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出一陣張狂,淫、蕩的笑聲,四名壯漢快速下馬,來到少女面前,用力的撕扯她的衣服。

2021 年 1 月 30 日

雖然還是沒有弄清楚情況,但是白道玄見到這種事,不會不管,當下出聲呵斥:“住手!”

現場一陣詭異的安靜,而後爆發出一陣張狂的笑聲,大漢們好似聽到了天地下最搞笑的事情,一個個笑的前仰後翻。

“哼,小白臉,你莫不是真想來個英雄救美?”

笑完了,其中一個大漢出聲暴呵,絲毫不把白道玄放在眼裏。

寒光閃爍,白道玄沒有囉嗦,直接一團寒冰之力丟過去,將這近二十人凍成冰棍。在他看來,這等渣渣,沒必要存活於世。

少女美目中流露出異樣的光彩,定定的打量着白道玄。

“公子,多謝您出手相救,不然,我肯定要被那羣禽獸玷污了,嗚嗚!”

少女起身向白道玄道謝,只是說到最後竟然哭了起來。

皺了皺眉,白道玄發現自己記憶中遺失了很多東西,此時見女子在自己眼前哭泣,心裏更是煩悶。

“好了,不是沒事了麼,哭什麼!”

雖然沒有責罵,但是白道玄語氣中的冰冷,卻令的少女心裏打顫,緊緊的咬着下脣,眼中再次蓄滿了淚水,委屈的看着白道玄。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只是心裏煩悶的緊。”白道玄看着少女道。

“哦~那沒事了,嘻嘻!”少女點頭,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而後,突然發出一陣尖叫“啊……”

少女的衣服剛剛被那幾個大漢扯破了,有的地方露出了片片雪白,白道玄終於知道了少女爲何尖叫,當下有點尷尬的轉過身子。

用手捂住曝光的地方,少女面色通紅,好似有着無限嬌羞。

突然,天地間憑空出現一陣香風,一股一股的被白道玄二人吸入鼻間。


“嗯!”白道玄發出一聲悶哼,在香氣入體的一剎那,他的身體竟然開始發熱,靈魂也慢慢變得恍惚不清。

恍惚間,白道玄感受到有一團柔軟正在自己身上摩擦,睜着有點情迷的雙眼,白道玄看到,掛在自己身上的竟是被自己救下的少女。

少女面若桃花,泛着誘人的紅,裸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膚也是透着粉色。發熱的身體,緊緊的貼着白道玄,素手在他身上到處遊走。

白道玄此時不知怎的,覺得有一團邪火在自己體內燃燒,情不自禁的將少女也摟在了懷裏。

驀然,白靈那幽怨的臉龐在白道玄腦海浮現,木薔薇那哀傷的話語在其耳邊繚繞,輕輕的呢喃,都透露着無盡的思念。

白道玄瞬間清醒,靈魂空明,緩緩的將少女自身上扒下來,而後將其打暈。

“嗡……”

在白道玄將少女打暈的一瞬間,周圍的景象都變了,沒有了少女,沒有了荒草平原,有的,是無盡的寶山。


寶山上面,千年、萬年的寶藥比比皆是,上品,乃至極品靈石堆起了數座千丈大山,散發出的靈力,濃郁無比。

“這一切,都是虛妄!”

白道玄抱守靈魂,使其保持空明,不被外物所迷惑,發出一聲大呵。

寶山緩緩虛化,最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後,白道玄經歷了殺戮,差點迷失其中,關鍵時刻,靈魂發出震顫,將他自迷失的邊緣拉回。

他還碰到了一個絕世天才,敗在他的手下,被極盡羞辱。但是,他沒有墮落,反而刻苦的修煉,最終將那名天才格殺。

一個個環境在變換,白道玄明白了這只是至尊玉牌的考驗,但是他每次都讓自己深入其中,硬抗各種考驗。

“該回去了!”

白道玄站立在一座高山之巔,仰頭看着無盡虛空,輕聲自語。而後,白道玄的身體越來越淡,最後直接消失。

……

拍賣常內,異常的安靜,衆修士都緊閉着雙眼,臉上表情不盡相同。

有的臉上露出恐懼,有的露出滿足,有的是貪婪,亦有的是頹廢。

“乒乓……”

突然一陣清脆的響聲,在這寂靜的拍賣場顯得那樣突兀。

一條捆綁着的光線,自白道玄體內浮出,一點點的暗淡,隨後破裂。

白道玄此時身上的藍光早已消失,露出一張帥氣的臉蛋,神色平淡。

睜開雙眼,目光平淡的掃視着拍賣場,而後緩緩站起了身子。

萬壑宗拍賣師站立在圓臺之上,時刻關注着場中的情況,她早早的注意到了異於常人的白道玄,此時見他清醒過來,微微有點吃驚。

“呵呵,公子,真是心境不凡吶!”

拍賣師開口,聲音嫵媚,笑聲如銀玲般清脆悅耳。

說話間,她撤掉了籠罩在自己身上的金光,露出一具凹凸有致的身體,與一張傾國傾城的秀面,散發無盡誘惑。

“過獎了,僥倖而已!”

白道玄被拍賣師的真容驚豔了一番,微微一怔便已恢復自然。

“這至尊玉牌,考驗的是被考驗者的心性,可不是運氣好就能過的!”拍賣師輕笑道,眼裏卻有點點不服氣。

她對自己的身體與容貌,自信無比,本以爲白道玄看到,一定會大肆讚美一番,討她歡心。

但她沒有想到,這藍髮少年只是微微一愣,眼底流露出了點點的驚豔,而後便恢復了正常。

白道玄回答拍賣師的話,只是微笑着搖了搖頭,令的拍賣師又是一陣牙癢癢。


“公子,既然你第一個通過了考驗,那就跟我來吧,這裏不需要我們管了!”

點了點頭,白道玄開口道:“好,還得麻煩你引路!”

“呵呵,公子真是客氣了!”拍賣師說完,轉身站在了圓臺最中心,說道:“公子,還請站在我身邊來。”

白道玄依言行事,也不磨唧,直接一個閃身,停留在拍賣師身邊。 靠近拍賣師,一陣氣息進入白道玄鼻中,帶着淡淡的清香。

白道玄想起了環境中的香風,皺了皺眉頭,道:“什麼味?”

“當然是人家的體香啊,怎麼樣,好聞麼?”拍賣師的聲音總是那樣嫵媚,別樣的誘惑人。

微微有點尷尬,白道玄輕輕摸了摸鼻尖,沒有說話。

“哼!”

拍賣師發出一聲嬌哼,語氣不滿的道:“你這人,真是無趣!”

而後,白道玄跟着拍賣師站立在圓臺正中央,底下石板突然打開,白道玄二人直接落下。

下落了大概有五六百米,白道玄方纔腳踏實地。

打量着四周,是一座大殿,大殿起碼有方圓千米,內中有一根根龐大的石柱相承,裝飾卻比較簡單。

大殿內的裝飾很是單調,只有正中心擺放的一座不大的小山比較特殊。

小山高不足十米,通體月白色,上面雕刻着精細的紋路,有連綿的宮闕,像是原物,而不像是雕刻。

一股股君臨天下的氣息自小山上席捲開來,充斥在整個大殿。

“這是雪月皇朝至尊山的化山,你必須分出一絲精神力,通過至尊玉牌,投射進入這座化山之中。”

拍賣師開口,介紹這做特殊的小山,與它的作用。

“只要你的精神力通過至尊玉牌,投射進化山,你就能憑藉至尊玉牌,進入至尊山,其他人拿了玉牌,也無濟於事。”

說完,拍賣師拿出玉牌,遞到白道玄面前。

點頭,白道玄沒有廢話,直接自拍賣師手中接過了至尊玉牌,而後分出了一絲精神力進入玉牌之中。

至尊玉牌發出刺目的月白光華,像是要復活一般,滴溜溜的飛到至尊山化山上空。

“鏘……”

至尊玉牌極速落下,在化山之頂,有一個凹槽,剛好容的下玉牌,二者相接,嚴絲合縫。

在玉牌與化山的相接之處,月白色的光華不停的跳動,猶如水乳,至尊般的氣息,四處瀰漫。

大概過去半刻鐘,玉牌脫離化山,重新回到白道玄手中。那月白晶瑩的化山之中,有一道縮小版的白道玄盤腿坐與其內。

藍光一閃,至尊玉牌隱沒在白道玄的寶戒之內。

“公子,三年以後,雪月皇朝至尊山將開啓,公子在裏面修行一番,定然會一飛沖天!”

拍賣師嫵媚,巧笑嫣然,道:“還有,我叫如雨煙,公子以後不知能不能偶爾記起我的名字呢?”

“我爲什麼要記得你?”

白道玄手撫額頭,真心對這美豔的拍賣師無語了,二人才初次見面而已,他都不知道她怎麼那麼多話。

雨煙翻了翻白眼,風情萬種,道:“公子怎的這般不解風情呢,我都說的這麼明顯了!”

說着,雨煙竟緩緩的將自己的身子貼上白道玄,雙手環住他的脖子。

皺着眉頭,將雨煙推開,白道玄不悅,道:“我對豔婦沒興趣!”

“你……”

如雨煙氣結,瞪着眼睛道:“哼,誰說我是婦女了?”

“好,你是不是婦女,跟我無關,關鍵是,現在我能不能走了?”白道玄無奈道。

“哈哈,朋友,你也在這啊!”

大殿門外,突然傳來一陣笑聲,與問候聲,像是見到了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一般。

自門外走進二人,一個是白道玄在邊陲小鎮上,那客棧內見過的少年,還有一人,就是那位與他對過一掌的老者。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白道玄發現,在少年走進大殿的一剎那,一直喋喋不休的雨煙,其臉上閃過一抹恭敬之色。

“我可不是你朋友!”

白道玄語氣淡漠,對這女人味十足的少年,他一絲好感都欠佳。

“哎呀呀,別這樣啦,俗話說的好,不打不相識,我們有過爭執,那我們也就相識了啦。”

少年繼續噁心着白道玄,臉頰發紅,一臉羞澀的講完這句話。

“二位公子,你們認識麼?”雨煙開口,語氣不確定的詢問。

白道玄尚未發話,那炎玉寧率先開口,“不錯,我們二人是朋友!”

雨煙的眼底露出一抹失落,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白道玄無奈,用手撫額,道:“我現在可不可以走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