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途,四周的藍色霧氣被此道虛影迅速吸取過來,然後繼續補充著上方的靈力,讓整個虛影氣勢更生盛,至於那些藍靈魚,似乎也對著雲峰塔虛影感到了忌憚,向葉凡纏繞而來的長須子都慢了幾分。

2021 年 1 月 30 日

「怎麼,一個個都怕了?!」盯著這些眼神畏懼的藍靈魚,葉凡嘴角不由得嗤笑一聲,隨後便提著雲峰塔虛影,向臨近的幾條藍靈魚狠狠的掄了過去。

強烈的轟鳴聲,讓的這些藍靈魚徹底清醒過來,他們相互嘶叫一聲后,便控制著長須向葉凡手中的雲峰塔虛影抵擋過來。

這一次,藍靈魚的反應倒是不慢,但在葉凡那霸氣的攻擊下,他們的長須變得無比脆弱,一根根徹底的斷裂開來,而後他們的身體,沒有任何意外的讓虛影給重重轟擊上了。

彭彭嘭嘭……

伴隨著一陣急促的重擊聲響,四周的藍靈魚,在葉凡雲峰塔印的攻擊下,一條條徹底的倒飛出去,跌落在水面上,同時也失去了攻擊能力。

那場面猶如無數流星隕落,格外的夢幻,只可惜這只是一場殘酷的戰鬥。

一些沒有被葉凡攻擊到的藍靈魚,見到這種情況,不敢繼續戀戰,向著四周迅速逃躥而去,望著手中那十分黯淡的雲峰塔虛影,葉凡微微搖了搖頭,然後就不再去追殺。

他低頭望向漂浮在水面上的藍靈魚,嘴角不由多了一抹喜意,他身影掠過去,將藍靈魚體內的靈丹全部放入儲物戒指中,然後才將目光投向了藍色霧氣外界。

「古勁,我總覺得該準備點禮物,來答謝你的照顧。」葉凡盯著自己手掌上那逐漸淡化的雲峰塔虛影,嘴角流露出一抹濃濃的冷笑,他低喃一聲,隨後就將體內剩餘的靈力全部注入雲峰塔印中,整個人踏著水面,向修鍊場地所在的方向沖了過去。

而此刻,身在修鍊場上的古勁,眉頭卻微微皺了起來,他本以為葉凡很快就會被藍靈魚給殺死,可是從對面那翻騰的藍色霧氣來看,對方仍然處在戰鬥中。

「這小子還真能扛!」古勁盯著那翻騰的語氣,語氣微沉到,而就在他話語剛說完不久,他便發現前方的藍色霧氣,逐漸平定了下來,見到這種情況,他頓時笑逐顏開,臉上的獰笑再度湧現出來,口中冷笑道,「惹上我們古家,你遲早會有這麼一天,只是可惜我沒能親眼看到你死去的模樣。」

古勁的話語傳出,旁邊的粉衣女子,眼眸中流露出一抹濃濃的惋惜,而在不遠處的謝婷,臉色卻是無比慘白,美眸中更是忍不住流淌下兩行淚。

一切,說到底都怪她,要不是她邀請葉凡捕捉藍靈魚,要不是她主動與這個人面獸心的古勁主動打招呼,他們又怎麼會落入到這種局面,葉凡又怎麼可能會這樣死掉?!

此刻的謝婷,心中充滿了自責,她恨不得一頭扎到蘊靈河中,來贖自己的罪過,但是她卻沒有那樣的勇氣。

「小婷兒,原本我還想讓你做我的媳婦,不過看來你今天也要陪那個小子一起下黃泉了。」獰笑過後,古勁的目光緩緩落向了謝婷,他先是在對方那兩條長腿上留戀不舍的掃了一眼,隨後便冷冷的道出一句,手爪猛的探出,直接向謝婷脖頸抓了過來。

眼下,這古勁顯然是起了殺人滅口的心思,而他會採取這般方式,也不難想象,因為在學院中殺死學員,是要接受嚴厲懲罰的,古勁明顯不想讓這種事情發生。

「古勁,你殺了我,我敢保證謝家絕對不會放過你們古家!」面對殺死騰騰的古勁,謝婷壓制住了內心的恐懼,神色冷漠的沖對方喝道。

聽到這話,衝上來的古勁頓時停住了身形,若有所思的打量起謝婷,緊接著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嘴角挑起了一抹火熱的弧度,期待道:「你的話倒是提醒了我,如果你懷上我的種,我想你們謝家就應該不會動手吧。」

「你敢!」謝婷身體一顫,沖對方怒斥道。

「你看我敢不敢。」古勁向身後的粉衣女子遞了個眼神,然後就邁步向謝婷逼近過去。

粉衣女子眉頭緊皺,搖了搖頭,不過也沒有說什麼,轉身就向修鍊場地外走去,而見到這種陣勢,謝婷臉上的恐懼再也掩飾不住,雙手支撐著身子,向後方迅速的退去。

如果說以前,她或許還會接受古勁,但如今看清楚對方的面目后,她心中有的只是怨恨與忌憚。

不過眼下她已經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只能是坐以待斃讓對方將自己玷污,或者主動自殺,但這兩種結果,都不是她想要的。

「小婷兒,把這件事情忘了,以後跟著我好好過日子吧。」見到謝婷那副恐懼的模樣,古勁臉上居然流露出一絲絲的疼惜,他伸出手,很溫柔的向謝婷腰間的束帶伸了過去。

但就在他剛剛伸出手的那一刻,修鍊場地外突然傳來一陣破風聲,察覺到後方的動靜,古勁臉上流露出一絲的不悅,他頭都沒轉,就直接開口道:「讓你走你又回來,難道是要我也寵愛寵愛你?!」

「古勁,想不到你口味挺重啊。」

就在古勁話語剛剛落下,後方之人便開口回應起來,但那聲音並不是想象中的女子的聲音,而是一道蘊含著戲謔之意的男子聲音。


聽到這話,古勁整個人頓時就愣住了,而在其面前的謝婷,鵝蛋臉上流露出大喜之色,出聲喊道:「葉凡,你還活著!」

這一刻,謝婷居然覺得這張帶著淡淡冷意的臉龐,是那麼的親切,那麼的溫暖,那麼的讓人心動。

謝婷之前的表現,葉凡都看在了眼裡,雖說這並不能消除掉兩人之間的隔閡,但最起碼讓他對於這個女人,不再像之前那般的反感。

葉凡沖對方點了點頭,然後就落向了從愣神中反應過來的古勁的身上。

「你應該死在藍靈魚的攻擊中,為什麼現在還活著?!!」古勁額頭青筋暴起,雙目狠狠的盯著葉凡,神情震驚,口中卻低沉吼道。

遭到那麼多條藍靈魚的圍攻,就算是他恐怕也會死在裡面,可是這個足足比自己弱了一個境界的小子,卻抵擋下了藍靈魚的攻擊,安然無恙的站在了他的面前,這讓他心中無比的疑惑。

「古勁,你以為憑藉幾條小魚就能殺得了我嗎?」見到古勁那副震驚的模樣,葉凡嘴角一翹,冷冷笑道,而之後,他就沖對方毫不留情的譏諷道,「你們古家人,一個個都弱智的很啊。」

「找死!」

聽見葉凡的侮辱,古勁神情頓時格外的憤怒,他全身靈力涌動,手掌中迅速凝聚出兩道靈力練匹,眼中爆發出濃濃的殺機,沖葉凡冷喝道,「我不管你怎麼逃脫的,我只知道,你今天必須得死!」

說話的同時,古勁腳下大步跨出,身形直接沖向前方,手掌攜帶著濃濃的靈力,向著葉凡狠狠的拍了過去。

從震驚中跳脫出來的古勁,這一刻準備憑藉著自己境界上的優勢,一擊斬殺掉對方,而實際情況,也如他所想,對方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見到自己的掌勢快要拍上對方的胸口,古勁臉上的冷笑越來越濃,但就在這一刻,他卻望見對面的葉凡,居然沖他笑了,那笑容,讓人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古勁,我也想告訴你……」

面對那即將拍中胸口的手掌,葉凡臉色十分的平淡,他故意將自己的話語拉長,隨後沖古勁燦爛一笑,負在背後的手掌緩緩取了出來,而口中語氣也是驟然冷冽,冷喝道:「你今天必須得死!」

話語落下的一刻,葉凡手掌也取了出來,而在那隻手掌上,懸浮著一道古塔虛影,那古塔形狀只有一層,但是其中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卻格外的強烈,讓人情不自禁的心中一陣駭然。

「上等地武學!!」

原本一臉笑容的古勁,在這一刻臉色猛然一變,察覺到那虛影中的強烈的靈力波動,他不由的驚呼出口。

中等地武學他手中有一本,但是那種招式施展出來,遠沒有眼下招式這般的駭人,所以他才會判斷出對方手中所用的是高等地武學。

可那種等級的地武學,連他都接觸不到,這個身份普通的小子,怎麼可能得到?

古勁沒有繼續糾結,因為那道古塔虛影,已經與他的手掌,重重的碰撞在了一起。

一方施展高等地武學,一方只是最簡單的招式,雙方的碰撞,並沒有任何的意外,僅僅是一瞬間,那古塔虛影就將古勁身形徹底吞沒,將對方重重的撞飛出去。 嘭!

吸收了濃郁靈力的雲峰塔印,狠狠的轟擊在古勁的身上,那一瞬間爆發出的狂暴靈力,瞬間就將古勁給湮沒,古勁身形便如同斷線的風箏,向著後方地面倒飛出去!

「噗!」

古勁身體狠狠的摔在了地上,臉色一白,狂吐出一口鮮血,氣息徹底的萎靡下去。

「這……」

場邊本在為葉凡擔憂的謝婷,望見著一幕,臉蛋兒上流露出濃濃的震驚之色。

要知道,化靈境之間的每個小境界,都有著如同鴻溝般的差距,可以說在這個層次想要實現越級挑戰,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眼下,僅有化靈境初期實力的葉凡,卻只用了一招便擊敗了化靈境中期的古勁,這一幕太過驚人。


葉凡心中明白,如果古勁早有防備,他最多能擊退對方,想要重創對方還是不可能的,畢竟兩個人的境界差距擺在那裡,不過如今這些都不再重要,因為古勁已經被他擊敗了。

葉凡扭了扭脖頸,嘴角勾起一抹戲謔的笑容,然後就邁步向倒在前方的古勁走了過去。

此刻的古勁,還沒有從那份震驚中清醒過來,他無論如何也想不通,對方為什麼會擁有高等地武學,而且還能將其施展出來,因為只有突破化靈境中期,才能有足夠的靈力儲備,去施展高等地武學,可對方一個化靈境初期的小子,為什麼能夠施展出來。

「小子,你耍詐!」

察覺到葉凡向自己走來,古勁急忙支撐身體站起來,但卻發現自己身體狀態差到了極點,當下心中一陣不甘。

就算對方有高等地武學,可他手中也掌握著中等地武學,如果施展出來,誰輸誰贏還不一定,但他沒想到,對方早已將招式隱藏好,趁他不注意的時候,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你說的對,我是在耍詐。」葉凡嘴角泛著戲謔笑意,踱步行到臉色憤怒的古勁身前,然後雙手交叉在胸前,沖對方冷笑道,「不過耍詐總比玩陰謀來的光明磊落一些吧。」

聽的這話,古勁臉色一陣鐵青,他雙目狠狠的盯著葉凡,額頭青筋暴起,低沉道:「今天的事情,我不與你計較,趕緊滾吧!」

「哈哈,古勁學長,你是不是在開玩笑?」

聽到古勁的話,葉凡忍不住仰頭大笑,他上前一步,伸手抓住對方的雙肩,神情驟然轉冷,冷笑道:「現在的你,對於我來說就像是待宰的羊羔,我之所以還不下手,就是為了享受給你帶來恐懼的過程。」

說完這話,葉凡雙手猛的一轉,變為掌勢,狠狠的拍在了古勁的胸口上。


咔嚓!噗!

伴隨著一陣清脆的斷骨聲,古勁口中再次噴出一道鮮血,身體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精神萎靡到了極點。

「怎麼樣,是不是很爽?」

葉凡嘴角戲謔的一翹,身體再次踏出,右腳抬起,猛然發力對著古勁的胳膊踩了下去。

「嗷!」

這一刻,古勁額頭青筋涌動,臉色慘白,滿頭冷汗,忍不住開口痛叫起來。

旁邊的謝婷,見到這一幕,臉色微微有些發白,不過她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美眸閃爍的盯著葉凡。

殺伐果斷,實力強橫,時而耍耍流氓,時而裝裝冷酷,這一切的優點,都是她非常欣賞的,但是她心中明白,就算自己再做什麼,也無法消除橫亘在兩人之間的那道鴻溝。

謝婷心中思緒繁雜,而葉凡心中卻很冷靜,望著一臉痛苦的古勁,他嘴角笑意不由濃了幾分,他抬起腳,向著對方的腿又一次踩了下去。

可就在他剛剛要下腳的時候,後方的蘊靈河上突然突然出現一道粉色身影,沖葉凡喊道:「小學弟,快住手!」

聞言,葉凡很快就判斷出來人是之前那名粉衣女子,當下頭也不回,嗤笑一聲后,右腳便用力踩了下去。

咔嚓!

一腳踩下,古勁的腿骨直接斷裂,整個人因為過度的疼痛,直接昏了過去!

見到葉凡的舉動,那名粉衣女子臉色微微有些著急,她衝到昏迷的古勁面前,神情認真的對著葉凡說道:「小學弟,你不能動他!」

葉凡目光在眼前女人身上耐心的打量起來,對方樣貌算不上出眾,但是神采一看就很有韻味,尤其是那一身粉色的紗衣,將其玲瓏身材,很好的凸顯出來,令人有一睹其中風采的衝動。

葉凡也只是略做打量,然後便抿起了嘴唇,笑眯眯的盯著對方,說道:「既然你之前選擇沉默,那就一直沉默下去吧。」

要不是這個女人之前曾提醒過他,那麼他肯定會將對方一起宰了,眼下他這麼說,就是要告訴對方,有些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得了,沒必要多管閑事。

粉衣女子顯然也聽出了葉凡話語中的意思,不過她並沒有就此離開,而是沖葉凡提醒道:「我知道你們之間有著很深的仇怨,但你真的不能動他!」

「給我個理由!」葉凡冷著臉,盯著對方問道。

粉衣女子目光掃過陷入昏迷的古勁,臉色微微猶豫,隨後就道:「他是雷盟的人。」

「雷盟!!」

粉衣女子的話語一出,不遠處的謝婷就忍不住驚訝出口。


葉凡向神色驚訝的謝婷掃了一眼,兩道劍眉不由得皺在了一起,他心中很疑惑,這雷盟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讓謝婷驚訝成這幅模樣。

從驚訝中跳脫出來的謝婷,望見了葉凡臉上那抹疑惑之色,當下開口解釋道:「這雷盟好像是咱們北院最大的一個武者聯盟,能夠進入其中的,都是在一些很有實力的學員,整體勢力非常的強。」

聞言,葉凡眉頭皺的更深了,真並不是因為他心中對這雷盟生出了忌憚之心,而是他注意到,這雷盟中有個雷字。

整個天府最大的三個勢力,便是沈家、夢家與雷家,而如今這個學生聯盟的名稱,讓他下意識的想到了雷家。

「這個組織,與天府雷家有什麼關係嗎?」葉凡向謝婷問出了心頭的疑惑。

聽到葉凡的問話,謝婷搖了搖頭,顯然對真雷盟知道的並不多,不過擋在古勁身前的粉衣女子,此時開口道:「你猜的沒錯,這雷盟最初就是雷家在咱北院創立的一個內部組織,後來其實力越來越強,才成為了咱們北院最強的兩大聯盟之一。」

「我記得,咱們北院另一個聯盟是叫夢神會。」旁邊的謝婷,插話道。

「沒錯,夢神會是由天府夢家創立的,目的就是為了與雷家抗衡。」粉衣女子沖謝婷點點頭,解釋一句,然後便將目光轉向了陷入沉吟中的葉凡,神色認真的提醒道,「小學弟,雷盟做事向來心狠手辣,而且非常的護犢子,你如果動了古勁,他們肯定會去找你麻煩,所以在你沒有絕對的實力前,還是忍一忍吧。」

說這番話的時候,這名粉衣女子忘記了,葉凡能夠擊敗古勁,本來就是一種絕對實力的體現。

而此刻的葉凡,心中想的卻是關於雷家的事情,按理說上一輩的恩恩怨怨他不應該摻和進去,但葉凡知道,想要解開青鼎的奧秘,想要讓父母與夢家的關係能夠得以緩解,他都必須要從這雷家下手。

心中走了想法,葉凡也就從自己的思緒中走了出來,他抬眼望了望身前的粉衣女子,語氣平淡的道:「過去我一直再忍,現在有些膩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