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這隻螞蟻出乎意料地抵擋住了大象的必殺技。

2021 年 1 月 30 日

眼見秦天殺來,緊要關頭,金角妖獸迅速將腦袋四肢全部縮入龜殼之中。

它倒也不蠢,知道自己的龜殼防禦極高,就算對方再強悍也無法傷他分毫。只要等自己的靈氣恢復,幾分鐘之後又可以施展玄極罡氣,將對方阻擋一下,趁機逃回獸洞。

能夠抵擋住了它的玄極罡風,金角龜妖心裏就清楚,眼前這個修士絕非自己能夠對付,心中立刻生出了溜之大吉的念頭。

“藏龜殼裏,就以爲我拿你沒辦法了麼?”秦天心中冷笑,雙腳踩在金角龜妖的龜殼上,鼓盪起全身的靈力,右拳高高的揚起。

“霸王衝!”

依舊是霸王衝,不過這一次,秦天的霸王衝中不僅有靈氣,還有一股青色的魔氣。

竟然是施展了靈魔共體的毀滅一擊!

相比之前的那一招靈魔共體的魔王斬,這一次的霸王衝氣勢更加的強大。

一金一青兩股能量,迅速在他的右拳中凝聚。

這一次秦天掌握靈魔兩氣的熟鍊度比上次要高的多,靈氣和魔氣越來越近,火花在兩者之間被激盪出來,滋滋地的聲音不斷地響起來。

聽到這詭異的聲音,金角龜妖悄悄地探出腦袋,回頭望了一眼,目光之中滿是愕然。

“他在幹什麼?”一個疑問在金角龜妖的腦中浮現,它張望了一眼後,腦袋迅速又縮了回去。

啪!


一聲低響,兩股能量終於在秦天的拳頭中融合起來。

一瞬間,於他剛纔十倍的能量,如潮水般涌向他的拳頭!

下一刻,泛着一金一青的兩種光彩的拳頭,狠狠地朝腳下的龜殼砸去!

砰!

一聲巨響,宛如半空之中的一個巨大的響雷。

秦天的拳頭砸在龜殼上,深深地陷進去數寸。這龜殼也不知道有多厚,竟然沒有被擊穿。

“這樣都砸不碎它!”秦天倒吹一口涼氣,靈魔共體的威力有多大,他比誰都清楚,自己剛纔的這一拳,就是金剛石板,也要砸成粉末。

一拳砸下去,秦天也被這巨大的反震給震地胸口窒息,好似被鐵錘狠狠地砸了一下。

喉嚨一鹹,一口鮮血似要噴出。秦天一咬牙,強行將這股血浪給鎮壓下去。

“嗷……”

被秦天砸了一拳,金角龜妖足足過了十秒鐘,才發出一記震天的痛叫聲。

“哼,你也知道痛了麼!”

秦天冷笑一聲,臉上猙獰可怖,拳頭從龜殼中拔出來,再一次高高地揚起。

似乎感應到秦天接下來的動作,金角龜妖的龜殼一陣劇烈的抖動 ,想要將秦天抖落下來。

秦天何其精明,早就猜到它會這麼做,雙腳粘在龜殼上,任它如何顛簸,也沒有一絲一毫的鬆動。

“再吃老子一拳!”

又是一聲巨大的撞擊聲,金角龜妖的龜殼上,又多了一個數寸深的拳印。

“嗷……”

這一次,金角龜妖終於感覺到了害怕,四肢猛然伸出來,快速朝沼澤地中那個裂縫奔去。

“就算你逃回洞中,我也要打破你這的龜殼!”

秦天一發狠,又是一拳,狠狠地砸在龜殼上。而他自己,被這巨大的反震之力震地嘴角流出血來。

狠狠地將涌到嘴中的鮮血嚥下去,秦天雙目通紅,拳頭再一次落下。

金角龜妖的龜殼無比堅硬,連飛劍都砸不動,只有最直接的力量才能夠起到作用。

砰砰砰!

秦天每一拳,都是力量十足,靈魔兩股能量融合在一起後,力量何止翻了十倍?

這一連串的打擊,龜殼上很快就佈滿了拳印。坑坑窪窪,滿目瘡痍,就像蜂窩一樣。

秦天每打出一拳,所受到的反震就弱一分,到了最後,龜殼上的反震力幾乎消失,金角龜的移動速度也越來越緩。

他這一番瘋狂的出拳,心中對靈魔共體的掌握又深厚了一些。每次出拳的時間越來越短,威力卻越來越大!


終於,秦天一拳下去,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反震力,而且金角龜徹底地停了下來,一動不動。

秦天張眼望去,這一看,把自己嚇了一大跳。

眼前的景象哪裏還是沼澤,到處灰濛濛的一片。四周陰風陣陣,潮溼無比,一股混合着腥臭和泥土的味道充斥着秦天鼻孔。

“這是金角龜妖的洞府,天哥,我們已經到了地底下了!”噬魂玉提醒秦天。剛纔情況危急,金鐵龜妖拼命地朝洞中逃跑,秦天的拳頭又不能停下來,一路一逃一路打,一直打到了金角龜妖的洞裏。

秦天嘴角肌肉抽動一下,急忙低頭去查看金角龜妖。

金角龜妖此刻一動不動,脖子伸出老長,腦袋卻掉在地上,兩眼翻白,綠油油的舌頭歪了出來,嘴裏吐出濃濃的白沫。

秦天皺了皺眉,伸手去探它的心跳,發現心跳完全消失。

“死了?”

秦天愕然以對。

這隻金角龜妖,竟然活生生被自己給打死了。

防禦變態的龜殼,已經沒一處完好,這連飛劍都砸不動的龜殼,被秦天的拳頭砸地稀巴爛。

微微一陣錯愕,緊接着秦天心中涌起一陣狂喜!

“終天將這隻難啃的妖獸給殺了,接下來就取出獸丹,讓燭龍徹底的恢復傷勢!”

臉上帶着喜悅,秦天右手一揚,血戰劍出現在手中。

下一步,開殼取丹! 秦天躍下龜殼,迫不及待地要去剖開金角龜妖。

“等等,天哥打算就這樣去切開它麼?”噬魂玉急忙提醒秦天,道:“金角龜妖除了它的外殼,它的腹部皮囊也是十分的堅固,等閒飛劍根本斬不開。況且,它的皮都是打造極品防禦護甲的好材料,弄破了就可惜了!要知道它可不是普通的二級中階妖獸,而是身具玄武神獸的血脈的半神獸。”

“半神獸!”秦天聞言暗暗吃驚。

神獸的威力有多大,秦天雖然沒見識過,但是也從典籍中瞭解了一些。

天陸能夠被稱地上神獸的也就那麼十二種而己,這十二種神獸血脈高貴,一出生就身具獸丹,在修煉上得天獨厚。而且它們從小就有名師指點修煉,不到突破到四級幻化人形,絕不會出來歷練。

噬魂玉懂的顯然比秦天多的多,搖頭晃搖地指點秦天,道:“它的皮能打造極品防禦護甲,這樣的護甲雖然比不上象甲功,但是也差不了多少了,天哥可以用來送給親近的人防身。它的血液是最寶貴的,天哥解剖的時候,千萬不能費一滴一毫的血,要知道這血裏面可是有神獸的血脈!”

來自星星的一只蟲 ,心花怒放,問道:“它的血對我有什麼用?我要直接喝麼?”

搖了搖頭,噬魂玉道:“天哥喝了沒用,你已經練就了血凝真身,除非是純淨的神獸血液纔有作用。不過天哥將金石符筆的毫毛用這血液浸泡,會提高符筆的威力!”

點了點頭,秦天將這些都牢牢地記住。

這時,一股黑氣從金角龜妖的腦袋中升騰起來,變化成一隻巨龜的模樣,正是它的靈魂。噬魂玉小手一招,將靈魂收入到魔尊鼎中,然後道:“現在天哥可以開始解剖了,不過要記住,不能破壞它的皮囊的完整!”

聽到這個話,秦天再不多說,靈力催動,血戰劍發出赤色的光芒。

“給我開!”


血戰劍狠狠刺入金角龜妖的龜殼與肉體的接縫處,然而讓秦天驚訝的是,鋒銳無比的血戰劍,居然不能一下子刺進去。

絲絲聲響,飛劍一點一點地刺入,不到一尺長的飛劍劍尖,足足蹭了一分鐘才刺進去。

“嗯?連這裏都如此堅固!”秦天乍了乍舌,全力加持飛劍。


噬魂玉嘻嘻笑道:“我早就說過,它和普通的二級妖獸不同。它不僅有神獸血脈,而且龜類妖獸都是以壽命悠長,防禦極高而著名。”

秦天點了點頭,轉念一想,臉上又露出了喜悅。

“這皮越是堅固,打造出來的護甲就更加強大!”

這麼一想,秦天干地更加賣力了。

一點一點地切開金角龜妖龜殼與皮肉相連的地方,秦天花了足足三個時辰,纔將龜殼完全切開。

“起!”

一聲低喝,秦天一揮手,血劍劍猛然一挑,將金角龜的龜殼挑了起來。

“天哥快將它的血液收起來,千萬不要浪費,這可都是極品的寶貝!”噬魂玉連忙大聲提醒。

秦天哪還用她說,早就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盛裝液體的晶石瓶。

手中靈力一變,一股強大的吸力自秦天掌中出來,金角龜身上的血液盡數被吸放了晶石瓶中。

整整裝了一大瓶,秦天開心地拍了拍瓶子,想到念涵那個丫頭,忙問道:“不知道這些血液給凡人喝了後,會有什麼好處?”

他心裏可一直記掛着念涵,因爲她沒有靈根,不能修煉,一直是秦天的一塊心病。秦天用了無數的靈藥都無法激發出她體內的靈根,若不是念涵不能吃魔丹,秦天都恨不得用魔丹來刺激她的靈根。

“凡人根本吸收不了血液中的強大能量,沾則即爆。”噬魂玉望着那個石瓶,道:“不過這些血液可以給你那隻金毛猴子喝一些,促進它突破到二級應該沒有一點問題。”

秦天聞言有些失望,但聽到後半截話生,立刻又高興起來。金毛現在正好到了一級的瓶頸,這一個月的歷練中,金毛進步極快,但是想要突破這最後的屏障,卻並不容易。

這血液能夠使金毛修爲突破,果然是無比珍貴的寶貝。

“不知道金石符筆用這血液浸泡後,又會發生怎麼樣的變化?”

心中暗暗想着,秦天將晶石瓶蓋小心地蓋好,然後又用靈力加持瓶子的堅固。

做完這一些,秦天才徹底放下心來。

秦天正要將晶石瓶收入儲物袋中,噬魂玉忙道:“這東西必須放魔尊鼎中,儲物袋會揮發掉它的靈性。若是放在儲物袋中,不用一個小時,這些獸血就會靈氣全部消失!魔尊鼎自成空間,具有收攝能量的作用,放裏面就沒事。”

“還好你提醒,要不然我就暴斂天物了!”秦天立刻在魔尊鼎中隔出一個房子大小的空間,將晶石瓶放入其中。

想了想,秦天又將儲物袋中的大部分東西都放入魔尊鼎裏面,只留下一些不值錢的材料和一些靈石金銀。

魔尊鼎中自成一空間,除了給出一塊巨大區域讓燭龍養傷,秦天又劃出幾個空間,分別放了妖獸靈魂,魔丹,飛劍,材料,和靈石。

做完了這一些,秦天轉頭望向金角龜妖,目光在它的體內一陣搜索,突然看到一張金色紙片一樣的東西。


“這是什麼?”秦天一招手,將那張金片吸入手中。

仔細一看,發現這是一張畫滿奇形怪狀的圖符的金色紙片,材料金黃色,形狀是不規格的圓形,上面隱隱還有紋絡。但這紙片並非是黃金,而是一種秦天沒有見過的材料。

噬魂玉皺了皺眉,道:“這上面畫的是一種非常古老的妖獸文字,我以前見到過一些類似的符號。而這張金紙的材料,若是我沒有看錯的話,應該是傳說中的金楠葉!”

“金楠葉?傳說中的天地靈樹金楠樹上的葉子麼,不是說金楠樹已經消失了麼?”秦天想起之前看過的典籍,有些吃驚地望着這張金葉子。

噬魂玉道:“我也只是聽說過有這樣的一棵天地靈樹,而且這金紙片像極了一片樹葉,我纔會這樣的猜測。況且這東西被金角龜妖吃進了肚子裏,卻沒有被消化,絕非是凡物。”

點了點頭,秦天也同意噬魂玉的說法。目光掃向那些奇形怪狀的字符,秦天微感好奇,道:“不知道這上面寫的是什麼東西,能夠寫在如此寶貴的材料上面,裏面的內容一定很珍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