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埋伏,似乎是在等我們。”夜寒沉聲道。

2021 年 1 月 30 日

嶽建城眉頭一皺,隨即大喝道:“前方何人,可敢出來一見!”

“哈哈哈,感覺還很靈敏。”當先一人走出來,臉上露出陰冷的笑。

夜寒不由得一愣,這個人,竟然是幾天前和他們爭奪開採名額的那個隊長。

“樑天雲,你想怎麼樣?”

“我說過,沒有實力,靈晶拿在手裏可是會燙手的!”樑天雲冷笑道。

夜寒掃過對方的陣容,領頭一人面色兇狠,氣勢雄壯,竟是劍膽境八階的強者! 夜寒心中暗自冷笑,若是在幾天前,他或許會忌憚這些人,可是現在,就算他們一起上,也未必能夠奈何得了他。

“爲了你們,我可是花了大價錢,才請到狼劍幫的幫主出手,你們這幾天採的那些靈晶,就算是對我的補償了!”樑天雲哈哈大笑。

嶽建城眉頭緊皺,他對自己的實力很清楚,那個狼劍幫的幫主可是劍膽境八階巔峯修爲,完全可以秒殺自己一方所有人。

隨後,樑天雲笑着對狼劍幫的幫主道:“幫主,這些人若是乖乖交出靈晶,可以放他們離去,不過那個少年,直接殺了!”


遠處的夜寒聽到這句話,劍眉一豎,眼中流露出森然的殺機。

“本來我不想取你們性命,可惜你們不知好歹!”

“嶽大哥,你們退後,這裏交給我了!”夜寒冷冷地道,聲音充滿了殺意。

“小兄弟……”嶽建城很是爲難,他根本不相信夜寒能夠抵擋這麼多人。

“放心吧。”夜寒從儲物袋中拿出一把血紅的劍,斜睨着前方。

這就是那把狂骨重劍,代表着五大劍道中的血魔道,這種殺戮,沒有哪把劍會比狂骨更加適合了。


“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既然你逞能,那就先送你上路!”遠處狼劍幫主冷笑道,大手一揮,便有幾個劍士當先衝上來。

“哼!”

夜寒猛地向前一踏,渾身氣勢一下子提升到了巔峯,真氣灌入劍中,散發出妖異的血色光輝。

“這小子不是拿短劍的嗎?”遠處樑天雲嘀咕道,狂骨重劍散發出來的氣勢讓他有些不安。

“殺!”

幾個狼劍幫的幫衆當先衝了過來,都是劍膽境五六階的樣子,一起出手,倒也是氣勢懾人。

“不自量力!”

夜寒迎上前去,狂骨劍猛地一斬,劃出一道血色長虹,凌厲的劍氣直衝天穹,重劍所過之處,接連帶起一串串血花。

剛剛一個照面,幾個劍膽境五六階的劍士就全都吐血後退,臉上頓時涌上驚懼之意。

夜寒步步緊逼,狂骨劍再次斬出,一往無前,很快就衝入人羣之中。

“刷!”

重劍一掃,一人的胳膊被斬了下來,隨後劍鋒掠過,咽喉處鮮血狂噴。

彷彿是虎入羊羣,鏗鏘聲不絕於耳,夜寒每一次揮劍,都會帶起一大片血光。

本來夜寒的實力就已經接近劍膽境七階,再加上手握劍魂級別的重劍,就算是劍膽境八階也完全不是對手!

不過片刻間,狼劍幫的十幾人就只剩下了一半,而且每個人都帶着些傷。

夜寒手握狂骨劍,斜指前方,眼神中殺意盎然,滴滴鮮血從劍尖淌落下來,讓這柄重劍更顯森然。

“那幫主,還不出手?”夜寒大喝一聲,如霹靂炸響,氣勢衝雲霄。

“小子受死!”

狼劍幫主雙眼赤紅,目露兇光,手裏也拿着一把重劍,迎上前來。

夜寒微微一笑,腳步前踏,重劍指天,口中低喝:“一刃縱橫天地間!”

“轟!”

隨着夜寒聲音落下,狂骨劍舞出道道紅影,在半空中凝聚出一朵血色雷雲,雷雲之中,電蛇狂舞,雷聲轟鳴,竟像是滅世天罰一般。

狼劍幫主頓時面如土色,他能感覺到,這一招攻擊之強悍,恐怕連劍膽境九階的強者也未必能接下!

咬咬牙,狠下心來,狼劍幫主逼出一口精血噴在劍上,以生命力做引,催動自己的最強劍招。

夜寒眸綻冷電,氣勢驚天,血色重劍揮舞,帶起雷蛇萬道,轉眼間,竟凝聚出一柄赤紅的雷電大劍!

大劍橫空懸起,霸氣凜然,盡是縱橫天下的無敵戰意,一劍斬出,猶如開天之刃,直接撕碎了雷雲,向狼劍幫主劈斬下來。

“轟!”

雷電大劍從天而降,帶着滅世之威,與狼劍幫主的重劍相撞,頓時鮮血四濺,那幫主甚至連一聲慘叫都沒發出,便被徹底毀滅。

www ▲т tκa n ▲C○

就連夜寒都是愣了愣,雖然他之前也早有心理準備,可真正施展起來,還是被這劍法的威力震驚了,憑藉天道無雙劍法,他現在就是面對劍膽境九階巔峯強者,也未必不可一戰。

隨後,他的目光再次轉爲森寒,重劍指向樑天雲,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該你了!”

樑天雲完全被剛纔的一擊嚇傻了,他沒想到,前幾天還僅僅能勉強勝過劍膽境六階劍士的夜寒,如今竟已經能夠秒殺劍膽境八階強者!

而他自己纔不過劍膽境五階,根本沒有絲毫反抗之力。

“少年英雄,是我有眼不識泰山,你就饒過我這一次吧,我將我所有的靈晶都送給你!”在死亡的威脅下,樑天雲再也顧不得什麼,當即跪下來道。

夜寒微微一笑,走上前道:“靈晶呢?”

“都……都在這!”樑天雲彷彿看到了一線希望,解下腰間的儲物袋,雙手奉上。

“你倒是識時務。”夜寒咧嘴一笑:“不過……”

“我卻不想留後患!”

夜寒說出這句話的同時,狂骨劍一揮,劍鋒舔過樑天雲的咽喉,激起一股鮮血。

一腳踢開樑天雲的屍體,夜寒轉回身,一路走過,將剩下的狼劍幫衆也全都解決。

“嶽大哥,你們還好吧?”夜寒溫和一笑,殺意已經消失殆盡。

“我們沒事……”嶽建城到現在還在震撼之中,他沒想到,這幾天一直和他們在一起的夜寒竟是如此強者。

“小兄弟,這次多虧你了。”

“嶽大哥不必放在心上,他們本就是爲我而來,倒是我給大哥添麻煩了。”

嶽建城三人連稱不敢,此時他們看向夜寒的眼神已經滿是敬畏。

一行人再次進入火楓城,將工人們送走,他們四人便找到一個酒樓坐下。連夜逃離迷霧山脈,此時早已是飢腸轆轆。

夜寒神念散佈出去,耳聽八方,希望能碰巧聽到有關林夢溪的消息,不過讓他失望的是,那些酒客談論的話題雖然不少都是和林家有關,但卻並沒有提及林夢溪。

“希望她沒事吧。”夜寒握着小美女送給他的玉佩,心中默道。 不知爲何,自從那次分開之後,夜寒經常會想起林夢溪,而小美女臨走的那句話也時常在他的腦中迴響。

“我們遲早還會見面的。”

想到與林夢溪見面,夜寒頓時感覺到了莫大的壓力,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林家依然是高不可攀,上一次退縮了,連林家大門都不敢入,難道再次見面的時候,還要忌憚這些嗎?

想到這些,夜寒心中一下子騰起一股想要變強的慾望,這慾望一升起來,便如星火燎原,不可遏制。

酒桌之上,夜寒攥緊了拳頭,他知道自己的力量雖然和普通人相比還算可以,可若是在林家的少年天才面前,則完全是不值一提。


“不能一直留在火楓城,想要變強,必須要出去歷練!”

酒足飯飽之後,夜寒便向嶽建城辭行,當他說出自己的想法之後,嶽建城思索片刻,最後告訴他一個歷練地點:落魂荒原。

落魂荒原就在火楓城的西方,與迷霧山脈隔城相對,那裏萬里無人煙,卻是靈獸的聚集地。

第二天清晨,夜寒出城,辨認了一下方位之後,便直奔落魂荒原而去。

落魂荒原上一片蕭索,只有少數幾棵孤零零的樹木,前方一望無際,沒有半個人影。

就在這時,一道灰影從夜寒面前掠過,向遠處跑去。

這是一隻靈兔,雖是一級靈獸,但卻沒有什麼攻擊力,只是速度快上一些而已,一般的劍膽境劍士都不容易追上它。

靈兔跑過去,夜寒只不過掃了一眼,絲毫沒有追趕的願望。


他現在的境界雖然是劍膽境六階,但實際戰力卻達到了劍膽境九階巔峯,一般的一級靈獸已經不被他放在眼裏。

深入了將近十幾裏,他終於感受到了足夠強大的氣息。

“就是這裏了。”夜寒微微一笑,停下了腳步,靜靜等待夜晚的到來。

夜幕降臨,荒原陷入了一片漆黑。

“嗷嗚!”

一聲聲狼嚎打破了夜晚的寂靜,夜寒緩緩睜開眼睛,看到遠處閃爍着綠光的狼眼。

“一級頂峯靈獸,嗜血妖狼。”

夜寒從儲物袋中拿出千星長劍,直面羣狼。

嗜血妖狼似乎對於夜寒這個不速之客很是憤怒,綠色的狼眼寒芒閃爍,已經把他當做了獵物。

“不知道誰是獵物?”

夜寒脣角微掀,千星劍出鞘!

“鏘!”

這代表着天意道的千星長劍剛一出現,就連天上的星辰彷彿都一下子亮了起來,星輝灑落,光芒點點,劍身凝聚星光,散發出凌厲的劍意。

天意道追求人劍合一,天人合一,一招一式都暗含天地至理,千星劍調動星辰之力,讓夜寒的戰力更強上幾分。

不待狼羣過來,夜寒首先出手,長劍揮舞,帶動漫天星光,如夢如幻。

“嗷嗚!”

高處,一頭銀色的嗜血妖狼仰天長嘯,叫聲傳來,羣狼眼中頓時涌上一抹血色,像是接到了命令一般,同時向夜寒狂奔過來。

面對着兇惡的狼羣,夜寒卻是渾然不懼,星光照耀下,只劍戰狼羣,劍舞之間,竟有一股謫仙般的空靈味道。

第一步落下,長劍似水,拂過一頭狼的咽喉,卻帶起一蓬鮮血。

第二步走出,星光燦爛,六七頭狼同時前撲,卻阻不住那道身影。

第三步邁動,劍意凌霄,長劍的軌跡逐漸飄渺,但每一次揮動,都會帶走一條生命。

到了第四步,夜寒感覺自己已經和天地融爲了一體,劍勢行雲流水,那一羣狼彷彿都已經消失,天地間只剩下他的獨舞。

這一羣狼每一隻都有着劍膽境七八階劍士的力量,但在此時的夜寒面前卻是那麼不堪一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