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形閃動,北辰宇避過幾支落下的戰戈,一雙鐵拳悍然轟出,向著兩名軍士擊去。

2021 年 1 月 30 日

嘭!

這些軍士大都是出體前期,即使是有著精良的戰甲阻隔,也承受不住北辰宇的轟擊,被北辰宇轟的倒退出去。院子中的威嚴中年男子看到這一幕,尤其是北辰宇眉心的符文,眸中莫名的光彩流轉。

隨著這兩名軍士被北辰宇震得倒退出去,其餘軍士意識到了北辰宇的厲害之處。軍士們訓練有素,瞬間改變了攻擊方式。

「哈!」隨著齊齊的一聲暴喝,只見剩下的幾支戰矛疊在一起,向著北辰宇重重落下。這樣的一擊勢大力沉,看到這一幕,北辰宇不但不懼,心中反而湧現出一股豪情。

「喝!」暴喝一聲,自治躲不過的北辰宇不閃不避,一拳向著疊加在一起的戰戈轟去,心中咆哮道:血氣爆發!

轟轟!!!

隨著北辰轟到戰戈交錯處,殷紅的血氣瞬間爆發而出。兩重爆鳴之後,接連不斷的衝擊波將這近十名軍士一齊掀飛了出去。遠處看到這一幕的威嚴中年男子,眸中異樣之色更甚。

大口大口喘著氣,使用天生符文技,對於此時的北辰來說也是十分困難的。然而,一切都沒有完——

「殺!」其他地方聞聲趕來的軍士們殺聲大作,向著北辰宇衝去,血腥殺氣瀰漫。

「啊!」剛剛復甦,從死亡魔城走出便遇到如此危局。北辰宇暴吼一聲,既然沒有活路,不如痛痛快快戰一場!

眉心有幾分黯淡的符文再次大亮,臉色變得有幾分蒼白的北辰宇向著許許多多的軍士衝去。 “我擦,帝國前十的殺手都被我們遇上了,咱們的運氣怎麼這麼背?”

從葉銘手中逃走的兩人自以爲逃出生天,當即不由怒罵起來。

“媽的,全怪那小子!磐石城小家族的少爺也敢得罪我們,老者一定要殺了他。”另一人將所有一切推到葉銘身上,神色猙獰的開口。

“你們沒有機會了!”

黑暗中,一道冷漠無情的聲音響起,同時一隻閃耀着白光的大手探出。

“什麼!”兩人被這個場景下了一跳,轉身就想跑,但此時卻驚恐發現自己的身體居然無法移動分毫。

金芒大手就這樣緩慢伸出,但兩人卻是避無可避,只能眼睜睜看着大手不斷抓向自己,恐懼情緒不斷加深,滴滴冷汗在臉頰間狂流!

嘎吱…嘭!

大手抓住一人,緩緩緊握,一旁之人能清楚聽見同伴骨頭被捏碎的聲音,最後在一聲爆炸中變成一團血霧。任憑同伴臉龐痛苦得扭曲,但喉嚨就是無法發出聲音,恐怖的場景讓另一人感到毛骨悚然!

“惡魔!惡魔…你是惡魔。”那一人驚恐嘶吼,竭嘶底裏,似乎想要吼破喉嚨自絕於此一般!

“惡魔?…我喜歡這稱呼,呵呵!”黑暗中的人迴應,恐怖的笑聲讓那人心碎!

“你們的死,只能怪自己惹到不該得罪之人了!”


黑暗中的神祕人聲音再次響起,隨後巨大手掌調轉方向,緩緩抓住另一人。

“啊…”另一人發出痛苦慘叫,他突然發現自己的皮膚居然在迅速變黑,而且身體內部如同有無數螞蟻在啃食一般,讓他痛苦無比。

他只短短掙扎了一小會,隨即口鼻溢出鮮血,頭顱一歪就氣絕身亡了。

這人詭異死亡,隱藏在黑暗中的人出現,看着地上的一句屍體,不由驚訝開口“毒?!”

這不得不讓他震驚,這人身中劇毒他先前居然沒有絲毫察覺,而且毒性如此強烈,一個後天七階武者都瞬間斃命!

“是誰下的毒?居然如此恐怖!”那人心中狠狠抽搐,這劇毒讓他都忌憚不已。

他感覺,若是自己被人下了此毒,不立馬斃命就算命大!畢竟剛纔毒性爆發的場景太恐怖了,整個人都在迅速變黑,人體機能瞬間壞死…

不過他心中卻沒有懷疑過葉銘,葉家的這位廢物少爺他很瞭解,雖然這幾日表現反常,但他也不認爲葉銘有能力配置出威脅他的劇毒!

其實這毒還真是葉銘用從聚寶閣那收購來的藥材配置的,不過很少用,也是這三人所做之事已經超過了他的底線,所以他纔在三人身上使用了一丁點。

這劇毒可是丹仙配置的,到底有多恐怖,葉銘自己也不清楚,反正就算是先天也是觸之即死!其實葉銘這也是爲了保命,畢竟世界是殘酷的,沒有點手段很難活下去。

最後神祕人隨意打出一道靈火將屍體焚燒乾淨,然後轉身消失在黑暗之中。

黑暗中,一隊宛若明星的車隊緩緩駛進磐石城,拉車的是三匹潔白無暇的烈焰馬,四蹄踏在赤焰中前行,脊背也有烈焰燃燒,看起來神駿不已。

主車兩旁還有一隊騎士守護,每人胯下一匹目露兇光的黑炎馬,黑色鱗甲閃耀着深深寒光,雖然同爲黑色,但又與四周夜色的黑暗涇渭分明。

主車中之人看不真切,輕紗薄幕間,只能模糊看出來者是一個窈窕女子…

保護女子的騎士各個神色冷峻的打量着四周,空氣中瀰漫着一股危險的信號,這對人馬一看就知道是訓練有素的精銳!

“來了!”熊勇起身,眼神深邃的看着緩緩駛進磐石城的車隊。

葉銘也朝前望去,他也對帝國第三皇女好奇不已,畢竟磐石城這次風雲的源頭就是這三位皇女的一次爭鬥。

主車雖有三馬拉馳,但卻無軸與輪,車盤下方由微弱光芒支撐,整輛馬車都是懸空的,但無任何道紋靈力加持。

“又是科技產物?”葉銘一眼認出那那車的不凡,心中不僅驚異,這個世界的科技水平似乎比他意料之中更高。

“自己小心!”熊勇說了一句,隨後整個人緩緩消失,融入四周黑暗,就連葉銘也無法找出他。

車隊領頭者是一青年,腰佩一把寶劍,胯下坐騎一側還斜掉着一把銀色長矛。青年胯下的嘯天虎面目猙獰,眼露兇光的掃視四周,一看就是極爲不好惹的傢伙。

“拔劍,保護公主!”青年突然駐足,擡手示意身後騎士保護公主。

鏘鏘鏘…



二十位騎士動作統一,訓練有數,在領頭開口時就拔出佩劍,而且將中央主車團團圍住。

“臥槽,還真是土豪呀!”

葉銘看着一行二十人全部手持青色光束劍不禁大發感嘆,而且這些人的劍鞘也不是一般材質。光束劍不像道寶靈兵,雖然鋒利異常,但可控制性太低,劍鞘需要特殊材質打造才能承受住拔劍時的摩擦。

葉銘搖搖頭,他對於熊勇這次刺殺已經不抱希望了,雖然他先天二重,而且隱匿技巧很好。但這二十一騎士沒一個是弱者,全是先天,領頭者更是氣息恐怖,讓葉銘都感到心驚。

“先天已經如此不值錢了嗎?”葉銘不禁苦笑。

磐石城三大高手,號稱震懾一方,但如今看來…似乎也變成了不要錢的地攤貨了!

而且這還只是第三皇女的陣容,那號稱“瘋子”的第一皇女梅菲特又會有多強,葉銘不禁越加好奇了。

“呵呵,不好意思!我就好奇,想看看而已。”葉銘看領頭者向自己望來只好站起來,聳聳雙肩一臉無奈之色!

“趕緊離開,否則殺無赦!”領頭青年低喝,蘊含靈力,猶如天威,震得葉銘氣血翻涌,嘴角流出血跡。

其餘騎士見“威脅”居然只是一個毛頭小子,而且直接被頭領一句話震得吐血,神色中不由露出笑意,臉上更露出戲謔。

葉銘神色瞬間冷了下來,他沒想到對方居然如此倨傲,視人命如草芥,旁觀都不允許,還要殺無赦!

葉銘臉露冷笑,服下療傷丹藥,感覺自己體內傷勢瞬間恢復,從新盤坐下來靜靜看着他們。

領頭人蹙眉,已經伸手抓向一旁戰矛,雖然他不願殺人,但一切威脅到公主威脅的存在都要被排除,因爲…他是公主的騎士!

“不好!保護公主…”領頭騎士突然色變,連忙向其他人喊道,同時將手中長矛瞬間刺向後方。

與此同時,一道黑影突然出現,如同鬼魅一般撲向馬車,手中長劍閃耀着冷冽的光芒,繞過衆人防禦刺向公主。 第二章生來註定戰蒼天!

戰戰戰!!!

北辰宇心中咆哮著,與諸多軍士組成的洪流衝撞在了一起。柯家家主只是看著,沒有喝止,也沒有出手的意思,只是輕輕地撫摸著柯夜雪的腦袋,安慰著后怕的少女。

看著不遠處浴血而戰的少年,柯家家主心中震驚無比。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了少年的修為只有鍛體後期。一名鍛體後期的少年,竟然能夠爆發出出體後期的戰力,這是何等的驚人?也只有那些真正的大勢力才能誕生出這等天才吧?

念及至此,柯家家主已經排除了眼前少年時敵對勢力派來暗殺自己女兒的可能了。這等天才,再強大的勢力也不可能派出來做這種事情。

心念電轉之間,柯家家主看到少年已經漸漸不支,快要被柯家軍士圍毆落敗了。終於,少年力竭,被幾支戰戈交錯,橫在脖頸間。

還不等中年男子開口,一旁的柯夜雪已經沖了出去。控制這一層能量包裹著身體抵禦寒風,柯夜雪的紅唇翕動,指掌間也有細小的符文流轉,等到了北辰宇面前,柯夜雪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枚散逸著寒氣的冰錐。

將冰錐抵在少年的脖頸間,少女眸光森寒無比,語氣冰冷道:「說!是誰派你來的!」

北辰宇經歷了連番大戰,天賦符文早已虛淡不堪。此時的北辰宇已經恢復了鍛體後期的修為,感受著體內失去力量的空落感,北辰宇無力的抬起頭,目光誠懇地直視著少女,「柯夜雪姑娘,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哼!」怒哼一聲,柯夜雪緊握冰錐,又向北辰宇的脖子靠近了幾分,「不是故意的,那你怎麼會出現在那裡。」說到最後,柯夜雪的俏臉微紅。

「……」北辰宇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這種事情怎麼解釋?難道要自己告訴對方,自己是由於一次隨機傳送才來到這裡的?

「夜雪。」就在這時,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

「父親。」北辰宇抬頭看去,只見柯夜雪叫了一聲「父親」,便退到了一旁。隨後出現在北辰宇眼帘中的,是一名穿著華貴衣服的中年人。

「你叫什名字?是什麼人?」中年人居高臨下,開口問道。

「北辰宇。」少年回答道,「至於我是什麼人,自己也不知道。當我醒來的時候,就在這位小姐的……」說著,少年看向雙眸冰寒的柯夜雪,「這位小姐的閨房中了。」

「哦?」輕輕地哦一聲,中年男子皺起眉頭,彷彿在思索著什麼。北辰宇注意著中年男子的表情,他知道,自己的是死是活多半就在這人的身上了。

片刻之後,中年男子再次開口:「將他關入牢中,嚴加看守,但是要好生照顧,不能虧待了。」

「父親……」中年男子話音未落,一旁的柯夜雪就開口道:「此人當殺!」

北辰宇心中咯噔一下,不過,令他鬆了一口氣的是,中年男子又道:「夜雪,此人留著說不定還有用。」說罷,中年男子目光轉冷,開口道:「今日之事,誰若敢泄露半個字,殺無赦!」

「是!」諸多軍士齊聲應道。

「好了,退下吧!」說罷,中年男子一揮手,幾名軍士便押送著北辰宇向一處走去。等到軍士們都消失之後,柯夜雪便臉色微紅,細若蚊蠅道:「父親,此人看了女兒的身子,為何不殺了?」

「你先回去換一身衣服,別凍壞了。」寵溺的揉了揉柯夜雪的小腦袋,中年男子開口道。

「好了!」不一會兒,柯夜雪的聲音從屋中傳出。柯家主聞言,向著屋內走去。

環視四周,柯家主問道:「他是從何處來的?」柯夜雪臉色羞紅的指了指浴盆上方,開口道:「上面。」

「上面?」柯家主疑惑的抬頭看了看,「這上面沒有損壞的跡象啊。」柯夜雪接話道:「女兒隱約看到,他似乎是從一扇傳送門中落出來的。」

聞言,柯家主心中一震。固定傳送門是很難搭建的,整座北陵巨城都沒有一個,更不要說臨時開啟的傳送門了。

此時,柯夜雪也感到了不對,語氣中有幾分疑惑,「您是說,那個混蛋說的是真的?」

點點頭,柯家主嘴角掛上一抹微笑,開口道:「夜雪,把他今日落入你房中的事情拋開不談,你對他的評價是什麼?」

「這個……」知道了少年的古怪,柯夜雪也迅速冷靜了下來,開口分析道:「單看他的話語眼神,應該是一個比較老實的人。從他前後的實力變化來看,他的天資也是相當的驚人,世所罕見。」

「還有呢?」柯家家主的眼神微動,不知在想著什麼,開口道。

「沒有了吧?嗯……還是個戰鬥狂?」柯夜雪疑惑道。

「呵呵…..」柯家家主一笑,開口道:「乖女兒沒有發現嗎,那小子的模樣挺英俊的。」

「啊?」聽到這出人意料的答案,柯夜雪先是愣了一下。隨後,彷彿是想到了什麼,柯夜雪嘴一癟,撒嬌道:「瞎說什麼呢,就算是他可能為家族解除危機,我也不要嫁給他!」

「哈哈哈……」柯家主終於是大笑了起來,開口道:「我可沒說要把你嫁給他。」突然,柯家主的聲音轉冷,「看那小子的樣子,應該是失憶了。利用今天這件事,可以將他綁在柯家的戰車上,一月之後的大比,我們未必沒有機會!」

「嗯,那就饒了這小子,不殺他了。」柯夜雪並非不懂時之人,聯想到柯家此時的境況,也不再鬧著要殺北辰宇。


此時,柯家私牢中。

躺在鋪著乾草的石床上,北辰宇抬頭看著牢頂的月亮石,在那裡發著呆。

直到現在,北辰宇才有時間回想今天發生的一切。

「該死的傳送門,竟然把我傳送到這種地方。」嘴裡叼著一根乾草,北辰宇嘟囔著,「不過看那中年人的反應,我應該是死不了了,就是不知道他們要我幹嗎。」

想著想著,北辰宇漸漸陷入了夢鄉。說是失憶自然是騙他們的,在夢中,他彷彿又回到了記憶中那個地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