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鑫兒!”伊辰大聲喊道,腳步卻是邁不出去,鑫兒身邊好象有道無形的牆,任憑伊辰如何使勁也衝不破這道阻隔。

2021 年 1 月 30 日

“鑫兒!”思綺與莎霖着急着喚到,到現在,思綺才明白鑫兒剛纔的話是什麼意思?眼淚毫無保留地涌出雙眸。

在衆人焦急的注視下,震天的聲音從能量中心響起,周圍所有的樹木石頭全部化成灰塵。鑫兒腳步微微一軟,隨即吐出一口鮮血,繼而身體快速後退。伊辰連忙上前扶住鑫兒,身軀猛地狂震,餘勁的威力讓伊辰也忍不住地噴出幾口鮮血。

“鑫兒,你怎麼樣,幹嗎這麼傻?”

若鑫兒轉過頭,幸福地笑着:“能爲辰哥哥做一些事情,鑫兒很願意!”衆人奇異地發現,鑫兒的眼中一片白光, 婚寵綿綿:老公,慢一點

“若家人?”那道人影似乎有些驚訝,擦去嘴邊的血跡,惡狠狠地道:“即便是有若家人的護持,伊辰今天也要死?”

“有我在,你休想得逞?”若鑫兒離開伊辰的懷抱,傲然凌立於衆人身前。

“鑫兒!”伊辰急急喚道,這一刻想上前,那詭異的一幕又在出現,鑫兒的身邊又在出現一道無形的能量阻攔着所有人的前行。

“你要是敢傷害鑫兒一根頭髮,我必將聖殿連根拔起!”伊辰前進不了,心急如焚,衝着虛空中飄渺的人影狂吼,猙獰的神色讓面容無比地扭曲。

“大言不慚!”虛空中,人影一閃而現,正是伊辰在沙漠中見到的那名中年人。“若家女孩,我不想與你爲敵,請讓開吧?”中年人淡淡地道,可是下方几人都看的出,他心中的忌憚與着急。

若鑫兒冷冷笑道:“任何人都不能在我面前傷害到辰哥哥,索加爾也不行!”眼眸中白光更盛,凜冽的殺意直逼中年人。

中年人驀地動容,想不到若鑫兒會有這麼大的決心,“那我就看看若家到底有什麼地方讓大陸上的強者值得忌憚?”

剛想動手,天空上一陣犀利的鳥鳴聲響起,翅膀揮舞讓天空中泛起一道道旋渦,鳥背上一位老者憑空而立,眨眼間便到了衆人眼前,磅礴的氣勢瞬間卷向中年人。


中年人臉色大變,身子倏地消失在原地,天空中的身影如光線一樣快速掠向遠處,憤怒地聲音遠遠地傳來:“老怪物,爲何一而再,再而三地與聖殿作對?”

老者冷冷地喝道:“格雷,哈墨斯已落到我的手中,要想他活命,以後給我安分點!”

“鑫兒,鑫兒!”伊辰緊緊抱住若鑫兒,身軀在不停地顫抖。中年人遠遁,鑫兒的眼睛才恢復自然,但是整個人卻軟弱無力地靠在伊辰的懷中。


“爺爺,你快救救鑫兒吧!”莎霖對着老者喊道,在他們心中,若鑫兒承受了凌王強者如此強勁的一掌,又堅持了這麼久,身體必然十分危險。

老者平淡地道:“伊辰,送鑫兒去若家,只有她家人才知道鑫兒現在的狀況!”

“可是,可是若家在那裏?”伊辰已經六神無主,眼睛始終地未曾離開鑫兒片刻。

大鳥犀利地喚着,金骨龍忙道:“伊辰,大鳥知道,讓它帶路!”

伊辰連忙抱起若鑫兒,卻是連站都站不起來。思綺抱起若鑫兒,快步行到大鳥身邊,低聲道着:“鳥兒,你可以負起我們倆個人的重量嗎?”

大鳥不斷地點頭,翅膀連連搖晃,似在催促着思綺趕快上身。金骨龍把伊辰掀到自己的身上,衝着大鳥吼了一聲,大鳥張開巨大的翅膀,托起思綺飛快地上了天。

伊辰狠狠地道:“前輩,不要將聖殿的人放了,等我回來!”說完,催促金骨龍快速地跟上了大鳥。

天空中,俯覽大地,本是一件愜意的事情,伊辰的心思一直都放在大鳥上的若鑫兒身上,不時地問着思綺:“鑫兒醒了沒有?”

大鳥的速度非常快,金骨龍霸尊的修爲隱隱在速度上跟的有些吃力,越過無數的山頭之後,大鳥向着前面一座白雲繚繞地大山中飛去。

高聳入雲端的山峯橫立在伊辰的眼前,大鳥平穩地落在山峯之上,而後仰天發出一聲尖銳的鳴聲,片刻之後,遠處,三道人影出現,瞬間便來到了大鳥身前。

一名老者,一名中年人,一名美婦人三人瞧見思綺懷中昏迷的少女,臉色忽然變得十分蒼白,美婦人連忙從思綺手中接過少女,厲聲道:“你們是誰,這到底是什麼回事?”駭人的氣勢從她那瘦小的身軀瞬間暴發,山峯中忽然颳起凌厲地狂風。

中年男子沉聲道:“悅兒,冷靜點,這幾位將鑫兒送回來必是鑫兒的朋友!”

伊辰悲聲道:“我叫伊辰,鑫兒是爲了我才被聖殿的人打傷的,對不起!”


老者怒道:“先把鑫兒送回房間,伊辰你慢慢地將事情的經過說與我們聽!走!”

將鑫兒送回房間,事情的始末三人都已知曉,伊辰焦急地在門外等了半天,老者滿頭大汗地從房間內出來。

“老人家,鑫兒的傷怎麼樣了?”三人的身份伊辰等已經知曉,讓伊辰更是無臉面對鑫兒的家人。

老者擺擺手,帶着伊辰與思綺來到大廳,若軒與月悅的臉色已經恢復平靜,在月悅的臉上再也看不到一絲的反常,似乎他們心中已經知道了若鑫兒現在的狀況。

“老人家,鑫兒的病怎麼樣了?需要什麼靈藥儘管說,我去找!”伊辰着急的問着。

老者深深地看了伊辰一眼,而後道:“鑫兒的傷勢沒有什麼打緊,單純的傷勢根本不會要了鑫兒的命?”

伊辰腳步忽然一軟,整個人無力地靠在椅子上,喃喃地道:“那就好,那就好,鑫兒沒事就好!”

若軒平靜地道:“伊辰,十多年前我在伊家見過你,便知道你是個不凡的人。沒想到鑫兒會對你情根深重,說老實話,我們都不知道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叔叔,您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伊辰猛然從椅子上坐直,若軒的話中有話,似乎非常不妙,伊辰心中已泛起了不安的念頭。

老者長長地一嘆,彷彿是想將那無盡地憂愁消散在天地間:“鑫兒原本就有病,而且非常嚴重,她的身體不允許她與人交手,交手一次,身體的病就會加重一些,而且,本身的壽命也會隨之減少!”

“爲什麼會這樣,爲什麼鑫兒一直不告訴我?”伊辰喃喃地念着,腦中浮現出許多的往事,忽然從嘴中噴出一口鮮血,慘笑着:“鑫兒,爲什麼要瞞我這麼多,爲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思綺連忙扶着伊辰,道着:“伊大哥,你要撐住,鑫兒還在等着你呢?”

“是的,我要撐下去,一定要!”伊辰擦去嘴邊的血跡,急忙問道:“老人家,到底鑫兒得的是什麼病,是否和她眼中的那道白光有關?”

老者三人面面相覷,片刻後,老者嘆息道:“鑫兒的病在她孃的肚子裏的時候就有了,那道白光是一道封印而已!”

“老人家,到底是怎麼回事?”

月悅眼中閃過一絲痛苦,臉上的神情變的極爲不自然,清淚不斷地從臉上滴落,黯淡地道:“都怪我,是我對不起鑫兒!”

若軒摟過妻子,面容上存在着無盡地愧疚,低沉聲道:“是我們若家都對不起鑫兒!” “三十年前,當時悅兒正懷着鑫兒,若家突然遭到襲殺,情況十分危急,無奈之下,悅兒參與了戰鬥,最後成功擊退來犯衆人,但是卻動了胎氣。後來經過多方調治,在三年後才生下鑫兒,卻讓她是帶着一身的傷病出生!”若軒無奈地道着,重新回憶起這段往事,那英俊的臉上佈滿了殺機。

伊辰連忙問道:“到底是什麼人殺上若家?”鑫兒的家世,伊辰一直不清楚,但現在細想起來,從伊家,到金骨龍,凡尼等人,甚至是聖殿,對若家無不有着尊敬,敬怕和畏懼,這樣想來,若家應該實力超強。能將若家逼到危急的份上,來犯的敵人不容小覷。

老者怒道:“當是若不是我正在閉關衝擊絕帝境界,又豈會讓悅兒出手?”

“絕帝?”伊辰與思綺還有金骨龍無言,這是伊辰第二次見到絕帝的強者了。


若軒嘆道:“父親成功晉階絕帝出關後,將衆多來犯之人殺死,仍然是跑了幾個。在死了的人身上,查不到一丁點的線索,因爲這些人早已做好了死的準備,臉面全都已經毀容!這幾十年來,我們多方查探,始終探不出什麼消息?”

“鑫兒到底什麼病,有什麼辦法可以醫治嗎?”伊辰連聲問道,這個纔是伊辰最要關心的。

老者頹廢地道:“鑫兒出生後,氣息便是十分虛弱,在她體內竟然有一道陰寒之氣與極熱之氣並存着,吞噬鑫兒的元靈。我想盡一切辦法,最後在鑫兒體內下了一道封印,就是你們看到的白光。但此舉也是勉強維持着鑫兒的性命,以我們的估算,就算鑫兒沒有任何的外來傷病,也活不過四十歲。”

“陰寒之氣與極熱之氣,難道就沒有辦法可以化解嗎?”伊辰不敢相信,老者身爲絕帝強者,豈會對這些毫無辦法?

老者苦笑道:“枉我爲絕帝強者,竟然連自己的孫女都治不好。當年爲何要急着衝擊絕帝境界呢?這麼多年來,我費勁心機,找來各種靈藥讓鑫兒修煉,以圖讓鑫兒以本身實力壓制甚至化解體內的陰寒之氣與極熱之氣。還讓若軒下山尋找各種水火屬性功法,希望對鑫兒有所幫助,但還是不行!”

“那裏我帶鑫兒到了羅城你家裏,使鑫兒認識了你,或許這件事是我們認爲對鑫兒對好的一個補償吧!你消失的幾年時間,鑫兒爲你茶飯不思,得知你的消息後,欣喜若狂!鑫兒能在短暫地生命中找到一個讓她如此深愛的人,使她的生命不在有遺憾,我們也很高興,但是我們擔心,你們會受不了分別的那一刻啊?”若軒平靜地道着這一切,眼神中充滿了無限的疼愛與惋惜。

“不!”伊辰大聲喝道:“我和鑫兒不會分開,永遠不會,你們肯定會有辦法的。”說着,把戒指中的靈藥全部拿了出來,並慌張地說:“你們看看,還需要什麼,我在去天火山找。”

老者閉上眼睛,漠然道:“醫治鑫兒,靠的不全是靈藥,我們知道你上過天火山,若是有需要的話,老頭子我早就拼了老命上去了,又何必等到現在呢?”蕭蕭的聲音,使得面前這位絕帝境界的老人無比的蕭條。

伊辰無力地躺在椅子上,喃喃地念道:“難道就真的沒有一點辦法了嗎?”臉上一片茫然,無助的神色在衆人身上不斷地掃來掃去,希望看到一絲的未來。。。。

思綺忽然問道:“老爺子,您說醫治鑫兒靠的不全是靈藥,那就是說,您心中肯定有了一些想法,是嗎?”

伊辰聞言,回想起剛纔老者說過的話,連忙地望向老者。

老者幽幽一嘆,伊辰臉上的期待曾經也出現在自己臉上過啊!“伊辰,鑫兒身上的陰寒之氣與極熱之氣,乃是最極端的倆種能量,水火不相容,但它們卻是在鑫兒體內相互依靠,這麼多年來我始終不能相通這其中的關鍵。要想將這倆種能量化解,一定要同時化解,不然另一道能量會瞬間讓鑫兒身亡。我的想法便是,找一個身付水火雙屬性的人來化解鑫兒體內的能量,可是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個人的體內怎麼可能擁有水火雙屬性呢?”

“水火雙屬性,哈哈哈哈,老天,只有今天我才覺的你是公平的,哈哈!”伊辰樂不可吱,完全似一個小孩子。

廳中幾人面面相覷,伊辰如此開心,難道他認識這樣的人,或者他本身就是這樣的人嗎?衆人好奇地看着伊辰。

片刻後,伊辰才冷靜下來,興奮地道:“水火雙屬性,我就是!”

“真的?”衆人大喜!老者瞬間出現在伊辰身邊,握住伊辰的一隻手,一道奧氣緩緩地涌入伊辰體內,繞行經脈一圈之後,緊張的臉上終於是露出了笑容。

“父親,真的是,查清楚點?”若軒激動地說,與月悅緊緊地摟在了一起,老者又重新看了一遍,他們已經沒有能力經受一次從天而降的感覺了。

“你們放心,我是四屬性齊全,事關鑫兒的性命,我怎麼會拿這個開玩笑呢?”伊辰鎮定地看着衆人,有了辦法救鑫兒,伊辰隨之變的篤定下來。

老者放開伊辰的手,朗聲笑道:“鑫兒有希望了!”

“那麼老人家,我現在就開始給鑫兒醫治,需要怎麼做呢?”伊辰發現,經過老人的奧氣流轉一圈後,他的傷勢竟然完全地好了,體內的奧氣隱隱比以前還要強上幾分,不由驚歎,絕帝強者果然名不虛傳。


老者慎重道:“擁有水火雙屬性只是第一步,鑫兒體內的倆道能量十分龐大,經過這麼多年鑫兒的刻苦修煉,那倆道能量也在跟着增大,以你的實力根本承受不了能量帶來的衝擊,所以需要一種靈藥,及一樣特殊的物品,不然還是無法化解鑫兒體內的能量。

“需要什麼靈藥與特殊的物品?”只要有辦法就會有希望,伊辰不在茫然失措,自信的神情重新回到身上,爲了鑫兒,沒有什麼他辦不到的事情。

若軒道:“靈藥先不提,若不能短期內籌不到那件特殊的物品,鑫兒的性命仍然危險,要知道,這麼多年來,我們在整個大陸上都尋訪過,就是沒有人賣那件物品。”

“什麼東西這麼珍貴和稀少?”伊辰的心不由地又開始了抽搐,以若家的勢力都找不到那件東西,自己短時間內能找到嗎?片刻的揪心很快便過去,“鑫兒爲了我,連命都可以不要,難道我會找不到一件物品嗎?”堅定的信念讓堅毅的身上變得無比的自信。

“舍片晶!”若軒沉重地道。

“舍片晶?”伊辰與思綺相互看了一眼。

“舍片晶由高階魔獸內丹爲主,放在藥材裏浸上數年之後,不斷地輸入奧氣,經過長年累月才能形成,我們雖可以做到,但是時間長已經來不及了。”怕伊辰不清楚什麼是舍片晶,若軒仔細地解釋着。

“叔叔,舍片晶我有!”思綺手中,一塊幽亮如葉子似的物狀出現。

“真是舍片晶?雖然效果差了一點,不過在我手上,不出三個月就可以讓它達到最佳的時候!”老者一把搶走,放在手中愛不釋手地把玩着。片刻後,才知道自己過於心急了,汕汕地笑道:“小姑娘,那個不好意思啊,你需要什麼條件,儘管說,就是讓老頭子給你跪下也成!”

老者的感情讓人感動,一個絕帝強者願意爲了親人而給人下跪,着實讓人佩服,大陸上,別說是絕帝強者,即使是一個狂宗、霸尊強者爲了面子可以不顧一切。

思綺道:“老人家,我是自願送給鑫兒妹妹的!”語氣盡顯平靜。

若軒抱拳激動地道:“大恩不言謝,姑娘以後有用的着若家的地方,請儘管開口!”

“叔叔,您太客氣了,若要就回報,今天我也不會站在這裏了。”思綺淡淡地說着,老者三人不懂思綺的意思,伊辰卻懂了,一抹微笑投向思綺,或許這纔是給思綺最好的禮物吧!看到心上人開心,自己亦會覺得開心。

“那麼靈藥是什麼?”伊辰問道,所謂萬事具備,只欠東風,伊辰一分一秒都不想等下去了。

老者沉聲道:“在括蒼山脈深處,傳聞有一株龍鳳涎草,伴陰陽倆生,吸日月精氣,可以讓你在化解鑫兒體內的能量時候,有它的輔助,不至於你二人被能量所傷!”

“老爺子,現在就差靈藥了,你們快去把龍鳳涎草給找回來,好快點救鑫兒啊!”思綺連忙催促着。

“是啊!”伊辰跟着說道。

老者無奈地苦笑了一聲,老臉上居然出現了一絲不好意思地神色:“若我們能去,早就上括蒼上把龍鳳涎草拿回來了,何必等到現在呢?”

“取這龍鳳涎草還需要什麼特定的條件嗎?”伊辰不由着急了,鑫兒的病不能在拖了? “因爲龍鳳涎草在括蒼山內!”老者的語氣頗爲無奈,甚至是沒有一丁點的絕帝強者的霸氣。

“括蒼山?”伊辰與思綺嘴中喃喃地念着。括蒼山處於大陸的最北端,終年飄着大雪,與天火山相反,那裏寒冰積雪,萬里之遙沒有半點生氣。山中,根本就沒人進去過,誰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沒有存在着生命,天火山是人類的禁區,括蒼山便是整個大陸上令人談虎色變的地方。

“即使括蒼山真的沒有人進去過,但以老爺子您的修爲,應該難不到你呀?”思綺好奇地問道,絕帝強者已經是神一般的存在,怎會被一座山給攔住呢?

老者嘆息道:“你們還未達到我們這個境界,有很多事都是你們不應該知道的。”

伊辰錯愕,在天火山的老者嘴裏同樣聽到類似的一番話,這個大陸到底還有着多少不爲人知的祕密呢?

老者道:“若是在天火山,我就算拼了命還可以進去一闖,但是括蒼山,即使是我想拼命也沒有機會。好了,話就說到這裏,去括蒼山找龍鳳涎草就交給你了,不知你可願意去?”

紅顏秀色 當然,爲了鑫兒,那裏去不得?”想也沒想,伊辰便答應了,只是在心中十分奇怪,到底括蒼山與天火山有什麼古怪,連這等強者都要小心翼翼。天火山去過,不過是溫度驚人罷了,既然自己都能去,沒理由老者不行啊?

有了醫治鑫兒的方法,伊辰輕鬆了許多,至於龍鳳涎草,就算是把括蒼山給掀了,也勢必要把它給找出來!

“辰哥哥!”門口,鑫兒的身影快速地跑進來,撲到伊辰的懷中,低聲喃喃道:“你的傷好些了嗎?”

“鑫兒!”伊辰無言以對,只能緊緊地將鑫兒摟在懷中。

大廳中彷彿只餘有這對戀人,濃濃地情意感染到每一個人的心中。

“鑫兒,你乖乖地在家中養傷,我現在便動身,去找那龍鳳涎草!”抱着佳人,享受着濃厚的愛意。這份愛意不能讓它失去,一刻也不行。

“辰哥哥,我和你一起去!”若鑫兒擡起腦袋,深情地看着心上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