。眼中閃過一抹精光,林風替空間裂縫火上加油后並未停留,再是往墓園深處而去。

那裡,才是真正元兇所在!

「唰!」林風目露濃濃戰意,此刻極想得知滅世魔神境況如何!

很快——

嘩!眼前畫面頓變,林風瞳孔一凜。

前方,依然是那巨吼咆哮的恐怖魔神,如一座不可摧毀的大山,重重壓在心頭。一次次的攻擊不斷轟擊禁制,滅世魔神雙瞳血紅,狀若瘋狂,身體外圍處那層黑色的光芒依然存在,但……

「弱了。」

「黯淡了許多!」

「果然!」

林風心之竊喜。

看似沒變化,其實變化極大,尤其是滅世魔神的氣息下降極多,便連死亡之氣的吸收都變慢。很明顯,之前雷霆爆發的那一擊對滅世魔神來說損耗不是一般的大。

「瞪!」林風心之一沉。

那是滅世魔神充滿怨恨和憤怒的眼神,僅僅只是一瞥,然滅世魔神很快便不『理睬』自己,繼續攻擊禁制,原本岌岌可危的禁制此刻更是風雨飄渺,隨時可能崩裂。

還能支持多久?

不知道。


林風不知道,然就算知道也沒有任何用處。

「嗖!」林風再次繞著滅世魔神轉圈,恢復常態騷擾,真實之盾不斷吸收死亡之氣,直讓滅世魔神氣的發狂,但卻拿林風沒有一點辦法。只是不停憤怒咆哮威脅,卻未任何實質攻擊。

顯然,祂很清楚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就算只有幼童的智力,然滅世魔神畢竟是三千魔神精華所聚,絕非等閑。

祂,有相當強大的本能。

盡人事,聽天命。

林風目光不時瞥向禁制,說不擔心是假的,但根本沒有辦法。一則對禁制自己本就不熟,二則禁制固然將滅世魔神困住,同樣將祂『保護』住,自己要想攻擊滅世魔神等同先將力量轟向禁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