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林東的手再一次的攀上了女殺手的胸脯,甚至這一次手上更加的用力。惹得女殺手一陣的痛呼。

2021 年 1 月 30 日

「你個流氓,變態!放開我!放開我!」

任憑女殺手不住的掙扎,林東依舊再把那雙柔軟捏的不斷變形,甚至另一隻手有探進去更仔細揉捏的架勢。

見到這一幕,女殺手真的慌了。他不知道林東到底會做出什麼來?

「我說!我說!」

終於,忍受不住林東手上的璀璨,女殺手幾乎是壓低著聲音說道。那雙眸子里的羞怒和恨意毫不掩飾的落在林東的身上。

「好。」

聞言,林東的手迅速撤了回來。說實在的,林東還是第一次去觸摸一個女人的身體。更重要的是,這第一次觸摸就是如此重要的部位。

但是既然身為一個女殺手,鐵定在心智方面過硬。林東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剖析這個女人心底最脆弱的地方是什麼。索性用這麼簡單粗暴的辦法更有效。

「你想問什麼!」

聽著這女人咬牙切齒的聲音,林東淡淡的說道:「很簡單。之前你為什麼要殺我,還有這次和你進來的一共有多少人?通過什麼方法進來的?還有你所說的黑鳳會到底是個什麼組織。」

「哼!你想知道的倒是很多!」

「當然,我想要探秘的東西更多。」說罷,林東的目光直勾勾的鎖定在了女人的雙腿之間。

「你!」

不管林東到底會不會真的對自己做什麼,事到如今,這女人只能如實說道:「流氓!你離我遠一些!否則你不要想從我這裡知道任何的消息。」

「好!」

見林東果真退後了幾步,女殺手的心底才長出了一口氣,隨即說道:「至於我為什麼要殺你!首先,你並不是我們的攻擊目標。之前我突然截殺你,也主要是因為你正好路過我的攻擊邊緣。尤其是你當時注意了一下地上。我擔心你會發現什麼,所以才對你出手。」

「原來如此。」關於這一點兒,林東倒是很確信,隨即說道:「好,你繼續。」

女殺手狠狠的颳了林東一眼,繼續說道:「這次和我一起進來的一共有七人。至於通過什麼辦法,這個我也不知道。是我們的長老運用大神通將我們送進這裡來的。至於黑鳳會……」

說到這裡,女殺手狠狠的頓了一下,好像暗暗嘆了口氣,隨即說道:「黑鳳會是一個非常神秘的宗派,實力並不亞於七大宗派。算的上是魔宗的。而黑鳳會和死靈門是整個靈修大陸最為大的兩個魔宗。只不過因為一直行事低調,所以很少被外人所知。」

「魔宗?黑鳳會還有死靈門?……」

聽到這裡,林東的眉頭一皺。聽到魔宗的時候,林東是一愣。可是聽到生死門的時候,心頭卻猛地震驚了。

死靈門?那不就是和自己有過幾面之緣的那個神秘組織嗎。還記得最開始的那個被柳元叫來的中年人,曾經就是死靈門的人,而自己在他的手中收穫到了一塊兒死靈門的令牌。


還有在幽冥潭的時候被那個屍體傀儡搶奪了寶物。


這些都證明林東和死靈門之間的聯繫已經不僅僅是那麼簡單。甚至可以算得上敵人。

只是林東萬萬沒有想到死靈門竟然會是和七大宗派其名的兩大魔宗之一。

這麼一來,林東不由的在心底發出了一聲苦笑。原來自己不光是和問道宗的兄弟盟以及羽化門結了仇怨。竟然連魔宗和自己都有了仇怨。當然了,這也難保死靈門不會注意到自己這個小角色。但既然是魔宗,林東不太敢想象這些傢伙會這麼輕易的就放過讓自己吃癟的傢伙。

見到林東陷入了一種沉思,女殺手皺眉說道:「喂,難道你和死靈門有什麼關係。」

那女殺手之前分明聽到林東的口中在說出死靈門的時候加上了重音。

徒然,林東從沉思中清醒過來,盯著女殺手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道:「好像你說了半天還沒有說出來你們這次出現在這裡的目的。之前你說我不是你的目標。那你的目標是誰?既然黑鳳會這麼厲害,尤其是以魔宗著稱。這裡又有這麼多的七大宗派的弟子,你們依然敢進來。說明你們進來這裡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對不對?」

「你……」

這女殺手沒想到自己只是無心說的一句話,竟然會被林東挖掘出這麼多的東西。

之前自己只當這個傢伙是一個色狼,一個陰險狡詐的人,卻沒有想到,這傢伙竟然會這麼的聰明。

直到此刻,女殺手才重新凝視了林東一眼。身上穿的是問道宗的修士服,這個女殺手並不太驚訝。因為之前截殺林東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

而且黑鳳會的實力甚至比問道宗還要高,所以女殺手一點兒也不對林東的高身份感到害怕和驚恐。

樣子看上去很堅毅,如果不是臉上時不時對自己露出來的淫邪目光,絕對算的上是吸引女人眼球的一類人。

身材算不上健碩,但卻流線分明。算得上是自己喜歡的一類。

突然!想到這裡!女殺手的心底不由的一驚,甚至是帶著幾分嬌羞。

自己怎麼會喜歡對她如此無禮的人,不可能!這個傢伙!自己一定要讓他不得好死!

林東也感覺到這女殺手眸子中的怪異神色,不由的一愣。隨即皺眉說道:「你看什麼!?」 這一聲哼,冷漠之極,不帶一絲感情,然而聲音並不響亮,甚至只是在劉封喉嚨中蹦出,稍遠一點就無法聽聞。

然而這一聲哼落在兩個大漢耳中,就是死寂中的一聲悶雷,是晴天霹靂,兩個高速前衝,力大無窮的身體,突然間就如同被定在了地面上一樣,再也動彈不得半分。

兩個大漢,四隻眼睛之中,四個瞳孔同時間出現了分散、裂開的跡象,他們身上的氣息更是在飛快的消散,完全沒有了那股蠻橫之氣。

“你們做什麼,還不趕快把這人給殺了!”中年人氣急敗壞,他衝到兩個大漢中間,使勁一推。

“轟”的一聲,如同房屋倒塌,看起來兩個如山般的漢子,竟然在他輕輕一推之下,轟然倒地。

兩個大漢,七孔流血。

沒有動手,僅僅只是哼了一聲,竟然就殺死了兩個宗師中階的高手,這是什麼修爲?

“你們。。。”中年人不是傻子,雖然怒火沖天,但是看到這幅模樣,頓時明白了究竟,臉色一下就慘白慘白,他扭頭看着劉封,就如看見了鬼怪一樣,全身都顫抖起來。

“你,你竟然殺了我袁家的人!好,你。。。你就等着我們的報復吧!”怎麼說他也自認爲是很有身份之人,硬起膽子想要說幾句狠話,然而卻是聲音顫抖不已,斷斷續續好不容易說完了一句話,說是威脅,倒像是垂死掙扎的**。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就已經開始回頭狂奔,只怕劉封會突然再哼一聲!

劉封根本就沒有正眼看此人一眼,他殺死這兩個大漢,只是不想耽誤自己和猛的時間,從猛的神色中可見,必然有極爲重要之人受傷,他也急着瞭解。

既於這個中年人是袁家人好,其他什麼勢力也好,劉封根本就不在意。

中年人要是再惹他,他不介意多殺一人,但是此人要逃命,他也懶得去再去補上一擊。

不過,聽了中年人的話,猛的眼中卻突然充滿了血絲,一步跨出,就攔在了那人身前。

他的身體巨大,即便不適用任何煉體流技法,都如同一個丈二金剛,中年人的換不擇路,倉皇逃離,剛好撞到了他身上,被巨大的力量反彈,直接摔倒在地。

“你沒長眼睛。。。”中年人破口大罵,他心中驚恐不已,也不敢逗留,想爬起來就要離開。

然而突然間,他卻感覺到四肢懸空,怎麼都用處力來。

然後,他的眼中就出現了一張雙眼佈滿血絲,凶神惡煞,似乎要把人吃了的兇惡面孔。

“你。。。你是誰?我可是袁家的人,你最好不要動我。”中年人顫抖驚呼。

“袁家的人,你是袁傢什麼人?”猛竭力壓制着自己的聲音問道。

“我。。我是袁家的二公子。”中年人說道自己的身份之後,陡然間又有了勇氣:“你是什麼人,最好把我放下來,否則我父親不會放過你的!”

“是袁家二公子袁雍!”猛呵呵一笑:“原來是你!正好,要是我兄弟出了什麼問題,第一個拿你填命!”他一手高舉袁雍,手上用力,狠狠的摔在地上。

“啊!好疼!”袁雍驚叫出聲。

猛又是一腳踩了上去,只聽見咔嚓兩聲,袁雍至少斷了數根肋骨,他慘叫一聲,直接就暈了過去。

劉封冷漠的看着這一幕,猛的手段,他是瞭解的。但是他更清楚,因爲猛的身份特殊,所以沒有特殊原因,他不會隨便傷害人類。

但是剛纔,他聽到“袁家”兩個字之後立即就陷入暴怒之中,而且提到了“兄弟”,讓劉封心中也是抖動了一下。

“白蒼大哥怎麼了?”劉封問道。

ωwш✿ Tтkǎ n✿ ℃O

猛注視着劉封,在劉封帶着面罩的時候,他能夠確定這就是劉封,然而當這張陌生的面孔出現之時,他卻有些疑惑了。

而且,剛纔劉封精神力強悍如斯,神念攻擊一擊之下就殺死兩個宗師中階的煉氣師,這份修爲,即便是猛也自嘆不如。

雖然猛一直都認爲,劉封日後必然會超越自己,但是他也想不到短短几年之間,劉封已經進步至此。

“等我。”劉封看他眼中閃過的一絲疑惑,知道究裏,笑道:“等我一分鐘。”

說完這句話後,他立即就消失在原地。

換做其他時候,猛根本不會理會,然而劉封給他感覺實在太熟悉,所以他決定等候。

一分鐘後,劉封出現在他的眼前。

“劉封兄弟!”這一次,猛立即就激動的衝了上來,與劉封擁抱一起:“竟然會在這裏看到你!”

“猛大哥,好久不見!”

“剛纔那人真的是你?”猛突然問道:“你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厲害?”

“不錯,此事說來話長,我們可以慢慢說。”劉封問道:“白蒼二哥怎麼了?是他受傷了嗎?和袁家有什麼關係?”


“不錯,白蒼受傷了,是袁家的人所傷!”猛心中有氣,說話之時又狠狠的踹了袁雍一腳。


袁雍大叫一聲,疼醒過來,然後立即又暈了過去。

“小子不要裝暈,我兄弟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第一個颳了你的皮下酒!”猛狠狠的說道。

“事不宜遲,我們先回去看看白二哥的傷勢。”劉封說着,直接把袁雍提了起來:“這個傢伙帶走,在找上袁家之前,先從他身上收取一點利息,就讓他嚐嚐萬鬼噬魂之苦。”

袁雍確實是在裝暈,不過聽見劉封的話之後,立即就真的暈了。

不管是在莽大陸,還是在飛龍大陸,或者是到了明王大陸,猛和白蒼都是居住在深山之中,這一次也一樣。

那是一處深邃的山洞,不陰森但是極爲隱蔽,處於懸崖之旁。

“白蒼,你看看是誰來了!是劉封兄弟,我們在莽大陸的好朋友劉封兄弟來了!”還未回到住處,遠遠的猛就高聲叫喊起來。

劉封跨步走出,叫道:“白蒼二哥,小弟劉封來看你了!”

然而山洞之中,毫無迴應。

“估計是睡着了。”猛有些擔憂,但是又故作平靜。

劉封心中暗急,他知道,如果白蒼還能走動,聽到自己來了的消息,必然會大踏步出來迎接,然而此刻竟然連聲音都沒有迴應,顯然傷的真的很重。 「我……」

聽到林東的低喝聲,女殺手當即從自我的暗罵中清醒過來,臉上竟然在這種時候閃過了一絲嫣紅。只不過這抹嫣紅在情緒反過神來的剎那,又迅速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不曾改變的恨意。

只是那抹殺意雖然被女殺手掩飾的很好,但還是被林東輕易的發現。心中不禁有些疑惑。這女子莫不是……

「你!你看什麼………反正現在我已經落在你的手裡了!那就要殺要剮隨你便吧!我絕不會皺一下眉頭!」

說著,女子的臉上閃過一抹決絕。

看到這兒,林東心底倒是有些無奈,其實按他的心思來說,他並沒有真的想要對這個女殺手有什麼瓜葛。甚至說殺他也只是嚇唬她而已。

尤其是聽到這個女人是黑鳳會的成員,林東現在的敵人已經足夠多了。所以不想給自己再平添一些敵人。

「告訴我你們黑鳳會的目的,或許我能夠不殺你。」

林東無視這個女人臉上的決然,淡淡的說道。

沉默,這個女人突然陷入了沉默,良久才說道:「反正我現在已經被你摘下了面具,說了也無妨。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