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二人走遠之後,年輕人縱身上了一顆大樹,默默地運起奧氣,修復着剛纔所受的傷。許久之後,年輕人緩緩睜開雙眼,低聲道着:“幸好是晉階怒師,不然剛那一掌可有得受了。”

2021 年 1 月 30 日

忽然,年輕人腦中響起一道聲音,近乎是咆哮的聲音:“你小子剛纔怎不去追啊,那人傷還未好,你不趁機殺他,日後只怕是會有**煩?”

不過,年輕人倒是沒有因爲突如其來的聲音而感到震驚,而是淡淡地道:“我怎麼知道他傷還沒好,在說了,就算我去追,也不一定能追的上啊?”

那聲音繼續咆哮了一陣,轉而沒了聲音。年輕人笑着道:“不要生氣,我沒殺他,讓你以後傷好了以後自己動手,豈不是更好嗎?”

那道聲音忽然落寞地道:“我這傷勢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會好,而且好了之後會不會等階大降?原本我的根基就不穩,現在遭受如此大的傷勢,只怕是難以恢復了?”

年輕人忙安慰着道:“放心吧,你會好起來的,你可是大陸上最強大的魔獸之一,這點信心都沒有,真給你祖先丟臉。”

“還不是你小子惹的禍?”聲音忽然地憤怒起來:“要不是你小子把火龍果搶走了,我怎麼可能變成今天這樣?”

年輕人自然是伊辰了,那道聲音卻是變化後金骨龍的聲音。那天伊辰將金骨龍放進了戒指中,正待要離去的時候,忽然戒指中傳來一道極弱的靈魂力量。好在伊辰有着強大的靈魂力量,可以感受到那股微弱的靈魂力量,進而知道這道力量想要表達什麼。

靈魂力量是金骨龍所發,告訴伊辰,它自己不僅是肉體受到重創,連帶着靈魂也是即將破散。衆所皆知,一旦靈魂破散,不論你有多強的實力也會煙飛湮滅。

在感受到伊辰有着強大的靈魂之後,便要主動與伊辰簽定靈魂協議。靈魂協議,是大陸上極爲特殊的存在,一般來說,只有強者在打敗魔獸之後,強行與之簽定,將其收復成自己的坐騎,可以使自己多一個幫手。

絕大部分魔獸都不會同意與人類簽定靈魂協議,因爲一旦簽定,魔獸的生死就會掌控在人家的手中。魔獸有着魔獸的驕傲,除非是你有着強橫的實力,得到魔獸的認可才行。

主動與伊辰簽定靈魂協議,伊辰當然是高興萬分,既得到一個幫手,自己也不會損失什麼,只是用自己的靈魂時不時地替金骨龍療一下傷,對伊辰來說簡單之極,當然是不會拒絕。

簽定好了協議之後,伊辰自然就可以輕鬆地用靈魂力量與金骨龍聊天,從中得知,金骨龍在跟着那顆火龍果已經許多年了,若能服了火龍果,它便可以直接晉階五階魔獸。

那裏知道最後被伊辰得了去,還在那次大戰中受了不小的傷,導致他原本就不太穩定的四階的修爲,一直處於一個尷尬的局面,急需尋找火屬性的靈藥要鞏固自身的修爲。

尋找靈藥的過程中,倒黴的遇上剛纔與伊辰交過手的狂宗強者,見到金骨龍如此的模樣,心中起了收復之心。一場大戰下來,金骨龍雖然僥倖逃的性命,卻是頻臨靈魂潰散之險,若不是伊辰湊巧遇上,金骨龍將落個煙消雲散的下場。

也好是遇上了伊辰,若是別人的話,四階的魔獸,渾身是寶,難免不會起了覬覦之心?

在洞穴中,伊辰替金骨龍療傷了幾天,終於使後者的傷勢穩定了下來,假以時日,傷勢便會完全好轉。只不過所受創的靈魂卻不是伊辰可以幫忙的。

在金骨龍的記憶中,凝荒帝國東南部的天火山中,便是有着一株名爲幻果的靈藥,若能採到服下,可以修復金骨龍的靈魂之力,進而可以讓它實力大增。

不過,這種靈藥可遇不可求,就算金骨龍知道那又如何?火龍果身邊曾有它守護,幻果身邊自然也有着高階魔獸守侯,以伊辰的實力,能否上的了天火山還是個問題?

天火山,聽名字就知道,這是一座散發着灼熱能量的山。聽金骨龍的敘述,天火山中,常年飄着人類不可忍受的熱度,即便是荒蕪沙漠的溫度也無法與之相比。在山脈裏面,溫度更是難以忍受,裏面存活着的魔獸全都是天生的以火爲生,而且還是土生土長的魔獸才能在那裏活下來。

就算是金骨龍沒有受傷之前,也不可能進到天火山的內部。所以金骨龍剛纔纔有了一番落寞的話語。

不過聽在伊辰的耳中,卻是另一番光景。火龍果對極熱之地天然地有一種嚮往,攜帶着火龍果這麼久,伊辰對它的瞭解,是金骨龍遠遠不如的。

無論在任何地方,火龍果都可以吸收天地間的火屬性能量,這也是火龍果內有着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能量的原因所在。

但是在狂熱的地方,火龍果吸收能量的速度要遠遠大與普通的地方。在毒蠍族的陰牢中,伊辰便是清楚的感覺到。

天火山,如此特殊存在的一個地方,無疑是火龍果最想去的地方,有了火龍果在身邊,伊辰自信可以安全地進入到天火山內部,進而可以有機會幫金骨龍取的火紅果。

而且在那種惡劣的條件之下,也是最合適伊辰修煉的地方,打定了注意,伊辰向着泰坦學院方向深深地看了一眼,喃喃地道:“鑫兒,辰哥哥很快就會來陪你了。。。。。” 向金骨龍問明瞭方向,伊辰疾速狂奔。得知伊辰的想法,金骨龍不由破口大罵,“瘋子,那種地方豈是現在的你可以去的?”

沒有理會金骨龍的咆哮,伊辰徑直地向着天火山奔去。在金骨龍心裏,伊辰天賦絕佳,修煉如此刻苦,遲早有一天可以傲立於奧氣大陸之顛,何苦如此拼命,要將自己投入到那種環境之中?即便是霸尊強者也是不能進入到天火山中。

受不了金骨龍的羅嗦,伊辰將火龍果的妙用江了出來,總算是讓這條羅嗦的龍給閉上了嘴巴,不過仍是時不時地蹦出一句:“小子,若是堅持不下去,得要儘快地出來,我可不想與你一起喪身在天火山中。”氣的伊辰簡直想找件東西塞住它的嘴巴。

急着趕路,伊辰沒有經過那些大城鎮,盡是找一些山路。雖是清苦,卻也是磨練着伊辰的意志。達到怒師境界以後,體內的奧氣已經可以支持着他這般地狂奔。

偶有休息時,就是沉入心神修煉。這一路上,金骨龍總算是知道伊辰小小年輕爲何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十多天的趕路, 朕要輸出就得吼 。這一天,月色正濃,高中的的圓月毫無顧忌地展示着它的柔美。

破天荒地,伊辰沒有急着趕路,而是慢慢地行走在小路上,不時地望向天空中的明月:“是十五了嗎?”

月圓之夜,思鄉更濃!

知道伊辰的心情不佳,金骨龍知趣地呆在戒指中一聲不吭。附近偶而地傳來幾聲魔獸的叫喚聲,讓平靜的夜晚增添幾分生動。

“小子,清醒一下,不遠處好象有打鬥的聲音,要不要過去看看?”金骨龍懶洋洋地聲音響起。有着伊辰的靈魂支持,金骨龍雖然不能好起來,卻是可以使用一下伊辰的靈魂之力,是以在修煉的時候,伊辰可以不用分心地釋放出靈魂之力爲自己作警戒。

這也是伊辰得到金骨龍之後,唯一的用處。在金骨龍知道伊辰的這個想法後,一人一獸還爲此激烈的吵過一次,爲旅途的苦悶帶來一些小樂趣。

“去,當然去!”伊辰陰着臉道,閃身向打鬥的地方奔去。

金骨龍幸災樂禍地說着:“不知那個倒黴鬼碰到了這個煞星?”與伊辰呆久了,自然能感覺到伊辰身上時時充滿的濃烈殺意。

片刻之間,伊辰就趕到了打鬥的場所。不遠處,場上四男二女,打的難解難分。四個男的圍攻着中間倆名女子,其中一名女子已經受傷,另一名女子縱使實力不差,卻要分心照顧着那名女子,也是捉襟見肘,岌岌可危。

“小姐,你先走,不用管我?”受傷的女子焦急地喝道,不防下,胳膊處又被刺中了一劍,疼痛聲隨之傳出。

“靈兒!”

“今天你主僕二人都不要想逃走?思綺,本公子等了這麼久的時間,耗廢了如此多的人力物力,嘿嘿,終於讓本公子等到今天了,怎麼可能讓你逃走呢?”四名男子中,一名着藍袍的年輕人陰森地道着,臉上已經露出了**的笑容。

名叫思綺的女子冷然喝道:“朱豐,我就是死,也會在死之前將之毀了,怎樣也不會讓你得逞的?”


“小子,你還不出手?”金骨龍在戒指中連連喚到,看其着急的語氣,若是它可以出手,肯定早已衝了出去。

伊辰淡淡地笑道:“痞子爲惡,拔刀救美?這般老的橋段竟然也讓我遇到,不救是不行了?”緩緩地向着爭鬥的場中走去,卻是在幾個起落中來到了受傷的少女身邊,手掌輕輕移動,那柄襲來的寶劍已經碎裂。

伊辰的到來讓幾人停下的爭鬥,倆名少女恭聲對伊辰道:“多謝公子了!”

伊辰笑了笑,還未說話,名爲朱豐的年輕人便是道着:“這位公子,我是前方蕭黃城朱家的少爺,請你不要管這趟閒事?”面色依舊鐵青,但是伊辰輕鬆地便將一名護衛的攻擊攔下,並且使其寶劍斷裂,這份實力不得不讓他忌憚。

伊辰淡淡道:“你們就此離去,我也懶得和你們計較!”原以爲對方見他攔下他們的好事會由此大怒,卻是這朱豐還有幾分頭腦,還能如此客氣,就算想開開殺戒也找不出一個好理由來。

朱豐忍了口氣,再次客氣地道:“公子,想必你也是趕路經過此地?請繼續趕你的路,當作是沒看見這裏發生的一切?”

“二位小姐,隨我走吧!”伊辰是懶得和朱豐廢話,直接帶着思綺二女向前方城中走去。

“小子,你可是自己找死?”朱豐冷冷地道,這口氣終是忍不下去了。仰天尖銳地喚了一聲,片刻後,十幾道青色身影從半空中直落而下。

“公子,有何吩咐?”爲首之人冷冷地問道。

朱豐厲聲道:“葛雲山,將三人殺了!”

“葛雲山?”思綺冷喝,連忙對伊辰道:“公子,你自己先走吧,不要被我們所連累了?”

伊辰有些意外地看了眼思綺,問道:“這葛雲山很厲害嗎?”

朱豐獰笑着道:“葛雲山乃我朱家請來的第一高手,四級怒師強者,小子,機會已經給你了,死了可別怨本公子?”

四級怒師強者,在大陸上民衆口中確實算的上一個高手。奈何伊辰見慣了狂宗強者,霸尊強者甚至是能讓他們頂膜禮拜的凌王強者也是見了不少,四級怒師,委實是低了一些。

伊辰淡淡地道:“區區四級怒師便是稱爲第一高手,看來蕭黃城真的無人了?”

葛雲山怒火難耐,冷道:“小子,狂妄!”驀然上前一步,便是直接到了伊辰身前,巴掌大的拳頭兇猛地向伊辰砸下來。

思綺與其身邊的少女“呀!”地驚呼了一聲,面上露出痛苦的神情,另一邊的朱豐卻是滿臉的興奮。在他們心中,忽然而現的年輕人縱使實力高強,但看其年紀,實力也不會高到那裏去?怎麼可能是四級怒師強者的對手呢?

“蓬!”震盪聲響起,衆人眼中卻是楞了許久,望着二人的身影,所有的人都倒吸一口涼氣!伊辰身子雖然是倒退了好幾步,但卻沒有受傷。而葛雲飛原地不動,嘴角處卻是不停地在滲着鮮血。

“怒師強者?”如此年紀,便有這樣的實力,所有人臉上的表情全成了一種,震驚。

“一起上!”朱豐大聲喝道,不能將這年輕人擺平,倒黴的是自己等人,儘管是害怕,還是做出了對自己一方最有利的抉擇。

圍觀的十數人都不是傻子,自然不會怠慢,陌生的年輕人實力雖是比他們都要強上一分,可他們不會認爲在這麼多人的圍攻下,他還能討的了好處?

望着那些有些驚慌卻是仍舊攻上的人,伊辰陰森一笑,地面上忽然升起一小撮灰塵,伊辰的身體便似閃電一樣快速地射想向葛雲山。

先前將對方擊傷,也是在奧技的幫助下,境界之間,仍有一點差距,所以只要將他擊倒,剩下的人也只有一個命運的下場,那就是死!

葛雲山怒喝一聲,雙拳蘊涵了奧氣,狠狠地衝了上去。第一擊的受傷,讓他已經是怒火中燒,若不能找回面子,蕭黃城他也別想呆了。

呼嘯之聲在耳邊響起,感受着凜然的殺機,伊辰猛地剎住身子,雙掌中跳躍着精靈般地火焰,急射出去。

“啊!”一聲淒厲的慘叫聲響起,伊辰卻是看也不看,腳步快速移動,身形迅速地出現在另一名青衣人身前。被霸火沾中,葛雲山想要將之化解,他的實力還差了那麼一點點?

對突兀出現的伊辰,青衣人明顯一陣慌亂,兵器還未告出手,一縷勁風已經穿透了他腦袋。短短片刻之間,數名青衣人已經遭到襲殺,朱豐的臉上僅存的一點鎮靜也是完全消失,將求救的眼神投向葛雲山時,卻是讓他連逃跑的力氣也消失了。

現在的葛雲山被一團火焰包圍住,已經看不到他的任何軀體了,一陣臭味隨風傳開,使得看戲的思綺二人情不自禁地捂上了鼻子。

場面中,似乎是伊辰一個人的表演,思綺與靈兒瞠目結舌,如此短時間內,擊殺一名四級怒師強者,連帶多名月靈強者,這年輕人的實力也未免太高了吧?

忽然,思綺有些同情地看着朱豐,任何一個家族失去這麼多的強者,整個家族的實力怕是會跌落好幾個層次!不過朱家,似乎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快逃啊!”不知是誰喊了一聲,頓時剩餘的幾名青衣人立馬分頭向夜色中狂奔。。。

伊辰冷冷掃了一眼,身子凌空而起,手指不斷地揮動,一道道劍氣閃電般地掠向夜空,在不可查覺之下,一聲聲慘叫聲迴盪過來,讓夜空如此的陰森。

望着失魂落魄的朱豐,伊辰沒有絲毫猶豫地向其走去。

“公子,請等等?”見着伊辰殺意慄然地走向朱豐,思綺連忙地喊住了他,輕聲道:“公子,朱豐不能殺,不然會很麻煩的!”

思綺一付小心翼翼地模樣,讓伊辰似乎明白了什麼,微微地點頭,繼而對着朱豐道:“馬上給我滾!”

似被伊辰的大吼給驚醒過來,朱豐忽然發狂似的道:“小子,我不會放過你的,一定不會?還有你賤人,杜家等着被我們朱家滅門吧?”說完之後,拼了命地向夜色中奔去,這裏的氣氛已經讓他發瘋。。。。 “多謝公子了!”靈兒恭敬道,說着,拉了拉思綺的衣服,讓後者在沉思中清醒過來。

不好意思地看了伊辰一眼,思綺道:“活命之恩,豈能輕言謝,請公子隨我進城,讓我好好地招待一下公子!”臉上卻有一絲微不可覺地憂容。

伊辰不作聲色地道:“聽朱豐的口氣,朱家在蕭黃城勢力很大?”

不等思綺回答,靈兒搶先答道:“是很大,蕭黃城中就他們家最霸道了,不僅如此,就連附近幾個城中的勢力也不敢惹他們,因爲他們背後有聖殿的支持!”

思綺不悅地看了靈兒一眼,淡淡地道:“公子不要聽靈兒瞎說,朱家在蕭黃城與我杜家不分上下,他奈何不了我們的,何況還被公子殺了那麼多的強者,實力自然大弱,就算有聖殿在背後支撐,也奈何不了我杜家,請公子不要擔心了?”

“好一個善良的女孩!”金骨龍在戒指中道着。

“聖殿的支持?”伊辰冷冷地道。臉上忽然展現出興奮地笑容,笑道:“姑娘不是說要請我進城,好好地招待我一下嗎?”

“公子真的要去?太好了!”靈兒雀躍一聲,歡快地叫着。

思綺惱怒地看了靈兒一眼,淡淡地道:“公子。。。”

“還不帶路?”伊辰似笑非笑,月光的照耀下,隱隱有着幾分邪惡的笑容使人不寒而慄。

夜色的籠罩,使得三人走進蕭黃城,沒有一人發現。蕭黃城在帝國中是個不算大的城市,不過與別的帝國接壤,倒顯的有幾分重要,進而也是比較繁榮。

拐過主街道之後,三人從偏門進到了杜家內院。大廳中,依然燈火亮着,杜家家主焦急地在廳中轉來轉去,不時地詢問着下人。

瞧見思綺從門外走進,臉上的焦容才褪去,換了一副興奮的神色,“綺兒,東西帶回來了嗎?”忽然瞥見伊辰,問去的話陡然停在了空氣中,閃過一絲不解地神情。


看見伊辰臉上有些不悅,思綺忙道:“父親,路上若不是有這位公子的幫忙,我與靈兒已經遭到了朱家的毒手,東西也無法平安地帶回來?”

“多謝公子襄助,敢問公子高姓大名?”杜家家主感激地問道。

伊辰淡淡道:“姑娘,找個地方讓我休息吧!”

“哦,好的!”思綺忙應着,帶着伊辰向裏走去,扔下一臉尷尬的杜家家主。

來到一間安靜地房中,思綺輕聲道:“公子不要怪我父親如此,實在是那件東西對杜家來說,過於重要,是以父親他。。。”

醫神凰後︰傲嬌妖帝,寵上癮! ,天色很晚了,你早些去休息吧!”說着,人已走向了牀邊。


思綺呆了一會,走出了房間。

“小子,你似乎對他父親很有意見啊?”金骨龍好奇地問着。

伊辰合衣躺在牀上,淡淡地道:“不關你的事,睡覺了。”倆世的遭遇,使伊辰極度渴望着親情,但是都沒有享受到。杜家家主剛纔的那幅表情與伊戰非常想象,若不是心中有着目的,早已離開了杜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