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小丫頭片子!”薛鴻飛無奈的嘆了口氣,隨即回道:“行了,這事你別管了,我來處理!”

2021 年 1 月 30 日

“是!局長!”楊志安巴不得這樣呢,不然夾在這父女之間弄得自己裏外不是人,掛斷電話趕緊踩了腳油門去交警大隊迎接薛鴻飛。

薛玥瑩“砰”的一聲將電話掛上,轉身盯着笑眯眯的劉猛嬌斥道:“哼,沒想到啊,你能耐挺大啊,交警大隊的大隊長都爲你求情。”

“嗨,這有什麼,大人物還在後面呢!”劉猛無所謂的擺了擺手,如果自己沒猜錯的話這暴力小警花的老爸——濱城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薛鴻飛的電話也快來了,果不其然,劉猛的話音剛落,薛玥瑩兜裏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你……”薛玥瑩一看來電顯示竟然真是自己老爸的,性感的小嘴因驚愕張成“O”型,摁下接聽鍵的同時心裏不停的安慰着自己,不可能,自己的老爸怎麼可能會爲這個大壞蛋說情呢。

“馬上把你抓的那個叫劉猛的放了小瑩!”剛一接通,她老爸薛鴻飛的第一句話就把她的幻想打破了。 第032章 丁字路口

“爲……爲什麼啊爸?”薛玥瑩都快急哭了,怎麼連自己的老爸都爲這個臭男人說起情來了,這個大壞蛋也太狂了吧!

“沒有爲什麼,這是命令,馬上放了!”薛鴻飛冷聲命令道。

“我就不放!他酒駕我抓他有什麼錯!哼!”薛玥瑩倔強的和自己的局長老爹唱起了反調。


“你……你個小丫頭片子這身警服不想穿了是吧!”薛鴻飛雖然生氣,但又拿自己這個寶貝女兒沒辦法,底氣不足的“威脅”道。

“警服是國家賦予我的,你無權給我扒了,哼!”薛玥瑩說完不待她老爸回話就掛斷了電話,唯恐薛鴻飛再打過來又撅着小嘴把手機關了機。

“嘖嘖,說實話我真有點佩服你了薛大警花……”劉猛突然嘖嘖有聲的感嘆道。

“哼,這有什麼,邪惡永遠戰勝不了正義,我只是在行使國家賦予我的權力,絕不讓像你這樣的犯罪分子逍遙法外。”薛玥瑩以爲劉猛是在誇她呢,有模有樣的作勢拍了拍胸脯正色道。

“還說我臉皮厚,我發現我和你比哥真是被遠遠的甩了好幾條大街!”劉猛嗟嘆着揶揄道:“把自己的陰謀和圈套說的如此的正義凌然,你不去當演員真是娛樂圈的悲哀……”

“你……你混蛋你!”聽完劉猛的話薛玥瑩臊的俏臉通紅,但又無言反駁,索性耍起了無賴:“對,本警官就是要報復你,怎麼了,是你先惹得我,哼!”

“對嘛,這樣多好,敢作敢當,雖然有些卑鄙,但不骯髒啊。”劉猛壞笑着的“表揚”了一句。

薛玥瑩聽着劉猛冷嘲熱諷的話忍不住啐了一句:“呸,你才卑鄙呢,臭流氓!”


“哈哈,那我就讓你見識見識哥是怎麼耍流氓的。”劉猛突然大笑了起來,被銬在暖氣管道上的手突然一晃,只聽啪嘎一聲,手銬應聲而開。

“你……你……”薛玥瑩瞬間驚呆了,眼前這個臭男人難道真不是人?不但能看到自己私-密部位的紅內-褲,還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打開手銬,這也太……太變-態了吧……

“我剛纔不是告訴你了嘛,就你這小玩具手銬,哥打開是分分秒秒的事兒。”劉猛活動了一下手腕一臉壞笑的向仍處於震驚之中的暴力小警花一步步靠近。

“你……你別過來……你想幹什麼?”此時的薛玥瑩傻站在辦公桌旁,連反抗都忘了不停的往後退縮着。

“嘿嘿,你不是罵我是臭流氓嘛,那我就流氓一回給你看看。”劉猛說着進一步逼近嚇得薛玥瑩有些花容失色。

“你……你站住……不然我叫了哈!”薛玥瑩小臉蒼白的指着劉猛警告道。

“你叫啊,你叫的越大聲我就越興奮,哈哈。”劉猛模仿着電影裏的強-奸-犯的經典表情又壞又色一臉的豬哥相,上去一下子把薛玥瑩抱住了。

“啊……你鬆開混蛋……你……”薛玥瑩看着被自己反鎖住的門突然有種作繭自縛的絕望,邊掙扎着邊學着電影裏受害女演員的口吻來了一句:“你……你就算得到了我的身體,也得不到我的心……哼!”說完視死如歸的瞪着劉猛。

“那我要是隻想得到你的身體呢?”劉猛笑眯眯的看着懷裏像受驚的小白兔一般**不已的暴力小警花,別說這小妞確實挺有料的,隨着她柔若無骨的嬌軀的扭動,胸前的一對高聳不停的摩擦着劉猛的胸大肌,搞得劉猛下身的“小劉猛”瞬間耐不住寂寞雄糾糾氣昂昂的舉起了槍。

“啊你……你個色-狼!”被劉猛抱在懷裏身體貼着身體的薛玥瑩明顯感覺到了劉猛下身的變化,羞得小臉紅撲撲的都快能滴出水來了。


“這可怪不得我哈薛大警花,你要是老老實實的別亂動,它也不至於這樣不是,嘿嘿。”劉猛倒打一耙的壞壞一笑倒打一耙道:“你這是在撩撥勾引我知道不薛大警花?”

“你……你……嗚嗚……”薛玥瑩聽完劉猛的話突然委屈的哭了起來,邊哭着邊耍着狠:“你要是真敢……真敢把我……把我那個了……我就閹了你!”

“呃……”劉猛看着小警花那怨恨的眼神突然打了個寒顫,發現玩笑確實開的有點大發了於是收回揩足了油的一雙大手放開了薛玥瑩:“和你開個玩笑而已,至於反應這麼大嘛!”

“你……你混蛋,有你這麼開玩笑的嘛,嗚嗚……”劉猛這麼一說薛玥瑩更委屈了,眼淚叭叭的往下掉,驚魂未定的瞪着劉猛。

“好好,這樣吧,爲了向你表示歉意,我告訴你一個祕密。”劉猛說着突然神祕兮兮的看着薛玥瑩。

“什……什麼祕密?”好奇心極強的薛玥瑩抽搐着小巧可愛的瑤鼻抹着眼淚問道,突然被劉猛襠部頂起的小帳篷吸引住了,雖然她一直強忍着,但出於獵奇心理眼神還是忍不住的朝那高高鼓起的地方偷偷打量着,在心裏暗道,咦,這個臭男人的怎麼這麼大……

“嘿嘿,當然是你想知道的祕密了。”劉猛繼續賣着關子。

“好……你說吧!”薛玥瑩紅着小臉將目光從劉猛那羞人的東東上移開,在心裏不停的譴責着自己,薛玥瑩你怎麼那麼不要臉啊,竟然看男人的那個東東,羞不羞人啊!

劉猛歪着頭沉默了一會兒,突然笑着問道:“不知一個很經典的廣告你聽過沒?”

“什麼廣告?”薛玥瑩迎着劉猛不懷好意的目光心裏直髮怵,總覺得這個臭男人說不出什麼正經的話。

“丁字路口,你難道不想摘下這朵花麼?愛我就來蹂-躪我吧!”

“啥丁字路口,還愛就蹂-躪吧,什麼東西拍這樣變-態的廣告?”薛玥瑩很傻很天真的睜着無辜的大眼睛看着劉猛問道。


“這得問你自己啊,你身上不正穿着嘛!”劉猛笑着說完,見薛玥瑩還是一頭霧水,索性挑明道:“你的紅內-褲,難道不是條誘人的丁-字-褲嗎?”

“啊呀你……你個大色-狼!”薛玥瑩尖叫一聲這才明白過來,羞澀萬分的往後退了一步,突然又瞪着劉猛質問道:“你……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嘿嘿,天機不可泄露。”劉猛倚靠在暖氣片上邪惡的一笑,嚇得心裏發毛的薛玥瑩順手拿起辦公桌上的一個文件夾擋在了自己的下身。

這時薛鴻飛已經抵達了交警大隊,被女兒掛了電話之後他趕緊再次打過去,發現這小妮子竟然關機了,於是讓司機加快了速度,提前到達的交警大隊大隊長楊志安已經在門口候着了,薛鴻飛的黑色奧迪A6L剛停穩就上前一步爲薛鴻飛打開車門:“您來了局長。”

“小瑩那小丫頭片子在哪兒?”薛鴻飛氣呼呼的問道。

“在辦公室呢,她把那個叫劉猛的也銬在辦公室了,從裏面把門反鎖,外面的人根本進不去。”楊志安答道。

“哼,走,去她的辦公室!”薛鴻飛冷哼一聲,楊志安趕緊引着薛鴻飛走向薛玥瑩的辦公室,到了辦公室門口,倆年輕實習男交警一看局長、隊長都來了,趕緊立正敬了個禮:“局長、隊長!”

薛鴻飛擺了擺手示意他們放下,然後敲了敲門喊道:“開門小瑩,我是你爸!”

“你……你給我等着臭流氓,回頭我再收拾你!”薛玥瑩一聽自己的局長老爸來了紅着小臉給劉猛撂下一句狠話,有了剛纔被劉猛強抱的可怕經歷,她趕緊來到門口將鎖打開:“嘿嘿,你來了爸。”

“哼!”薛鴻飛瞪着任性的女兒冷哼一聲:“你沒把那個小夥子怎麼樣吧?”

“沒……沒,你給我打完電話我就把他的手銬打開了,正和他聊天呢。”薛玥瑩笑嘻嘻的回了一句,心裏則說,哼,還我把他怎麼樣,你怎麼不關心關心那個臭男人有沒有把你女兒怎麼樣啊,人家是女孩子耶!

“哼,回家我再收拾你!”薛鴻飛一聽女兒沒惹出什麼大亂子低聲訓斥了一句進了辦公室,薛玥瑩吐了吐小舌頭趕緊跟了進去,進去一看頓時傻眼了,只見劉猛正蹲在地上抱着頭手重新被拷在了暖氣管道上嘴裏唸唸有詞:“求求你饒了我吧薛警官,別打了……我再也不敢了……”

“這是怎麼回事?”薛鴻飛見狀臉色一沉看着女兒問道。

“我……他……他是裝的爸……我真……我真沒打他……”薛玥瑩現在是百口莫辯,站在那兒不停的跺着小腳,都快急哭了:“你要相信我爸……”

薛鴻飛冷聲命令道:“還不趕緊把手銬給這位小夥子打開!”

“我……他自己能打開……” 不如長生 :“你裝什麼裝,快點起來!”

“哎呦,你那一腳可真狠啊薛警官……咳咳……”劉猛說着捂着小腹表情痛苦的站了起來。

“你……你……啊……”薛玥瑩恨不得殺了劉猛這個影帝級別的天才演員。

薛鴻飛唯恐劉猛追究女兒的責任,趕緊面帶微笑上前一步親切的握住了劉猛的手慰問道:“你就是劉猛吧小夥子,不好意思我來晚了,小瑩不懂事你別和她一般見識。”

“嗨,沒什麼,薛警官除了有些暴力傾向之外其實骨子裏還是很可愛很有味道的,從她的穿着就可見一斑,很前衛啊。”劉猛說着只有他和薛玥瑩才能聽懂的隱祕的話。

“呸,臭流氓!”薛玥瑩一聽頓時聯想到了自己的紅色丁-字-褲紅着小臉瞪着劉猛小聲咒罵了一句。 第033章 撿廢品的女孩

“你在那兒嘀咕什麼呢小瑩?”謝鴻飛面目威嚴的瞪了撅着小嘴的女兒一眼:“還不趕緊給劉猛先生道歉!”

“我……”薛玥瑩想向她老爹揭露劉猛的“醜陋嘴臉”,但那些羞人的話又說不出口,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只能乾着急,不停的跺着小腳。

“咳咳,那什麼……沒事,女孩子嘛,都有點小脾氣小性子,可以理解,其實薛警官有時還是蠻可愛的薛局長。”這時劉猛假咳兩聲,迎着暴力小警花那都快能殺死自己的眼神很是“大度”的回了一句,說着還裝作很痛苦的捂着小腹呻-吟着:“哎呦……”

“你的傷沒事吧小夥子?要不去醫院檢查檢查?”薛鴻飛關心的詢問道,緊接着轉頭沒好氣的看着女兒訓斥道:“都是你乾的好事,哼!”

“我……劉猛你……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嗚嗚……”一直被老爸誤解又不能解釋辯解的薛玥瑩再也忍不住了,委屈的嗚嗚的哭了起來。

劉猛咬緊牙關裝作強忍着疼痛的模樣,從牙縫裏蹦出幾個字:“我能挺得住薛局長,這……這不怪薛警官,都怪我自己不小心……”

“呸!你……你就裝吧臭流氓!”薛玥瑩擦了擦眼淚鄙夷的白了劉猛一眼,今天這一天她被這個臭男人弄哭兩次了,要知道作爲女漢子的她可是一年都不會流一次淚的,這個臭男人真是壞透了,心裏咒罵着小巧玲瓏的鼻子一抽一抽的,煞是可愛。

“哎,看來薛警官對我還是有誤會啊!”劉猛很是“鬱悶”的嘆息一聲,心裏則暗道,和哥玩,哥玩死你個小警花你都不知咋玩的,突然又換上一副很是誠懇的表情晃了晃薛鴻飛的手:“可……可我真是好人啊薛局長!”

“啊嘔……”薛玥瑩看到劉猛越來越入戲再也受不了,噁心的掩嘴作乾嘔狀。

“嗯,我相信,我相信你絕對是個好小夥子。”薛鴻飛見劉猛並沒有和任性的女兒計較的意思鬆了一口氣微笑道:“呵呵,沒事就好,就是一場誤會嘛!”

“對,誤會,都是誤會,哈哈!”見暴力小警花被自己氣得吹鼻子瞪眼的小模樣劉猛忍不住爽朗的大笑了起來。

一直在交警大隊大院裏的李大壯,見突然來了兩輛警車,正要進去看看到底發生什麼了呢,兜裏劉猛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一看是程靜梅打來的趕緊摁下接聽鍵。

“怎樣猛子?和大壯聊的還好嗎?別喝太多酒……”程靜梅陪着劉梅吃完晚飯見劉猛還沒來,打電話關心道。

“我是大壯嫂子,猛子哥他……他因爲酒駕被帶到交警大隊了……你快過來吧……”李大壯早已把程靜梅當成劉猛的女人了,焦急的說道。

“啊?酒駕被抓了?好好,我這就過去……”程靜梅掛斷電話趕緊打了輛車直奔交警大隊,新交規已經出臺了現在酒駕可不是小事,鬧不好是要坐牢的,因此她不停的催促司機師傅開快點。

李大壯收起手機進了辦公樓,此時劉猛已經和薛鴻飛有說有笑的一起出了薛玥瑩的辦公室,而薛玥瑩像個沒有糖吃的小女孩一般跟在她老爸身後,一直用她那又氣又怒又羞又嗔的目光剜着劉猛寬廣雄壯的後背。

“猛子哥,你沒事吧?”李大壯見劉猛被放出來了,驚喜的大叫一聲跑了過來。

“能有啥事,咱又沒犯法。”劉猛說着還嘚瑟的瞟了暴力小警花一眼,然後拍了拍李大壯的肩給薛鴻飛引薦道:“薛局長,這是我兄弟李大壯!”

“小夥子挺壯實嘛!”薛鴻飛笑着伸手在李大壯凸起的胸大肌上捶了捶,劉猛又爲李大壯介紹道:“大壯,這位可是咱濱城市公安局一把手薛鴻飛薛局長,還不快認識認識。”

“啊?奧奧……”李大壯一聽頓時驚呆了,心說猛子哥也忒牛掰了吧,剛被個一槓一花的小交警抓起來,沒用一小時的工夫就和濱城的警界大佬成朋友了,趕緊雙手握住薛鴻飛伸過來的手激動道:“您……您好薛局長……”

“薛局長,我還有個事想麻煩您幫忙。”劉猛突然想起一件事看着薛鴻飛微笑道。

“有事你就說猛子,和我客氣什麼啊!”薛鴻飛豪爽的應了一聲,心裏卻翻了個白眼,你個小子都能讓省公安廳的一把手半夜爲你說情,還用求我一個市公安局長?


劉猛一聽薛鴻飛連對自己的稱呼都改了,都說來而不往非禮也,於是投桃報李的笑了笑:“那我就先謝謝薛叔了哈,是這麼回事,我兄弟大壯的父親兩年前出了一場車禍去世了,到現在都沒抓住逃逸的肇事者,您看……”

“切,馬屁精!”薛玥瑩聽到劉猛那個臭壞蛋竟然稱呼她老爸“薛叔”,撅着小嘴小聲奚落了一聲。

“對,以後就叫我薛叔,薛局長顯得多生分!”讓薛玥瑩沒想到的是,她的局長老爸卻欣然受之,氣得暴力小警花不滿的嬌呼一聲:“爸,你……”

薛鴻飛沒搭理女兒,心裏微嘆一聲,你個小丫頭片子懂什麼啊,這個年輕人不簡單啊,省公安廳廳長謝德海的鐵面無私在整個華夏政法界都是有名的,他絕對不會爲了私人感情徇私,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了,就是這個叫劉猛的年輕人八成是國家的人,和這樣的人物搞好關係沒什麼壞處,心裏琢磨着表面上則面目威嚴的轉頭看了一眼身旁的交警大隊大隊長楊志安:“怎麼回事啊楊隊長?”

“我……我回去叫人馬上覈查局長……”楊志安心虛的回道。

“一定要認真嚴謹從嚴從快的查出肇事車輛和肇事者,猛子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要是敢敷衍,看我不撤了你的職!” 極品小農夫

“是是,我一定按照您的要求嚴格落實。”楊志安說着忍不住暗地裏打量了一眼一旁的劉猛,他還從沒見過身爲濱城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的薛鴻飛如此和藹可親過呢!

“真不好意思薛叔,大半夜的還折騰您……”劉猛面帶歉意的看着薛鴻飛。

“沒什麼,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倒是我那個不懂事的女兒,只要你別怪罪她就好。”薛鴻飛話音剛落薛玥瑩就不滿的叫了一聲:“爸……”

“怎麼會呢,像薛警官這樣又漂亮又有能力,又保守又前衛還正經的好女孩,我討好還來不及呢!”劉猛說着不動聲色的衝薛玥瑩壞壞一笑。

“你……哼!”在薛玥瑩耳裏,劉猛所謂的保守就是他之前說的悶-騷,正經就是之前調侃自己假正經,前衛說的是……是羞人的丁-字-褲,可她又沒法挑明,這個臭男人真是太可惡了!

這時匆匆抵達的程靜梅小跑着衝進了交警大隊的辦公樓,看到劉猛迫不及待的來到他身旁焦急的問道:“你……你沒事吧猛子?”

“沒事,事情都解決了梅姐。”劉猛看着因爲跑的太急**吁吁白皙的額頭上沁出一層細密的汗珠的程靜梅,心裏一陣莫名的感動。

“你可擔心死我了!”程靜梅委屈的嗔了劉猛一眼,擡頭看了一旁面帶微笑的薛鴻飛趕緊攏了攏散落前額的鬢角小臉一紅尷尬的打招呼道:“薛……薛局長,您也在啊……”

“哈哈,你程大主持人都來了,我能不來嘛!”薛鴻飛看着程靜梅和劉猛笑着揶揄道。

“呃……那個,沒事我們就先走了薛叔,改日有空我專程去拜訪您。”劉猛見程靜梅小臉紅撲撲的不知如何回話趕緊爲其解圍道。

“好好,咱們來日方長!”薛鴻飛點了點頭,突然看着任性的女兒道:“小瑩你替我送送猛子,就當是戴罪立功了。”

“爸……”薛玥瑩委屈的眨巴着大眼睛正欲拒絕,薛鴻飛就毋庸置疑的命令道:“快去,這是命令!”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