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陽經此一擊,心中頓時大為欣慰,他終於知道了自己的實力底線,現在真實力量,絕對能對抗真正的一劫世尊,而施展疊加秘術之後,實力會暴增二十倍左右,應該足以對抗四劫強者。

2021 年 1 月 30 日

「不枉費我一番辛苦,晉入換骨境,帶來的戰力增幅,果真駭人!」許陽心中涌動喜悅,「而能以換骨境的實力,對抗一劫世尊,最大的原因。是我的力量法則、金剛法則,都修練到了進階層次。」

兩個世尊強者,到底誰實力更強?首先是看修為,經歷劫數更多的世尊,往往要強於敵手;其次是看法則層次,修鍊的法則層次越是精深。實力也就越強!最後,則是看玄術。誰的玄術更加威猛霸道,能施展出其中的神髓,戰力自然也就強一些。

這三個層面中,許陽雖然境界不高,但法則層次,卻有兩種法則達到了進階級數,而且都是土極近戰法則,相輔相成。對於戰鬥力的增幅難以估量。更何況,他的大地之拳,本身就是至剛至陽的霸者之拳,能夠最大程度地發揮力量、金剛兩種進階法則的威力。

冥顱見到許陽戰退三名世尊煉屍的一擊,心中一寒!而在此時,許陽已經借著這股衝擊之力,側身跨步,來到了他的面前。又是一記毫無花俏的大地之拳,怒轟而出!

這一拳帶起了恐怖的音爆。冥顱世尊狂喝一聲,雙臂架起,一面冥光盾在面前生成。與此同時,他也在努力呼喚世尊煉屍,飛速前來營救主人。

喀喇!

一聲脆響,冥光盾四分五裂。大地之拳璀璨的金芒飆射而出。其中就歐冠呢的威能徹底爆發,將冥顱世尊的身軀,擊飛出數十丈!

冥顱抵擋許陽拳威的雙臂,隱隱作痛。他的雙手,都在不期然顫抖。

「可惡。我明白了!這小子似乎兼修兩種土極法則,近戰搏殺的實力,強的令人髮指。我只能遠程玄術對轟,不能近戰……該死的,這種狹窄的地宮,無疑讓他大佔便宜。只不過我有三頭世尊煉屍,可以糾纏住許陽!」

冥顱世尊立刻控制一頭世尊煉屍,橫移在許陽面前,攔住了他的追擊!背後,另外兩頭世尊煉屍紅毛大手緊握成拳,用力轟擊許陽背心!

一陣噼里啪啦的響聲連綿響起,許陽周身,瞬間裹上了一層威武的龍形甲胄,呈現出紫金之色,華貴雍然。他無視了背後兩頭煉屍的攻擊,大地之拳斜斜劃出,簡潔有力的軌跡再度浮現。

「哧啦!」

一聲撕裂紙張的輕響,攔住許陽的那一頭世尊煉屍,瘋狂吼嘯,它的一條胳臂,被許陽以大地之拳的力量法則,硬生生扯成了兩截,屍氣四溢!

冥顱世尊雙眼瞬間瞪圓,這可是世尊煉屍,論肉身,比起普通的一劫世尊還要強橫!許陽竟然能硬生生將其扯斷,這到底是怎樣的怪力?

而許陽背後,兩頭世尊煉屍的拳擊,已經轟在了他的背心之上。紫金帝甲上的長龍蜿蜒遊動,化解了大部分威力,剩餘的部分拳威,則是均勻分佈在許陽體表,被許陽輕鬆承受了下來。

趁著面前攔阻的煉屍斷臂,身軀失去平衡的機會,許陽借著兩頭煉屍轟擊之力,身形如箭矢一般,刷的一聲射到了冥顱世尊面前!

「你跑不了!」

許陽冰冷的聲音響起,他雙手探出,徑直握住了冥顱世尊的兩條手臂,大喝一聲!

力量法則加持之下,許陽雙手籠罩絲絲金光,硬生生將冥顱世尊的手臂撕扯了下來!一時間,金色的血液拋灑開來,猶如下了一場血雨!

「嗚啊啊啊啊……」一連串痛吼聲響起,冥顱世尊縱然是世尊強者,這種硬生生扯下胳膊的痛楚,依然讓他難以承受。慘呼聲中,冥顱世尊仰天倒下。

冥顱世尊胸口一悶,早已被許陽一腳踩中胸膛。

「好了,冥顱長老,現在可以按照我說的,交出秘鑰,以及趕屍鑼了么?」許陽微微一笑,只不過這笑容在冥顱世尊看來,卻是充滿了恐怖氣息。

「許陽,你在做夢……我交出東西之後,恐怕會死的更快吧?」冥顱世尊有氣無力地說道。

「呵呵……難道說,當時跟著冥籌世尊,卻又被拋下的那兩個冥族強者,最終沒有活下來不成?」許陽笑了笑,「當時他們很合作,我就留了他們的性命。我許陽做事,說一是一,絕無虛假。」

「冥倉世尊和冥輪世尊?」冥顱世尊想到這兩個劫後餘生的世尊強者,心中不由一陣掙扎。

「冥顱世尊,我勸你考慮得快一些,我的耐心並不多。」許陽淡淡一笑,腳下稍稍加了一點力量。

冥顱世尊胸口如同壓上了一塊巨石,他喘息著說道:「好,我……給你!希望你能,信守諾言。」

許陽收回了腳,笑著說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未完待續。。) 求生的**,終於戰勝了背叛族群的恐懼。冥顱世尊在許陽的逼迫之下,終於將他身上的秘鑰,獻給了許陽。

「怎麼只有一星和二星的秘鑰?而且,二星秘鑰的光澤暗淡,都是通過合成手段得來……」許陽皺起了眉頭,「你敢藏私?」

許陽那近乎實質的殺機湧出,冥顱世尊急忙叫冤枉:「沒有,絕對沒有!真正的高星級秘鑰,都在冥石長老處收藏,是要等著突破內層黑宮,到達最中央的五十五號黑宮,兌換真正的神物。我拿到的,不過是族中強者這些天收集的一些低等級秘鑰,來這裡兌換一些傷葯靈丹。」

「兌換傷葯?」許陽敏銳地抓住了這一點,道:「有人受傷了?是誰?」

冥顱世尊本來不願說,在許陽的威脅之下,只能開口道:「是……靳泰王。」

「靳泰王?」許陽想起來了,靳泰王被許陽喚出的聖屍擊傷,聖威在體內肆虐,依靠他的自愈能力,恐怕這些天還無法痊癒。

「你們冥族這麼好心,要替靳泰王治傷?為什麼?」許陽喝問。

「這……靳泰王雖然是御獸族人,但不久之後就會徹底成為同族,進行血脈轉化儀式,」冥顱世尊的眼珠亂轉,低聲答道,「我們當然要一視同仁。」

「都到現在了,你還不說實話?」許陽才不會相信冥顱世尊的鬼話連篇,他冷冷一笑,一腳踩在了冥顱世尊的腿上!咯啪一聲響,冥顱世尊的左腿腿骨斷裂。

「嘶……」冥顱世尊痛的冷汗直冒。

「這只是小小的懲戒,下次再敢騙我,就不是這麼簡單了。」許陽冷笑威脅道。「現在告訴我,你們為什麼要為靳泰王療傷?」

「是冥石世尊的意見……因為,最內層的八座黑宮,每一座都有著強大的靈獸鎮守,憑藉一個四劫世尊的力量,很難突破!所以。冥石世尊打算讓靳泰王傷愈之後,與他使用合擊金書,組成一支小隊,突破最內層黑宮。」

「原來如此……」許陽呵呵一笑,道,「冥石世尊,現在何處?」

「他……在五十三號黑宮,等待我拿著療傷寶葯回去。」冥顱世尊說道。

「他身邊有沒有其他人?」許陽繼續發問。

「只有一個傷勢未愈的靳泰王,並無別人……所有的冥族長老。都前往其他黑宮,去斬殺鎮守靈獸,積攢秘鑰了。」冥顱世尊心態轉變之後,頗有一種破罐子破摔的味道,對於族中的機密,也不敢再行隱瞞。

「很好……你現在就向冥石世尊發訊,說遇上了御獸族的強者圍攻,請求他來支援!」許陽說道。「具體怎麼說,不需要我教你了吧?」

「什麼?不行!」冥顱世尊腦袋搖晃。如同撥浪鼓一般,「這是讓我背叛族群!我絕對不會同意的。」

「背叛族群的事情,你已經做過了,透露情報給敵人,不就是背叛么?」許陽冷笑道,「你若是不同意。我現在就殺了你。」

「這……這不一樣,冥石世尊會殺了我的,」冥顱世尊顯得很堅決,同時用疑惑的眼神看著許陽道,「你為何要把冥石長老騙到此處?莫非你以為。你有實力殺了他不成?這不可能,冥石長老的實力遠超你想象!」

許陽站起身來,搖頭一笑:「好了,你既然不同意,我也不強迫你。」他單手用力揮落,一道罡力暴涌而出,將冥顱世尊的腦袋擊成爛西瓜。

許陽默運玄功,臉部皮膜一陣顫動,不多時,就幻化成了冥顱世尊的模樣。他施展鑄魂之術,模擬心神波動,很快就將自己的靈魂氣息,切換到與冥顱世尊真假難辨的地步。即便是和冥顱世尊最為熟悉的同族,也很難看出破綻。

「現在,就等著冥石世尊上鉤了。」許陽取出了冥顱世尊儲物戒中的傳音陣圖,玄力灌注,向冥石世尊發送了一則急迫的訊息。他穩穩盤坐在地,等待冥石世尊的到來。

這種控制臉部皮膜,幻化成他人容貌的手段並不難,幾乎任何一個到達了換皮境,凝聚出世尊皮膜的強者,都有能力做到。然而,想要裝扮成其他人瞞天過海,最難的不是容貌幻化,而是靈魂氣息的差別!

就算幻化地和目標一般無二,別人只要以靈覺感應,立刻就能察覺出不對勁來。所以,在天玄世界很少有人偽裝他人容貌,進行卧底之事。也只有許陽這樣,身懷鑄魂之術的人,才能做到外貌與靈魂氣息的完美結合。

***

五十三號黑宮之內。

冥石世尊盤坐在地,在他身旁,是臉色蒼白,氣息萎靡的靳泰王。

忽然之間,冥石世尊眉頭一皺,翻出了一張傳音陣圖。冥玄力注入,一道光幕亮起,冥顱世尊的形象,出現在了傳音陣圖上。

「快,冥石長老,御獸族……」


短短几個字,光幕就一片黯淡。

「怎麼回事?」靳泰王睜開陰鷙的雙眼,低聲詢問。

冥石世尊心中微微一驚,收起了傳音陣圖,霍然起身:「沒事,冥顱長老去三十三號白宮取寶,遇到了一點小麻煩。我這便前去解決。」

靳泰王點頭說道:「好,以我現在的狀態,很難幫上忙,我便不去了。」

冥石世尊微微一哼,隨即跨步走出,經由四十三號黑宮,一路向三十三號白宮走去。如果不是闖關需要靳泰王的力量,他真的不願意使用寶貴的秘鑰,給靳泰王兌換治傷靈丹。

「希望靳泰王發揮的作用,能對得起我族在他身上付出的代價!否則的話,老夫一定會讓他好看。」冥石世尊穿過了四十三號黑宮,向著南側的白色光門,踏步而入。

光芒閃動,冥石世尊已經出現在三十三號白宮之內。他一眼就看到了盤膝而坐的冥顱世尊,白宮之中,除了冥顱之外,並無他人的身影。

「冥顱長老,這是怎麼回事?」冥石世尊皺眉說道,「御獸族的人在哪裡?」(未完待續。。) 冥石世尊本能地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這冥顱長老發訊求援,為何來到此處,只見到了他一人?

在他疑惑之際,卻見到那「冥顱長老」微笑著站起身來,將手在臉上一抹,開口說道:「冥石長老,好久不見了。」


「是你!」幾乎在一瞬間,冥石長老就認出了許陽,他如臨大敵,四處掃視著喝道:「靳泰胥他們在哪裡?」

原來,冥石長老以為,許陽一定是串通了御獸族人,騙自己進入這三十三號白宮,要圍殺自己。

「不用驚慌,此地只有你我二人,並無任何御獸族的高手潛伏在側。」許陽說道。

「信你才有鬼!」冥石長老不敢鬆懈,先是喚出了四頭四劫世尊煉屍,守護在周身,然後以心神力量,仔細掃過這三十三號白宮的所有區域。

心神探測之後,冥石世尊沒有發現任何敵人,不由稍稍鬆了口氣,同時眉頭緊緊皺起,看向了面前的許陽。


「許陽,你變幻成冥顱世尊的模樣,引我前來,打著什麼主意?」冥石世尊緊張的面容緩和下來,眼睛微微眯起。

「很簡單,我想殺了你。」許陽直截了當地說道。

「殺我?!」冥石世尊眯起的眼睛瞬間睜圓了,精光爆射!他一字一頓地道:「老夫見過許多狂妄之徒,但不得不說,像你這樣狂妄的,還是頭一個。」

「根據靳泰王的敘述,你為了對抗他和冥籌等人,已經喚出了聖人古屍。距離上一戰,僅有七天時間,這七天無論如何,也不足以讓聖人古屍補充足夠的屍氣。再度出戰!所以說,你現在並沒有聖屍撐腰!」

冥石世尊在分析之後,皺眉說道:「那麼老夫就奇怪了,你為何這麼篤定,能擊殺我?」他這一番分析,實際上是在給自己壯膽。一想到許陽預知未來的本事。他就心中敲起了小鼓。

「起。」許陽沒有多說,手中直接掐動印訣,頓時三十三號白宮的四道光門處,全都升起了一道金色陣符,散發出濃郁的金光,將四道光門,全都封鎖了起來。

冥石世尊先是吃了一驚,在察覺到那四道金色陣符,僅有封鎖的作用。並無其他效果的時候,又鬆了口氣道:「許陽,你這是何意?」

許陽道:「我擔心你奪路而逃,所以提前封鎖光門。」

「小子,我看你在故弄玄虛吧!」冥石世尊火冒三丈,他終於被許陽輕視的態度激怒了,「別說靳泰胥等人不在此處,即便他們在此。憑藉我身邊的這幾頭世尊煉屍,我也不懼!更何況。此地只有你一人?隨便一頭四劫世尊煉屍,你打得過么?」

「你的煉屍,對我沒有作用。」許陽搖頭說道。

「狂妄!那就讓你看看,四劫煉屍的厲害!」鑼聲敲響,冥石世尊控制三頭煉屍,向許陽猛撲過去!

冥石世尊表面上發怒。實際上還是非常小心,他先以世尊煉屍,試探許陽的實力,以及可能掀開的底牌,以免自己猝不及防之下吃虧。

「我說了。你的煉屍對我沒有作用。」許陽手腕一翻,一隻金色的小巧鈴鐺,已經出現在手中。他輕輕搖動鈴鐺,清脆的聲音響起。

一道道無形音波,在許陽心神力量的控制下,流轉過那幾頭世尊煉屍。下一刻,世尊煉屍的動作變得僵硬了起來,一對對血眸出現了茫然之色。

「你……你竟然通曉控屍之術?這不可能!」冥石世尊大吃一驚。


「這些天,都在和你們冥族強者打交道,耳濡目染之下,學會了一點點。」許陽微笑說道。

事實上,許陽目前還做不到控制他人煉屍,他最多只是干擾其行動。這要歸功於攝魂鈴的品階,遠超趕屍鑼,畢竟是聖器,非同小可。

冥石世尊收回世尊煉屍,在試探出了許陽的手段之後,他反而心中一定:「許陽,這就是你對付我的手段?哼哼,就算不用煉屍,老夫憑藉本身實力,也足以將你擊殺。」

「來吧。」許陽收起攝魂鈴,他臉色冷漠,但說出的簡短兩字,卻令人戰意沸騰!

許陽要借著冥石世尊,試一試自己的實力!許陽想知道,在晉陞換骨境之後,再施展疊加秘術,他能否勝過四劫世尊?

降三世明王、八極融合,兩種秘術疊加,瞬間施展在了許陽的身上。一剎那,許陽周身的氣勢洶湧澎湃,猶如江河怒潮,一**向四周席捲而去!


「我的力量,上漲了二十倍左右。果然,境界越高,疊加秘術所能提供的增幅倍數也就越少。也許我晉陞成真正的世尊之後,疊加秘術只能有十幾倍的增幅了。」

許陽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上涌動的力量,仍是非常滿意。增幅二十倍,比以前無敵玄皇階段,增幅百倍都要恐怖得多,因為許陽的實力,比起無敵玄皇階段,進步太多了。基礎實力的強橫,導致每一倍的增幅,都要超過以往的十倍、百倍增幅。

「好強的氣息……原來如此,這就是你挑戰老夫的底牌!既然沒有其他的陰謀詭計,那我便可以放心了。一戰而已,老夫修鍊到如今,已有一千二百年,經歷的大小戰鬥,數不勝數!」冥石世尊也爆出自身氣息,雄渾浩蕩,一股股黑霧滾動不休,猶如魔神降臨。

「呵呵……我修鍊到如今,只有二十七歲,」許陽露齒一笑,「你的年齡,都活到哪兒去了?」

「狂妄之徒,受我一掌!」

冥石世尊大怒,踏前一步,一掌橫空拍落,猶如天穹崩裂,海河倒灌,威勢強盛無比。

「來得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