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種事情太過匪夷所思,但凌葉卻不得不相信,他曾經死去過,但卻又復活過來,還得到了本源體,親身經歷過這種奇異事件,凌葉還是能接受這種一個身體兩個靈魂讓世人覺得的謬論。

2021 年 1 月 30 日

“看來獸王的實力越來越破朔迷離,剛纔沙蜀說過,在自己打敗獸王的時候,戰魔就突然現身,肯定是爲了不讓獸王死去吧,或者說保護自己,因爲這是他的身體,也是獸王的身體,他們必須不能讓對方死去,否則這具肉體沒了,他們也就魂飛湮滅了,目前看來也沒有其他太多的推理。”

凌葉憂心忡忡的想着,突然他擡起頭來問着沙蜀。“你知道殺死戰魔的辦法麼?”

“厄……這個?殺死戰魔?”沙蜀聽到凌葉的提問,顯得有些驚愕,從來都是戰魔秒殺其他人,卻不會有任何人在去想秒殺戰魔,因爲當時戰魔幾乎成了無敵存在,沒人敢去想這個問題。”

“對,戰魔不是純攻擊系修煉者麼?我想只要出手速度比他還快,也許能有機會殺死他!”凌葉有些激動的說道。

“這個想法很不錯,曾經也有神族的強者想過,但是後來他們卻發現,戰魔的出手速度不是一般的快,根本不會給對手任何喘息,或者反應的機會,只要眼前有敵人,他根本不會說話,也不會停滯腳步,只會用最短的時間解決戰鬥,這就是戰魔的風格。”

“沙蜀說的很對,在剛纔的講述着,戰魔不就是在奪到身體掌握權的瞬間就對沙蜀發動了攻擊麼?而且一旦他發現自己沒有秒殺掉對手,會立馬消失,根本不與任何敵人硬拼,這也是戰魔爲什麼一直活着的原因。”

在他與神族強者決戰的場面,所有人絕不會在戰鬥開始後的一秒內在看見他,他只出一招,不管殺死沒殺死對方,他出完招就會立馬消失無影無蹤,但每次毫無疑問,都會有一具屍體倒下去,而且都是死在愕然的神情當中,因爲死亡實在來的太突然。

………… 站在這片屍體堆積如山殺戮之地上,凌葉和沙蜀卻非常淡然的站在這裏,講述着洪荒時期的神話。

“沙蜀你知道這片修羅之地怎麼會有如此多的屍體麼?而且在這裏流轉的血液從未停歇,似乎永不幹枯一般,還有我看見的那些畫面,到底是真實的,還只是浮影?”

沙蜀也露出茫然的神情,說道:“天地玉佩中還隱藏着許多祕密,我被封印在這裏許多年,探索的地方也只是皮毛,這片修羅之地十分神祕,幾千年來血液是從未乾枯過,我也感到十分納悶,但卻從未發現過這裏面的祕密。”

“噢,這樣啊……”凌葉點點頭,道:“我現在該出去了,外面還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

“你真的準備現在就去尋找生命之源嗎?”沙蜀見凌葉要離開,在次詢問,眼中閃過擔心,他去過那裏,洪荒禁地真的十分危險。

“嗯,我一定要去的,必須去!”凌葉堅定的點點頭。

“唉,”沙蜀嘆口氣道:“那你去吧,祝你成功,這些天我會沉睡在天地玉佩中,所以你一旦遇到危險我也不能出手幫你。”

“我知道了。”凌葉說完,意念一動,準備走出天地玉佩,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如百靈鳥般清新悅耳的聲音傳入他的耳朵。

“等一下。”一個清新脫俗,擁有着絕世容顏的女女出現在凌葉身前,就靜靜站在原地,那清澈靈動的眸子帶着複雜的神色看着凌葉,雪白的皮膚在飄揚的衣衫下若隱若現。

沙蜀看見這個如天使般純潔的女人,一臉敬畏的深情,他立刻跪下身來,“自然女神,您來了啊……”

“沙蜀起來吧,別老叫我自然女神,我不喜歡這個名稱,叫我安娜就行。”那女人的聲音十分恬靜,但也有着一絲小俏皮。


“是。”沙蜀答應一身站了起來。

可是當凌葉看到那個女人的時候,他的內心卻在顫抖,身體如石化一般站在原地,“她還是那麼漂亮,那麼清醒脫俗,但她只是沒有感情的自然法則……”

凌葉內心深處最不願意觸碰的女人,此刻她卻活生生出現在凌葉面前,凌葉也強忍住顫抖的心理,恭敬喊道:“參見自然女神。”

聲音中帶着一絲哀傷,帶着一絲極力掩蓋的顫抖,這是凌葉故意將她拉開距離的話語,但凌葉並沒有真正的行禮,只是那樣緊緊的看着她。

“啊……自然女神,呵呵,你還是叫我安娜吧,好久不見噢,凌葉!”雖然場面有些尷尬,但蘇安娜還是非常自然的和凌葉打着招呼。

“好久不見!”凌葉艱難的吐出幾個字。

“怎麼對我這麼冷淡啊……”蘇安娜有些不喜的嘟着嘴。

“呵呵,你是自然法則,而我只是一介凡人,我們根本不可能在一起,不可能……”凌葉內心在掙扎,他的手捏的緊緊的,這是他第一個愛上的女人,可他們卻不能在一起……


“嗯?我有很冷淡麼,我們只是朋友而已,當然不能太過親密了”凌葉極力掩飾自己的心情,微笑說道。

“噢,看來你個負心漢已經忘掉我了噢!”蘇安娜露出俏皮的微笑,走到凌葉身前,她身體散發的那股淡淡的芳香,滲人心脾。

“嗯?”凌葉突然發現此時的蘇安娜和自己在極北之森認識的蘇安娜一模一樣,還是那麼的可愛,那麼的調皮,和上次的自然女神完全不同。

只見蘇安娜走到凌葉身前,她那如溫玉般潤滑的朱脣在凌葉額頭上親親一點。

“厄……”凌葉被蘇安娜這怪異的舉動弄的莫名其妙,“她不是自然法則麼,爲什麼上次的她和現在的她全然不同?”

“你?”凌葉一臉詫異的看着蘇安娜。

“喲喲,看來啊,你個大色狼還是死性不改,在外面有了兩個女人還春**動哦,我現在可是能感受到你**在增加呢!”蘇安娜俏皮一笑,伸出那修長白皙的手指在凌葉額頭輕輕一點。

“你說什麼……”凌葉全然不敢相信蘇安娜能說出這樣一番話。

“好吧,看來你真被姐姐騙了,真的把我給忘了啊,那我走好了!”蘇安娜嘟着嘴,轉身就準備要離開。

凌葉錯愕的看着眼前的畫面,他認爲自己是在做夢,“姐姐?難道上次出現的那個長的和蘇安娜一模一樣的人是她姐姐?”

此時腦海越來越混亂了,不過面對自己思念已久的人,凌葉毅然衝上前去,拉住了蘇安娜的手,“你說你姐姐,上次的人是你姐姐麼?你不是自然規則?”

蘇安娜嘻嘻一笑,不過又委屈說道:“嗯,上次那是姐姐給你的考驗,可是真沒想到你個負心漢敢這樣就忘掉我……”

“什麼跟什麼啊……”凌葉納悶嘀咕。

就連在一旁的沙蜀眼睛都差點瞪了出來,滑稽的伸出手指揉揉自己的眼睛,“天啊……長的簡直一模一樣,不過都是那麼的漂亮,讓人看着就滿足,嘿嘿。”

想到這裏,沙蜀不禁露出猥瑣的笑容。

無限穿越公司 **笑聲,頓時不悅了,說道:“你個怪老頭笑什麼呢,一邊去,你要不是姐姐的手下,我肯定揍你!”

“是是是……我趕緊走!”沙蜀裝出一副懼怕的神色,走之前還不忘露出曖昧的神色看着凌葉。

一切的驚喜都來的太過突然,讓凌葉始料不及,他緊緊握着蘇安娜那溫潤如玉的小手,見到凌葉說不出話的那副神態,蘇安娜俏皮的吐吐舌頭,“姐姐說,你一個人不可能闖進洪荒禁地的,所以要我來幫你嘍,本來我是不想見你個混蛋的,但現在看來不得不見了……”

“在說了!”蘇安娜露出一副嬌羞的神情,“在說了,人家也很想你嘛,不過我決定了,這斷時間一定要好好欺負你,彌補一下我那幼小的心靈!”

“厄……”凌葉頓時顯得無語,驚喜來的太突然了,而且蘇安娜明顯已經在表達自己的心意,在二年前,極北之森時,兩人在一起都顯得十分侷促,但既然已經敞開心聲,那也沒什麼好怕的了。

“嗯,我願意被你欺負……”凌葉肉麻說道、

“真是肉麻死了,還願意被我欺負呢,你在俗世找的兩個老婆呢,你去給她們欺負吧,哼,我是不管你了!”蘇安娜生氣的甩開凌葉的手。

“是啊,我已經是有妻子的人了,幹嘛在去糾纏人家呢?”凌葉自嘲一笑,也不知道如何接話下去,一直以來,凌葉都不太善於表達自己的感情,但可以肯定,凌葉是愛蘇安娜的,這兩年來,他從沒忘記這個給予自己新生的女人,給予自己燃燒起生命之火的女人。

開始他總以爲自己是因爲感恩纔會時刻想起她,也許過一段時間自己就會忘記她,但凌葉卻錯了,他發現蘇安娜的身影在他內心已經無法磨滅,無法代替。

他深愛瑩瑩和落欣,但男人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他內心深處還藏着她,他一直都將這個名字,這個身影埋藏在內心深處。

“哼,你就這樣幹站在這裏麼?”蘇安娜雙手抱在胸前,氣嘟嘟的說道,那襲白色長衣下,那雪白豐滿的**,若隱若現,但那副絕世的容顏卻讓人感到神聖不可侵犯,不食人間煙火。

“看什麼看啊,小心我告你非禮噢!”

“啊……”凌葉晃過神來,他眼神突然變得嚴肅,道:“安娜我愛我的女人,也深愛着你,這兩年來我一直想念着你,發呆時不禁意間就會在腦海中浮現你的笑聲,我知道或許我是配不上你,但我只是表達我自己的愛意。”

凌葉杵在原地許久,纔敢把這段情意綿綿的情話說出來。

蘇安娜小臉一紅,雙眸靈動的道:“你說真的麼,真的那麼想我啊?”

見蘇安娜不在生氣,反而是好奇的問着自己,凌葉心知,自己有戲了,“這次我不能在讓她溜走了,雖然這樣有些愧對落欣和瑩瑩,但我想她們能理解我。”

內心想定,凌葉鼓起勇氣說道:“嗯,一直以來我都想念着你,從沒間斷過。”

“是麼?”安娜露出一臉不信的神情,巧步走到凌葉身前,在他眼前來回渡步,時不時用那雙水汪汪的眼神看着凌葉,弄的凌葉心跳加速。


看着眼前的人兒, 直播之异界卡神 ,和瑩瑩的火辣柔情不同,安娜有時笑,有時卻顯得格外成熟、

他心目中的三個女人都各有千秋,他無法確定自己愛誰多一點,但是他知道,這三個女人都是他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人,最重要的,拼上性命都會保護的女人。

“好,我就給你個機會,問你個問題哈,如果你答對了,我就考慮考慮你!”安娜沉思一會,那修長的手指放在紅潤誘人的嘴脣邊,若有所思的想着。

但凌葉看着卻一陣口乾舌燥,擦,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誘人犯罪嘛。

………… 看着蘇安娜嬌羞百媚的容顏,凌葉顯然有些異動。

“問我個問題?女人問的男人的一個問題,一般都不會超過你愛誰多一點的範圍,蘇安娜不該會問到我到底愛誰多一點吧?”

凌葉心裏一陣納悶,如待宰的羔羊一般,可憐兮兮的看着蘇安娜。

果然,凌葉的猜測沒錯。

蘇安娜沉思一會,終於想出了這個她一直想問的問題。

“喂,我問你啊,你身邊中的女人那麼多,你最喜歡那個,雖然我不是你女人,但回答範圍也包括我噢!”蘇安娜露出可愛的粉舌,俏皮說道。

“厄……這個嘛,還真是個難題……”凌葉心裏一涼,“完了完了,這女人怎麼都喜歡問這種問題啊……管他呢,胡亂編編吧!”

“嗯,快說噢,你只有十秒準備回答時間。”蘇安娜強勢說道。

本來有些緊張的凌葉,卻突然變的冷靜下來,眼神中帶着真摯,他道:“如果你問我喜歡身邊那個女人多一點,這個問題我回答不出,如果你一定想知道的話,我只能說瑩瑩,落欣,蘇安娜我都一樣的愛她們,她們都是我的女人。”

“都是你的女人?”蘇安娜聽到凌葉的回答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這個問題當然是她故意刁難凌葉的了,她只想知道凌葉對女人到底時不時三心兩意,但這個回答明顯讓她十分滿意。

“什麼都是你的女人啊,我可不是你女人噢,我是你姐姐!”蘇安娜這時才反應過來凌葉剛纔在話語中佔的便宜,她俏臉一紅,如沉魚若燕一般,讓天地都爲之黯淡。

這時候,蘇安娜突然走到凌葉身前,巧手搭載他的肩膀上,那副絕美的容顏就湊在凌葉眼前,連那輕幽的吐氣都能被凌葉清晰感受到。

“你想幹什麼啊?”凌葉裝作一副怕怕的樣子。

“討厭,你就不會哄着我麼,說我是你最愛的人!”蘇安娜忽然投進凌葉的懷抱着,那柔軟的身體讓他感到顫動。

微微愣神間,凌葉終於反應過來,他有些呆板的將這個如女神一般的女人抱在懷中,這就是他兩年間一直都隱藏在心底不敢觸碰的女神,可是現在她卻緊緊的抱着自己,讓凌葉有點不敢相信,這是不是真實的。


“我……我不想騙你嘛!”凌葉緩過神來,看着蘇安娜那雙漂亮的眼眸道。

“嗚嗚嗚,你知道這兩年我有多想你麼,可是你這個負心漢,竟然都不來極北之森找我,還好這次姐姐終於讓我出來了。”蘇安娜一邊嗚嗚哭着,一邊捶打凌葉的胸膛

“讓你出來?爲什麼,你不是被封印的麼?”凌葉驚訝說道、

“我是被封印了,而封印我的人是姐姐,

“你姐姐?”對於這個答案,凌葉顯得有些驚訝。

“對,就是姐姐, 那時候我的記憶是被姐姐封印了,因爲很多年前我太調皮了,闖了大禍,所以姐姐把我封印在極北之森了,直到現在姐姐才願意讓我出來。”

“姐姐,咱們姐姐就是自然法則麼?”

從小診所到醫療帝國 什麼咱們姐姐啊,那是我姐姐,哼,別抱着我啊,鬆開!”蘇安娜嬌喝一聲,立馬將凌葉的鹹豬手拿開,瞪了凌葉一眼,繼續說道:“姐姐曾經並不是自然法則,也是從神……不,從人類開始修煉的。”

“神?”凌葉瞬間抓住了這個詞,雖然有些疑問,但還是繼續傾聽着。

“姐姐修煉者天賦極好,最後成爲了洪荒時期的強者,但就在那時候世界大亂,根本沒有任何法則可言,殺戮不斷,老百姓們苦不堪言,強者就是當時的自然規則。”

最後姐姐終於看不下去了,她的理想就是成爲可以限制大陸的法則,自然法則在那個時候卻是一個傳說,最基本的條件就是必須達到神階的實力,而且需要有無私奉獻的精神,不能感情用事,必須做到絕對的公平。

終於因爲一次機緣,姐姐窺探到了大陸天機,窺探大陸天機後的姐姐領悟了許多修煉法則,實力進步超快,直到一天實力已經達到高階位面強者的程度,讓高階位面都感受到了威脅,那時候高階位面下來一個超越神一般的執法者,他找到了姐姐,說要姐姐停止修煉,還要廢掉她一切修爲,因爲她得實力已經打破了這個世界平衡。那個從高階位面而來的執法者能很輕易的打敗姐姐,那次險些讓姐姐喪命。

不過後來姐姐說出了一句話,讓執法者並沒有廢去姐姐的修爲。

當時就在執法者下定殺手之時,姐姐說出了這樣的話語。

“不行,你不能廢除我的修爲,我修煉天機並不是爲了獨霸這個世界,我只是想成爲這個世界的自然規則,現在我只差一點點領悟,只要我頓悟到了,我就能化身爲世界之力,成爲這個世界的法則。”

自然法則是不能有感情的,也不能有惻隱之心,必須做到絕對的公平公正。

“你真的決定要當自然法則麼?這樣吧,如果你確定的話,我可以讓你成爲這個世界的自然法則,但前提是,我必須廢除你的一切記憶,一切感情,你永遠都會變成一個不知疲倦的機器,你願意嗎??

面對執法者的話語,姐姐當時毫不猶豫開口答應。

“我願意,爲了這個世界不在有老百姓無辜被殘害,我希望我能成爲這個世界的自然法則。”姐姐的話語很果決,讓執法者有些驚訝,那位執法者沒想到這個世界會有單純爲了保護和平的強者願意廢除一切修爲,變成一個沒有感情,只有意識的機器。

“好,既然你已經決定選擇這條路,就不能在後悔,你現在心中只要虔誠的答應,你立刻就會變成虛無,成爲這個世界的自然法則。”

最終姐姐根本沒有絲毫猶豫,她毅然成爲了一片虛無,也就是艾爾南大陸的法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