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樑文咬牙,一次次的突圍,都被人攔了下來,令他惱怒不已。

2021 年 1 月 30 日

然而,就在此時,他突然眼前一亮,盯着一處相於薄弱的地方,頭也不回的向前衝去。

可惜,劉啓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一雙手掌狠狠的向了他胸膛之上,“轟”的一聲,大口咳血,倒飛了出去。

劉啓快速的追擊而上,手爪猶如一道狂風一般,想搶走昌樑文手中的卷軸。

“噬心抓!”

見劉啓追來,昌樑文徹底被激起了怒意,臉色猙獰,手掌之上凝結成一個巨大的勁元指抓,向劉啓狠狠撲殺而去。

“米粒之光,也放光輝!”

“玄冥手!”

劉啓冷笑一聲,手掌之上漆黑如墨,迎上了昌樑文的利抓。

“轟!”

兩者相撞,一個巨大的爆炸聲在大殿之上響起,昌樑文的再次受創,身子砰的一聲撞擊在了地面上,重傷不起,奄奄一息。

“啊,樑文!”

另一邊,昌平頭髮凌亂,渾身全是血跡,發出一聲嘶吼之聲:

“就算我死,也要拉一個墊背的。”

話音一落,他手中立刻結出一個怪異的手印,隨着他的手印結成,他渾身氣勢陡然間氣勢向上攀升,駭人無比。

“嗯?有點意思..”

既然昌樑文已經失去了戰半能力,李浩也是徹底的放下心來,饒有性趣的看着這一幕,猶如貓戲老鼠一般。

“這是那種提升實力的祕法..”

王澤頓時瞳也放大了起來,他可是深切的體會過這種祕法的可怕,在青年大會上,昌樑文任藉着此祕法,令他忌憚不已。

“鬼抓撕風!”

“噬心抓!”

昌平披頭散髮,渾身到處都是血跡,宛若一個魔鬼一般,兩個手抓之上,凝結出兩個不同的戰技向李浩狠狠撲去。

“雕蟲小技,讓你見實下出塵境真正的實力!”


李浩冷笑,手掌之上泛起漆黑色的光芒,帶着巨大的破風聲響,散發而一股懾人的氣機,向昌平的手掌狠狠撞去。

“人階上級戰技,天冥掌!”

“轟!”

抓掌相接,一股肉眼可見的勁風漣漪,迅速的向周圍擴散開去,這般兇猛的力道,若非大殿地表是由特殊的材料所鑄,怕是也在這一擊下摧毀了。

“噗!”

昌平仰天噴出一口鮮血,身體狠狠的摔去,手掌猶如瓦片一般斷裂而開,體內更是被那股兇猛的力道,摧殘的一踏糊塗,倒在地上掙扎片刻,便徹底的失去了生機….

同一時刻,昌家剩餘的強者,也是劉家這般的無情的撕殺中,全部敗亡。

至此,除卻昌樑文還有一絲生機之處,昌家其他衆人全部死亡。

周圍那些散修,也是一個個噤若寒蟬,皆是在劉家的威勢下,感到膽寒。

就連周子牛和方哲也是沉默了下來,不可否認,劉家的實力,在座大殿之中,已經達到了無人可人攖鋒的地步。

而尊階戰技,此刻再也沒有人提起染指的想法了。

“劉家…你們個雜碎!”

昌樑文躺在地上,怨毒的盯着劉家的衆人,心中充滿了恨意,他口中不停的吐着鮮血,他全身都在抽搐,分明是強弩之末,怕是支撐不了少長時間…

“我送你下去陪他們!”

劉啓緩步向他步來,嘴角掛着一抹森然的笑意。

“就是我死,也不會將戰技交給你們。”昌樑文咬緊牙關,用上最後一絲力氣,將手中的兩卷戰技,狠狠向空中拋去。


“找死!”

見到這一幕,劉啓臉長浮現一抹兇芒,一掌拍下在了昌樑文的天靈蓋上,結束了他的生命。

“攔住戰技!”

與此同時,李浩連忙出聲道。

見到戰技飛上高空,那些散修心中的那種貪念又是升了上來,一個個皆是激動不已,準備向高空之中的戰技抓去。

“嗯?”

另一片,王澤微微一愣,錯愕了發現其中一卷戰技正好向他飛來,不禁暗喜,原本他就在爲難怎麼樣能夠衆劉家手中搶走尊階戰技,而現在尊階戰技卻是正好向他飛來。

“這真是送上門的戰技啊!”

王澤一把抓住卷軸,目光一掃,心跳不禁加快了起來。

“尊階初級戰技,蠻古劈空斬!”

“將戰技交出來!”

見尊階戰技被王澤得到,劉啓臉色陰沉的冷喝道。

“交你妹!”

王澤冷笑,以他和劉家的關係,就是將尊階戰技交出去,他們也斷然不會放過他,同時眸子急速閃爍,思索着如何突圍出去。 “今天我們新賬舊賬一起算,就算你將尊階戰技交了出來,也必死無疑!”

劉啓目光死死的盯着王澤,森然道。

“小子,你這是在與天冥宗爲敵!”

李浩也是上前一步,目光冰冷對王澤喝道。

見王澤突然得到尊階戰技,所有人眼中都是浮現一抹熾熱,但一想起劉家的實力和天冥宗的威懾,僅存的那點理智還是讓他們止住了腳步。

就連方哲和周子牛也是感到棘手。

“想要讓我交尊階戰技,就算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對於李浩的威脅,王澤隨意的聳了聳。

別人怕天冥宗他倒是無所畏懼,光腳不怕穿鞋的,他一個人打不過大不了就閃,沒有任何的後顧之憂,自然不像周子牛和方哲一樣束手束腳。

“那麼你就死吧!”

李浩也知道多說無意,於是身形一動向前掠去,手掌之上泛起漆黑的勁元,帶着巨大的破風聲響向王澤狠狠拍去。

然而,就在此時,只見王澤“刷”的一聲,如一道狂風一般,消失在原地。

見狀,李浩眼中浮現一抹詫異之色,盯着不遠處的王澤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今天如何能從我手中逃走。”

“人階上級步法,玄冥步!”

李浩腳尖一踏地面,雙腳踩着一種玄異的步法,快速的向前衝去,比起之前倒是快上了數倍。

這般速度的確夠快,但可惜他遇見到王澤…


“刷!”

王澤身形一閃,腳下生風,在李浩錯愕的目光,消失在原地,再次讓他撲個空。

“這怎麼可能?”

見王澤速度竟然比自已還快,李浩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

憑藉着玄冥步法,他在同輩之中,論起速度少有敗績,然而,現在卻連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都追趕不上,讓他感覺到了一種恥辱。

隨即他臉色陰沉了下來,沉聲道:


“步法雖妙,但若是想要逃走,你還太天真了一點,將給我圍住他!”

“王澤,今天你插翅難逃。”

另一邊,劉啓冷笑一聲,快速的帶領劉家衆多強者,呈包圍狀向王澤籠罩而進。

“轟!”

見狀,王澤臉色沉了下來,快速出手,“轟”的一聲,一名劉家強者頓時倒飛,撞擊在了遠處的地面之上,大口咳血,重傷不起。

“人階上級戰技,天冥手!”

李浩猛然的發起來攻擊,一個泛着漆黑勁元的巨大手掌,散發而一股懾人心魄的氣勢,向王澤後背狠狠轟擊。

“王階初級戰技,崩拳!”

感受到背後那凌厲的氣勢,王澤咬了咬牙,猛一轉身,一個泛着金黃色勁元的拳頭如出膛炮彈一般,帶着巨大的力道,於對方硬拼了一記。

“轟!”

兩者相撞,一股刺耳的音爆聲轟然響起,大殿隆隆作響,都是止不住的搖動了起來,駭人無比。

王澤自然不是李浩的對手,他蹬蹬向後倒退了十米遠,胸口之中氣血翻涌,吐了一口鮮血,臉色變得蒼白了起來。

但李浩也是在王澤這般恐怖的力道下,向後倒退了數退,才穩住了身形,

“這…王澤竟然抗住了李浩的攻擊?”

見到這一幕,衆人皆是張了張嘴,驚愕了下來。

脫俗境八重天的實力將李浩震退,雖然是付出一口鮮血的代價下,但這戰績也夠驚人了。

要知道,李浩可是出塵境強者啊。

“沒想到在這山野之地,竟然還有你這般人物,如此年紀竟然能達到這一步。”

李浩臉色陰沉無比,森然道:“但可惜你惹上了我,今天必死無疑!”

語罷,“轟”的一聲,腳尖一跺地面,氣勢兇猛無比,身形向上撲來,想要將王澤儘快擊殺。

與李浩了一擊,王澤體內也是受了不輕的傷勢,知道此刻不能力敵,身形再次如同狂風一般,消失在原地。

然而,就在此時,劉啓卻是猶如一個鬼魅一般,出現在他身後,一雙漆黑如墨的手掌,狠狠的向他拍去。

“人階上級戰技,玄冥手!”

“不好!”

周子牛臉色一變,驚呼道。

“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