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叫江北!誰敢動我一下,試試來!我爹叫江萬貫,我家姓江的!”江北高深莫測的冷喝一聲。

2021 年 1 月 30 日

“聽着沒有!我爹叫江萬貫!”江北再一次大吼了出來。

“轟!轟!轟!”話音剛落,天空之中爆發一陣驚雷般的響聲! 江北嚇得一縮脖,這叫啥事兒啊?

天怎麼說陰就陰下來了?

他老爹的名頭這麼猛?當年是不是也得罪過什麼天上的大人物啊?

腦袋裏還沒想明白出什麼事了,只見本來還包圍着自己的一個個修士倒飛而出。

整個大殿內寒風陣陣,大夏天的,倒是很讓人覺得享受。

美的純自然變頻空調!

但是現在哪有閒工夫去享受了!江北的雙眼死死盯着龍嘯極。

同樣的,龍嘯極也懵了,剛纔還想着呢,管你爹是誰,都得弄了你。

但是現在!他爹的名號喊了出去,怎麼就這麼誇張了?

你爹惹到什麼大人物了啊,能不能別把我風國也給毀了!

欲哭無淚的龍嘯極和江北四目相對,顯然,這是一笑泯恩仇的劇情。

大殿之中,再沒有一個外人,只剩下江北和侯煙嵐,以及傻愣愣站在原地的龍嘯極和龍森明父子了。

很慌,大概只能這麼形容,不管是哪一方,都很慌。

江北的喉嚨狠狠滾動了一下,和侯煙嵐對視了一眼,今天,可能是廢了。

風停了。

整個大殿也安靜下來了,沒有那般肅殺的氣息了。

江北擡了擡頭,看着大殿外,無數的影視劇告訴過自己,下一刻,這大門應該就會突然合上,再然後……

江北還沒考慮好後續的劇情,只聽得耳邊“砰”的一聲!

微微張了張嘴,真合上了?要不要這麼給面子!嚇死人不償命啊!

手有點抖,還行,侯煙嵐的手也在抖,很顯然,對這種超乎尋常的東西大家都是很畏懼的。

輕輕拍了拍侯煙嵐的手臂,對視一眼,示意她放心。

顫顫巍巍的從懷裏取出一根靈煙,三級靈煙,最好的貨了!再不抽可真白瞎了!

一會兒是不是會有那種陰冷的笑聲迴盪那麼一下下,江北很好奇。

爲了讓自己不犯慫,先來根菸頂一下……

萬一是老爹當年的仇家可怎麼辦?

心慌啊,主要還是看到對面的這父子倆也是一臉慫樣,不能給自己點底氣嗎?這可是你老家啊!

江北深吸了一口,鼻子嘴巴往外冒着氣,終於忍不住了。

“老龍,我說,這啥情況啊?”江北主動開口問道。

只見龍嘯極狠狠地嚥了口唾沫,又搖了搖頭。

很明顯,不知道,被嚇得也說不出來話了……

“砰!砰!砰!” 首席盛愛

江北的汗毛根根倒立,後脖頸感覺一片冰涼,麻痹喲!真有鬼不成!

“國,國主陛下,老國主求見江少宗主。”

就連門外的小太監的聲音都更尖細了,很顯然也是嚇得不輕快。

等等,他說啥?

老國主,求見,江少宗主?他不就是江少宗主嗎?求見他的?

老國主!懂了!老爹說的那個!臥槽!姓江的真好使啊!

“快!快快請進來!”龍嘯極嘶吼了出來,甚至親自去承包了小太監開門的任務。

大門打開,果見一個威嚴的老者站在門外,五十多歲的年齡,保養的挺好。

錦繡華服,頭戴王冠,看起來就是個狠人。

只是雙眼泛紅,可能是很激動吧。

江北的手握了握侯煙嵐的手,很奇怪,能不能別這麼盯着自己看。

在江北的震驚之中,剛打開門的龍嘯極撲通一下就跪下了。

“父王!”

江北:???

老頭跟一個還沒老的叫爹?這個輩分沒什麼問題嗎?

“龍嘯極,本座將國主之位傳與你,今日竟怠慢了本座的客人!你可知罪!”

聲音猶如驚雷滾滾,江北都覺得害怕。

再看那龍嘯極,瞧瞧,胳膊腿都在那顫抖着呢……

“那個,龍兄也是不知者不罪了,敢爲兄臺大名?”江北主動上前。

電視劇裏不都這麼演的嗎?這麼打個招呼問題應該不大。江北暗想着。

來者一步邁出,下一瞬就來到了江北的面前,面色激動。

“恩人之子,當真是恩人之子!對,對了,本座龍久合,恭迎江少宗主!”來者一臉激動,彎腰行禮。

傻了,都傻了,不管是江北侯煙嵐傻了,龍家父子也傻了。

尤其是傻站着的龍森明,甚至還給了自己一巴掌,他不是在做夢吧?

自己修爲高深莫測的親爺爺,竟然對這江北如此行李?天理何在啊!

突然,龍森明的腦袋一片空白,裏面像是有什麼爆炸了一般,轟隆隆的響!

那無極宗的宗主,好像是說過,他姓江,然後什麼老國主?

難道,老國主說的是他爺爺!沒錯了,就這樣了!


只見江北乾笑兩聲,掩飾一下尷尬,趕緊將這龍久合扶起來。

“那個,龍叔好,龍叔好,我爹讓我來處理點小誤會,沒想到就這樣了,還把您給驚擾到了,實在是不該啊。”江北一臉懊悔的說道。

“恩人之子前來,本座沒有親自迎接,纔是真正的怠慢之罪。”龍久合又彎腰,很懊惱。

“大哥,您別這樣,坐下,我們慢慢聊就行,我也站累了。”江北也很難受。

他又不是什麼地主老財,動不動就這樣,至於的嗎?

“嘿,對,咱們慢慢說。”龍久合一臉的尷尬。

坐在江北的身邊,看着大殿站着的父子倆,眉頭微微皺起。

“過來!跪下!認錯!”

連續的三聲大喝,甚至連江北都嚇了一跳。

再看之前還吆五喝六的龍森明,剛邁出來一步,直接腿一軟……

撲通一下就趴在了江北身前。

嚇得江北趕緊站了起來,不至於啊,沒那麼大仇!

另一邊的龍嘯極也要跪,雖然不甘,但是別無他法。

“那個,老龍,你就別跪了,動不動就跪的,我受不了這些。”江北趕緊擺手說道。

“我這逆子,千不該萬不該冒犯了江家,這是我及時趕來,如果我不來呢,他們對你做了什麼又該如何!哎……”龍久合說罷,重重的嘆了口氣。

略帶深意的看了一眼眼前已經跪下的龍嘯極和還在趴着的龍森明,我這是在幫你們啊!

“得罪江少宗主,我理當受罰。”龍嘯極一臉認真的開口道。

“不至於不至於,沒那麼大事。”江北有點懵,這劇情反轉的有點快了。

“江少宗主,要不,將他們手剁下,如何?這樣您滿意嗎?”龍久合一臉笑容的問道。

你聽聽,一言不合就要剁了自己兒子孫子的手,這還像話嗎?

“可別,要說過錯也是我的錯,之前你孫子來我宗門裝逼,被我嚇走了。”江北撓着頭,也沒什麼辦法。



“裝?什麼?”龍久合有點懵。

“呃……這我沒法解釋,不過大哥,你放心,我也不是吃虧的人,既然是誤會,那解釋開了就行。”江北嘿嘿一笑。

“既然如此!那就罰他們跪上三天三夜好了,江少宗主,不知你可滿意?”龍久合沉吟了一下,如此說道。

江北無語了,不過結合之前受到了那麼多欺負,也行。

趕緊轉移一下話題吧,這事兒鬧得,太尷尬了。

轉了個眼珠子,這才坐下看着龍久合說道:“對了,龍大哥,我這次來主要還是爲了武王,還有文王所做的事來的,有點小仇。”

龍久合有點懵,想了一下,明白了,轉頭問道龍嘯極:“逆子!還不將那文王武王帶上來!當場格殺!”

唰的一下,屁股還沒坐熱的江北就和侯煙嵐同時站起來了。 龍久合不知道文王武王是什麼人,但是江北知道啊!侯煙嵐也知道啊!

那是江北老丈人,侯煙嵐她親爹啊!

哪能把倆人一起叫來給殺了!太過分了!

“龍哥,你弄錯了,武王侯鋒是我岳父。”江北緊緊握着龍久合的胳膊說道。

聲音有點抖,這大哥也太頂了吧,當年老爹到底對他做過什麼啊?

龍久合愣了一下,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江北和侯煙嵐,這才微微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原來武王是自己人,不知那文王……”

說着話,轉頭看向一旁跪着的龍嘯極和龍森明。

“父王,那文王勾結惡靈作惡多端,實乃罪大惡極之人。”龍嘯極一臉謹慎的說道。

“那還愣着做什麼!帶上來,殺了!”龍久合一臉的不耐煩。

轉頭,瞬間,臉上就掛起了笑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