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書手機閱讀:

2021 年 1 月 30 日

發表書評:

你可以在頂部『加入書籤『記錄本次(第235節被發現)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未完待續。。) 「我早就說過,你會暴露的。」五行劍輝的聲音也從林峰心底響起:「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這些人居然這麼晚才發現你,看來他們很久都沒遇到危險了。」

「發現了又怎麼樣,大不了面對面的分個高低。」反正早就做好和對方廝殺的準備,現在被對方發現,林峰也無所謂。

林峰的聲音剛落下,一聲暴怒的喝便在谷中響起:「何方鼠輩,居然敢來此處搗亂,找死不成。」

隨著聲音的響起,兩道人影急速拉近,眨眼間便到了林峰面前,這是兩個老者,歲數都在六十多歲,一個身材削瘦,一身黑衣,另一個身材略微有些矮小,但卻渾身肌肉虯起,很是壯實,從他們身上的氣息來看,這兩人正是此谷中的兩名劍皇中階高手。

兩人一來到林峰面前,看了一眼林峰,頓時那名壯實的劍皇便不屑的對著文昊吼道:「我還以為是何方高人,居然只是區區劍王,這等實力也敢到這裡來撒野,看爺爺不撕了你

。」說著,那壯實劍皇身體一閃,一個鐵拳帶著磅礴的勁氣便向林峰轟擊而來。

感受到那凌厲的拳風,林峰心中一凜,雙手成爪,不但沒退,居然還朝著那劍皇沖了過去。

「凝形成爪」

就在林峰離那劍皇高手只有十米不到時,只見他低吼一聲,全身勁氣狂涌而出,瞬間便在手前形成一道能量巨爪。對著那衝來的劍皇飛襲而去。

「呼……」

巨爪一閃,便到了壯實劍皇的身前,將那壯實劍皇嚇了一跳,不過他畢竟是劍皇高手,反應極快,眼看那能量巨爪就要抓在身上,只見他勁氣突然暴體而出,在體外形成一件能量鎧甲,然後那轟擊而出的拳頭也光茫暴漲,瞬間在拳頭前方凝成一道能量巨拳。對那襲擊而來的能量巨爪轟擊而去。

「轟」

爪拳相遇。一聲巨響,雖然壯實劍皇的實力比文昊強上太多,但很可惜,他那拳類戰技的等級遠不及奇獸幻靈爪。而且又是倉促形成。結果被林峰的能量巨爪一抓便撕得粉碎。同時能量巨爪也隨之縮小一半。

能量巨爪繼續前行,這次沒等那壯實劍皇再做出反抗之勢,便狠狠的抓在他胸前。

「轟」

又是一聲爆鳴響起。只見那壯實劍皇身上形成的能量鎧甲被能量巨爪一抓,隨即猶如海面海風吹過,一陣漣漪閃起,瞬間這后,便聽到「啵」的一聲,化為一塊塊碎片,消失不見。

「撲哧」壯實劍皇身體一顫,那強烈的衝擊力外加戰技被破所引起的勁氣反噬讓他瞬間便受了傷,當即咽喉一動,嘴角溢出一抹鮮血,而此時,林峰那能量巨爪也終於完成了它的使命,消失掉。

抹了一把嘴角的鮮血,壯實劍皇臉色變得陰沉如水,看著早已退到百米之外的林峰,聲音中充滿怨毒道:「難怪敢來搗亂,居然能讓老夫大意之下受傷,你也算可以自傲了,不過你那自傲註定只能帶到地獄去了。」

聲音還未落下,那壯實劍皇便再次化為一道幻影,帶著凌厲的氣勢,沖向了林峰,剛才他看林峰只是區區劍王,所以大意,這才讓林峰得了手,而此時,在知道林峰的真實實力后,他自然不會再大意,全為之下,那氣勢就像一座小山壓在文昊身上,如果他不是修鍊的五行元靈決,恐怕連動一下都難,而那速度更像閃電一般,瞬間便到了林峰的眼前

只見那壯實劍皇手一揮,一個帶著無比磅礴勁氣的巨大拳頭就在林峰眼中極速放大,林峰甚至連反應都來及,那拳頭就要轟擊在他身上。

然而就在這危機關頭,那一直沒有說話的黑衣劍皇卻突然開口道:「四弟,別將這小子殺了,留著還有用。」

隨著聲音的響起,那壯實劍皇前揮的拳頭突然一滯,疑惑道:「區區一個劍王,留著有什麼用?」

而趁著壯實劍皇說話的瞬間,林峰腳下一點,急速退去,那壯實劍皇也發現了林峰的舉動,不過他根本就不在意,林峰的實力對於他來說根本不值一提,只要他願意,隨時都可以將對方捉住或是殺死。

「你不覺得那小子的戰技有些古怪嗎?以他的實力,居然能一抓擊破你的防禦並傷到你,你不覺得奇怪嗎?」黑衣劍皇笑道。

「不錯。」壯實劍皇眼前一亮,道:「這小子不但戰技古怪,就連他自己也古怪,我們在這裡反正沒事幹,抓回去好好研究一翻……」

壯實劍皇剛說完,那強橫的拳頭突然變為爪,一臉獰笑的對著林峰道:「小子,給我來吧,讓爺爺慢慢將你身上的秘密炸出來。」

然而就在此時,已退出十幾米遠的林峰手腕一轉,三顆金珠疾射而出,眨眼間就到了壯實劍皇的面前。

「咦?」壯實劍皇輕咦一聲,感受到那三顆金珠中所含的濃郁能量,當即臉色一變,雙腿一蹬地面就要向後退。

然而他再次賞試到了輕敵的後果,身體剛動,三顆金珠已擊在了他的身上,隨即「轟轟轟」連續三聲爆鳴傳來,狂暴的能量瞬間激射而出,重重的轟擊在壯實劍皇的身上。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壯實劍皇身上的防禦被層層擊碎,最終將胸前炸得一團血肉模糊,甚至連內臟都能清晰看到,口中更是連續吐出數口鮮血,這才重重的倒在地上

「四弟!」一直在旁邊的黑衣劍皇也是被這種巨變給嚇了一跳,等他反應過,看到受傷倒地的壯實劍皇后,臉色大變之下。當即飛奔而出,一把將壯實劍皇抱住。

「三哥,我沒事。」壯實劍皇嘴裡又溢出一抹鮮血,這才有氣無力的安慰著一臉焦急的黑衣劍皇。


武者的生命力都是很強的,尤其是達到劍皇這個層次,雖然壯實劍皇被林峰的五行雷火珠炸成重傷,但以劍皇的生命力,只需要休息半年時間就可完全恢復,如果有丹藥相助,也許就是一兩個月便能全愈。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黑衣劍皇幫壯實劍皇檢查了一翻。發現對方並沒有生命危險這才放下心來,說道:「你先休息,等我將那小子捉住,任憑你處置。」

壯實劍皇怨毒的看了一眼林峰。沉聲道:「三哥小心那小子手中的雷火珠。」

「你放心吧。那小子手中的雷火珠並不強。剛才是你大意,否則根本就傷不到我們劍皇。」說著,黑衣劍皇便轉身看向林峰。眼中充滿仇恨道:「不算你是哪個勢力派來的,敢傷我兄弟,你就等著死吧。」

隨即,林峰只常見眼前一花,黑衣劍皇便已到了他身前,一隻乾枯的爪子直奔自己脖子而來。

心中一急,林峰哪還敢隱藏實力,趕緊催動五行元靈決,全身五彩之光突然暴射而出,一股莫名的威力也瞬間充斥整個空間。

眼看就要將林峰抓在手中,突然之間,黑衣劍皇感受到一般莫名的威壓降身在自己身上,哪怕他是劍皇高手,瞬間都覺得自己身上背負著一座小山,不但如此,他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勁氣突然不受控制,在身上亂竄起來。


心中一驚,襲向林峰的手也瞬間停了下來,而這時,隨著五行勁氣的使出,林峰身上的壓力瞬間消失,看到面前黑衣劍皇一臉驚慌的表情,臉上閃過一抹冷意。

手腕一轉,五顆五行雷炎珠便出現在手中,注入一道勁氣,手一揮,化為五道金光射向黑衣劍皇,隨即他便腳尖輕點地面,身體暴退而去。


看著眼前射來的五道金光,黑衣劍皇臉白如紙,如果是平時,他根本就不怕這五顆五行雷炎珠,以他劍皇中階的實力,身體的防禦勁氣根本不是這個級別的雷火珠能夠破得開的

但此時卻不同,全身勁氣被莫名壓制,根本就形不成有效的防禦,被這五顆雷火珠擊中,絕對凶多吉少。

儘管黑衣劍皇在發現雷火珠的瞬間就拚命的推動體內的勁氣防禦,同時身體也在向一邊避去,但兩者間的距離太近了,而且由於勁氣受到壓制,身體的敏捷哪有平時那麼快,最終愣是沒有避開。

「轟」五顆雷火珠同時爆炸,使得五道聲音疊合在一起,聽起來就像一聲,而就在那爆炸響起的瞬間,黑衣劍皇整個人也化為一片血肉,甚至連聲音都沒有發出一點。

「不……」

看著黑衣劍皇化為滿天血肉,那早就受傷的壯實劍皇當即凄厲的慘叫一聲,就瘋了般沖了過去。

結果,他剛衝出幾步,那爆炸產生的強橫能量衝擊便狠狠的擊在了他的身上,使得他原本就受重傷的身體更是傷上加傷,像是一個被踢飛的足球般倒飛出,還在半空就連續吐出好幾口鮮血,落在地上后,雖然他極力想爬到那黑衣劍皇被炸死之地,可是最終還是沒成功。

兩大劍皇一死一重傷的同時,林峰也倒在數十米外,像是一隻可憐的小狗倒在地上,嘴裡不斷的吐著鮮血。

原來,他在扔出那五顆五行雷火珠的同時,雖然極力後退,但卻只退出三四米遠就被那爆炸之後產生的能量衝擊給狠狠的擊中。


要知道那可是五顆五級五行雷火珠,相當於二十五顆五級元晶同時爆炸,那等威力,絕對不低於一位劍皇中階全力出手,就算那位黑衣劍皇沒有因為五行勁氣壓制勁氣,在他全力防禦之下被五顆同時擊中,也得受傷。

更何況林峰只是劍王初階,而且之前使用奇獸幻靈爪幾乎將體內的勁氣耗掉九成,在這種情況下,被那強大的衝擊力擊中,如果不是他修鍊的五行元靈決,恐怕早就殞落了。(未完待續。。) 好半天,林峰這才緩過勁來,也不去管那壯實劍皇怎麼樣,趕緊從手鐲中拿出自己煉製的療傷葯服下,並迅速將其煉化,然後又調動極至木勁氣,修復自己受傷的身體。

數分鐘后,林峰這才重新睜眼,雖然仍覺渾身劇痛,就好像有千萬把刀在割自己的身體一般,不過此時他的身體已經恢復一些,雖然全身疼痛難忍,但勉強已經能夠爬起來了。

而且此時他已聽到谷外傳來陣陣爆鳴和殺喊聲,那是孫海等人正在向裡面殺來,現在必須儘快解決掉這兩名劍皇高手,只有這樣才能打擊谷內武者的氣勢,徹底打敗他們。

否則以山谷內現在的實力,孫海他們哪怕有雷火珠相助,想將他們打敗,也得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踉蹌著腳步,林峰幾乎是一步一挪移的走到壯實劍皇身前,此時那壯實劍皇哪還有劍皇的模樣,神色委靡,臉色慘白,全身是血,胸前一片血肉模糊,甚至都能看到裡面的心臟在跳動

「你是哪個勢力的?」壯實劍皇看著走來的林峰,滿是怨毒的說道:「雖然今天我們兄弟敗在你的手上,但你也別高興得太早,遲早你也會死在我們手上。」

「呵呵……」林峰冷笑一聲,道:「就算是死,也是你先死在我手上。」說著,林峰也不廢話,手腕一轉,一把天器出現在手中,隨手一揮。那壯實劍皇的頭顱便拋飛而起。

「兄弟們給我朝著人多的地方扔。」山谷口,雷軍渾身鮮血,揮劍將一名劍狂砍翻在地,看著谷中還不斷出現的武者,當即臉上閃過一絲猙獰,對著身後的眾人高聲喊道。

隨著雷軍身聲的落下,數十道金光便從他身後飛射而出,落向那些谷中衝來的武者中,那些聽著聲音衝來的武者根本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來,隨即便在他們身旁響起一連串的爆鳴。

「轟轟轟……」

隨著爆鳴的響起。狂暴的能量瞬間四溢而出。狠狠的擊在那些衝來的武者身上,雖然這些能量並不是太強,但數量卻不少,從四面八方襲來。而且那些衝來的武者實力也大多是劍師。只有少數幾個劍狂。結果,這些武者還沒衝到,便全都身受重傷。雖然沒有死亡,但他們的實力卻至少減去大半。

「殺……。」

剛被炸懵的眾武者還沒反應過來,雷軍便怒吼一聲,揮著劍沖了上去,而在他身後,鐵血的四個小隊全都一手持盾,一手持武器,怒吼著跟了上去。

一方是身受重傷的劍師,而另一方則是實力完全的幾十名劍狂,這等於是大人打小孩,僅僅五分鐘不到,三十多名劍師就被眾人一翻砍瓜切菜給盡數殺光了。

然而眾人還沒鬆口氣,谷里再次衝來一大群武者,而且這次衝來的不但有大量的劍狂,甚至還有五位劍王。

「孫海,你帶人去救副團長,這些人交給我們!」看著對方來人,莫叔瞳孔一縮道。

「不行。」孫海沒有絲毫的猶豫,道:「這些人就算我們所有人一起對上都難,如果我走了,你們更加危險

。」

對方這次來人中,除了五位劍王外,還有三十多劍狂和超過五十的劍師,而且那五位劍王最弱的都是劍王中階,反觀鐵血這邊,雖然現在也有五位劍王,但是除了鐵劍外,其它全都是劍王初階,很難應付得了,如果孫海再一走,將會更難,所以孫海才反對莫叔之話。

「廢什麼話,我們這次可不是來殺人,而是來救人,只要將人救出,這些人殺不殺都無所謂。」雷軍怒吼道:「以我們的實力,想戰勝他們自然不可能,但只是拖住他們卻沒問題。」


「放心吧,有我呢,你快去找武勇他們。」鐵劍也緊跟著說道。

看了看眾人,孫海猶豫了一下,隨即一咬牙,帶著兩名劍狂中階的傭兵迅速離開了隊伍。

「衝上去,拖住他們。」雷軍怒吼一聲,首當其衝的沖了上去,隨後鐵劍、莫叔以及剛達到劍王不久的鐵鎚也跟著沖了上去。

「轟轟轟……」

雙方劍王瞬間相遇,大戰一觸即發,轟鳴不斷,而那些劍狂根本不敢靠近他們大戰之地,只是繞道而行,不過在他們好不容易繞道衝到鐵血隊伍時,隨著一聲暴喝「丟」,數十道金光飛射而來。

「轟轟轟……」在一陣轟鳴之後,原來氣勢凶凶的武者直接被炸懵了,幾乎所有人都受了傷,一些被連續炸中的劍師更是當場死亡。

結果還未等他們從爆炸之中反應過來,鐵血之人便已衝進他們隊伍之中,一陣刀光劍影,等他們反應過來時,損失已經過半,再對上鐵血那如虎如狼的隊伍,再無絲毫優勢可言,甚至還落入下風。

另一邊,鐵劍一上來便和一名劍王高階的武者對上,結果沒幾下,對方便落入了下風,甚至還差點命喪鐵劍之手,畢竟鐵劍可是劍王顛峰的武者,再加上這些日子有林峰提供的強元丹,其實力早已半隻腳邁進了劍皇,現在就差一個契機,哪能是一名劍王高階武者所能抵擋的。

不過對方畢竟有著五名劍王,一看這邊情況不對,那原本想和另一位劍王圍攻雷軍的劍王立即身體一轉,沖向了鐵劍,在兩名劍王高階武者的合力之下,鐵劍雖然不至於吃虧,但想擊殺兩人短時間內是不可能了。

鐵劍這邊佔了上風,但其它人可就麻煩了,全都是劍王初階,而對方那三名劍王全是中階,這一對上,幾乎全都處於下風,但眾人也憑著當傭兵那股子不要命的狠勁。讓對方有幾分忌憚,不至於太過狼狽

「轟」

一個對擊,雷軍直接倒飛出數十米這才停下,伸手摸了一把嘴角的血跡,臉上浮現一抹冷意,隨即身體一晃,化為一道幻影再次沖了上去。

「轟轟轟轟……」

轟鳴不斷,雷軍瞬間便和對方對了十餘招,雖然每一次都處於下風,但是他的戰意卻隨著每一擊變得越發的強盛。

再一次對擊之後。雷軍終於再也承受不住。被震飛出百米,重重的砸在地上,好一會兒都沒爬起來。

「區區初階也敢和我作對,簡直找死。」看著倒飛出去的雷軍。他的那位對手劍王冷笑一聲。隨即身體一震。化為一道人影急速向雷軍奔來,人還在半途,只見他雙手一揮。手中利劍高高舉起,看那架式,是打算一劍將雷軍給劈了。

瞳孔一縮,雷軍死死的盯著那衝來的身影,突然之間,他的手中出現一枚金珠,就在那劍王離他只有十米時,只見他手腕一轉,金珠直接化為金光射向了衝來的劍王,而與此同時,雷軍卻雙腳一蹬地面,整個人猶如一枝利箭向著後方飛射而去。

「轟」

雙方對射,那位衝來的劍王根本沒有反應過來,金珠已擊在他身上,一聲轟鳴之後,那強大的衝擊力直接將他擊得全身猶如散架一般,口中更是連續的吐出數口鮮血。

「咻……」

能量餘波還未消散,一道人影突然激射而來,只見光茫一閃,一篷血霧衝天而起,那劍王連反應都沒反應過來,就被雷軍一劍削掉了腦袋。

而就在雷軍解決掉對手之時,在他身旁不遠處,突然接連傳來兩聲炸響,等他扭頭看去時,只見鐵鎚和莫叔兩人的對手都倒在地上,胸前一片血肉模糊,嘴裡不斷的冒著血沫,而鐵鎚和莫叔兩人也沒有遲疑,當即飛身上前,手中利劍一揮,兩顆頭顱便高高拋飛而起。

瞬間擊殺掉三名對手,雷軍三人並沒有停留,當即腳下一點,便化為一道殘影沖向了鐵劍

「三個小子,別打擾老頭子我,老頭子我正玩得高興呢!」看著奔來的三人,鐵劍當即哈哈一笑,說道,看他那興奮的樣子,就像一個小孩子得到心愛的玩具一樣,玩得不亦樂乎。

聞言,雷軍三人都很識越的沒上去幫忙,但同時,他們也沒有離開,而是呈三角形將裡面正打鬥的三人包圍起來,防止那兩位劍王逃走。

而此時,那三位劍王也發現了雷軍三人,看著同伴就這麼死了,尤其是導至三人死亡的雷火珠讓兩人忌憚萬分,不得不分神防備著三人,生怕三人再丟出一顆雷炎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