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炎經過跟他一番交談,也是看出明心道長跟他的師傅清心老道有一個特點很相似,那就是極其護短,現在明心道長一說話,華炎就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2021 年 1 月 30 日

“你想讓我照顧你這徒兒?”華炎笑問道。

明心道長也沒有裝清高,而是鄭重的點點頭:“我這徒兒秉性善良,而且尊師重道,我想讓他拜你爲師。”

“師傅!”顧峯“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眼淚嘩嘩的就是流了下來,“我願一生追隨在師傅左右,不會拜入他人門下。”

“混小子,這是你的大機遇,怎麼這麼不知爲師的心思?”明心道長怒氣衝衝的一掌拍在顧峯的肩膀,震得他半身發麻。

華炎若無其事的瞥了顧峯一眼,道:“此子也算是良材美玉,只可惜生不逢時,若是早些年遇到我……”

“道友,我只有這一個徒兒,只要你願意收他爲徒,我這俗世裏的基業都是你的。”明心道長忙道。

“師傅!”顧峯吃驚的喊道。

華炎笑着搖搖頭:“ 追妻總裁:死女人,還我兒子! 。”

說着華炎又是打量了顧峯一番,最後才鄭重的點頭道:“好吧,在這裏我不知還要停留多久,就收下你吧。”

顧峯皺着眉頭看着華炎,根本沒有認爲這個比他大不了幾歲的華炎會有什麼真本領。

或許是看出了顧峯的疑惑,華炎徑直的丟給他一本書,道:“先把這個看熟,如果連這最基本的都掌握不了,也不配做我的弟子。”

伸手接過那線裝書,顧峯情不自禁的看了起來,這是三清宗內最基礎的練氣心法,但是在顧峯看來,這心法絕對是頂尖的祕籍,因爲上面很多知識竟是直接撲入了他的腦海,像是進行着某種傳承一樣。

而那些心法祕籍一字一句的變成畫面在他腦海中演練,讓他瞬間陷入了這種奇妙的幻境中,無法自拔。

一旁的明心道長也是心癢難耐的看向顧峯,華炎見此衝他點點頭,示意他也可以觀看,明心道長這才慌忙來到顧峯面前,和顧峯一起觀摩起來。

接下來的兩個時辰裏,明心道長和顧峯就像是癡呆了一樣捧着那心法觀看,任憑四周發生任何響動都沒有反應。

最後華炎清喝一聲,纔將二人從那種環境中拉了出來。

如此一來,顧峯對華炎的實力再也沒有了懷疑,在明心道長的指示下,顧峯恭敬的給華炎磕了九個響頭,算是正式拜入了華炎門下。

“我道號雲炎,座下有三個入室弟子,沈霸天、鬼夜和錢楓,此外還有幾個記名弟子。”華炎看着顧峯道,“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第四個入室弟子,記住你的道號,紫峯。”

顧峯恭敬的又是磕了三個頭,感謝華炎賜予他道號。

“大禮就免了,我不想太過招搖。”華炎道。

“是!”

隨後華炎又遞給顧峯兩粒丹藥,還沒吃下去一股濃郁的香氣就是充滿了整個房間,連進來換水的服務員都在這香氣下昏迷了過去。

明心道長吃驚的看着這一幕,知道顧峯終究要魚躍龍門了,只要跟着華炎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日後的發展必不可限量。

與此同時他自己反而也有些不自在了,若是華炎同意,他或許會扯下臉皮現在就跪拜華炎,只求華炎傳他大道。

然而華炎接下來的話卻是讓他一怔。

“以後我教給顧峯的東西你也可以學一下。”華炎對明心道長說道,“至於你俗世中的基業,還是由你打理的比較好,說不定日後我還有許多要你幫忙的地方。”

明心道長知道自己的機會到了,當即施大禮道:“放心,這世俗中的一切我已經看淡,只要你需要,隨時可以來找我。”

顧峯吃驚的看着師傅這模樣,一時間有些呆了。

而華炎則心知肚明的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有些事情不需要戳破。 接下來幾天,顧峯一直跟在華炎身邊,華炎在H師範大學裏也沒有什麼工作,所以就經常指點顧峯,結果沒幾天顧峯居然就突破了,這讓華炎相當高興。

顧峯的底子不錯,而且天賦很好,只是缺乏足夠的機遇和足夠的靈氣,所以華炎專門給了他一些補充法力的丹藥,讓他從中吸收到了充沛的靈氣。

不過沒過多久華炎就是遇到了一個麻煩。

明心道長在世俗中有不少熟人,很多達官顯貴跟他都有或多或少的聯繫,而其中最大牌的一個,莫過於已經退休的一個上將軍銜的老領導,叫做孫賀軍。

如今孫賀軍就住在S市郊區一個比較清淨的地方,而顧峯之前就曾擔任孫賀軍的保鏢,幾天沒有上班,讓孫賀軍漸漸注意到了華炎。

而隨後稍微一加調查,華炎的身份就冒了出來,這讓孫賀軍有些坐不住了,當天就是派人給華炎發信,讓他晚上來自己的別墅小聚。

“這個孫賀軍,有什麼特點。”來的路上華炎問道。

顧峯這期間對華炎的能耐簡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現在就算華炎讓他一頭撞死在柱子上估計他都不會皺一下眉頭,而這也是華炎非常欣賞他的地方,因爲顧峯很實在。

“孫老先生平日裏和藹可親,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跟師傅有近二十年的交情。”顧峯介紹道,“他剛剛退休沒兩年,據說沒退休前的官職很大,手下有很多人聽他的號令。”

“不過他的兒子和兒媳婦卻是在十幾年前因爲一場車禍去世了,只留下一個孫子,現在正在從軍,而且……”顧峯欲言又止道。

華炎瞪了他一眼,道:“婆婆媽媽的,有話就說。”

顧峯深吸一口氣,道:“孫老先生家裏有他孫子的照片,我見過,跟這幾天來學校找小雪的那個阿兵哥很像。”

“哦?”華炎情不自禁的笑了,沒想到居然還有這麼微妙的關係。

“那你覺得,他這次叫我去見他,所爲何事?”華炎繼續問道。

顧峯搖搖頭,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應該不會是什麼大事,或許就是想見見你。”

華炎只是微微一笑,雖然這小子很實在,但是想事情太簡單了。

乘車前往孫賀軍的別墅,這裏的環境確實很清幽,在科技如此發達,人口問題如此緊張的情況下還能擁有自己的一棟別墅,這孫賀軍絕對很有能力。

別墅外不遠處有一個小湖,而別墅四周只是零零散散的架設着一些圍欄,並沒有將整個別墅包圍起來,不過看到這樣的擺設,卻是讓華炎的瞳孔微微一縮。

這裏看起來雖然沒有什麼特殊,但實際上這裏面隱藏了某種奇妙的陣法,如果有敵人從外面進攻的話,會有很多盲區無法看到,而別墅內部卻是可以對外面一覽無遺。

總體而說,如果把這別墅當作是一個據點,那麼這裏就是典型的易守難攻類型的地形,真要敢冒然攻進來,得先考慮好一定的傷亡。

別墅內有不少氣息,華炎敏銳的感知到了一切生命形態,同時昂首踏步走了進去。

迎接華炎和顧峯的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美貌女子,經顧峯介紹華炎才知道這是孫賀軍的祕書。

“兩位請坐,孫老先生馬上就到。”美女祕書衝二人微微一笑就是離開了。

或許是曾經就職於這裏的緣故,顧峯坐在沙發上顯得坐立不安,最後乾脆起身來到了窗邊,像往常一樣觀察起外面的情況來,儼然就是一個保鏢的樣子。

華炎則似模似樣的坐在那裏品着香茶,如今的茶葉相比較以前卻是味道濃郁了很多,不知道是不是添加了什麼香精一類的東西。

不多一會兒,一個年近古稀之年的老者從內堂走了出來。

這老者白鬚白眉,相貌端正,雖然年紀已經不小了,但是那身子骨依舊結實,腰桿挺得筆直,完全不像是他這個年紀的人。

“你就是華炎,不錯,小夥子長的很精神。”孫賀軍緊緊的握住了華炎的手笑道。

華炎笑着寒暄了一番。

沒頭沒尾的聊了半天,最後孫賀軍突然從桌上拿起一個檔案袋,從中取出一沓材料遞到華炎面前,笑道:“這是我一個朋友,不知道你認識不認識?”

“我想應該不認識吧。”華炎笑着打開,卻吃驚的發現這上面的資料竟然是他自己的!

這是五十多年前他在地球時的材料,也就是他上一世的詳細資料。

看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臉頰,華炎忍不住皺起眉頭,莫非這孫賀軍認出了自己的身份?可是如今他容貌大變樣,而且他從未向任何人透露過他的信息。

“這個人,死了五十多年了,我怎麼會認識?”華炎笑着將材料又遞了過去,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孫賀軍哈哈一笑,道:“是嗎,我看你跟我這朋友很像啊。”

華炎只是品茶,並不回答。

“對了,你跟明心道長是什麼關係?”孫賀軍繼續問道,“我跟明心道長相交二十年,可從沒見他對別人像對你一樣用心,據說他還打算把部分產業移交到你的名下,莫非……”

“莫非什麼?”華炎感覺到房間裏有一股硝煙味。

孫賀軍猛然站起來,冷聲道:“莫非你想要騙取明心道長的資產,奪其產業?”

華炎笑着搖搖頭:“孫老先生說笑了,我可對明心道長的財產沒有興趣,而且就算是我對他的產業有興趣,那您也得拿出證據來吧?總不能就這麼平白無故的冤枉我?”

鳳和鳴

“不要裝了。”孫賀軍舒緩了一下情緒,道,“我調查了明心道長二十年,對他的事情瞭如指掌,你應該也是和他一樣,是修仙者吧?”

“您老也知道修仙者?”華炎反問道。

孫賀軍眯縫着眼睛,笑道:“在這世界上,哪有什麼祕密,所謂的機密,不過只是掌握在少數人手中而已,我曾經也是國家高層,對於你們這些人,可是有足夠的瞭解。”

“是嗎,有多瞭解?”

驀然,孫賀軍從衣服裏掏出一把手槍直接抵在了華炎的腦門上。

“領導!”顧峯吃驚道,若不是礙於孫賀軍的身份,他早就衝上來了。


華炎笑着仰在沙發上,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不過語氣卻是很冰冷:“你知道嗎,我可不喜歡有人拿槍指着我的腦袋。”

“是嗎,你不是不死之身嗎?”孫賀軍冷笑道,“死了五十多年還能重生,我想這一槍下去,應該要不了你的命吧?”


“怎麼,你想試試,如果我死了呢?”華炎道,“就算我是這資料上的人,那也未必意味着我可以用血肉之軀抵擋子彈,而且據我觀察,這手槍發射的應該是鐳射光吧?”

孫賀軍搖搖頭,冷聲道:“交代你的身份,士兵,否則我就開槍了。”

華炎哈哈一笑:“怎麼,你這領導難道想用這麼拙劣的手段來殺害一個普通百姓嗎?”

重生异能:總裁大人請接招 交代你的身份!”孫賀軍喝道,語氣凌厲。

沒有回答,華炎直接站起身,一雙眼睛死死的盯着孫賀軍,根本沒有受其威脅。

兩人僵持在原地,誰都沒有說話。

直到一盞茶時分過去,孫賀軍突然把手中的槍一丟,癱軟似的倒在了沙發上,像是耗盡了全身的精氣神。

而顧峯則一步奔來撿起來那手槍,檢查了一下才發現這手槍居然是假的。

“領導,這……”顧峯無語了。

不過華炎則是微笑着又坐了下來:“看來你並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種人。”

“你贏了。”孫賀軍苦笑着擦擦額頭的汗水,就像是進行了一場惡戰一樣,體力透支。 華炎和孫賀軍兩人之間的互相試探告一段落,孫賀軍雖然以失敗告終,但是卻從中看出了華炎的本質。

同時華炎也是對孫賀軍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至少孫賀軍不會爲了所謂的猜測就開槍殺人,如果孫賀軍真的敢開槍的話,那麼華炎會毫不猶豫的扭斷對方的脖子。

雖然華炎沒有承認他就是五十多年前那個被炸死的華炎,但是孫賀軍卻是隱隱猜了出來,同時也認定華炎就是一個修仙者。

作爲華夏國的高層領導,他對許多被列爲最高機密的事情瞭如指掌,不論是地球上的修士,乃至外星人等等,他都知道其中的真實情況,這就是一個國家高層所能掌握的真正機密。

華炎的出現讓他本能的察覺出了什麼。

要知道明心道長可是自視甚高,從來不把華夏國的修士們看在眼裏,而且他在世俗中有不少的資產,無論是黑白兩道,乃至商界政界等都有不少的人脈。

可是他居然心甘情願的跟隨華炎,甚至孫賀軍得到消息說明心道長已經做了決定,要自己在世俗中的“棋子們”全力配合華炎,這足以引起孫賀軍的重視。

而且前段時間孫賀軍得知明心道長居然把自己心愛的弟子顧峯交給了華炎,甚至顧峯還拜了華炎爲師,由此就可以得知華炎絕對有足以讓明心道長動心的東西,或者說是華炎的實力在明心道長之上,讓明心道長甘心臣服。

如此一來,孫賀軍自然將注意力轉移到了華炎身上,並開始着手查探華炎的身份,而這一查探不要緊,竟牽扯出了不少內幕,許多信息都將華炎指向了五十多年前一個同名同姓的特種兵身上。

憑藉多年和各類神魔文明打交道的經驗,孫賀軍大膽猜測如今這個和華菲雪走的過近的華炎,就是當年那個華炎,只是不知道爲何重生了。


雖然不知道華炎是用什麼方法做到了這一步,但可以肯定的是華炎的實力和地位都不低,不然明心道長不會如此巴結華炎,更不會將愛徒交給華炎照顧。

多年來孫賀軍一直都想通過明心道長來研究華夏國的修仙世界,但是一直都沒有成功,從華炎身上他看到了新的希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