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長風點點頭,說道:“我也一樣。”

2021 年 1 月 30 日

“來吧!”

“來吧!”

兩人爆喝,隨後一眨眼間就突破四十米距離,來到各自面前。

“呯!”

拳套與戰刀相互交擊綻放出的凌厲氣機,足以將普通人震的筋骨盡斷!幸好林中的小動物感知要敏銳的多,早已四散逃去,要不然此刻只怕要造下一場殺孽。

兩人化作兩道幻影,打的難捨難分,無名的攻擊十分流暢,不光是拳頭,就連肘、肩、膝、跨都被他靈活的利用起來,全身任何地方都能發起攻擊,整個招式間變化莫測,往往令人防不勝防。

不過雖然他的攻勢異常靈活,但趙長風的技巧卻並不輸於他。此時戰刀揮舞間劈、掛、刺、挑等基礎刀法猶如行雲流水般施展出來,本來顯得樸實無華的招式在他手中卻有一種異常的美感,將自身封擋的嚴絲合縫的同時,也在不停地捕捉無明招式間的細微破綻,時常於平凡中綻放出驚豔刀法,往往能將無明逼的左支右拙。

砰!砰!砰!砰!砰!

兩人交戰所生出的氣浪飛速盤旋,其中大量流動的氣流將四周的空間變得扭曲起來,使得戰鬥中兩人的身影變得模糊不清,只有些許氣機從中時不時的逸散而出。雖然看起來輕飄飄的落下,卻將地面斬出一道道縱橫交錯的裂痕,可見兩人的戰鬥威力是何等巨大,何等的危險。

“天地霸拳!”

“江月破浪!”


此時兩人身形同時出現,同時喝到。

只見無明拳頭之上黑白之光明滅不斷,一股堂皇霸氣撲面而來,就像是天地間的君王拿着社稷重器站在萬民之中一般,彷彿天下萬物都要拜倒在這一拳下,這拳一出,不可攔!不可擋!

而趙長風此刻四周的陽光逐漸變的黑暗,隱約有海浪的聲音傳來,趙長風高舉的戰刀化爲一彎明月,將身邊的空氣不斷向兩側逼退,形成一層層漣漪,就像是滾滾而流的大江一般,彎月向前逼近,破開大江向前斬去。只感覺在這一刀下什麼都要變成兩半。

一刀一拳再次相交,只見空氣都有些變得褶皺起來,可想而知其中有多大的威力,不過過了好久卻沒有聲音傳來,威能到達了一定的地步,就連聲音都湮滅在其中,正所謂大音希聲,正是如此。

一刀一拳,兩人繼續保持着這一動作,只聽咔嚓一聲,大地上以兩人爲中心,突然出現了一道道裂紋向四面八方擴展而去,裂紋不斷向外擴張,直到三十米外才逐漸消失,從高處一看兩人就像是站在一張蛛網上一般。

而一旁的幾顆大樹也轟然倒下。這幾顆樹都長到了足有兩人合抱那麼粗,樹身上的傷疤縱橫交錯,可見其古老,不知立在這裏經歷了多少年風雨,卻是沒能逃過今天這一劫。

兩人同時一震,各自向後退了三步,隨後各自躍躍欲試,正要再戰。

“你們兩個混蛋,在幹什麼?”

一旁傳來一個氣急敗壞的聲音,趙長風只覺這個聲音有些熟悉,偏頭一看,只見一個黑熊般的身影已經來到他眼前。

“梆、梆。”

兩個聲音想起,只見趙長風和無明全都捂着頭彎下了腰。兩人頭上一人被賞了一個爆栗子。

趙長風擡頭一看,這鐵塔般的身影正是鐘山,趙長風劇痛之餘心裏暗自駭然。要知道剛纔那聲音至少是從二百米外傳來的,他與無明甚至都沒有反映過來就遭到了襲擊,這一系列動作看起來簡單,可是兩人如果得到的不是爆栗子而是一把匕首呢,這豈不是說剛纔兩人的性命完全沒有再自己手中? 想做到這一步其中要涉及到長距衝刺、短距衝刺、急停、急轉等一系列動作,趙長風估計鐘山的速度最慢也要超過音速!他看了鐘山一眼,怎麼也沒想到這個看起來身高長度還沒有肩膀寬度的漢子能具有這種速度。

“看什麼看!”鐘山此時怒目圓睜,像是黑炭上開了兩個窟窿眼。

“這是什麼地方?這是公園!你們要打可以去演武場,幹嘛要來這裏?”鐘山插着腰吼叫道。

“鍾將軍,對不起,我看到趙兄實在是太激動,我……”無明在一旁苦笑着說道,話還沒有說完,整個人就向遠處飛去,最終大頭朝下栽到了泥土中,腿還在外面不斷的抽搐着。

鐘山慢慢收起腳,竟彷彿一直站在原地沒有動彈一般,他的吼聲更大了:“我叫你激動,你他奶奶的,老子說話還敢頂嘴。”他罵罵咧咧道,隨後神色不善的轉頭看向偷笑的趙長風。

“你有什麼意見?”

趙長風此時面色驚悚,連忙搖了搖頭。

“哼,你們兩個,跟我去後勤。”鐘山說道。

趙長風連忙點了點頭,隨後跑到那裏將還在土裏扎着的若陽拽了出來。

“完事了?”無明滿臉泥土,此刻他將眼睛張開一條縫,不斷的看着四周,悄聲說道。

“原來你是裝的!”趙長風說道,隨後他想了想,突然發現要不是若陽自己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不禁有些惱怒,扶着無明的手立刻鬆開。

若陽此時雖然意識清醒,但是剛纔鐘山那一下也是讓他骨頭散了架,此刻是一點力氣也使不上,趙長風一鬆手,他自然是站立不穩,一屁股做到了地上。

“哎呦。”無明痛呼一聲,隨後擡頭用可憐的眼神向趙長風看去,兩人對視良久,都哈哈大笑起來。

“哼!”遠處鐘山冷哼一聲,兩人不敢繼續笑下去,若陽連忙起身,在趙長風的攙扶下跟着鐘山離開這裏。

一路上鐘山一點也沒有照顧二人的意思,徑直在前面走着,若陽雖然有趙長風在一旁攙扶,不過想要跟上他也是有些困難,不過兩人此時也是沒有辦法,只能咬牙緊跟,就這樣堅持了一路,來到軍功大樓時若陽竟也恢復了行動能力。

“地面修繕費三萬軍功;千年古木,四顆共十萬軍功;另外你們戰鬥的餘波造成了四個路過的普通人受傷,軍部已經送上賠償,摺合軍功一萬點,總共八萬軍功!”


兩人此時老老實實的坐在了那裏,面前的桌子上則是擺放着一張賬單。

“二位看看有沒有遺漏的地方,如果沒有的話那就交軍功吧。”對面後勤部門的官員神色淡漠的看着眼前的兩位,尖聲說道。

這軍功扣除的速度趙長風可是見識過,此刻哪裏還敢表示有遺漏之處,二人此刻都連連點頭。

“趙兄,今天連累你實在是太過意不去了,這些軍功就由我來……”無明話沒說完就停了下來,此時他的笑容凝固在臉上,伸進懷中的手僵在那裏。

“這個,趙兄,說來慚愧,我只有六萬軍功了,恐怕還是要趙兄稍微破費一點。” 無明隨後有些尷尬的說道。

趙長風翻了個白眼,“看來這剛發的十萬軍功還沒捂熱乎,就都捐到基地建設中了。” 他心裏想到,隨後無奈的將銘牌放到前面的桌子上。

過了一會,趙長風和無明就從這房間裏走了出去,此時這個後勤的官員收走儀器和賬單,也從這裏離開,只見他在走廊中七拐八拐,就進了另一個房間中。 “老吳啊,你這賬是不是算錯了?應該沒有這麼多才是啊,這軍功我看着都眼暈。”熟悉的聲音傳來,正是這官員,彷彿在跟誰在說話。

“嘿嘿嘿,何止是有點多,我足足多算了五萬軍功點!”另一個聲音傳來,聽這聲音沙啞,這老吳應該是個老頭。

“五萬!你是得了失心瘋不成?”這個人聽完他這話聲音不禁拔高了幾分,聽着更加刺耳了。

“你這麼激動幹嘛?我沒瘋,我這麼做也是爲了基地嘛,你看,這些年青人有着能耐呢,而且火氣還大,今天打完明天打,打完再賠,賠完再賺嘛,我索性就多要點,反正賠完他們也能賺回來,這樣一來基地也能得到發展,又能促使年輕人多多做任務,他們任務做得多也能更快的強大起來,回過頭又能促進基地發展,你們都發展了,而受累的卻只有我,你說我爲了基地的發展容易嗎。”

“嘖嘖嘖,不容易,不容易,您老這是功在千秋啊”這人誇張的說道。

“哈哈哈,爲了基地發展,我又那裏敢言辛苦。”老吳笑道,對於他話中的陰陽怪氣好似沒有察覺一般。

這老吳的話如果讓趙長風和若陽聽到了恐怕會氣的七竅生煙。

此刻大樓外。

“趙兄,如今咱們可算是一貧如洗了,我觀察一個任務好久了,一直想找個人合作,不知你有沒有興趣。” 無明對趙長風說道。

“哦?你之前爲什麼不找別人,以至於拖到現在。”趙長風問道。

若陽苦笑道:“因爲這個任務實在是太過危險,武者境排行在我以下的人去了十分危險,十名開外的人更可以說是九死一生,而武將級實力夠的再做這個任務就有些不值得了。”

“我自襯一個人雖然保命沒問題,但是再想做任務就有些困難了,但是兩個我這樣的武者做這個任務就絕對可以完成,不過就是因爲一直沒有合適的人選,所以就這樣耽擱了下來,不過如果有趙兄相助的話,這次的任務就絕對沒有問題。” 我的冷酷保鏢

“哦?這是什麼任務?”趙長風對這個任務也來了興趣。

“探尋古遺蹟,找到有價值物品。” 無明神色凝重的說道。

古遺蹟?趙長風有些驚訝,這個詞對基地的所有人來說都是十分熟悉,就連牙牙學語的孩童也知道古遺蹟的存在。從古至今,人類的發展總是與古遺蹟息息相關,甚至可以說是被古遺蹟所推動的,現實生活中的很多技術都是從古遺蹟裏面探尋出來的的,別的不說,就說這沙之都四周高大厚重的藍色城牆,據說就是按照古遺蹟裏面探尋出的一張配方所製成,十分的堅固,並且易於建造,原材料就是沙漠中隨處可見的沙子。

而基地中很多的電子儀器也是包含了很大一部分古遺蹟的技術在其中,甚至連那陸剛的汽車都是遺蹟裏的技術,而這些只是遺蹟中的九牛一毛而已。

“這次的軍功並不固定,咱們搜索到有價值的物品會由基地所估價,有些運氣成分在其中,如果搜索到與城牆技術一樣有價值的物品的話,咱們甚至會一躍成爲整個基地最富有的人。” 無明的聲音傳來,打斷了趙長風的思路。


趙長風失笑道:“哪有這麼好的運氣。”雖然這麼說,但是他也算是同意了。 腹黑首輔的心尖寵 ,此時就要分別。

“趙兄。”無明突然叫住他。

“恩?”趙長風不知無明叫住自己又有什麼事。

“趙兄,今天與我一戰你絕對不會後悔的。” 無明說道,神色中透着一股狡黠。

“爲什麼?”趙長風翻了個白眼,無明一提起這事他就想起那打水漂的十萬軍功。

“嘿嘿,我就不告訴你了,還是給你一個驚喜吧。” 無明笑道,隨後轉身離去。

趙長風皺着眉頭,不知他說的驚喜是什麼,隨後也轉身向家裏走去。

當他回到家時,卻發現一個侍者站在自己的家門口,顯然已經等候多時,他的身邊則放着一個巨大的箱子,此時見到趙長風回來,則連忙向他走來。

“趙大人恭喜您,與無明大人並列爲武者榜第一名,第一名享受月供十萬軍功,本來應該直接給您,但是查到今天先生購買物品失敗,現在已經摺合成商品,請您查收。”這侍者恭敬說道,笑容可 掬。

趙長風愣了一下,隨後才反應過來前十名都是有月供的,從獲得名次的那一天算起,每隔三十天就會得到相應的獎勵,看來這就是無明所說的驚喜了。

只是趙長風沒想到自己與無明並沒有分出勝負,但是基地竟然也將自己排到了第一名,這着實讓他有些驚訝。

“看來那些武者之所以一個個都躍躍欲試不光是我看起來好欺負,也有想將我名次取而代之的想 法。”趙長風雙目一閃,對於白天的事心中有了判斷,畢竟只有排行榜前一百纔是有獎勵的,拋開名聲不說,光是這份獎勵在那些人的眼中都已經足夠誘人。

這其中也能看到基地制定規則的奇妙之處,單單是這些獎勵就可以讓戰蠍中全部的武者生出競爭之心。

打開箱子一看,一方的器皿中裝滿了藍色液體,上面則放了一個巴掌大的透明瓶子,裏面暗金色的液體正沸騰着,正是藍鈴花精油和地龍精血!

送走了侍者後,趙長風迫不及待的將這些拿到了屋裏,他四處看了一眼,趙巍國依然不在家中。他並沒有急着使用地龍精血,而是先洗了個澡,再練了一會刀法,等到心平靜了下來後,纔將從小用到大的木桶取了出來,先是將藍鈴花精油倒入其中,藍色液體頓時將木桶填滿,趙長風此時深吸了一口氣,終於將地龍精血拿出,倒了進去,只見前一刻還生龍活虎的地龍精血到了精油中頓時平靜下來,隨後快速的消散開,暗金色遍佈其中,木桶中的液體變得愈發的絢麗。

趙長風深吸一口氣,隨後跳了進去。

“嘶——”

趙長風剛以進入就深吸一口氣,就像是普通人突然跳進了開水中一樣,在全身的神經反射運動下趙長風下意識的就要從中跳出來,不過他終究是壓抑住了這個本能,在其中盤膝坐了下來。

剛纔平靜下來的地龍精血就像是又復活了過來,瘋狂的向趙長風身體裏鑽去,隱約間甚至可以聽到咆哮聲,這讓趙長風不禁暗自駭然。

“這地龍究竟是什麼東西?其精血竟然如此兇殘!”趙長風心裏想到,不過他也沒什麼辦法,只能在其中苦苦支撐。

此時的趙長風咬緊牙關,渾身透出一股狠勁,隨後意識溝通身體將精血向身體中不斷吸收,與其在精血的滲透下苦苦的支撐,不如掌握主動,自己吸收精血,這樣至少會讓自己身體的改造效果更好一些,說不定這點差別就決定了最終強化完成後的身體是武將級的還是上級武者巔峯級別的。

豆大的汗珠不斷從趙長風頭上滾落,經過趙長風青筋凸起的頸部,最後流進精油中。只見其中的顏色正在逐漸的變淺,水位也在不斷下降。不知過了多久,趙長風終於感受不到精血的滲透,隨後睜開眼睛,露出遺憾之色。

此時桶中的液體已經下降了一小半,剩下的則不能稱之爲精油了,其中的營養都已經消耗殆盡,變成了淺藍色的水。

“強化到了頂級武者的身體強度。”趙長風感覺自己的身體只差一絲就可以步入武將級別,不過這一絲顯然不是那麼好跨過的。趙長風深吸一口氣,將心中稍微的一點沮喪驅逐乾淨,隨後從桶裏走了出來。

這身體一動之間,趙長風立刻感受到這具身體的強大,趙長風沉氣一拳打出,只聽一陣噼噼啪啪之聲傳來,顯然是全身的骨肉筋膜在齊齊的震動,加持了這一拳。

“竟然達到了筋骨齊鳴之境!”趙長風有些詫異。他此時的身體雖然力量沒有增加多少,差不多隻增加了半噸,但是這些變化都是次要的,更重要的是武者只要達到了筋骨齊鳴之境就說明他的皮肉筋骨膜已經被熬煉完畢。這帶來的好處就是讓趙長風對這身體的掌控更上了一層樓,他此時突然想到什麼,再向空中打出一拳。

所謂拳出如鞭,趙長風的手臂此刻彷彿變得柔軟無骨,在其上逐漸出現三股波紋,他們有快有慢,最後竟一起匯聚到了拳頭末梢處。

“啪!”

空氣中傳出輕響,趙長風心頭狂喜,疊浪勁竟然達到了第三重。疊浪勁乃是趙長風在武技閣中所學,經過三十天的學習和戰鬥後,趙長風已經能使出兩重疊浪勁,而現在這疊浪勁又加了一重,趙長風當然十分欣喜。

別看只是增加了區區一重,趙長風原來的拳力爲3000公斤,使用兩重疊浪勁拳力則能達到4200公斤,現在趙長風的基礎拳力又增加500公斤總共爲3500公斤,用出三重疊浪勁拳力則變成了驚人的7300多公斤!足足增長了三噸重的拳力!

剛纔那一拳如果打到一位中級武將身上,絕對會被打殘。當然中級武將也不會站在那裏任由別人打。不過趙長風還是很開心,此時他只要將自己的氣血提升至血氣成鉛的境界,他的肉身就已經達到了武將的層次。

只見他盤膝坐地,《碧海潮生》的口訣在腦中想起,身體周圍的原力逐漸在虛空中顯現,進入他的身體中。


此時耳中熟悉的海浪聲又傳來,這回趙長風足足將原力潮汐運轉到十重,在這樣的力量之下,一個個竅穴被重開,新的原力節點不斷在趙長風身體中生成。當趙長風再次睜開眼睛時,已經到了半夜,而他的原力節點又被點亮了十個,總共二十二個原力節點在他的身體中閃爍光芒,趙長風只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隨後只見他深吸一口氣,身上的原力節點逐漸收斂下去,光芒不再。

而接下來的一天,趙長風則熟練的擺出抱刀勢,一來可以養精蓄銳,二來則藉機修補身上運轉原力潮汐所形成的暗傷。再過一天就要與若陽去做任務了,這是趙長風做的第一個任務,所以他要將身體調理到最巔峯,以確保萬無一失。

就這樣過了一天後,趙長風晚上並沒有繼續運轉抱刀勢,而是躺在牀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覺,這是他晉升爲武者後睡得第一個完整的覺。只剩下最後一個晚上,再修煉也提升不了多少,倒還不如好好休息一下。

不過此時的白家可沒有這麼安靜。

啪!

一盞精緻的骨瓷茶杯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其中的茶水濺的四處都是。雖然在一旁站着一羣侍者,但是此時卻是沒有一個敢上前收拾。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