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老手指頭都快戳到崔建宇的頭上來了。

2021 年 1 月 30 日

他被江浮沉大罵,一肚子的氣,現在正好撒在崔建宇的頭上。

崔建宇只得乖乖捱罵,不敢還嘴,實則心裏對韓老的怨言也不少。


“韓老,當時的情況我也控制不住,那些世家中人雖然鬧得轟轟烈烈的,但是一見林幫軟硬不吃,世家中人就怕了。就算是我再唆使,也沒用。”

這個該死的老東西,要不是把柄被新月社抓着,崔建宇真相殺了他。

“哼,你別忘了,你現在就是新月社養的一條狗。如果你讓我這個主人不高興,我隨時都能弄死你。”

韓老陰惻惻地看向崔建宇。


崔建宇一個哆嗦,無比害怕,求饒道:“韓老,再給我幾次機會,我一定會讓世家和林幫打起來的。”

“最好這樣,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要是讓社長等不及了,我不好受,而你則是得死,知道嗎?”


韓老冷聲道。

“知道了,我一定儘快讓新月社滿意。”

崔建宇趕緊點頭。


喪家之犬,只有被新月社吃的死死的命。

“行了,你滾吧,老規矩,出門小心點,別給人發現了。”

韓老不耐煩揮手,趕人。

崔建宇巴不得趕緊走,面對新月社的人,他就怕得要死。

只是他剛走出去,就又退了回來。

“你又回來幹嘛?要錢沒有,要命的話,我倒是可以讓你死得明明白白。”

韓老戲謔笑道,以爲崔建宇是回來要錢的。

崔建宇連山掛着極度驚恐的表情,說話都不利索了:“韓老,不是,我不是回來要錢的。”

“那你幹嘛?趕緊去做事,想偷懶是吧?”

韓老更加不耐煩。

崔建宇一步步往後退,“韓老,林幫的人來了。”

“什麼?在哪裏?”

韓老一聽林幫,就火燒屁股般跳起來。

最近他的神經,全都集中在林幫上,壓力過大,所以繃得很緊。

“不對。”

不過隨即韓老就反應過來,大罵道:“崔建宇,你特麼找死是吧?這裏有我新月社的人把守,又非常保密,林幫的人怎麼會來?”

他以爲崔建宇是在瞎說。

這時一道嘲諷的聲音傳了進來:“呵呵,我林幫的人還真就來了,你新月社的能如何?”

韓老臉色大變:“誰?”

他猛喝一聲,戒備地看着門外。

心頭震驚加暴怒。

守衛呢?

怎麼林幫的人都摸到這裏了,新月社的人還沒反應?

虎子緩緩走了進來,似笑非笑:“原來是新月社的長老韓老,呵呵,我這趟沒想到還釣到大的了。”

韓老怒道:“你是林幫的虎子是吧?我的人呢?”

“你的人,已經見閻王了。”

虎子冷冷道:“識相點,跟我去林幫,乖乖在大牢裏呆着,否則難免受皮肉之苦。看你一把年紀了,骨頭怕是經不住折騰。”

“虎子,你別得意,我想走,你攔不住我。”

韓老鎮定笑了起來:“何況,我這處據點可不止前面那些人呢,實話告訴你,我韓老做事,向來是要留一手的。”

韓老啪啪拍了兩下手,怡然自得道:“出來吧,給我把林幫這個膽大包天的拿下,我要押他去見社長。”

沒反應。

韓老轉頭:“我讓你們趕緊出來,死了嗎?”

裏面還有十幾個新月社的弟兄呢,難道是喝醉了?

不應該啊,這次過來時,叮囑過不準喝酒玩女人的,必須全程待命。

還是沒反應。

韓老臉色一變,突然看向虎子:“我的人呢?是不是你乾的?”

虎子搖頭,笑道:“不是我乾的,但也差不多。”

韓老不傻,立刻反應過來:“你們林幫還有人來?”

他頭皮當即發麻,一個虎子,已經難對付了,要是還有人,那如何是好?

這時在韓老的震驚中,林猛無聲無息走了出來。

“你的人已經全被我滅了,乖乖就擒吧,別讓我動手。”

林猛話比較少,但出手卻不含糊。

這一點韓老是知道的,林幫的兩元虎將,都是以一擋百的巔峯好手。

不用去思索,他的那十幾個人,應該是沒了。

“你們,好樣的,這件事,我新月社一定會把場子找回來。”

韓老咬牙切齒,看似很兇,實則心頭在盤算着怎麼逃脫。

然而林猛和虎子根本不給他思考的機會,直接撲了上來。

兩人並肩一直作戰,默契渾然天成。

韓老六品大成的勢力,轟然爆發,房間裏立刻一聲大響。

這是他真氣燃燒到極致的表現。

但沒用,林猛和虎子同時出手,瞬間鎮壓。

哇!

韓老一口老血噴灑得老高,老命差點當場交代。

林猛眼裏厲色閃過,粗狂的沙包拳頭直接砸在韓老的腦頂心。

韓老兩眼一翻,人事不省。

崔建宇嚇得面無人色:“別殺我,求求你們,這些都是新月社逼我的,不是我自願的。”

虎子冷笑:“現在求饒晚了,之前你唆使那些白癡世家衛隊進攻我林幫時,怎麼不悔改。走吧,我們老大給你準備了一場審判。”

“何必跟這種人渣廢話,貪生怕死,賣主求榮。”

林猛冷聲中,一拳橫了過去。

崔建宇當即大叫一聲,暈死過去。

虎子苦笑。

林猛心情應該很差,出手也是下了重力的。

這也難怪,無論是崔建宇,還是韓老,都是對林幫非常不利的人。

林猛當然不會有半分憐惜,加上老大受傷,林猛心頭的憋屈和怒火可想而知。

虎子都時刻防備着,怕林猛忍不住怒火,把崔建宇打死了。 林幫。

世家中人齊聚,還有地下幫會的首腦們。

氣氛非常凝重。

洪霸沉聲道:“不管你們信不信,陳家和崔家的滅門慘案,與林幫無關。你們這些世家一再相逼,不給林幫面子,就是不給我龍虎門面子。”

萬隆也站起身,冷笑道:“我都爲你們這些世家感到臉紅,之前從林老弟這裏分走青龍幫的財產時,你們倒是客氣得很,現在特麼的翻臉就不認人,你們還是不是人?”

一個脾氣暴躁的世家家族大怒:“萬隆,洪霸,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是要與林幫出頭是吧?”

“林老弟脾氣好,能容忍你們,但我洪霸可容忍不了。”

洪霸看着這位叫囂的世家家主:“怎麼?看你火氣挺大,是想動手是吧?我龍虎門三千號弟兄的滋味,你想嘗一嘗?”

那暴脾氣家主頓時焉了,他不敢頂撞洪霸。

龍虎門什麼都不多,就是打手多。

不過這也傳遞給了世家們一個信號。

那就是小刀會和龍虎門,和林幫的關係是真的鐵。

衆多周知,龍虎門的門主洪霸是個誰都不服氣的人,狂妄自大,一股子的莽勁。

小刀會的萬隆會長則是笑面虎,擅長玩陰的,背後整死過許多人。

就算是世家中人,也不願招惹小刀會。

但這兩人都對林絕馬首是瞻,甚至是處處維護。

世家們不甘心的同時,也頭疼。

如果要對付林幫,等於就同時得罪了三大幫會。

這哪個世家頂得住啊,簡直是取死嘛。

林幫之主,還真是善於駕馭人啊。

連洪霸和萬隆都甘心追隨。

這一點,看得園主夫人和宋家暗暗點頭。

林絕在他們心裏,似乎什麼都做得到。

園主夫人瞥了一眼宋藍:“宋家主,一會你可得幫一下林大師,你們世家中人氣勢洶洶的,我怕林大師吃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