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漾搖了搖頭,說:“我沒事。”

2021 年 1 月 30 日

深呼吸一口氣後,繼續道:“我姐不想父母擔心,一直獨自承擔着痛苦,直到有一天,我們接到了醫院的電話,說我姐自殺了,當時我媽都嚇癱在地上了,我們一家人趕到醫院裏,才知道那混蛋又把女人帶回家了,還不要臉的讓我姐跟他們一起睡,我姐一時想不開就割脈自殺來抵抗。”

“你知道嗎?我姐那時候已經懷孕了,後來,跟那混蛋離了婚,現在跟我爸媽一起住。”

“那孩子呢?保住了嗎?”或許因爲自己是私生子的原因,宮野瞬間便想到那個寶寶了。

“嗯,我姐也不知道懷孕了,也幸虧懷孕了,才讓她有勇氣活下去,現在她女兒已經四歲半了,聰明伶俐又懂事,不但是貼心的小棉襖,還是我爸媽的開心果。”

說起姐姐的女兒,陸漾緊繃着的臉才放鬆了些許,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宮野定定的盯着她,摟在她肩膀上的手臂心疼的收緊。

“就因爲這些,所以你纔不敢接受我?”


聞言,陸漾的身體明顯的僵住,轉頭猛然對上宮野灼灼的眸光時,心,猛然一顫,才發現他不知什麼時候曖昧的摟住了她的肩膀。

下一秒,她像觸電似的站了起來。

“不是,我是不喜歡你,纔不接受的。”她倔強的回了一句,卻顯得口是心非。

宮野苦笑:“這麼直接,就不怕傷到我幼小的心靈嗎?”

陸漾這才發現自己的話的確直接了,眸底閃過一絲悔意與不自然。

“能告訴我你喜歡什麼樣的男人?我會努力朝這個目標前進的。”宮野又問,目光灼灼的盯着陸漾。

陸漾逃避着他的目光,卻不經意看到了從宴會裏走出來的宮允爵。

“那樣的。”幾乎不經大腦思考,她指了指宮允爵。

其實,她自己心裏明白,宮允爵只不過是她逃避的藉口而已。

她對他,崇拜多過心動!

倒是宮野,隨着相處,強勢的一點兒一點兒的擠進了她防守嚴謹的心裏。

“他?”宮野挑眉,瞅了宮允爵一眼,悶悶的拿起花基上的一杯酒,一口喝掉。

“喂,你喝這麼多酒做什麼?”陸漾大驚,搶下他手裏的酒杯時,酒杯已經空了。

“醉了,心就不會痛!”宮野落寞的低語。


這句話撞入陸漾的心裏,惹得她一陣心疼。

看着宮野,她的心防在瓦解!

心裏涌起了想不顧一切投入他懷裏的衝動,但,卻沒有那樣的勇氣。

“時間很晚了,要回家了嗎?”她逃避着。

一陣夜風吹來,她微微瑟縮了一下。

此時已經入秋,晚上很清涼,讓穿着有些單薄的她感覺到有寒意。

宮野注意到了,他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遞給了她,說:“披着。”

“不用了,你穿……”

“披着。”宮野氣場強大的打斷了她的話,拿着西裝外套的手又朝她湊近了幾分。

陸漾愣了愣,伸手接過西裝外套披上,外套上,還帶着他的體溫,暖暖的,透過肌膚,直達她心裏。

“謝謝!”她感動低語。

“我是怕你病了,沒人照顧我。”宮野故意這麼說的,他不需要她的謝謝!

陸漾感動的心情,被他一句毒舌的話打敗了。

她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推着他離開了花園。

回家的路上,他們兩個人都異常的沉默,似乎都沉浸在各自的心事裏。

開車的褚浩已經好幾次忍不住在倒視鏡裏觀察他們了。

他們是吵架了嗎?

怎麼氣氛怪怪的?


“專心點開車。”忽而,宮野淡淡的聲音響起。

褚浩老臉一紅,被抓了個正着!

“是。”他應了一聲,不敢再往後車座多瞅一眼。

陸漾一臉懵然的看了看褚浩,又看了看宮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回到別墅後,她本來想扶宮野坐到輪椅上的,但,他拒絕了,固執的慢慢走進屋裏,而她推着個空輪椅一直跟在他身後。

“宮野,你的腳還沒完全好,不能這麼快走路。”她擔憂的提醒着。

“沒事,我心裏有數。”宮野倔強的回了一句,走向了電梯。

陸漾把輪椅放到一邊,跟着進了電梯,伸手扶住了宮野的手臂。

宮野轉頭瞥了她一眼,故意把身體的重量往她身上傾。

陸漾的腳步頓時不穩,踉蹌了一下,本能的抱住了宮野精壯的腰身,極力的撐住他的體重。

感覺到她柔軟曼妙的身體貼着自己的身體,宮野的脣角得逞的勾起,手臂跨過她肩膀,把她當人形柺杖。

陸漾也感覺到身體間的靠近了,她小臉兒情不自禁的泛紅,心跳在加速。

不知爲何,她不像以前那樣排斥宮野的靠近了,甚至有些喜歡,有些期待。

電梯上到了二樓,門緩緩打開,她扶着他走出電梯。

“回房還是去客廳?”

“房。”宮野淡淡回了一個字,目光一直居高臨下的盯着陸漾。

她把他扶回了房間,扶到了沙發上,就在她扶着他坐下那一刻,他的身體突然失控的倒下沙發上,連帶把她也拉倒了,趴在了他懷裏。

陸漾渾身僵住,心,有那麼一秒停滯住了。

愣愣的與他四目相對,胸口隨着呼吸而一下一下的擠壓着他堅硬的胸口,隔着薄薄的衣衫,他明顯的感覺到她勾人的柔軟,是那麼的曖昧的抵着他胸口,微微摩擦着,惹得他心下癢癢的,似有一根羽毛在輕拂。

陸漾動了動,想起來,卻感覺到腰間的大手在收緊,她的嬌身,再度趴進了他懷裏,貼合得比剛纔更緊了幾分。

“你……”

“噓,別說話!”

他低沉的嗓音,柔柔從魅脣間溢出,磁性而好聽。

他的氣息,近在咫尺,帶着淡淡的酒香味,迷醉了她的心,讓她竟然乖乖的趴着不敢動。

時間似乎停止了,但,心跳卻在怦怦狂跳!

問題兒童歡樂多 ,瀰漫出一絲絲曖昧的氣息。

宮野的眸光,從陸漾的小臉移到了她胸口,從他的角度看過去,完全把她因擠壓而微微變形的半截渾圓收於眼裏。

眸光頓時變得深沉,小腹處一緊,頓時甦醒了過來,呈現出備戰的狀態。

他想要她!

他想狠狠的要她!

但,他深知道,不能!

因爲,她好不容易不抗拒他的靠近了,他不能太急,怕嚇到她了,她又會躲回她的龜殼子裏。

所以,就像現在這樣,緊緊的抱着她,他也心滿意足了。

許久後,陸漾終於找回了迷失的聲音。

“放……放開我!”她掙扎了幾下,聲音軟軟的,身體也軟軟的,似乎所有力氣都被抽空了。

宮野灼灼的目光盯着她,摟在她腰間的手並未鬆懈。

他微微擡頭,慢慢的湊近她的脣瓣。

陸漾盯着慢慢放大的俊臉,心在“咚咚”的狂跳,整個身體都僵直住了,一動也不敢動!

就在他的脣快要貼上她的脣時,她猛然轉開了臉。

宮野的神情僵了僵,一個溫柔的吻落在了她的臉頰上。


陸漾感覺到一股灼熱的熱流從臉頰上漾開,瞬間的瀰漫到四肢百骸,心臟劇烈收縮,狠狠悸動了一下。 “晚安!”忽而,宮野莫名有些暗啞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灼燙的氣溫,噴在她耳邊,惹得她瑟縮了一下。

下一秒,感覺到腰間的雙手鬆開了,她連忙起身,連看也不敢看他一眼,迅速逃離了那個讓她窒息的空間。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她纔敢放鬆下來,貼着門後,擡手摸了摸滾燙的小臉,上邊似乎還殘留着他氣息。

想起了他剛纔在她耳邊低語的那聲“晚安”,她失神的喃喃着:“晚安!”

陸漾離開後,宮野依然躺在沙發上,雙手枕到了後腦勺,夜星般的桃花眼盯着天花板,脣角愉悅的揚起。

今晚是個好的開始!


……

一連幾天,陸漾都逃避着宮野,但又有很多時候逃避不了,畢竟她是他的貼身看護加助理,白天能逃避,晚上回到別墅裏還是得面對。

她能做的,就是減短面對的時間,把工作完成後,就躲進房間裏。

宮野沒有逼她,他怕逼得太緊會引起反效果。

這天下班後,他去應酬,但,他只讓褚浩跟着,卻給陸漾放了假。

一開始,陸漾是鬆了一口氣,但,當她獨自回到空空蕩蕩的別墅裏,卻感覺到總少了點什麼,非常不習慣。

這兩個多月裏,她跟宮野幾乎形影不離,他去哪裏,她就跟到哪裏。

突然間,他不讓她跟了,她倒有些不習慣了。

還有十幾天就到三個月了,她的看護工作結束後,也應該搬出他家了。

坐在沙發上,轉頭環顧着周圍,心裏衍生出不捨。

她不是不捨這麼豪華的別墅,而是不捨得離開宮野……

突然,她的眼睛定了一下,被自己心裏涌起來的想法嚇到了。

她不捨得宮野!

不會的!

一定是現在太閒了纔會胡思亂想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