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今早,江北已經早做了準備,爲了防止造化門的人有所懷疑,直接買了點布料給小系統弄進去了。

2021 年 1 月 30 日

狗系統該幹活了。

然後,兄弟倆出雲瀧城的時候,便是身着袈裟,手持拂塵,脖子上還一人掛這個十字架,腦袋上帶這個喇嘛帽的形象。

江南現在很迷茫,他想問點什麼,但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這兄弟倆也都是急性子的人,表現在路上實在是沒什麼好玩的,還不如全力趕路。

一進連山脈,江北就感覺時而有人在看他們。

誠然,連山脈裏其實還是有佛門或者道門的,但是……在這正統的修煉界裏面,爲啥要修煉這種狗血的東西呢?

沒啥用啊。

大家需要的是砍人,懂嗎,砍人!

而且魔門那幫人,你告訴他們什麼苦海無涯回頭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類的話?

怕不是話還沒說完,就特麼直接就落地成盒了吧……

這就很感人。

所以,當着兄弟倆進來的時候,他家都有些不屑,當然,這不屑也只是一閃而過罷了。

當他們看清這兄弟倆的穿着的時候,那纔是徹底的懵逼。

佛門老和尚才穿的袈裟?道門那幫牛鼻子老道才用的拂塵?還有,這腦袋上帶的是什麼帽子?

……

就這樣,在各種詭異的目光之中,江北終於到了造化門。

落地。

那倆守門員當時就懵逼了,不過肩負着守護山門的重大任務,他們還是瞬間就瞬間就反應了過來,直接拔刀相向!

臉上帶着威嚴不容冒犯的表情喝道:“何方妖孽敢闖我造化門!”

江北:“……”

江南撇了撇嘴,有些無奈的說道:“弟弟,我就說這套穿着不行,還不如穿我的名牌風衣了。”

“哥,別打岔,咱們只有這麼穿,才能顯得與衆不同,彰顯出我們的身份。”江北一臉認真地說道。

江南皺了皺眉,仔細思考了一下,嗯,言之有理。

非常的有道理!

此時。

那兩個守門員很是煩躁,他們好像被無視了……

而江北,此時也終於想起來了什麼,轉頭看向那兩個小弟子,笑了。

“兩位,連我法海都不認得了嗎?”江北雙手合十,眨了眨眼。

兩個守門員對視一眼,目光之中都有些懵逼。


“速速離開造化門地界,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其中一個冷聲喝道,直接上前一步,手中那長刀,在這陽光下顯得是那麼刺眼。

“霧草!”江北嚇了一跳。

這纔多長時間?這造化門的人都這麼橫了!

“那個……”江北眼珠子一轉,直接說道:“不得無禮!本座乃猛男集團董事長滅霸!這位便是總裁滅絕!”

“笑話!滅霸,滅絕?我特麼還滅族呢!滅九族聽過沒?兩個不知名的東西!前腳還什麼法海,此時就又改了名字,你敢如此污衊我猛男集團兩位存在,今日留你不得!”

江北:“???”

“麻痹!怎麼還不信了呢!”江北氣的直接將帽子給摘了,“看看!看看來!認不認識!賊尼瑪,連本座都認不得了,還敢說是我猛男集團的人?”

“秦墨白呢!讓那小子出來見我!”

……

秦墨白今天起了個大早就感覺心臟直突突,也不知道是咋的了,而且現在更是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修煉也修煉不進去,更是越來越感覺自己與滅霸大哥的差距之大,其實他已經是合谷四階的強者了,得益於猛男集團的一家獨大。

而隨着猛男集團的崛起,還有造化門那兩個親傳弟子涼透,現在,他可謂是造化門最牛逼的存在。

是的,因爲他是滅霸大哥的頭號小弟,加上平時又是一副直爽的性格,基本誰看到他都很歡迎。

也因此,平時修煉資源更是大大的有,根本就不愁。

但是今天……

“總經理!不好了總經理!門口有兩個穿着極爲詭異的傢伙,自稱是我猛男集團的的滅霸和滅絕大佬,現在吵吵着要見你呢!”突然,一個穿着白色練功服,身上繡着“猛男”兩個字的弟子突然衝了進來如此說道。

“什麼!”秦墨白頓時一驚,直接就從蒲團上站了起來。

他明白了。

這是有人敢挑釁滅霸哥和滅絕哥的威嚴!這絕對不行!

怪不得今天這麼難受,兩個大哥的威嚴不能受到侮辱!

“走!砍了他們去!”

……


“呵呵!現在你們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那兩個守門員冷哼道。

“我特麼也沒想走啊。”江北一臉無語的答道。

“賊子好膽!等我們秦總經理過來,有你好果子吃!”

“秦總經理到!”

突然,一聲高亢的聲音打破了這尷尬的氣氛。

江北朝着山門內看去,只見一個穿着黑色長袍,胸口繡着“猛男”二字的男子正持刀飛了出來,不光如此,他的身後還跟着一羣身上印着一樣東西的弟子……

一個個手中盡是持着長刀。

江北嘴角狠狠抽了抽。

下一刻,只見那秦墨白瞬間瞪大了眼睛,但是在天空之中,由於慣性,已經停不下來了。

“秦哥來了!兄弟們,上!砍了他們!”那倆守門員當時就是喜上眉梢,自從白盟和雕牌隨着那倆大佬涼透而土崩瓦解之後,他們猛男集團就失去了鬥毆的樂趣……

是的,很久沒砍人了。

“撲通!”

下一刻,隨着這樣一道略帶尷尬的聲音傳入衆人的耳中,還有這難以言喻的畫面出現,所有人都停了下來。


“滅霸哥!您終於回來了啊!小弟我等得你好苦啊!”秦墨白直接就跪了。

抱着江北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嚎叫着。

沒辦法啊,秦墨白出來的時候人都傻了,滅霸哥和滅絕哥都回來了,他們拎着刀出來迎接的?

那幫剛趕出來的小弟子們一個個臉上盡是激動,而那兩個守門員也是攥緊了拳頭,他們竟然親眼見到了滅霸哥,而且還差點給他砍了……

“沒,沒什麼。”江北嘴角抽了抽,趕緊給這秦墨白拉了起來。

“那個,各位,我已與造化門沒什麼關係了,我現在乃爲少林是駐武當山辦事處的大神父北喇嘛。”江北雙手何時,把拂塵夾在懷裏,一臉淡然的又來了句佛號,“無量壽佛!”

“無量天尊!我現在乃爲少林……啥來的,嗯,你們懂就行!”江南也是雙手合十,一臉的淡定。

所有人:“???”

“呵呵,不用在意這些細節,切記,今日之事不可聲張,我來是找葉門主有要事相商。”江北拍了拍秦墨白的肩膀,一臉淡然的說道。

“滅霸哥……”秦墨白突然擡起頭。

“啊?”

“滅霸哥!我要追隨你的腳步,我也要出家!”秦墨白攥緊了拳頭,一臉認真地說道。

“啥!”

“滅霸哥!我們也要出家!” 所以,當葉瓊看到這樣的江北和江南的時候,整個人是傻了的。

是的,是葉瓊,葉富貴他閨女,也是宗主的親傳弟子,俗話講,爹不能當閨女的師傅,但是人家是宗主,這很意外嗎?

人家葉富貴那也是覺得自己閨女不能拿着自己這宗主之女的名頭出去欺負人罷了。

其實也不算是欺負……也就是親傳弟子的身份,也是弟子,超然於普通的弟子身份,但是又可以和那些弟子們正常的交流。

而且長老們也不敢欺負她,這就美滋滋。

但是,真正知道她是葉富貴親閨女的,整個宗門,不出一手之數,葉富貴葉瓊自然是知道的,然後江南和江北,加上個大長老,嗯……正好五個。

後面就比較簡單了,下午江北在處理完了門口那羣“猛男”之後,直接就輕車熟路的跑到造化峯這邊的大殿後面了。

是的,葉富貴就在這地方住,葉瓊也在這住,畢竟宗主的親傳弟子,住得近點問題不大。

然後,葉瓊覺得她的世界觀好像是被顛覆了……

這大紅袈裟還鑲着金邊的,這懷裏還得插着個拂塵,這帽子怎麼看着這麼怪呢?而且胸口那十字的東西是幹啥的?

完全……就是四不像啊!

是的,這地方暫時還每個上帝之流的東西,人家也不信基督,就道和佛。

但是你也不能穿着袈裟玩着拂塵啊?

“滅,滅霸師兄。”葉瓊傻愣愣的招呼了一聲,一臉的懵逼。

“哈哈,無量天尊!葉瓊施主,我就知道我們一定會再見的。”江北雙手合十,牙一呲,笑的那叫一個開心。

“無量天尊!我弟弟說的沒有錯。”江南也是一臉淡然,依舊是那個面癱臉……

只是穿着這麼一套,頗爲詭異罷了。

而江北現在心裏也是有些懵逼,怎麼出來的是這葉瓊小姐姐呢?他要見得是富貴啊!富貴哥啊!

主要吧,總覺得這葉瓊晦氣,特麼的,起個什麼名字不好?非得起個窮?

這以後能發家就特麼有鬼了!

但是,江北不知道的是,當年的造化門那可真是窮困潦倒啊,後來葉富貴的妻子生下一女,然後還特意找那佛門的大佬算了一卦……

說了啥已經記不住了,但是葉富貴明白了一點,他得反向操作一波。

他這造化門生意做不起來,這麼窮,那就是因爲他這名字,直接把財氣都給嚇跑了,那麼,這麼一來的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