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侯鋒略帶疑惑的臉色。

2021 年 1 月 30 日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就是陳菊,當初你們第一次來打我宗門的時候,就是這小子帶頭叛變的。”

江北話音落下,武王的目光瞬間就朝着陳菊看了過來。

“就是你第一個叛變的?”武王冷冷的問道。

“王爺……我……”陳菊感覺這絕對比吃了屎還難受啊!

“好小子!”

陳菊感覺心都涼了,武王是想尋仇不成!

做個妖皇 整個御士軍幾百號人,就你最有眼光!到時我回了王府,也給你個上將軍噹噹!”

陳菊傻眼了,幸福來得太突然!

正要感謝……

“江北滅霸!無極宗宗主!可否出來一見!”

震耳欲聾的大喝,從宗門外傳來。

江北眼皮跳了跳,怎麼,又來傻逼了?

老爹可是在宗門呢!

“菊兒!隨我來!”江北瞬間就從凳子上站了起來。 隨着江北的話音落下,就這麼一瞬間!陳菊的腦袋就完全處於空白狀態了。

隨他去?隨他去哪?


這尊大神怎麼還不肯放過自己!爲什麼生活要過得這麼辛苦?

不是說好的在無極宗修煉,然後讓陳家光復嗎!

浮生之光

爲什麼他感覺這江北好像打不過自己呢?

來無極宗修煉這麼久了,還有靈煙,他也是玄境一階了!

雖然他的這個實力跟動不動就秒殺個天境強者的江北比……

好像還是很拉垮,但是也足以讓他在無極宗驕傲了,畢竟出門前他爹可是給帶了不少的藥留着以後晉級的時候嗑。

“走啊,愣着幹啥呢?”

江北的話音再次傳到陳菊的耳中,也打斷了他這剛剛驕傲起來的小心思。

算了,還是不亂想了,老老實實當舔狗就挺好的。

陳菊的喉嚨艱難的滾動了一下,邁出去一步,雙腿一軟,差點就是一個經典的狗吃屎造型。

好在還是穩住了,不至於在這麼多人面前丟人。

“北少爺,老夫也跟你去看看如何了。”徐英洲也站了起來,一臉的鄭重。

與此同時,劉易陽還有一些傷勢未愈的弟子們也都站了起來。

又有人來山門叫罵,真是沒想明白,都這節骨眼了,還能有誰。

不過心中倒是很平靜,畢竟宗主就在宗門呢!

至於天老和侯鋒他們,則是走在了最後。

侯煙嵐走在江北的身邊,略微有點擔心,畢竟頭兩次有人來無極宗叫山門可都沒那麼好解決。

江北牽着侯煙嵐的小手,輕輕地拍了拍,又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

大早上的,也不知是哪家的娃子這麼勤快,竟然起個大早的就來無極宗找自己?

龍森明表示現在很難受,這幾天日夜趕路,習慣了……

頂着兩個黑眼圈就來了,結果人家無極宗門口就兩個昏昏欲睡的弟子。

還有一個跑進去通報了,就一個弟子在宗門前。

甚至看到了自己這大軍之後還完全不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然後就看到人家從懷裏拿了根小白棍出來,點燃,坐在山門前一口接着一口的吸着。

龍森明滿腦袋的黑人問號,感覺這無極宗好怪異。

尤其是這冒着黑煙的東西,怎麼還能從人的嘴巴鼻子裏吐出來煙霧?

看來刁爆那廝說的確實是真的,這無極宗肯定是跟惡靈勾結了!

對於惡靈,龍家的這羣皇親貴族簡直是恨得牙根都疼啊,十七年前差點都被滅國了,能不恨嗎?

有意想打進無極宗,但是又不得不想着老國主說的話。

要先禮後兵……本太子忍!

龍森明的臉憋得通紅,整個人都處在一種隨時都可能陷入暴走的狀態之下。

就在忍住不住再大喝一聲的時候,整個人雙目微凝。

來了!

只見宗門內走出了一小隊人,一個個的明顯臉色有點蒼白,尤其是爲首的那個。

龍森明的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果然如刁爆所言一般,一羣老弱病殘。

“你們就是無極宗的人!”龍森明大喝一聲。

江北皺了皺眉,來的還真是個傻逼?


撇了撇嘴,看着爲首的這個穿着紅色長袍的男子,一看就是富貴相。

可能是富二代碰到富二代了,江北如是想着。

“不然呢?你眼睛瘸了,看不到無極宗三個大字?”

江北指了指旁邊那個大石碑,隨口問道。

來自龍森明的怒氣值+26

“你……好膽!你又是何人!”龍森明一張臉憋成了漲紅色。

民國大間諜

就連後面的那些隨從也是一個個的雙眼噴出火光一般。

見狀,江北微微往後退了一步,他這話說得有點衝了,畢竟現在還是小辣雞兒的狀態。

“那個啥,我就是你們剛纔叫的爸爸,呃……無極宗的少宗主!”

江北掐着腰說道,整個人散發着一人可敵萬軍的囂張氣勢!

龍森明一張臉紅一塊白一塊,顯然是氣的不輕快。

太踏馬囂張了吧?這輩子還第一次見!

怒氣值+28

“本太子龍森明!還從未見過如此囂張之人!”龍森明怒道。

“本座滅霸尊者,還從未見過如此智障之人!”江北也是上來了脾氣。

大早上的不睡覺,跑我們宗門前面來罵山門來了?

他奶奶的,想造反不成!

“嗯?”

江北略帶疑惑的向旁邊看去,只見侯煙嵐正微微扯動他的衣袖。

“江北,他是風國的太子,下一任國主之位的繼承人,龍森明……”侯煙嵐靠在江北的耳邊低聲說道。

江北愣了一下,瞬間,臉上就掛起了笑容。

“喲喲喲,我當是哪根蔥……哪尊大神來了呢!原來是龍森明太子啊!”江北趕緊說道。

但是這笑容,在龍森明的眼中卻是異常的刺眼。

這輩子,可曾有人這麼對待過他!

“江北滅霸!你無極宗多次挑釁文王刁爆,和作孽多端的惡靈勾結,該當何罪!”

龍森明目眥欲裂的喊道,說完,還揮了一下手,後面的強者立馬跟上。

“你無極宗,該當何罪!”

甚至還使勁跺了一下腳。

整個山門前都震動了一下。

這是隨時都會攻過來的感覺,江北後脖頸子有點涼,很難受,又很委屈。

“他奶奶的,你們大早上不睡覺跑我山門前裝逼就爲了這事兒?”江北怒道。

“還跟惡靈勾結?惡靈是你爹?跑我們無極宗找場子來了?”


“呵!江北滅霸!我敬你是少宗主,跟你好言好語,但是你已經作勢要反我風國龍家不成!無極宗也將因爲你今天的……”

“滾你大爺的二舅媽去吧!”

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的感覺很難受。

怒氣值+29

龍森明還在考慮着他大爺的二舅媽是誰的時候,後面的人已經是怒不可遏了。

這特麼是在侮辱皇親國戚啊!

“龍森明是吧,風國的太子是吧?”江北再次開口。

龍森明木訥的擡起了頭,四目相對,這是對方在找死的感覺。

“我就送你一個字,滾!”

賊尼瑪,這年頭的人怎麼都這麼會裝逼了?

本尊堂堂的一個富二代加少宗主都沒他這麼吊,想想就來氣!

而且堂堂的勞什子太子,竟然就這麼點怒氣值?軟柿子東西!


想到這,又感覺好氣,微微轉了轉頭,看着另一邊臉色慘白的陳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