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夜雪知道,平日里陳修傑對這個最小的妹妹最是寵溺,只要能夠辦到的事情,很少有不依她的。相比之下,她這個做大姐的都有些羨慕。

2021 年 1 月 30 日

「你看不上別人不要緊,就不為修傑的終身大事考慮考慮?」陳夜雪問道。

「哼!想要做陳家的未來家主夫人,最起碼要過你我這關!」陳曉芙霸道的說道。

……

黎生進入了山林之中。最近幾天,索向楠經常進入山林,傳聞說是到了突破先天中期的關卡,進入山林磨練修為。

一連數天,黎生沒有回來。

第二天晚上,黎生終於回來了,拖著一身的疲憊,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屋中,沒有一絲光亮的屋中。


花燈節,就在入冬的前一天,寓意著溫暖和光明能夠讓百姓安然的度過整個冬季。

太陽剛剛落山,遍布聚仙城的無數花燈就已經早早的亮了起來,天色尚早,天空在無數的花燈映襯下,顯得如同黑衣一般。

這一天,整個聚仙城之中,大街小巷,遍布花燈。

慢慢的,聚仙城之中的民眾吃過晚飯,成群結隊的走到街上,這天晚上,官衙中的士兵幾乎是全部出動,維護燈會的治安。

人群熙攘,燈光霓虹,整個聚仙城都沉浸在喜悅的氣氛之中。然而在這歡慶的氣氛之下,殺機,悄無聲息的瀰漫。

一道年輕的身影,穿梭在燈會之中,慢慢的,隨著身影的行走,漸漸來到了一處偏僻的衚衕之中。

衚衕靜謐,頭頂上方有紅色的燈籠照亮著道路,黎生順著燈光,走進了衚衕之中,向著一處小院輕車熟路的走去。

這裡,是聚仙城之中,很少有人知道的一處高級的暗娼。


小院之中,相比整兒聚仙城要安靜許多,只有院中布置的五彩燈籠,為校園之中增添了一些人氣。

屋中,有歌聲傳來。

歌聲不是雅歌,俱是一些青樓女子傳唱的靡靡之音,隱隱的透過窗紙,還能夠看見裡面一道窈窕的身影晃動,傳來陣陣水聲。

不用刻意,黎生的腳步很輕,輕到黎生已經走到了門前,依舊沒有人發現他的到來。

黎生推開了門。

伴隨著門軸轉動的響聲,屋中的女子猛然轉過身,潔白的肌膚和美艷的容貌頓時暴露在黎生的眼前。

胸前的兩團白玉歡快的跳動著,妖嬈的身姿在黎生的面前顯露無疑。

伊人的面帶笑容的轉身,然而當看清楚來人竟然是一個不認識的少年,頓時面色驚恐,尖叫起來。

「啊!」

「嘭!~」

「什麼人?」

終於有人發現了這個不速之客,雜亂的聲音響起,兩個人影猛然從廂房衝出,對著黎生爆射而來。

女子神色驚慌,當看清楚黎生不過是一個剛剛到她胸前的少年之時,驚慌之色依然不見,隨手拿起衣衫遮住春光,美麗的面容變得冰冷,呵斥道。

「哪裡來的野孩子!來這裡討打的么?」

面對著眼前的春光,黎生的心神沒有一絲的波動,感受到身後襲來的攻擊,嘴角翹起了一抹冷笑。

轉身,出拳!

伴隨著兩聲悶響,片刻間,兩道身影倒飛而出,搽著地面飛出,直到撞到牆上才停了下來。

這兩人不過是暗娼裡面豢養的打手,如何能夠是黎生的對手?

不過一招,兩人已經吐血重傷,身上的骨頭不知道斷裂了多少根,再沒有爬起來的力氣。

眼看著情況幾乎在瞬間逆轉,剛剛還人獸無害的少年,竟然在眨眼間將自己的手下打到重傷,女子的眼中再也遏制不住驚恐的神色。

此時驚慌之下,聲色俱厲的喊道。

「大膽!你可知道我是什麼人?」

黎生嘴角翹起,笑容里有著平日里沒有的邪意。

「你是什麼人?當然是漂亮的女人。」

「你…你可知道,我是索家大管事索向楠的情婦?你若敢動我,索向楠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

眼看著黎生漸漸逼近,笑笑的身軀中蘊藏的力量卻讓她不敢反抗,只能夠搬出索向楠想要嚇住黎生。

黎生嘴角的笑意更濃郁了些許。

眼前之人名叫簫媚兒,是聚仙城暗娼之中頗為有名的人物,最近被索向楠養做了情婦。


他還知道,半個時辰之後,索向楠便會結束在索家的公事,趕來這裡逍遙。

「就知道你是索向楠的人,本少爺玩兒的,就是他索向楠的人!」

聞言,簫媚兒的臉上再也無法保持鎮定,驚恐的望著黎生。眼前的黎生只是個少年,但這個少年的力量,她沒有能力反抗。

「若是讓索爺知道,一定讓你生不如死!」簫媚兒沒有了反抗的勇氣,躺在地上的一名打手此時陡然喝道。

「聒噪!」

黎生猛地回頭,眼中的邪笑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雙壓制著暴虐的眼睛。

「嘭!」

身形猛然暴起,瞬息之間黎生已經衝到那名打手的身前,腳下用力踢出,下一刻,一顆大好頭顱頓時爆碎開來。

紅色白色的**流淌一地,黎生的呼吸粗重,猶若風箱一般,一種超脫的快感充斥在臉上的胸中。

無盡的殺意猛然接觸到了血氣,黎生沒有半分的不適,相反,此時的他在血氣的刺激之下,隱隱要控制不住自己,轉頭看向另一個大手的眼神,充滿了嗜血的渴望。

場中唯一活著的兩人忘記了尖叫,看著眼前的慘烈景象,他們心中駭然,恐懼讓他們的身軀篩糠般的顫抖起來。

簫媚兒身軀顫抖,手中的遮擋再也握不住,滑落下來。白玉一般身軀再度呈現在黎生的眼前。而後,雙腿一軟,倒在了浴桶之中。

空氣之中慢慢的瀰漫起一股刺鼻的異味,原來另一名打手竟然驚嚇過度,下身不受控制失禁了。

也許是異味讓黎生的神志恢復了些許的清明,他控制著心中的殺意,留下了另一名打手的性命。

他還需要他活下來通風報信。

隨後,黎生轉身,毫無波動的眼神看向浴桶之中,再沒有反抗意志的,一絲不掛的簫媚兒。 黎生沒有說話,伸手間將屋中的紗簾扯下,而後將簫媚兒從浴桶之中提起,胡亂裹在紗簾之中。

簫媚兒的身軀很軟,肌膚同樣是順滑無比,然而此時黎生面對著簫媚兒,心中沒有一絲的波動。

如同提著一具死屍。

隨手扯下一片衣襟塞在蕭薰兒的小嘴之中,後者沒有反抗,任憑黎生施為,而後被黎生扛在肩上。

他甚至沒有將簫媚兒身上的水跡擦乾,就這樣扛著簫媚兒,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宅院,一路所過,水跡斑斑。

伴隨著黎生一步步的走動,簫媚兒在黎生的肩上不斷地搖晃,心中也漸漸平靜下來。

雖然剛剛黎生殺人的恐懼依舊沒有平復,但此時她已經勉強恢復了思考的能力。

這個少年抓住自己,究竟要幹什麼?難道真的如他所說,是為了美色?

身為暗娼,簫媚兒對此並不在意。如果一會兒黎生真的對她施暴,她也絕對會逆來順受,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反抗。

只要能夠不死。

她相信,憑藉自己的手段,只要黎生有一點點的意願,她就能夠讓黎生欲罷不能,從而保留性命。

想著,簫媚兒的想法漸漸的大了起來,被黎生扛在肩上的身軀慢慢的開始不安分的扭動起來。

她的身軀本就柔軟豐腴,峰巒之處更是高高聳立,此時隨著不斷的摩擦,簫媚兒漸漸地找到了往日里的自信。

在她想來,黎生一個少年,如何能夠抵擋這種誘惑?

隨著身軀的扭動,簫媚兒的身軀漸漸開始發熱,她開始想象一會兒這個俊秀的少年在自己的身上**的場景,想著想著,心中更加燥熱起來。

身下的少年雖然不大,但是看模樣,實在是俊秀的緊,就算沒有多大的能耐,想必也比索向楠那個老貨要快活許多吧。

然而就在她沉浸在自己是想象之中時,身下少年的聲音驀地傳出。那聲音沒有波動,如同之前殺人時一般的冰冷,聲音傳出,頓時讓她的身形僵硬,再不敢有絲毫的異動。

「再動,就死。」

黎生走的路程並不遠,一刻鐘之後,黎生來到了一處院落之中。

這不是黎生和馮平居住的院落,而是這兩天他臨時買下的宅院,就在城東門的不遠處。

黎生敞開著大門,走進了屋中,將身上的簫媚兒扔到了床榻之上。身處於『熟悉』的工作環境之下,簫媚兒卻是學乖了,沒有絲毫的異動。

她害怕自己下一刻有絲毫異動,眼前的少年就會送她去見閻王。

將簫媚兒仍在床上之後,黎生伸手一扯,後者身上的遮擋頓時消失不見,隨後黎生將床簾放下,走到床榻的側方,蹲在那裡。

床榻正對著屋門,側方隱藏在床榻之後,黎生就這樣蹲在那裡,手中緊握著棍劍。

見到這幅情景,饒是簫媚兒見多識廣,也不知道黎生到底想要幹什麼。

「叫!」

黎生冷冷的說出一個字,簫媚兒聞言,頓時愣在那裡。

此時她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是一個男人都會忍不住火氣毫不猶豫的撲上來,她已經做好了獻身的準備,而眼前的恐怖少年居然讓自己叫,這是什麼狀況?

她不是想要違逆黎生,而是她實在沒有理解黎生的意圖。

「被強姦的時候怎麼叫,現在就怎麼叫,不許停!」

這個要求怪異之極,然而簫媚兒不過是眨眼間就已經領悟的及其透徹,並且依言行動了起來。

無他,任何人被一柄利劍指著咽喉的時候,理解力都會提升好幾個層次。

寂靜的小院之中,突然傳出了淫*靡的聲音,那聲音毫不壓抑,帶著痛苦,帶著興奮,有著被*辱的凄怨,還有竭嘶底里的瘋狂。

任何人聽到這種聲音都會忍不住身軀一抖,從而引出隱藏在心中最深處的淫*靡yuwang。

簫媚兒的聲音很好聽,這時許多人公認的事實。索向楠喜歡簫媚兒,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簫媚兒的叫聲,彷彿能夠融化他的骨髓,挑起他最暴虐強烈的yuwang。

每次雲雨,簫媚兒的身上都會留下一些傷痕。

久經歡場,簫媚兒清楚的知道,男人喜歡什麼樣的叫聲,xiaohun的,壓抑的,痛苦的,凄婉的。

各種各樣的情調,她都極為拿手,此時明白了黎生的要求,伴隨著急促的喘息,痛楚而壓抑的叫聲一波一波的傳出。

叫聲凄婉,伴隨著猛烈的床榻搖晃聲音,從屋中傳揚出去,尚在家中的街坊四鄰無不側目,隨後許多的人被這**的叫聲感染,抑制不住心中的yuwang,竟然就著這花燈節之時,將自己的夫人或是相公拖進了房中,行起了雲雨之事。

甚至有幾名年過半百的老爺,此時也受不了簫媚兒的叫聲,將自己已經的多年不曾享用的小妾招來,重新享受了一遍年輕的激情。

就算是黎生也不得不佩服簫媚兒的功夫,一個人騎在枕上做戲,竟然做出了被數個壯漢**的場面氣勢。

這一叫,便是將近半刻鐘,半刻鐘之後,即便是簫媚兒也叫的累了,跪坐在枕頭直上香汗淋漓,停住了叫聲看向黎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