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自然,如果是這樣的話,不用你出手,我也會主動將他殺了的,你可該不會認爲,我真的愛上了他了吧?”

2021 年 1 月 30 日

石康靜子掃了一眼邊上看着她們的同學,邢靜卻微微一笑,

“誰知道呢?這樣的事情,可不是我們能夠說得算的,昨日我去了趟卜宗,宗主倒是給我卜了一卦,六朝粉黛無顏色,他們這些人,也就是喜歡瞎扯,沒剩幾個喜歡打架的了。”

“六朝粉黛無顏色,聽起來很美嘛,什麼意思?我?我是肯定不可能喜歡上這樣的小孩子的,倒是你,還是要打起精神來纔是,你就不擔心我一不小心,給他修習了陰陽師法門,這樣,可不算違規哦。”

石康靜子嘻嘻一笑,兩人看起來親密無間的樣子,邊上來回的人也多了,如此兩個類型迥異的美女相對而站,倒也是道不錯的風景線。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我的師姐啊,你可是已經二十歲的人了,還來高中,莫非,你以爲你跟你師妹一樣,也是讓別人看不出來我多少歲了麼?這一門的術法,似乎是我們陰陽門裏面纔有哦。”

“我又何須去借助那旁門左道之術,莫非,你以爲你師姐一點辦法都沒有麼?嘿,我的小師妹,有的時候,想得太複雜,可不是件好事情呢,要記住,絕對的實力,纔是決定事情走向的唯一籌碼。”

邢靜銀色的長髮隨着她的動作撥動着,晃動着衆人的眼睛,她輕輕的捏了捏石康靜子娃娃般胖乎乎的小臉,拍了拍,然後一甩頭轉身就走,那銀色的小馬靴打在走廊上,發出噼啪的聲音,迅速的沒入了擠擠嚷嚷的人羣當中去了,石康靜子輕輕的撫着臉,忽然嘴角微微的翹起,浮起了一絲迷人的可愛的微笑。

“我的師姐啊,你也知道,實力纔是唯一的,但是,似乎你從來沒有思考過,當實力相差無幾的時候,腦袋,纔是決定一切的關鍵,你也要來麼?也是,我們的賭鬥,纔剛開始呢,如果沒有人來下注,那莊家可是沒意思得緊呢,也好,讓我們,分別小心的掀開自己的底牌吧,我倒是很期待,這樣的六鬼之體,如果煉成了九幽之身後,是否,能馭使百鬼夜行呢?我們陰陽師的最高境界啊,也許,我石康靜子,就是那傳說中的巫祭之人,誰說不可能呢?六朝粉黛無顏色?是麼?但不會是我的,我的心,已經有給了那陰陽交界的‘道’了,那迷人的‘道’,我已經,窺到了那一絲絲的美麗了,我怎麼可能分心呢,我又怎麼可能輸呢!”

“蘇晴!”教室裏面,傳出震天的怒吼,蘇晴窩着腦袋頓在牆角,對面,李毅雙手叉腰,惡狠狠的怒視着他,

“你害慘我了,你說,你那天跑哪裏去了?爲什麼沒有回來上課,你害我擔心你出事,被老師發現我們夜裏爬牆出去上網,你,你,你害死我了。你害我被記過了,你,你……”

李毅恨鐵不成鋼的指着蘇晴,卻不知道說什麼好,許久,蘇晴才探出腦袋來,

“李毅,我,我不是故意的,誰知道,我,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啊。”

“你!”李毅指着他,無力的垂下手,然後把他拉了起來勾着他的肩膀,兩人趴在桌子上,李毅無力的頂着桌子,

“你說你,自己偷偷跑就罷了,不過你給我說,那天,你去救了那個新來的小女孩是怎麼回事?你小子豔福不淺啊,算了,爲了你的終身幸福,我被記過就記過吧,反正大不了我讓我家裏過來一趟就沒事了,嘿嘿,倒是,蘇伯伯沒有說什麼吧?你小子,你小子倒是風光了,校長對你又是誇有是讚的,倒是我被我爸罵死了,你說你吧,憑啥我們兩個一起偷跑出去,偏偏你沒事,還能撈個見義勇爲回來,我就沒那機會呢?你看你這身子骨,真奇怪你怎麼就沒給人揍趴下啊。”

李毅一臉的後悔的樣子,蘇晴不好意思的笑着,他的手指在桌面上划着,然後看了看周圍,小聲的說到,

“李毅,如果,如果我告訴你我什麼都不知道,你相信我麼?”

“信,我爲什麼不信,雖然學校說了鑑於那個什麼什麼靜子的要求不大肆宣揚,但是我是誰!校長那邊也說了,雖然你不過是攔住的劫匪一會兒,還被劫匪打傷了,但是畢竟拖延到了保鏢和警察趕到,所以石康家的他們很感激你的犧牲什麼什麼的……”

李毅滔滔不絕的說到,蘇晴當即碰的一聲,整個人埋頭在桌子上,

“居然是這個版本。”蘇晴無力的看着那個銀髮的麗人走進了教師,懶洋洋的不想起來。

“上課了,還不起來,這可是新老師。”李毅迅速偷偷的捅了捅蘇晴,眼睛睜得大大的一眨不眨的看着講臺,蘇晴懶洋洋的看了一眼,卻不禁自己的眼睛也定住了。

那一頭銀色的長髮沒有束起,自然的垂落了下來,帶着那紫色的墨鏡的邢靜筆直的站在講臺桌後面,雖然一句話都沒有說,但那身體的流線,成了一道無限的魅力,引得整個班級的男生一句話都不敢說,隱隱的偷嚥着口水。

“美女啊。”李毅偷偷的說到,他和蘇晴坐在最後面,倒也不怕被那美女聽見,李毅偷偷的擦了一下嘴角,惡狠狠的說到,

“他孃的,老子算是找到一個可以結婚的了,回家讓我爸去給我查查這個老師的來歷,大就大點吧,反正再過幾年,我也夠年紀了,他孃的,怎麼會有這樣好看的人,我要定她了,我今年十八,我家老爺子就在念叨了,嘿,我看我爸他要不要跟着我胡鬧。” 原本秦風是沒有往這方面去想的,但是現在已經輪不到他不往這個方面去想了。

要是臧青梭真的是找到了什麼女人的話,恐怕他也不會這麼的吞吞吐吐了。

「不是……」臧青梭一下子就回絕了秦風,這一次還真的不是從那種地方出來的。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秦風這個人的思想還真的是非常的保守,這一點和他有些冷酷的性格倒是顯得頗為的相得益彰。

「那是什麼啊?你倒是說啊……」葉川有些*心的問道,臧青梭這個傢伙平時說話也不是這麼吞吞吐吐的,也不知道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一說話怎麼就那麼的吞吞吐吐呢?

臧青梭微微一笑道:「其實這個女人我也不認識,就是剛才看到的……」


「我了個去……」葉川和秦風兩個人幾乎同時翻了翻白眼,顯然被臧青梭這樣的無厘頭舉動給弄的有些不知所以了。

「別啊,去什麼去?我跟你們說,真的!」臧青梭極力的辯論道。

「那倒是說說是哪個啊?」葉川還以為臧青梭在耍他們的,原本準備不搭理他的,現在看來還是搭理搭理他吧,說的有鼻子有眼的。

「喏,就是那個……」臧青梭指了指,那一邊,有好幾個女子,長相都是頗為的不錯。

「哪個啊?你小子到底指的是哪個?」秦風也是湊著看了過去,這群女子的長相都還算是上乘。

「穿粉色裙子的那個?」葉川第一感覺那個女子倒是非常的不錯。


「葉川,你好眼力啊,難不成你也看上了?你要是看上了的話,我直接就讓給你好了!」臧青梭說的彷彿十分的義氣。

秦風哈哈一樂道:「讓?就你他娘的連人家都不知道叫什麼?你也能夠叫讓?那我現在說我讓給你好吧?真是逗比……」

「額……」臧青梭也算是反應過來了,自己的口誤,現在的他的確連人家叫什麼都不知道,也不能夠說叫讓,只能夠叫做不競爭。

葉川鬱悶的看著臧青梭道:「我說臧青梭,你小子現在倒是喜歡送順水人情啊?再說了,我什麼時候看上了?我就覺得那個女子氣質與一旁的那幾個有些與眾不同……」

「你也注意到了啊?嘿嘿……」臧青梭嘻嘻一笑,秦風哈哈一樂道:「臧青梭,不是哥哥我要打擊你,你先看看這個女人盯著誰看呢?」

「我x,柳劍鋒?這女人竟然喜歡那種小白臉?怎麼說也得喜歡哥哥這種有野性且不失英俊外表的優秀男人啊?」臧青梭悲呼道。

「去去去去……」秦風做出一副要吐的樣子,這個時候憐兒走了過來笑著道:「你們幾個還在這邊有說有笑的?就不怕王獸輸了?」

葉川笑了笑道:「輸和贏已經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了,剛才臧青梭說他看上了個女人,我們正好研究一下……」

「哦?臧公子看上了哪位女子啊?」憐兒來了興趣問道。

秦風指了指道:「就是那個穿粉紅色群子的那個,這小子還不知道人家叫什麼呢,剛才葉川一說,這小子竟然說是讓給葉川……」

葉川笑著道:「我找了那幾個女人還不知道怎麼辦呢,你們還是饒了我吧……」

雖然葉川也知道這些女人對自己也不可能有什麼意見的,不過他的內心還真的沒有接受這一夫多妻制的制度。

雖然葉川並不是一個保守的人,不過他現在最主要的精力還是放在武道上面。

如果不是因為參加百宗盛宴的話,他和陸紫萱恐怕也不可能呆在一起。

說到底,葉川還是一個內心渴望自由的人,他不喜歡拘束,至少現在不喜歡。

他現在雖然有女人,同時也意味著自己有了責任感,實際上他也知道,沒有實力一切都是虛妄的。

就像現在的柳劍鋒,他是個有實力的人,葉川要是沒有和他對等的實力,恐怕早就被人一刀給抹了脖子了。

到時候誰還會記得曾經有這麼個人出現過呢?所以別人愛護都是假的,真正的要自己愛護自己那才是真的呢。

「咦……那不是……」憐兒順著秦風指著的方向看了看那個女子笑著道:「那不是風武城周家的千金么?」

「周家?」臧青梭來了精神,顯然這個女人的氣質不是一朝一夕的培養起來的。

「風武城周家,不過是一個二流家族,原本也是個一流家族的,現在卻淪落成為了二流家族了。要不然我還真的不認識這個女子……」憐兒笑著道。

「那她叫……」臧青梭順著杆子往上爬著問道。

「你想知道這個女子叫什麼啊?可以啊,嘿嘿……」憐兒笑著道。

「那啥,憐兒姐,你這麼出塵的氣質到底是怎麼培養起來的?」臧青梭一下子一本正經的問著憐兒,憐兒一愣,隨即哈哈一樂道:「你小子這馬屁拍的也太露骨了吧?」

「就是,臧青梭,你什麼時候能夠不這麼噁心呢?」秦風鬱悶的看了看臧青梭問道。

其實原本的臧青梭還真的不是這樣的人,不過跟著葉川他們在一起之後,他的確是越來越有搞笑的天賦了。

之前眼高於頂的他現在也變得融入到集體的生活中來了,臧青梭現在最大的變化就是自己的心態,原本的他眼高於頂,自認為是老子天下第一,這也就算是了,最主要的是他還怕死。

現在的臧青梭已經是改變了太多太多了,首先他現在居然覺得死亡並沒有那麼的可怕了。

一個人連死都不怕了,他還怕活著呢?臧青梭心態的變化,在加上實力的增長,整個人現在就算是處於一個極度亢奮的狀態之中。

秦風和葉川等人之前在十大宗門交流大賽的時候,臧青梭的確是看不上他們。

後來葉川成為了天星宗的宗主,更是讓臧青梭鬱悶的要死,他想要找個什麼機會弄死葉川才好呢。

可是現在他才發現,天星宗要是能夠讓葉川真的當上一輩子的宗主的話,這恐怕是天星宗的福分。

自己的老爹也不知道有沒有做什麼傻事,反正臧青梭已經是寫了一封信讓人給帶回去了,相信自己的老爹看到自己寥寥幾行字,已經是能夠認清形勢了。

要是還不能夠認清楚形勢的話,那他只能夠說自己的老爹實在是不上路子了……

「這個女孩子叫做周冰,乃是周家最小的一個女兒。這周家到也是非常的奇怪,一直都是生女兒,這一代從來沒有生出一個男的。這周家的香火恐怕……」

憐兒也是有些奇怪的說道。

「周冰?好名字,好名字啊……」臧青梭讚不絕口的說道,至於好在什麼地方他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但是他一直都在說好。

「這個周冰,臧公子,你倒是有機會的,因為她還沒有找人家呢……」憐兒笑著道。

「當真?」臧青梭一下子來了精神,要是秦風還沒有找女人的話,那麼他臧青梭也未必會有這麼的著急,可是現在連這個冷冰冰的秦風都開始找對象了,那麼他自然也就著急了。

反正王獸已經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之內,這小子成天跟個大猴子在一起,自己要是個女人,也不樂意跟著他了。

「自然是真的了,我跟這個周冰還算是認識,只是不知道這周家到底是什麼意思了?」憐兒笑著道。

「周家怎麼了?我……只要她答應,我臧青梭……我……」一下子臧青梭也是變得有些語無倫次了起來。

「你什麼你?瞧瞧你這慫樣……」秦風哈哈一樂道。

「秦兄,你當時不也是這個樣子的嘛,現在憐兒姑娘看上你,你就嘚瑟吧你……」臧青梭被秦風說的鬱悶,也是還擊道。

憐兒被說的臉色一紅道:「你……你要是在這麼說的話,我可不幫你了……」

葉川呵呵一笑道:「對,連憐兒姑娘都敢得罪,我看他真的是不想要媳婦了……」

臧青梭趕忙擺擺手道:「那啥……憐兒姑娘,我錯了。這個周冰當真是沒有人家?要是這樣的話,我……」

憐兒道:「這個我幫你吧,周家曾經是風武城的第二大家族,現在連前十位都排不進去了,不過周家人一直都很自傲的。主要是你的出身,我恐怕周家的族長會……」

「英雄不問出處,如若周家當真是這麼目光短淺的話,那麼他們成為二流家族也是可以理解的了。」葉川冷聲道。

「好!好一句英雄不問出處……葉川,謝謝你!」臧青梭剛有些暗淡的眼神一下子又變得炙熱了起來。

一句英雄不問出處讓臧青梭重新的散發出了自信,英雄不問出處,他臧青梭將來的目標可是武尊境的強者。

「不錯,英雄不問出處,臧青梭,這一次我支持你追這個女孩子,要是星元石不夠的話,我這邊還有……」秦風笑著道。

「我看還是等王獸這小子吧,別到時候把我的那點星元石都輸光了……」

此刻臧青梭的眼神盯著場內,臉上充滿了期待之情。

ps:國慶節期間,狀態實在是一般,事情太多,散心結婚了,放假比上班忙,這一點請各位諒解一下。不過散心的更新量絕對不會少的,請各位放心,散心畢竟自己也要賺錢不是?呵呵,再次謝過各位的關心和支持了,拜謝各位兄弟們。 對於臧青梭來說,現在的一切就先看王獸的了,如若要是王獸輸掉了這一場比賽的話,恐怕到時候他臧青梭也就是窮的叮噹響了。

不過要是王獸贏得了這一場比賽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場中,形勢正在朝著對葉川他們有利的方向發展著,看著柳劍鋒那一頭大汗,也知道了他現在的戰鬥有多麼的痛苦。

這天武境初階的靈獸實在是太過難纏,紅眼聖猴最大的特點並不是力量,而是速度。

可以說現在的柳劍鋒已經是鬱悶的快不行了,紅眼聖猴的防禦柳劍鋒根本破不開,雖然他現在使用的是天武境下品的靈器,不過想要破開防禦,恐怕還是有些不太可能。

柳劍鋒急的滿頭大汗,他和紅眼聖猴是實力上的差距,現在他想要獲勝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斬殺王獸。


也只有斬殺王獸他才能夠從根本上取得勝利,畢竟和他比試的人是王獸,而不是這個紅眼聖猴。

王獸倒是比較的悠哉,現在的他只要和紅眼聖猴合力戰勝柳劍鋒就行了。

「柳劍鋒,我看你還是認輸算了,別到時候被打的狼狽,影響了你光輝的形象啊!」王獸在那邊不斷的刺激著柳劍鋒,實際上就是在干擾著柳劍鋒的注意力。

柳劍鋒和紅眼聖猴打了一陣之後,他的衣服上面已經是多處被劃破,整個人看上去倒真的是有些狼狽不堪。

紅眼聖猴彷彿知道柳劍鋒要休息一般,它也跟著休息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