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怡剛纔在樓上幹嘛了?

2021 年 1 月 30 日

沒有人知道!

咚咚咚!

急切的牆門聲傳來,老杜跑到門前將門打開,一名傭人站在門口着急的說道:“杜管家,門外來了好多記者!”

“記者?”老杜皺了皺眉頭,隨後將目光看向房間內的林天宇。

“來記者幹嘛?”林天宇走到門口問道。

“說要採訪心怡小姐!”

“告訴他們,沒時間。”林天宇擺了擺手,接着轉身走到了錢多多旁邊,關切的問道:“好些了?”

“恩。”錢多多點了點頭:“好多了?”

林天宇剛想說些什麼,老杜的手機就響了起來,老杜接通說了幾句之後就掛掉了電話,緊張的說道:“老爺,公司的賬戶被黑。”

“賬戶被黑?”林天宇睜大了眼睛:“怎麼賬戶被黑了?”

“不知道。”老杜搖了搖頭,接着電話又響了起來,接通之後說了幾句話之後,更加緊張的說道:“整個公司的網絡都被黑了。”

“都被黑了!”林天宇驚恐的說道:“走,回公司。”

說罷立即打開門走了出去,連招呼都沒打,林天宇的公司有很多,分佈全國,各行各業,做得最大的無非就是在黃市的公司,整個黃市乃至整個江南最大的軟件公司,錢多多近期所使用的搖一搖軟件就是林天宇的公司發佈出來的,如今這整個公司被黑,可不是一般的小事。

待庭院的大門打開之後,門外的記者一窩蜂的涌了進來,足有二三十個,有的手持話筒,有的扛着攝像機,直接把林天宇的車給圍了起來。

對於林天宇的身份,這些記者還都是知道的,隔着車窗紛紛詢問:“林先生,對於甜心怡小姐航班爆炸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甜心怡小姐現在在什麼地方呢?”

“能向我們透露一下甜心怡小姐是如何保持自己完好無損的嗎?”

“對於機場貴家車輛突然爆炸你有什麼解釋的嗎?”

“……”

這些記者完全就像是來了大姨媽一樣,叨叨個不停,林天宇坐在車內,公司被黑的事情讓他急火攻心,可車前面又有這麼多記者圍着,又寸步難行。

“扶我起來去看看。”

錢多多聽到了外面的聲音,連忙招呼了一句,趙敏趕緊扶住了他,連同林天雅,兩女一左一右的架着錢多多來到門口,打開門走了出去。

“你們這是在違法知道?”錢多多站在門口衝着一羣記者嚷道:“私闖民宅是違法的你們知道?”

所有記者隨着聲音來源看向了門口,只見錢多多正被兩女架着,接着就衝着錢多多圍了上去。

“請問你是林家千金的保鏢?”

“你對寶馬車爆炸有什麼想說的嗎?”

“請問先生在機場是怎麼受的傷呢?”

“請問甜心怡小姐現在在哪兒?”

“……”

所有記者衝着錢多多又是一頓不着調的詢問,這還真是逮着誰就咬誰啊,錢多多也是醉了,大聲的喊道:“對於寶馬車突然爆炸我們只能說有人想傷害我們,而對於甜心怡小姐是如何逃生的,這個我們暫時不會回答。”

林天宇坐在車裏聽到了錢多多說的第一句話,再聯想到公司被整個網絡被黑,和寶馬車爆炸,林天宇此時也明白了一個道理。

有人在和林家作對!

“快走!”

此時的記者都在圍着錢多多,林天宇趕緊催促,老杜將車快速的駛出了庭院,開向了公司。 夜幕來臨,黃市機場上依舊是燈火通明,數不盡的部隊和武警還有消防隊員在進行着救援,更有上百臺攝像機在錄製救援現場,全國各地人民都看到了直播現場。

華夏領導,高層已經密切關注此次的恐怖襲擊,各軍區領導已經在電視上做出了保證,一定會查明恐怖襲擊的來源,並保證此類事件不會再發生。黃市機場所有航班被暫時停止,即便如此,全國各地正在等待航班的乘員也都紛紛表示退票,誰也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

保證此類事件不會再發生?

說的輕巧,恐怖襲擊,人體攜彈,已經被燒的連灰都不剩,你有什麼能力查清原因呢?

機場西側。

黨中陽的屍體還在那棟二樓小樓樓頂躺着,他身上已經被東門慶用匕首劃得體無完膚,即便如此,他的身旁還是蹲着一個男子,皎潔的月光照在樓頂,雖不說有白晝那麼明亮,但還是能看的清楚的。

此男子正是鄭百萬,他蹲在黨中陽身旁,藉着月光將黨中陽的身上翻了一個遍。

“哎,不對啊。”鄭百萬自然自語道:“這老頭不是說自己是人造人麼,怎麼可能身上就這麼點東西呢,錢多多的異能對他都沒作用,那得控制的住腦子啊,可是他腦袋上也沒有東西啊。”

鄭百萬將黨中陽身份翻了過來,在他後背上來回的摸索,他希望還能找到一點可以用的東西。關於人造人,鄭百萬還是聽過的,那麼強大的人不可能不可能只有在腿上胳膊上有東西,肯定有一個主要零件控制着,他將手從黨中陽的腳心開始一路網上摸,摸到頭頂之後再摸下來,然後將黨中陽翻了過來,再次從腳心摸到頭頂,然後摸下去。

如此來回摸索,正身,本身,側身,黨中陽的全身都被鄭百萬給摸了一個遍,此時他手上已經沾滿了黨中陽的血跡,猶豫擦汗臉上也竟然有了血跡,在配合上月光,簡直就像是電影中演的食人族。

咦。

鄭百萬突然就愣住了,他的手停在了黨中陽的後腦處,滿臉驚喜。他摸到黨中陽後腦上一個小小的凸起,並不大,就像是一個粉刺,但是裏面硬硬的,很明顯不是粉刺那麼簡單。

鄭百萬從兜裏掏出了一個微型手電筒,照在了黨中央後腦的凸起上,確實是一個很小的凸起,並且很紅,鄭百萬連忙從懷裏掏出一個匕首,管他是不是呢,先劃開看看再說。

一刀下去,雖不說血花四濺,但血還是瘋狂般的流了出來,隨着血流出來的還有一塊很小的平板體。

鄭百萬更是大喜,連忙丟掉匕首,將這個對角不超過一釐米的平板拿了起來,隨即在衣服上將平板上的血跡擦乾,當再拿到面前看時,鄭百萬差點沒驚喜的暈過去。


順着血跡流出來的這個平板竟然是透明的,是一個正方形,邊上不過50毫米,厚度也僅僅只有10毫米,在正方體中間有藍色的液體,隨便同樣有一個微型的電磁鎖,這不正是自己要找的東西?

人造人用來控制大腦的芯片,就相當於電腦的主機,東門慶之前拿走的那些東西無非就是電腦的顯示器,鍵盤,鼠標罷了,看來人造人確實是由芯片控制的,分佈在腿上,胳膊上的圓柱體無非就是一些零件罷了。

鄭百萬從黨中陽的衣服上撕下一塊,將芯片包好並收好,起身走到樓沿前,朝下看了看,接着就搖了搖頭。

本來他是想和黨中陽或者東門慶一樣,直接從樓上跳下去的,只不過在站在邊緣往下看時他又猶豫了,從樓頂到地面足有八九米高,鄭百萬並不是超人,他可不想把腿摔斷,自顧自的搖了搖頭,暗道:“還是怎麼上來的就怎麼下去吧。”說罷,搖着頭走向了樓梯。

黃市醫院!


崔飛鴻揹着手站在崔天和的病房門口,嚴肅的問道:“有黨管家的消息了?”

“暫時還沒有。”他身後站着一名黑衣人,低着頭,恭敬的說道:“黨管家從出去之後就沒有了消息,機場的飛機已經的爆炸,但是…”

“但是什麼?”崔飛鴻轉過身,嚴厲的喝到。

“但是老爺想殺的人並沒死,存活了下來。”

“恩?” 崔飛鴻的臉色凝重起來,片刻之後,淡淡問道:“那錢多多呢?”

“根據現場的消息看,錢多多受了重傷,現在生死未卜,不過..”黑衣人擡起了頭:“林氏集團的總公司已經被我們黑客入侵,大部分資料已經盜走,林氏集團即將倒閉。”

崔飛鴻深吸了一口氣,擡起頭看着天花板,緩緩閉上了眼睛,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林氏集團!

“怎麼搞的?防火牆呢?還能不能挽救了,快,快,通知公司所有人,全部來公司,你們..你們給我趕緊挽救,將公司的資料全部找回來…賬戶呢,賬戶的錢被轉走了?”林天宇站在公司的研發部中心,指着上夜班的幾個人大吼一陣。

吼完之後,林天宇又跑到了會計部,大聲吼道:“賬戶…賬戶…”

此時的林天宇已經氣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報告董事長。” 一名女子站了起來,恭敬的回報情況:“公司的財務雖然被黑,但資金一分錢都不會外泄,我們在早幾年就按照杜經理的吩咐,將各個公司的資金進行了分批管理,資金已經被存爲瑞士銀行,所以,董事長請你放心,公司的資金絕對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呼!

林天宇長舒了一口氣,資金還在就好。如今已經有大部分資料被黑客竊取,想要挽回已經來不及,現在能做的就只能抱住現在這些還沒有被盜走的資料。


資金更是要抱住。

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林天宇轉身走出了會計部,速度跑向另一個部分,這是他經過這麼多年的努力才換來的結果,林天宇此時的心情沒有人可以理解。

整個公司近千名人員連夜趕到了公司,誰都沒有抱怨,即便如此,林天宇還是給每個人點了二百塊錢的加班費。

在這種危機關頭,還能給所有員工現場點加班費的老闆,所有員工都很感動,暗暗發誓,一定要和林氏集團一起挺過此次難關。

幾十名警察以及國安局的數名黑客員工紛紛來到了林氏集團。

這注定是一個不眠的夜晚。

看來這崔家也是夠可以的了,剛來黃市,就讓黃市的土地產生了接近九級的地震。

豪庭家苑。

錢多多依舊在一羣記者圍在中間,場面非常混亂,林天雅,趙敏也成了記者的焦點對象,各種詢問,這些記者簡直就像是瘋了一樣,都在爭先恐後的想獲取消息。

“今天大家都先回去好嗎?”錢多多站在人羣中,半彎着腰,此時的還是有些難受,不過還好,已經不用被兩女架着了:“甜心怡小姐今天剛受了驚嚇,不會接受任何採訪的。”

“我接受採訪。”

錢多多話音剛落,甜心怡就推門走了出來:“錢多多,叫一個人進來。”說完立即又回了別墅。

這尼瑪不帶這麼打臉的!

錢多多連哭的心都有了,剛很裝逼的說完你今天不接受採訪,你立馬就出來說接受採訪。

還帶這麼玩的?

以後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錢多多嘆了口氣,隨後在一堆記者中找了個還能看的順眼的,大手一揮:“你,進來。”

兩女不由的大手已經,你特麼剛纔還要死要活的,現在好了就開始裝逼了。,


哎,不得不說,錢多多還真是裝了一手好比。

被錢多多選中的那名記者興奮到了極點,連忙叫着攝影師跟着錢多多走進了別墅,其它記者也想進去,不過被林家的傭人給擋住了。

此時的甜心怡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他已經脫掉了空姐制服,換上了平時穿的衣服,錢多多和兩女走到一旁坐了下去,記者坐在了甜心怡對面。

說句心裏話,錢多多也是非常想知道甜心怡是如何逃生的。

兩女更是如此。

“請問甜心怡小姐,當時是什麼情況呢?”記者拿着話筒問道,一旁的攝像師立即將鏡頭對準甜心怡。

“當時的情況我也不瞭解。”甜心怡搖了搖頭,隨後皺起了眉:“爆炸的時候飛機還在滑行狀態,我們航務乘員只有一個在機艙內。”說道這,甜心怡眼角竟然流下了眼淚,林天雅趕緊將紙巾遞了過去,甜心怡擦着眼淚說道:“我只知道當時爆炸的位置就是在小美的身旁。”

說到這裏,錢多多也皺起了眉頭。

小美?

就是那個被炸死的空姐?

難道崔家的人把她當成甜心怡了!

“哦,是這樣的!”記者拿着話筒問道:“對於此次失事航班我們所有人都很有感觸,甜心怡小姐能不能向我們透漏一下,你是怎麼生存下來的呢?或者說,在爆炸之後,機身斷裂,機頭磨地滑行三百米遠的時候,你怎麼做到不讓自己甩出來的呢?”

“這很重要?”甜心怡眨着眼睛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