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的裁判這個時候忍不住了,大聲喝道:「這裡是你死我活的擂台決鬥,不是交頭接耳的場所,二位如果不想比武決鬥,可以棄權!」

2021 年 1 月 30 日

不等他說完,羽風和蔡茂就閃電般分了開來,拉開了架勢。一邊拉架勢,一邊嘟囔著:「誰怕誰啊,來啊!」

羽風率先發起進攻,一掌劈向蔡茂的頭頂,蔡茂雙手一架,一腿踢向羽風小腿迎面骨,羽風擰身閃過,一肘頂向蔡茂心口膻中穴……

二人假模假樣的打了一會兒,蔡茂忽然運掌如飛,將羽風逼到擂台邊上,一招泰山壓頂,羽風急忙舉手招架,蔡茂突然低聲道:「風公子,我要發力了,准本好往下跳……」

蔡茂的意思是我一掌擊出,我不會發狠力,而是使出彈射之力,你順著我的力道跳下擂台就算我贏了。

他想的很好,當蔡茂手掌發出彈射之力的時候,羽風沒有往下跳,反而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往下一帶,二人立刻轉換了位置,成了蔡茂在擂台邊上,羽風在擂台裡面。不等蔡茂有所反應,羽風一招逆水行舟,將蔡茂推下了擂台。

「呃?」

現場一片寂靜,最起碼羽風所在的這座擂台周圍靜的出奇,裁判也呆了。蔡茂的功夫他很了解,眼看就要贏了,怎麼就被這個叫風三的給推下擂台,輸了呢?難道裡面有貓膩?

「對,一定是蔡茂害怕打敗了風三,得罪皇帝陛下,風三可是皇帝身邊的紅人啊。」

這樣想著,裁判一把舉起羽風的右手,當眾宣布羽風獲勝。

到了這個時候蔡茂哪裡還不知道自己上了羽風的當,有心要跳上擂台重新比過,可是按照規矩,輸了就不能再蹬擂了,如果不服可以找機會再來。

蔡茂這個氣啊,不過轉念一想,後面比自己厲害的人有好幾個,這次雖然中了風三的奸計,卻是毫髮無損,比起那些死去的人來說,自己還是很幸運的,這樣一想,反而一點兒也不生氣了,沖著擂台上的風三一拱手,笑著走了。

高台之上的黃浦飄雪看到如此滑稽的一幕,忍不住嗤嗤笑了起來。黃浦劍鳴也覺好笑,暗道風三狡猾,那個蔡茂太傻了,這也能上當,簡直是個白痴!

羽風取得了第一場的勝利,既沒有暴露自己的實力,也沒有殺人。畢竟自己不是雷霆大陸的人,真要大開殺戒的話,怕是會引起某些人的不滿。說實話,那個蔡茂還真不夠羽風塞牙縫的。 鳳兒忽然咯咯一笑,推開羽風的身體:「你有這個心就行了,快去看你的兒子吧!」

「嗯,多謝鳳兒開恩!」羽風大喜,轉身就跑。

望著羽風急匆匆的背影,鳳兒發出幽幽的嘆息……

落府還是那個落府,門廳越發的衰敗,誰能想的出裡面竟然是聞名天下的四大家族之一的落家?

輕拍門扉,門自動大開,裡面沒有一人。羽風知道還要往前走十幾丈再拐個彎才可以看到真實落府的模樣。

不知道落紅塵被救出來以後有沒有變化?

羽風記起望月大比時,假落紅塵引起的風波。

「你來了……」一個女音包圍了羽風,驚喜中帶著三分氣惱。

「落閣主,我……」

「還叫我閣主?」落紅塵一身紅色裙裝出現在羽風的面前一丈遠的地方呢。

「呃?風三拜見岳母大人!」羽風心中一動,急忙撩衣跪倒,口呼岳母大人。

「起來吧你,要不是看在孩子的份上,真想一腳把你捹出家去!」落紅塵依然氣惱羽風未經她的允許就把落雪兒給XXOO了。

一提到孩子,羽風眼珠就是一亮!

「孩子怎麼樣?雪兒怎麼樣?」一想到還未見過面的兒子,羽風就是一陣激動。


「都挺好,在後院正屋,孩子正在喝奶!」落紅塵見羽風如此乖巧,心中本就不多的火氣就消了下去。

「謝岳母大人!」得到允許,羽風邁步如風,快速來到後院正屋。

還未進屋就聽到「啪嘰、啪嘰」的喝奶聲。


羽風的心臟砰砰直跳,孩子喝奶有力,說明很健康,大人的奶水也足,說明雪兒的身體也很健康。激動之餘羽風身體搖晃碰到門扇發出吱呀的聲響。

「母親,是你嗎?小風三剛尿了褲子,叫人給他洗一洗吧!」

落雪兒略顯疲憊的但很快樂的聲音傳了出來。

羽風輕輕推開房門,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生怕弄出大的動靜驚了雪兒和兒子。

「雪兒,是我,風三!」

「啊,三郎……」

四目相對,在空中擦出陣陣火花。

「三郎!」落雪兒淚如雨下,羽風大步過去一把扶住落雪兒和她懷裡三個月的孩子,讓落雪兒做好。

「雪兒,我回來了,你沒事吧?」羽風也是眼淚汪汪。

「我沒事,就是你,我還以為你回不來了呢?嚶嚶……」落雪兒抱著孩子抽泣著。

「我這不是完好無損的回來了。你摸摸看,啊咬我?」羽風吃疼,大叫一聲。

「咬你,我咬你……」落雪兒在羽風的懷裡亂咬一氣,比花如夢咬的還要狠,皮都給咬禿嚕了。羽風雖然呲牙咧嘴的叫痛,身子卻沒有任何的躲閃,任憑落雪兒在懷裡發泄著。不愧是花如夢的跟班,都會咬人!

門外站著一位紅衣美婦人,落紅塵!

聽著房中傳來的聲音,落紅塵陰沉著的臉上忽然露出一抹微笑,嘴角上翹著,轉身離去。

柳家堡,恢復了往日的繁華,不同的是,這裡不再與世隔絕,而是與其它地方互通有無,越發的繁榮。

這一日,柳家堡來了一個人,一個英俊瀟洒的男人。不錯,正是羽風。與往常不同的是羽風唇邊多了兩撇淡淡的鬍鬚。

柳家堡的人都認得羽風,羽風一露面立刻有很多大叫著把他圍了起來,大呼小叫七嘴八舌的問這問那,更有不少人飛奔著給柳畫眉和月嬋報信去了。

羽風一一點頭微笑示意,驀地兩道人影映入他的瞳孔之中:「畫眉、月嬋……」羽風淚珠奪目而出,一年多不見二人功力大進,容顏越發的嬌美動人了。

「風三……」柳畫眉和月嬋嬌呼一聲,淚眼婆娑的撲進羽風的懷裡,眾人大驚,原來月嬋和風三也有一腿!

不過轉念一想,也只有風三這樣的俊傑配得上嬌美如花的月嬋,也就釋然了。沒看到柳畫眉一點兒都沒有吃飛醋么?

三天之後,羽風快馬加鞭離開了柳家堡,不久柳畫眉和月嬋也跟著離去,不過走的時候卻是一身官服……

羽風回到京城,秘密的組建一支特殊的步兵師,兩百萬沒有戰馬乘騎的精幹士兵,煉就了一身的力氣,無所使用。羽風就把從石庫仙機中得到的大槍之術傳授給他們,一人一桿兩丈長,重約一百二十斤的金色大槍,渾身金盔金甲,罩羅袍。陽光下金光四射,猶如天神下凡一般,威風凜凜!

時間很緊,算算日子,黃浦劍鳴還有一個月就要揮師東進,幾千萬的大軍,十幾萬艘巨型戰艦,像颶風一樣跨過狂暴之海,首當其衝的就是餓狼國。

餓狼國最慘被閉月落雁國花如夢用計殺了很多將士,戰鬥力不高,羽風就給餓狼國國王提了一個建議,精兵強將,在沿海地區修邊高大的堡壘,同時令全國的水軍在海面上設置阻礙,延緩雷霆大陸軍隊來臨望月大陸的時間。

餓狼國國王嘯雷立刻發布命令,按照羽風的安排去做。

天有不測風雲,一個月過去了,餓狼國所負責的戰區一個雷霆大陸的士兵也沒有看到。北邊黑雲國卻傳來驚天的消息,雷霆大陸的軍隊竟然繞過餓狼國這條最近的海域,來到黑雲國後年的十幾個屬國所在的沿海,突然衝擊登陸。這些個小國家大部分軍力都被黑雲國調去訓練,準備應對將來雷霆大陸軍隊的進攻去了,剩下的大多是老弱病殘哪裡抵擋的住如狼似虎,殺伐兇殘的雷霆大陸的士兵,僅僅不到三天的功夫,就橫掃整個黑雲國的後院。


「金燦,你的建議很好!餓狼國早有準備,那片海域有很多沉船,不易通過,沿岸還修建了無數堅固的堡壘,如若強攻,自是過得去,但會有一定的損失。南面刺狐國後方十萬大山阻擋,不利我軍行進,石頭國又太過遙遠,長途跋涉對我軍不利。只有黑雲國後方都是一馬平川的大草原,距離適中,非常適合我軍快速進入望月大陸。」

黃浦劍鳴坐在中軍帳,和眾將舉杯慶祝旗開得勝「如今我們已經在這片廣袤無垠的大草原上站穩腳跟,兩千五百年了,我們終於再次踏上這片肥沃的土地!來,為了勝利乾杯!」

「為了勝利乾杯!」所有人都是一臉的熱忱,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咯咯咯……陛下,兵貴神速,我們不如現在繼續攻擊,趁著這些羔羊們驚慌失措之際一句擊潰黑雲國,黑雲國是望月大陸的強國之一,財富極多,只要拿下黑雲國,我軍才算真正的在望月大陸站穩腳跟!」

火蓮花還是一臉的獻媚模樣,媚眼亂飛的對黃浦劍鳴說道。

黃浦劍鳴笑道:「火蓮花所言極是,我已將五千萬鐵甲飛騎分作無路大軍,明日拂曉就會發動閃電戰,五日之內擊潰黑雲國的主力軍團,拿下黑雲國半壁江山!」

翌日凌晨,天剛剛亮,大地突然震動起來,黑壓壓,海潮洶湧澎湃一般,五路大軍像五把利劍一樣,沖向黑雲國的邊境。就像砍麵糰一樣,將黑雲國的邊境啃得少了一圈。

「什麼?雷霆大陸的士兵竟然從我後方發起進攻?怎麼事先沒有一點兒消息,斥候都幹什麼去了?」

黑大海突聞後方遭到敵人襲擊,大驚失色,急忙徵調三軍大元帥蓋九天從西面揮師東進抵擋黑雲國的進攻。

蓋九天急匆匆從東面率軍星夜疾馳。雷霆大陸軍隊的攻擊力遠超望月大陸,全國的主力部隊按照之前的部署,都集中在東面,西面呈空虛之勢。國都等於是直接暴露在雷霆大陸的鐵騎眼前。只需兩天就可以兵臨城下,以國都少的可憐的幾萬人部隊,是無法阻擋野獸一樣的雷霆大陸軍隊的。

因此,蓋九天心急如焚,為了儘快感到國都,他親率十萬輕騎兵和十萬弓箭手,超脫大部隊先行一步。

幸好蓋九天臨機應變,快馬加鞭及時趕到國都。萬千雷霆大陸的士兵瘋狂的圍攻著國都城桓,就像螞蟻啃大象,密密麻麻,烽火連天!

蓋九天一到,立刻下令不要和敵人接觸,十萬弓箭手一連十輪的齊射,讓撲過來的敵軍死傷無數,可惜不消半個時辰,敵人就反應過來蓋九天的戰術,一萬步伐整齊,鐵甲重騎兵,手持丈余長槍和鐵盾,攻擊而來。

十萬弓箭手又是幾輪齊射,可惜,對方鎧甲鐵盾護身,竟然傷不得分毫。很快敵人衝到百米遠的地方,蓋九天瞳孔猛地一縮,敵軍戰馬也是包裹在厚厚的鎧甲中,馬與馬之間還有粗大的鐵鏈相連接。一排排、一隊隊整整齊齊,殺氣騰騰!

「啊!鐵甲連環馬!」蓋九天驚呼一聲。

雷霆大陸的絕對精銳,上次雷霆大陸入侵望月大陸的時候,就是依仗鐵甲連環馬橫掃望月大陸,無人能破,此時突然遇到鐵甲連環馬,蓋九天險些從馬上栽下來。他帶來的都是輕騎兵和弓箭手,身上只有少數兩塊護心鏡和牛皮鎧甲,哪裡是這些鐵甲連環馬戰隊的對手,一旦讓敵人靠近,那就是一面倒的殺戮! 「嗖……」

無數箭矢從敵軍後方遮天蔽日的衝來「防禦!」蓋九天急忙一揮手中令旗。但還是晚了,再加上輕騎兵隨帶的盾牌只是不到三尺的小型盾牌,護住自己還勉強,可是那些弓箭手沒有盾牌,就遭了秧。瞬間就被射殺近半。

「後退!」

根本就退不回去了,身後不知何時突然出現幾十萬鐵甲重騎兵,正如潮水般殺來。

「大帥,你先走,我們來墊后!」手下將領一起推著蓋九天。

「不行,國王陛下還在城中,我豈能捨棄陛下而獨自逃生?再說,我軍主力很快就到。前面的鐵甲連環馬雖然如山嶽不可動搖,但其靈活性不如我軍。趁著他們還沒有衝到眼前,我們從旁邊繞過去殺進城去和陛下匯合,只要主力部隊一到,就暫時無虞了!」

「全軍聽令,繞過前方敵軍,從側翼進城!」蓋九天想的挺好,他想到了,敵人也想到了,蓋九天剛來到鐵甲連環馬戰隊的右側,一隊數萬人的重騎兵就出現在他的眼前。

如此以來,前後左右深陷重圍!

蓋九天仰天長嘆,敵軍勢大,早有準備,眼前有兩條路可走。一是趁著敵人還未加強合圍之勢,全力攻擊一點,還有突圍的可能;二是奮勇殺敵,直至戰死!

「誓死效忠陛下!」蓋九天選擇了後者,勇猛的按照既定路線迎向前面的重騎兵。

輕騎兵遇到重騎兵,結果可想而知,不到一個時辰,十萬輕騎兵就被數萬重騎兵殺的只剩下不到兩萬。蓋九天渾身浴血,不知殺死了多少敵人。手中大刀掄圓了,散發出三尺長的刀芒,兩丈範圍內殺無赦!

蓋九天算得上一個高手,眼力極強,刀刀砍在敵人頭盔和肩膀的連接處,砍得敵軍人頭滿天飛,很快蓋九天周圍就堆滿了無數的死屍,就像一個火山口,蓋九天就是焚燒一切的岩漿,遇者皆化成灰。

很快就有雷霆大陸的高手惦記上了蓋九天,一聲龍吟虎嘯,一道人影從天而降,一根鐵棍猛擊蓋九天的頭頂。

蓋九天嘆了一口氣,舉刀上迎,噹的一聲人影被震飛三丈遠,蓋九天身子一歪,險些從馬上掉了下來。

「桀桀桀……」

那人身形在空中忽然倒轉再次撲向蓋九天,鐵棍以更加猛烈的氣勢再次打向蓋九天的頭頂。此時蓋九天周圍又撲上來數百敵軍士兵,狼嚎著舉刀猛砍蓋九天的坐下戰馬馬腿!

「他們要活捉我!」蓋九天腦海里劃過一個念頭。

一道紅色的電光從馬背上射出,大刀閃爍著血色的光芒,將劈來的鐵棍撥在一旁,順勢一刀砍向對手。

「啪嗒!」留在馬背上的盔甲這才墜地,一群面目猙獰的士兵,冰冷嗜血的長槍大刀將失去主人的戰馬剁成肉泥。

沒有了盔甲的束縛,蓋九天大刀狂舞,化作無數血光,將偷襲他的敵人砍做數斷!鮮血淋漓、殘肢斷臂從空中灑下,染紅了下面昂首顧盼的士兵。

刀槍並舉,只要蓋九天一落下來,必是亂刃分身的下場。

「呀啊——刀光血影!」


蓋九天運足全身的功力,手中大刀發出無數刀光,眨眼就涵蓋的下方方圓十丈之內的所有敵人!

「放箭!」

敵軍不知是誰喊了一聲,數十支利箭發出刺耳的呼嘯聲,一閃即逝就來到蓋九天身側一丈遠的地方。

「看你還不死?」敵軍一個領軍人物獰笑著。

「鑽天入地!」箭矢順利的進入蓋九天的身體,蓋九天嘶吼一聲,身體忽然和刀光融為一體,忽地刀光向外擴散開來,涵蓋範圍瞬間擴大了兩倍。

「轟!」一聲巨響傳來,方圓幾十丈內的敵人全數化作肉泥,只剩下被鮮血染紅的鎧甲在風中蕭瑟!

蓋九天也不見了,關鍵時刻他使出自身從未使用過的絕招「血祭乾坤」,一下子消滅數百敵軍,代價是身化粒子,回歸天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