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是陳友宜與蘇杭兩人,此刻他們的心中已經生出了不詳的預感,因為葉天原本維持的那抹平衡已經被打破了。

2021 年 1 月 30 日

「哈哈,兩位大哥,再加把勁,你們馬上就能出來了!」

司空典見狀大笑了起來,之前心中的愁雲一掃而空,言語也有些變態起來。

原本正在無比英勇突破灰光團的兩個圓滿境強者被像被他說成了正在娘胎中即將出來的小孩一般。

不過此刻的樣子真的很像那女子生產的一幕,只不過裡面的孩子是自己鑽出來的。

「轟!」

裡面的兩位強者彷彿聽到了司空典這噁心至極的鼓勵,開始大發神威了。

隨著這聲巨響出現,整整膨大了一倍的灰色光團炸裂了開來,化為無數的灰光消散與山頭。

三個身影同時從炸裂的光團中飛了出來,正是兩個圓滿境強者與葉天。

薛華宮兩人剛一出現就穩穩的站到了地上,雖然模樣有些狼狽,但是倒沒有受到什麼傷害,畢竟他們強大的實力擺在那裡。

但是葉天卻沒有這般好運了,只見他直直的倒在了地上,全身上下完全被鮮血所覆蓋。

此刻可謂是他受傷最為嚴重的時候之一了,倒在地上之後他就發現站不起來了,就連動動手指都困難至極。

這一刻,他儼然成了那第二個陸少華。

見到他這幅窘態,司空典再次大笑了起來,他實在是沒想到一直強大至極的葉天也會有現在這幅模樣。

「葉天啊,看來今日你真的要命喪於此了!」

司空典佯裝可惜的搖頭嘆道。

不過隨後他的臉上又布滿了欣慰之色,緩緩道:「不過你能夠死在咱們三個圓滿境強者的手中也是屬於你的榮耀了,只希望你來生好好做人!」

「司空典,你給我閉嘴!」

蘇杭暴吼一聲,他與陳友宜早已來到了葉天的身邊,且已經為他服下了一顆玄元丹,但是卻沒有什麼明顯的起色,葉天目光微閉,也不知是醒著還是暈著。

「大哥,你怎麼了?快醒醒啊,你可不能死啊!」


陳友宜則是在一旁一直搖著葉天的身子,想要將他叫醒。

只可惜此刻葉天所受的傷實在是太重了,灰光團本就無比強大,此刻被薛華宮兩個圓滿境強者給生生擊破,頓時就給予葉天帶來了更為強大的反噬之力,這股力量甚至比氣兵斷裂還要來得可怕。

如果他們可以查探便能發現此刻的葉天身子內部簡直是一片混沌,許多內臟都移了位,更多的是直接碎裂了,只有丹田依舊保持著原樣,只可惜此刻也是空空如也,唯留下最深處的氣旋還在旋轉,緩慢的從山頂攝取著天地靈氣。

而一直存在與葉天胸口的天地靈珠此刻完全沒有機會來給葉天補充靈氣,因為它正在快速的治療葉天那些破碎的器官,只可惜是因為這幅重塑之軀身體太過強大了,那些器官的治療進度顯得極為緩慢,只能暫時維持他不死罷了。

「陳友宜,不要在那裡鬼叫了,葉天此刻怕是已經死了!」

司空典特地站到了一處高地上俯視著他們說道。

此刻不裝逼還待何時,自己心頭的大石「葉天」已經落定,他還有什麼好擔憂的。

聽了司空典的話,大家都是沉默無言,而陳友宜與蘇杭兩人依舊在呼喊著葉天。


哪怕是喊破嗓子也要將葉天叫醒,只有這樣才有繼續生的希望,否則真會徹底的沉睡下去。

很多時候,命運還是決定在自己手中的,特別是沒到壽終正寢時刻的死亡,有多少人是死於自我恐懼之中呢?

「陳友宜,面對現實吧,只要你此刻跪到我面前大喊三聲爺爺,那我就勉為其難放了你們兩個怎麼樣?」

司空典站在那處小高地上傲然的說道。

這是他心中思索許久的結果,為了不給自己招惹來強大天院的麻煩,最終他可以賣暴風武院主一個面子,不殺陳友宜。

「司空典,你別做夢了,我陳友宜既不跪天,也不跪地,更不會跪你,哪怕是死我也不會向你屈服!」

陳友宜目呲欲裂,狂怒道。

司空典的話就是對他的侮辱,無論他答不答應,侮辱已經在那兒了。

「既然你如此不識像,那我們也沒辦法了,到時候暴風武院主怪罪下來我就說你自己找死好了!」

司空典滿臉淡然的說道,絲毫不因為陳友宜的話而感到生氣,因為此刻他是強大的一方,那就該有強者的風度。

「你……」

陳友宜聽到這般不要臉的話頓時語塞,強忍著心中的怒氣沒有衝上去,因為此刻還是喚醒葉天要緊。

「你……你們不要喊了,我沒這麼容易死!」

就在這時,一個虛弱的聲音突然冒了出來。

「大哥?」


陳友宜對於這個聲音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當即就辨出了葉天的聲音,同時興奮道:「大哥,你終於醒了,這實在是太好了!」

「額……」

葉天此刻臉上做不出什麼表情,但是心中卻是在苦笑,其實對於陳友宜他們的呼喚他都聽到耳中,只不過之前連張嘴的力氣都沒有,壓根就沒有辦法來回答。


這真的是葉天迄今為止受到過的最為嚴重的傷害之一了。

不過說來也奇怪,他受到了如此嚴重的傷勢,但是對於周遭的感知卻是一點也沒減少,依舊如全盛時期那樣的清晰。

這也許是凝神天丹存在於他的腦海,這才避免了他昏迷過去。

其實此刻他低垂的眼帘還是稍稍睜開一些的,只不過看起來就像是閉著一般。

「友宜,蘇杭,你們兩個怎麼還沒有走,之前不是讓你們先行離開的嗎?」

葉天一有力氣就出言責問道。

畢竟以之前的局勢,假如蘇杭兩人執意要走司空典定然攔不下他們兩個,這是葉天早已預料好的,但是沒想到此刻蘇杭兩人依舊在這裡。

「這……這……」

陳友宜面對責問頓時顯得有些尷尬,這是他第一次違背葉天的意思,最後只好坦白道:「其實我和蘇杭早就已經決定了,咱們要死就一起死,作為兄弟,我們不可以棄你於不顧!」

「沒錯,葉天兄弟,我們一起從下域來到此地,一路上經歷了這麼多,此刻理應共同承擔危難!」

蘇杭在一旁連忙接話道。

「唉……此事責任都在我,實在是不應該將你們兩個牽扯進來!」

葉天在這一刻心中充滿了自責,自己這計劃最後想的還是太過簡單了。

其實他自己死了不要緊,但是將自己的兩個好兄弟也拉了進來,這使得他的心中產生了深深的自責。

「大哥,你不要說這話了,做兄弟的就應該一起承擔,我陳友宜哪怕知道今日會是這個局勢,我還是會來的!」

陳友宜斬釘截鐵的說道,他不想讓葉天為難自責。

蘇杭也是在一旁連連點頭,他十分同意陳友宜說的話。

面對這兩兄弟的態度,葉天也只得默默承受下來,此刻自己身受重傷,力量盡失,也代表著三人陷入了真正的絕境。

「葉天,沒想到你還沒有死,到底不愧為下域第一天才,修為果然不凡!」

這時那兩個薛華宮的強者再次說話了。

對於葉天,他們此刻還真有一些欽佩之意,這人就如同打不死的小強。

只有他們兩個知道那灰光團到底有多麼強大,其產生的反噬之力也定然驚人之極。

「兩位大哥,此刻不要多言了,還請先殺了那個葉天再說,他存在一刻便多一分危險!」

陸少華的聲音突然從遠處傳了過來,他冒著大不敬說出了這句話,但同時也是對於眾人的提醒。

葉天這人很危險,哪怕此刻奄奄一息,但依舊危險! 而那兩位來自薛華宮的強者聽了這話后並沒有生氣,而是淡淡點了點頭道:「葉天,雖然我們尊敬你,但是依舊要殺你,只因你侮辱了薛華宮,看不起我們的宮主!」

言罷,他們其中一人隨意的拍出了一掌,瀰漫著精神之力的白色掌印呼嘯著朝著葉天衝去。

之所以這麼隨便,是因為此刻的葉天完全已經沒有了反抗的力氣,生死還不是掌控在他們的手中。

掌印雖小,但是速度卻極快,其目標也很明顯,赫然是葉天的胸口。

只要這一掌挨上,葉天定然必死無疑。

「砰!」

只是還未待掌印來到葉天身前,一個相貌魁梧的男子就已經擋在了他的身前。

男子手中持一長刀,狠狠一刀將掌印斬成了碎片。


「小子,你居然給挑釁我們?」

望著陳友宜的舉動,那兩個薛華宮強者頓時就怒了,他們能對葉天說幾句話完全是看得起他。

但是面前這個九階巔峰境界的小子又是何人?至少以陳友宜此刻表現的實力完全入不了他們的法眼。

「挑釁你們又能如何?想要傷害我大哥,先過我陳友宜這一關!」

陳友宜拿著太白聖刀牢牢的擋在葉天的身前,頗有些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

這是他從葉天的身上學來的,輸人不能輸己,更不能輸勢。

輸了氣勢,那強者也會成為弱者。

「哈哈,真是有趣,你大哥都不是我們的對手,你居然敢和我們約戰,簡直是找死!」

那兩個薛華宮強者也是怒了,其中一人冷笑道。

「少說廢話,有本事就放馬過來吧!」

陳友宜直截了當的說道。

「好,既然你自己想要找死,那我們也不介意幫你一下!」

那兩個薛華宮的高手此刻也是被氣壞了,根本不管陳友宜什麼身份。

其實要殺陳友宜還是司空典最為合適,畢竟兩人身份相差不大,到時候殺了也好說。

而假如那兩個薛華宮之人此刻修為再強但在暴風武這天院院主的眼中還是不夠看的,到時候薛丁山這個宮主在天院的壓迫之下極有可能就將這兩人交出去。

因為偌大一個暴風學院圓滿境強者其實數之不盡,根本不缺這兩個一階巔峰的學生。

只不過此刻那個圓滿境強者的層面葉天還未接觸到罷了。

「刷刷!」

兩個大了好幾倍的掌印在話語落下的那一刻飛了出來,這攻擊明顯是針對陳友宜去的。

見到這一幕,司空典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冷笑,他巴不得陳友宜這就死在掌下。

那到時候他的責任可就小了,說不定還可以全部退給薛華宮。

不得不說他這種人實在是太過陰險了,此刻還未解決面前的麻煩就開始計較到自己的盟友身上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