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然呵呵一笑,“如今我精神力也開啓了,那我應該算是真正的養魂境修士了!不知這養魂境九階,又是如何清算的?”

2021 年 1 月 30 日

“人分三魂,所以嚴格來說,養魂之境,只分三階。既第一階爲命魂境,第二階爲地魂境,第三階爲天魂境。徐徐養之,故養魂境大成。”

龍宇應聲道。 所謂養魂,即是溫養魂魄,增加壽元,以成大能。

養魂境,對修士來說,極爲重要。


有古書云:“魂爲身所持,身以魂所活。”可見魂之重要。

作爲修氣士,身體傷的傷害並不算什麼,大多都有這類的元丹可以治癒。如果魂受到傷害,就很難醫治。

“第一階,命魂境!”

蘇然低沉,感受着自己那若有若無的魂識,看不到一點兒表情。

“這命魂,怕是掌管自己的命格的!也難怪,突破到養魂境,壽元就會增加。倒是不知道那地魂天魂是何種存在。”

蘇然嘴脣微揚,明悟着這關於養魂境的知識。

“那玄道子說我突破到養魂境,便可明悟《玄門勁》的“一法融萬法!”可是我現在,卻沒想到什麼。打破屬性元氣的隔閡,又是什麼?”

蘇然引動勁氣繞經脈一週,感受着玄門勁奧義在勁氣裏的存在。

“這玄門勁產生的奧義鬼謎莫測,但一融於元氣就消失得無形!這又是怎麼回事?”

玄門勁奧義,蘇然也不知道它什麼時候生成的。但蘇然卻知道,這股能量,是因爲自己修行玄門勁才產生的。

“那玄道子教我將元氣化爲勁氣!說這是修武者所需!可爲什麼非要叫勁氣?而不叫武氣什麼的?”

蘇然眉目一睜,玄門……勁!

“我明白了!”蘇然一拍腦門,“那玄道子給我那元氣化勁氣的方法,怕也是玄門勁的一種了!我早知道那玄門勁功法不全,可怎麼沒想到這一點?”

“我的雷屬性元氣不走尋常路,怕也是因爲這玄門勁!那什麼屬性元氣隔閡,怕是和這異常有關!只是我現在雷元素元氣還不足,境界還不夠。”

“等我境界足夠,真正的瞭解玄門勁的“一法融萬法”或許我就能修行修氣法決了。戰技雖好,卻太過招搖。”

蘇然不解之處,終於有所想通,頓時覺得輕鬆了不少!

玄門勁,果真沒那麼簡單。

蘇然身如雨燕,踏在虛空之處。

蘇然已經是養魂境修士,自然也就可以御空而行。

高處不勝寒,高空冷風撫面,清冽非常。


蘇然的勁氣,幽長無比。一口氣下來,就已經在千米開外了。

“若雪,你等着我!”

蘇然眼睛流轉,朝遠方望去。

…………

在離元魔森林數萬個城池遠的地方,是一片光怪陸離,詭異無常之地。

這裏不知爲何,地面上竟是堆積如山的屍體,有人的,也有獸的。

屍體腐爛,形成一股股令人作嘔的黑氣,使人一分也不願意多待。

此地,名叫遺忘之地。那陰魅宗的宗門,便在這遺忘之地上。

在一片屍骸深處,一個身體坑窪不平,口鼻之中,都流着濃血的人形怪物,立在那屍山處,深沉不動。

觀其氣息,濃郁非常,顯然是一個高手!


“提須他個廢物,竟連一個藥園都不能拿下!”

“我提錢可是陰魅宗排名前百的弟子,竟還得給你處理這些麻煩。”

那鬼物一抹臉上的濃血,身形就消失在了這遺忘之地。

提錢一路向東,竟來到了那大日城!

提錢停留在這大日城的上空,嘴角露出獰笑,“就是這裏了!”

他身法極其鬼魅,說話間,就變成了幾絲鬼氣,消散在了那大日城的上空。

眨眼間,提錢就出現在了那荒漠的地下深處。

“這是……禁制麼?”

提錢看着面前如林的石柱,眉間露出疑問。

“這不是禁制,而是比禁制更強的存在!”

少頃,提錢眼中露出一絲恐懼。

“提須隕落在這裏,卻是有修氣士參與!”

提錢赫然發出巨威,整個石林,都被震動!

提錢身形又閃,這次他的方向!竟是元魔森林!

蘇然此時,正在一遍又一遍的試着那“以魂爲眼,以身爲基”的修煉之法!

所謂陣法,乃是採用物性相剋相吸之理,刻意搭建,形成詭異的效果。

三才陣,五行陣,九宮陣之類,都是極爲簡單的排陣之法。

“裂元陣,是將元氣分別引流,產生異力,達到裂元的效果!”

蘇然低沉,一直使用精神力感悟這陣法,顯得極爲疲倦。

精神力之類,主要是靠溫養。尋常修士,都是對它小心翼翼的。哪會有人如同蘇然這般,不要命的使用精神力?

“白癡小子,你都試了不下百遍了!停下吧!”

龍宇看着蘇然這般拼命,心中頗不好受。

“龍宇,你閉嘴!”蘇然深吸一口氣,恢復了一點兒精神,“若雪還等着我去,我怎麼可能停。”

“你就知道那冰霜一樣的丫頭,會喜歡你?”

“就算你能破壞這次聯姻,又能怎樣?”

龍宇是真的把蘇然當作兄弟,纔會這般苦口婆心的勸着蘇然,不能去青雲宗。

“就算她不喜歡我,我去了,她可以擺脫這鬼聯姻,就可以開心起來。這對我來說,夠了!”

蘇然露出微笑,又繼續催動精神力,沉浸在那陣法修行之中。

“蘇然,你不僅白癡,而且呆傻。”

龍宇的聲音,也慢慢的沉了下去。

就這樣,蘇然沉浸在那陣法修行之中!

陣法修行,極其耗費精神力。蘇然的精神力,每感悟一次之後就會枯竭!精神力枯竭,蘇然就會暈倒不醒。

醒來之後,蘇然又一次沉浸在了修行之中。

時間又過去了五天,蘇然也不記得自己暈過去了多少次,醒來了多少次。

心裏滿是那個人兒,又怎麼會在意其它事?

“我的身,即是陣基!我的魂,即是陣眼。裂元陣,成!”

蘇然身體猛的爆發出刺眼的光華,周圍的天地元氣,出現了不尋常的運動。

“快成了!”

蘇然感受着身邊的變化,已經慘白的嘴角一揚。

“嗯?有高手向這邊趕來!”

這時,蘇然的神識卻是一顫,發出了警告。

“該死!”

蘇然暗罵,停止了運轉那陣法。

“桀桀……找到你了。”

遠處的虛空,赫然出現一個陰寒的聲音。


“誰?給小爺出來!何必鬼鬼祟祟的?”

修行被打斷,蘇然鬱悶不已。

“桀桀……我本來就是鬼,鬼鬼祟祟是我的特點。”

虛空處,流出幾絲黑氣。一個滿臉濃血的人形怪物,凝聚而出。

“我當是誰,原來又是你們這些鬼東西!”

蘇然看着來物,臉色玩味。 “這鬼物,比那提須還要強上幾分!”

蘇然雖然臉上玩味,但心中,卻是極爲震驚!

感受着虛空處那鬼物強大的氣息,手心都握出了冷汗。

“得,白癡小子,這下管你去不去青雲宗,你都沒救了!”

龍宇傳音道,聲音都在顫抖。這倒黴催的孩子。

“滾!”


蘇然搖了搖頭,低罵道。

提錢懸在空中,如同獸嘴一樣的大嘴咧開,流出極其噁心的濃水和沒消化完的腐物。

“小子,你可知道我爲什麼找你?”

提錢那綠油油如同鬼燈般大的眼一動不動的盯着蘇然,問道。

“我怎麼知道?你們這些鬼東西,不會又是來找小爺揍你的吧?”

蘇然輕哼一聲,祭出了燒火棍。甩出一個可守可攻的下提姿勢。

“怎麼?你要和我動手?”

提錢咧嘴,喝道,“小子,我還是第一次遇見,養魂境一階的小子,敢朝我舉棒子!”

“白癡!”蘇然大聲喝道,“你也就養魂境六階的實力,真當自己無敵麼!”

蘇然藉助玄門勁,可以很容易看清比自己實力強的等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