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落下,劇組的衆人又歡呼了起來。

2021 年 1 月 30 日

“哇塞,投資商真的是又帥又好!”

“媽媽我想嫁給他!”

“你別做夢了。”

感嘆完,大家都開心的去收拾東西。

蘇晚晚也回到化妝室卸妝換衣服,景深也起身朝外面走去。

下午一直注意他的幾個女孩兒看着他動了,連忙了跟了上去。

走到一半,景深忽然停下,視線掃了過去。

他從剛剛就發現有人跟着他,沒想到竟然是劇組的人。

景深的目光冰冷,不帶有一絲的情感,被他的視線掃過的時候,整個人如同掉入了冰窟一般,渾身都僵硬了起來。

下午被他的那個笑容帶起來的旖旎心思,也瞬間像冰一樣碎裂。

幾個女孩兒定定的站在那裏,看着他離去的背影,動都不敢動一下。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他們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我靠,也太嚇人了吧!

幾人互相看了一眼,齊齊跑回了劇組。

蘇晚晚在換好衣服後,又在之前的位置找到了景深的車。今天沒有司機也沒有林亭,景深坐在駕駛座上,蘇晚晚還驚訝了一下。

“今天你開車?”

“嗯,帶你去玩兒。”

“去哪裏?” 新婚速遞:影帝獨寵小嬌妻

“帶你去山上泡溫泉。”

“溫泉?”她驚訝了一下,隨即又想到了什麼,“可是我什麼都沒有準備啊,而且泡溫泉的地方不是很遠嗎?”

“不用擔心。”景深摸了摸她的頭,“你明天上午沒有戲份,我們在山上住一晚上,上午我送你回來。”

“沒有戲份?”

“嗯,我讓你助理給你請假了,說你有工作。”景深勾脣看了她一眼,眼中帶着滿滿的笑意。

“好啊,你現在連我助理都收買了。”

“那可以給我一個收買你的機會嗎?”

“唔……看我心情吧。”

景深笑着揉了揉她的頭,眼睛對她眨了眨,“那就請我的公主安安穩穩的坐好,好好看我的表現,好嗎?”

攝政王的任性王妃

她紅着臉點了點頭,又飛快的閉上了眼睛。

“我好累呀我睡一會兒,到了記得叫我。”

說完,她就飛快的閉上了眼睛,不給景深再說一句話的機會。

好久沒看到她這副害羞的樣子,景深的心情很好,一路上,他的嘴角一直上挑。

蘇晚晚本來是想裝睡不讓他發現自己害羞的心思,結果閉着閉着,就真的睡着了。

等到她睡醒的時候,天都黑了下來。

她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就看見一個小房子立在了眼前,她從副駕駛上坐起來揉了揉眼睛,環顧了一下車內。


沒有人。

推開門出來,發現景深正靠在車上,手裏拿着一根點燃的煙,目光看向遠方。

此時他們已經在山上,天空似乎都比平時要近一些,月亮高高的掛在那裏,偶有云霧將其掩住,像一個半遮面的琵琶娘。

聽到聲音,景深看過來,隨即立刻將手裏的菸頭掐滅,放進了車子裏的垃圾袋裏。

“醒了?”

“嗯,怎麼不叫我呀?”

小姑娘的聲音帶着些剛睡醒的嬌軟,甜甜的,混着山風,讓人忍不住心中盪漾。

景深伸出雙臂將她抱進懷裏,此時四月的山裏還有些冷,但他的懷抱卻是異常的溫暖。

兩人抱了一會兒,景深帶着蘇晚晚走了進去。

這是他在燕雲山上的一座小別墅,當初開發這片的時候,合作公司的老總特意給他留着這麼一座帶着溫泉的,本來以爲沒機會來的,但是誰能想到自己突然多了一個未婚妻,倒成了一個平時裏討好她的一個小去處。

之前就已經安排人將這裏打掃乾淨,又送來了許多蔬菜水果。

一進屋,景深先給蘇晚晚倒了一杯熱水,又給她洗了些水果放在客廳了茶几上,他就走進了廚房開始準備做飯。

蘇晚晚本來還有些不好意思,想要到廚房裏面幫幫他,但是很快就被他推了出來。

“是水果不夠吃了還是電視不好看了?你去休息,我給你做飯。”

說完,他還捏了捏蘇晚晚的笑臉,眼中浸滿了笑意。

但是蘇晚晚也沒有乖乖的坐在客廳裏,反而是搬了一張椅子坐在了廚房門口,手裏還拿着剛剛景深給她洗好的水果。


看到她的動作,景深也沒說什麼,開始認真的做飯。

蘇晚晚就那樣坐在門口看着他,卻覺得怎麼都看不膩一般,便又掏出手機,給他拍了好幾張照片。

景深發覺了小姑娘的小動作,只是勾脣笑了笑,回頭就看見她對着照片笑的開心。

兩人吃晚飯,景深牽着她的手,在院子裏散了一會兒步,消了消食,便帶她去泡溫泉。

來之前景深說給她準備好了東西,蘇晚晚以爲只是準備了一套泳衣和換洗的衣服而已,但沒想到景深帶她走進了一個房間。

房間裏面有一個大的衣帽間,其中一個小格子裏裝滿了各種各樣的泳衣,另外的空間裏掛滿了各種各樣的高定服裝和品牌新款。

不同類型,不用樣式,任你選擇。

蘇晚晚看着面前這裝滿了衣服的房間,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你怎麼準備了這麼多呀?”

“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樣的,我就都準備了一些,有些很早就開始買了,之前放在別的房子裏,但是我覺得你來過這裏以後會很喜歡這裏,前幾天就讓他們都搬過來了。”

其實這些衣服對她來說並沒有什麼,她住的地方也裝滿了平時幾個哥哥和爸媽給送來的衣服,但是這些放在景深的身上,她就覺得非常的感動。

大概是愛情的濾鏡使她盲目吧。

蘇晚晚飛快的親了一下他的嘴角,然後把他推出了房間,開始換衣服。

景深摸了摸剛剛觸碰到小姑娘溫熱的地方,臉上都是笑意。 這是蘇晚晚來到現世以後第一次穿泳衣,她可以接受夏天露腿的小裙子和短褲,但對於只遮住該遮的地方的泳衣,她還是有些無法接受。

選了半天,選了一套最保守的白色泳衣以後,她才走出去。

景深已經換好了泳褲,手裏拿着兩人等下要穿的浴袍,站在房間門口等她。

蘇晚晚一出門就看見這麼香豔的一幕,瞬間鮮血翻涌,直接從脖子紅到了臉。

她猛然將門關上,自己靠在了門上。

天吶天吶,她剛剛看見了什麼?

景深竟然沒穿上衣?

他他他……他怎麼不穿衣服就出來了?

下面也只穿了一條小褲子,天吶,她剛剛到底都看見了什麼!

屁……屁股,還挺翹?

啊啊啊你在想什麼啊蘇晚晚!

她將兩隻手埋在臉上瘋狂的搖頭,想讓剛剛那一幕從自己的腦海中消失。


她在心裏跟自己交戰的時候,景深正一頭霧水的站在門口。

他看見小姑娘剛剛已經開門了,但爲什麼又突然回去了?

景深伸手敲了敲了門,語氣中充滿了擔心。

“寶寶?你在嗎?”

“寶寶?給我開門?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晚晚?晚晚?”

一直得不到迴應,景深有些着急的想要去找這個房子的備用鑰匙,就在他剛轉過身的那一刻,房間門被打開。

蘇晚晚就這樣紅着一張臉走了出來。

聽見開門的聲音,景深剛鬆一口氣,一回頭就看見小姑娘一張臉通紅,頓時心裏更加的着急。

手裏的浴袍隨手一扔,他快步走到了蘇晚晚面前。

“怎麼了?臉怎麼這麼紅?”說着,還將手覆在她的額頭上,“沒有發燒啊?寶寶,你哪裏不舒服嗎?是不是剛剛在外面着涼了?怪我,不該這個時候帶你上山的。”

平時一直都運籌帷幄的人如今一副半大小子緊張的樣子,蘇晚晚也被他轉移了注意力,臉是哪個的紅暈也褪去了些。

“我沒有發燒,就是有些激動。”

“激動什麼?”景深又摸了摸她的額頭,確認了一下溫度。

“要泡溫泉呀,我好久沒有泡過溫泉啦,開心。”

“那你剛剛怎麼開門又進去了?”

“內個……我衣服沒穿好,之前沒注意,剛剛開門才發現的,一着急就直接關上了,也沒來得及去給你開門。”

聽到這番話,景深提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他揉了揉蘇晚晚的頭,動作輕柔。

“那就好,要是不舒服的話,記得告訴我,好嗎?”

“好。”蘇晚晚乖巧的點了點頭。

景深說完,讓她在原地等他一下,就拿起地上的浴袍進了隔壁的房間。

蘇晚晚頓時鬆了一口氣。

他要是再敏銳一些的話,就會發現剛剛蘇晚晚的視線是沒有一直落在他身上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