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不可能出現失誤,那爲什麼那男子仍然沒有出現任何狀況?

2021 年 1 月 30 日

似乎也就剩下的解釋也不多了,要麼就是自己的隔空點穴對其無效,要不就是他用了不知道什麼神祕的手段將葉荒彈射出的真氣給擋下了。

但是無論是那一種可能都證明了眼前的這中年大鼻子男子的不凡,既然此人不凡,那他以這種方式接觸自己的目的是什麼呢,難道真的只是看自己不順眼?或者說是看自己猜測蒼梧子勝利有些不順眼?

這種解釋在葉荒這裏完全行不通,也就是說這人還是另有目的的,而且其目的也可能不僅僅是葉荒,也有可能是張野,也有可能是李靈。

但是無論是誰葉荒現在都要出手了,當然不是出手將眼前這人制服,且不說葉荒打不打得過眼前這人,就算打得過又能怎麼樣?直接問你是不是對我們有什麼目的?這樣是不是太傻了一點,還是將計就計來的舒服些。

“你不要再吵了,我跟你賭!”

“好!”

那人見葉荒答應馬上不再囉嗦,生生中斷自己說到一半的話說了一聲好。

“我就賭這蒼梧子會贏,至於賭注……你說一下你想要什麼吧。”葉荒說到。

紅顏怒,佳人戲才子

“你就不想先問下我是誰嗎?”大鼻子男子嘿嘿一笑說道。

“你是誰?”

“羅斯。”

葉荒仔細回憶了半天也沒有想起來自己認不認識這人,既然想不到,那自然就是不認識了,那有沒有羅姓的大家做呢?好像也沒有,那是不是那個大宗派呢?好像也不像,每個宗派,尤其是來參加武林大會的各大門派,基本上都有自己獨有的標識,基本上一眼就能惹出。

“不用那麼用力的回想,因爲你根本不認識我。”也不知道這羅斯是不是善解人意,直接開口說道。

“不認識我太正常了,我認識你就行了,哈哈!”

“那好現在我認識你了,羅斯,你想要什麼做賭注?在不說的話比賽就要結束了哦!”葉荒看了一下場上,張武吉被蒼梧子打的節節敗退,但是還在苦苦堅持。

“這樣吧,我就要葉先生奪冠時的一杯喜酒如何?”羅斯說道。

嗯?這算什麼?這羅斯在想什麼?難道他不是想要我身上的什麼東西嗎?

葉荒覺得自己的腦筋有一些不夠用,這羅斯是想要幹嘛?

葉荒想要知道羅斯想要幹嘛,李靈也想知道,李靈和葉荒的不同就是她想知道,於是她就開口問了。

“喂!你這是什麼意思嘛!什麼要這個死光頭奪冠之後的一杯喜酒,你惡不噁心啊!況且這算什麼賭注!一點也不像電視劇中演的那樣,一賭就是一條腿,一賭就是一條胳臂!”

葉荒本來聽打李靈的前一句還在心中誇她,但是聽了後半句立馬有些哭笑不得。

“呵呵,這杯喜酒對我很是珍貴,所以我的賭注自然也要配得上它纔是。”羅斯並沒有回答李靈的問題。

而是自顧自的說着自己的話,這下李靈和葉荒還有張野柳子凝都更是好奇了。

都想看一下這人到底能拿出什麼樣的賭注,畢竟在衆人心中這蒼梧子就是必贏的,相信羅斯也能看的出來,但是這羅斯卻非要壓張武吉贏,好像就是故意爲了輸一般。

“如果張武吉輸了,那也就是我輸了,我下的賭注是一塊通靈寶玉!”

羅斯將賭注說出來,旁邊都是傳來了一陣吸氣的聲音,但是張野葉荒柳子凝三人都還好,畢竟三人也算是見過大世面的,況且通靈寶玉對於這三人來說雖然珍貴,但是也沒有讓三人控制不住的地步。

只有李靈是一臉疑惑,顯然不知道通靈寶玉是什麼,但是看到衆人吸氣的聲音自然也是察覺到了此物的不凡。


其實這通靈寶玉其實其實就是一塊玉,但是這玉中卻存在一種神奇的能量,能夠吸收遊離在天地之間的天地靈氣,所以將通靈寶玉帶在身上便能加快體內真氣的運行速度,甚至這通靈寶玉甚至還能儲存真氣,基本上武林中的那些高手腰間都會帶上一個。

但是也不是說這東西就是普通的貨色了,它還是身份的象徵,並不是誰都能擁有的,只有超凡境界的武者纔有可能擁有一塊。

其實張野腰間也有一塊,張野是龍虎山小天師,自然是不會缺這種東西,葉荒沒有,但是葉荒也不需要,憑藉自己變態的真氣恢復能力還用得着通靈寶玉?簡直開玩笑。

但是柳子凝眼中仍然是流露出了羨慕的眼神,湘西趕屍一脈實際上並不富裕,柳子凝自然也就沒有這通靈寶玉。

葉荒也察覺到了柳子凝的眼神。

“真的要賭嗎?通靈寶玉價值是不是太高了?”葉荒其實也算是個實在人,現在羅斯居然拿出通靈寶玉這種東西,雖然是羅斯主動的,但是葉荒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不算高,況且勝負尚未可知呢。”羅斯擺擺手。

“那好吧!”

葉荒話音剛落賽場上便傳來了比賽結束的聲音。

“蒼梧子,勝!”

真是不巧,兩人剛剛將賭局商量好,這邊比賽便已經結束,蒼梧子贏了,也就是葉荒贏了。

羅斯的笑容仍然掛在臉上,絲毫沒有因爲張武吉的落敗而產生任何影響,也沒有絲毫意外的表情,笑呵呵的朝葉荒說道。

“呵呵,恭喜你葉荒,你贏了!” 葉荒現在覺得十分不好意思,覺得這賭局也太兒戲了一點。

“其實……”

“葉兄弟不用擔心,晚上通靈寶玉自會送上!”

葉荒其實想說,這賭局可以不作數的,但是剛說了兩個字就被羅斯打斷。

“我不是那個!”

“那是什麼意思?”

“哎呀,算了,隨便你了。”葉荒也不想在過解釋了,既然羅斯也不在意,那這送上門的好處也就沒有必要拒絕了,又不是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得到的,也不會有什麼心裏壓力。

“哈哈!葉兄弟放心。”羅斯說完哈哈一笑,直接轉身走了,絲毫不像是輸了賭局的樣子,看其樣子反而像是贏了賭局一般。

“她這是回去準備通靈寶玉了?”李靈問道,沒有人回答她,又自己接了一句“別讓他偷偷跑了纔是!”

四強已經決出,葉荒和張野又被重新召集到了高臺上面,李靈和柳子凝自然在外面等候。

柳子凝一直望着高臺的方向出神,李靈將手掌在其眼前晃了晃。

“幹嘛?”

“你能看見啊!”

柳子凝當然能夠看見,眼前的所有東西都能看見,而且從來沒有看的這麼清晰。


“那你在看什麼?”

“未來!”柳子凝回道,眼中閃爍這光輝。

嗯?

……

高臺之上張野蒼梧子羅飛葉荒四人並排而站,葉荒還是和羅飛站在一塊。

葉荒偷偷看了一眼羅飛,羅飛剛纔被張鳳亭用一顆小石子打的吐血不止,甚至連站都站不起來,但是現在卻已經恢復了不少,雖然臉上仍然是沒有絲毫血色,但是眼中的光彩卻是沒有絲毫減少。

羅飛總是能夠察覺到葉荒,現在也是,葉荒只是偷偷的看了一眼便被羅飛發現。

羅飛扭臉剛好和葉荒的目光撞了個正着。

尷尬。


羅飛突然對葉荒咧嘴一笑,牙齒還是一如既往的白,剛纔吐的那些血似乎絲毫沒有沾到牙齒上,雖然嘴上已經沒有了血,但是在羅飛張口的瞬間葉荒還是感覺到了一絲血腥味,很淡,剛好就只有葉荒能夠問到。

葉荒將頭轉過去,不再和羅飛對視,不知道怎麼回事,每次遇到羅飛葉荒都會很難受,有一種渾身不自在的感覺。

四人一直沒有說話,只有葉荒和羅飛有了一場眼神交流,蒼梧子和張野卻是一直沒有說話,眼神也都放空,也不知道再想些什麼。

老天師將四人召集在高臺之上自然不是讓幾人在這裏乾站着吹風的,不消片刻老天師便開口。

“張野、蒼梧子、羅飛、葉荒,你們已經成爲四強,已經是年輕一代最頂級的四人。”

老天師將目光轉向葉荒。

“尤其是你,葉荒,我看你都已經處在了突破的邊緣,恐怕成爲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超凡者也不是不可能。”

“還有你,蒼梧子,你知道你茅山道門和我龍虎山的淵源,我也知道,比你們知道的都要清晰,我希望你能放下,甚至留在我龍虎山一段時間,時代變了,我們一直都不是敵人,而且現在我們都有了共同的敵人。”

老天師對蒼梧子說的話讓人似懂非懂,但是蒼梧子肯定知道老天師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意思。

“至於你,羅飛,你和我師兄一點都不像,我懷疑他是怎麼把你教成這個樣子的,不過我把話放在這裏,如果你在行那過激之事,我一定會代替師兄好好的教訓你!”老天師話說道最後已經很是嚴厲。

饒是以羅飛這種性子也沒有反駁,但是也沒有拱手稱是,沒有任何動作,沒有任何表情,也不知道羅飛有沒有把老天師的話聽進去。

最後說的是張野。

“張野,你是未來的天師,我希望你能真正的理解天師二字的含義!”

張野彎腰行禮。

老天師把話說完其實也就沒有什麼事了,沒有抽籤,也沒有什麼祕密要告訴四人,就是幾句勉勵,甚至有些話都不是勉勵,或許有什麼實際意義,但是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這都是一件沒有意義的事情。

葉荒同樣覺得沒有什麼意義,於是在老天師說完話退場之後,便也就走了,沒有和其他人聊天,甚至沒有和張野聊兩句,因爲張野和老天師一起走了。

蒼梧子和羅飛也不是那種隨便找話的人,蒼梧子好像真的被老天師的一番話觸動了一般似的,一直沉着臉思索着,至於羅飛,他一直都是那個樣子,那個表情,羅飛也會笑,但是葉荒真心的不想在看到羅飛的笑。

一個人走下高臺,李靈個柳子凝仍然在場外等候。

李靈看見葉荒從高臺上下來,便跳着和葉荒揮手,葉荒還以爲發生了什麼事情直接施展起了輕功快步來帶兩人身邊。

“葉荒你快點!我們快些回去,別等會那個大鼻子送那什麼通靈寶玉找不到我們!”葉荒還以爲是什麼事情,原來是這件事情,李靈不說葉荒都忘了。

“那就回去吧。”葉荒說着,心中想着那個叫羅飛的大鼻子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一定會在今晚跟自己說。

說罷三人一僵便向着龍虎山後山走去。

至於柳子凝爲什麼和葉荒李靈一起回去,葉荒沒有問,還以爲柳子凝和自己住在一棟樓,李靈也沒有問,因爲她根本沒有想到,柳子凝自己也沒有說,因爲她還想在陪葉荒走一會。

轉眼就回到了葉荒和李靈住的地方,還沒走進,裏面迎面走出一個道童,見到葉荒張口便說:“葉師兄嗎?剛纔有一個叫羅斯的人過來找過您,我說您不在,他說他等會再過來。”

羅斯果然已經來了,看來也是注意自己很久了,不然也不會連自己住在哪裏都打聽到了。

“謝謝你了!”

葉荒道過謝之後便和兩人一起上樓,至於殭屍,柳子凝已經將其放至附近的山林了。

三人邊走邊聊。

葉荒突然好像意識到了什麼停下腳步。

“子凝?”

“怎麼了?”

怎麼了?居然還問我怎麼了?你怎麼來了啊!葉荒只在心裏這麼想,肯定不會這樣說出來。

正在葉荒整理語言的時候李靈突然開口:“呀!子凝也來了,那真是太好了!”

葉荒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要不我回去吧。”柳子凝說道,現在卻是挺尷尬的,本來只是想再陪葉荒多走一會,可是沒想到一直走到了這裏。

“那我送你吧。”

“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