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南書已經憋屈了好幾年,他多麼希望學院崛起,多麼希望自己在其他學院的領導面前,可以自豪地抬起頭來!

2021 年 1 月 30 日

透過窗外,望著學院里那雜草叢生的衰敗景象,敖南書的心裡泛起一陣苦澀。

他知道,希望與現實總是相差很遠的。

正在這個時候,兩人陌生的人影突然出現在了校長敖南書的視野里。

那兩個人,都穿著寬鬆的斗篷,是一位老者和一位少女,此時正在一位招生老師的帶領下向著這裡走來。

眉毛微微皺起,敖南書有些猜不出這兩人的來意。

就在他打量這逐漸走近的兩位陌生人時,那位少女突然抬起了頭,向著他這個方向望了一眼。

「好犀利的眼神!」

敖南書被嚇了一跳,少女的眼神就像是沙漠里的狼,看你一眼就能夠讓你後背發涼。

時間不大,外面響起了敲門聲,緊接著剛剛看到的那兩位陌生人由外面走了進來。

在招生老師的介紹下,敖南書無比驚喜地知道,眼前這位一看就知道實力不俗的少女,竟然是今年他們學院的新生。

那一刻,敖南書就像是黑暗中看到了光亮,臉上的神情非常的激動。

「來了,『修羅魔武學院』轉機的時刻終於來了!」

敖南書趕忙請這兩位貴客坐下。

「……我就不拐彎抹角了。」孟萊克喝了一口茶水之後,抬起頭,開門見山地道,「我這次來見校長你,是想談一件事!」


「什麼事?」

敖南書和陳寒元都是一愣,直覺告訴兩人,眼前的這位老人不是普通人。

「我想借貴校的地方開一個『啟蒙學校』!」

隨後,孟萊克又將相關細節說了一下。

孟萊克以前的「草根啟蒙學校」因為一場意外的發生,而解散了,雖然說這些年他一直帶著王俊琪四處奔波,但一直沒有忘記為窮苦孩子辦校的夢想。

他想要借「修羅魔武學院」的地方,重新建立「草根啟蒙學院」!

雙方在詳細交談了一個多小時之後,終於達成了共識!

「希望我們合作娛快!」

敖南書激動地伸出了友誼之手,他同意了孟萊克的請求。

對於「修羅魔武學院」來說,拿出一塊無用的地方出來根本就不算什麼,現在的「修羅魔武學院」就不缺地方。

按照孟萊克所說,「草根啟蒙學院」建立之後,將會吸收大量窮苦家的年幼孩子,後期教育的費用與「修羅魔武學院」無關,只需提供場所就可以!

如果發現哪個孩子擁有不俗的天資,將直接轉到「修羅魔武學院」繼續教育。

這可是對「修羅魔武學院」有利而無害的合作。

「草根啟蒙學院」的建立,不但在一定程度上能夠提高「修羅魔武學院」的聲譽,更是可以解決生源的問題。

最為重要的一點是,無需「修羅魔武學院」投一分錢!

「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參觀一下貴校!」

孟萊克對於對方的同意並未感到驚訝,似乎這都是他意料中的事。

校長敖南書和陣寒元兩人,親自領著孟萊克和王俊琪,在學院里閑逛了起來。

「修羅魔武學院」的面積真的很大,就算是在整個鐵秦帝國,幾乎也找不到一個在面積上能夠超越它的學院。

「修羅魔武學院」的自然環境優越,依山傍水,只是因為年久失修,顯得十分蕭條而已。

「這個地方比較不錯,不知我可不可以選擇這裡?」

孟萊克停了下來,指著面前這個挨著樹林的荒地問道。

這裡地處「修羅魔武學院」的後面,四周沒有什麼建築物,應該是還沒有擴建到這裡。

「可以,當然可以!」

敖南書立即點頭。

在這個地方建立「草根啟蒙學校」,對於「修羅魔武學院」也不會有什麼影響,完全可以在一側,開一個出入用的偏門。

隨後,孟萊克和敖南書開始洽談起合約的事來。

這似乎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夠定下來的,其中有很多細節都要洽談。

為了怕王俊琪無聊,便由主任陣寒元繼續帶著她了解這個學院。

※※※※※※※※※※※※※※※※※※※※※※※※※※※※※※※※※※※※※※※高輝幾位招生老師,可能是因為招收到了一個資質非凡的新生,此時都處於極度亢奮的狀態。

大家中午只是吃了一點簡單的食物,便是繼續等待著下一個考生的出現。

「喂,剛剛那個少女,她絕對不是普通人物,真沒有想到,咱們『修羅魔武學院』終於能夠出現這麼一個天資出眾的學生了。」

一位招生老師激動地握緊雙拳,像是等不及了要看到學院走向輝煌的那一刻。

像他們這些還留下來的老師,都是對「修羅魔武學院」有著很深的感情。

「那個少女可是近戰法師啊,土系的近戰法師,我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了!」旁邊的一位老師傻笑著說道。


「我現在一想起那個被嚇傻的傢伙,我就心裡就是一陣大爽!」

「剛剛那個被嚇傻的傢伙,他應該是『劍鋒魔武學院』的老師吧,竟然被那個少女瞬間制服,你們覺得這意味著什麼?」

經這位老師一提醒,大家才意識到,那位少女如今的實力已經凌駕在了普通老師的上面。

「可惜今年的『奪旗對抗賽』咱們學院已經被淘汰了,不然的話,以那個少女的實力,一定可以讓『修羅魔武學院』大放光彩!」

「對了,說到魔法,朱靜,你也是一個魔法師,你最有發言權了,你覺得剛剛報名的那個少女如何?」

經這麼一問,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朱靜的身上。

朱靜有些靦腆,半天才說道:「那個少女,是我迄今為止見到過的第二位在『魔法操控力』上如此了得的人,她的實力要比我強很多!」


「第二位?那第一位是誰?」

這些招生老師都非常好奇地盯著朱靜。

而此時的朱靜,腦海里閃過了一個小男孩的影象來。

那個小男孩,是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忘記的人,給她留下的印象實在太深刻了,才年僅幾歲,便能夠以一人之力對抗『蛛幻盜賊團』的成員。

「朱靜,快說,那第一位是誰?你可別告訴我她也是一位少女。」

其他老師們起鬨說道。

只有高輝知道, 總裁我要退貨

「那個小男孩,現在應該是一位十二三歲的少年了吧?」

心中這樣想著,高輝看到一輛馬車緩緩停在了「修羅魔武學院」的門口。

他的視線不由得望了過去,然後便是看到,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面帶邪笑地從馬車上走下來……竟然與他剛剛腦中浮現而出的幼小身影重疊在了一起。


「可能你們不會相信,我說的第一位,是一個水系的近戰法師,而且當時他才只有八歲,在我們『千行傭兵團』沒有解散的時候,曾經救過我們……」

朱靜正在對其他老師講述著那段回憶,而就在這時,她身邊的高輝突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並且很用力地拽著她的衣服。

「朱……朱靜,你……你看那個少年,他……他像誰?」

高輝聲音顫抖,並且用手指著學院的門口。 朱靜順著高輝的視線望過去,頓時也傻在了當場。

那個少年的背影實在太熟悉了,尤其那帶有邪氣的笑容,曾經不止一次在她的夢中出現過。

「是……是他……」

朱靜也跟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她目光獃滯,張大了嘴巴,所說的話竟然也是吞吞吐吐。

其他的招生老師面面相覷,誰都不知道這是怎麼了,他們順著朱靜和高輝的視線望過去,只是看到一個十二歲左右的少年,除了穿著有些華貴之外,並沒有看出什麼特別的地方。

在「鐵秦帝國」,這種貴族家的子弟是可以經常看到的,不足為奇才對,可是為什麼高輝和朱靜兩人都如此驚訝呢?

難道說他倆認識那個少年?

「是他么?」

高輝強忍著內心的激動,對著朱靜詢問道。

自從那日在魔獸山脈分別之後,便是沒有再看到那個像秘一樣的小男孩,沒有想到三年之後,竟然在這裡遇見了。

「很像!應……應該是他!」

看得出來,朱靜也是沒有想到會在這個地方再見到那個曾經的救命恩人,以至於她都懷疑自己是不是看到了幻覺。

「喂喂,你兩人在那裡磨叨什麼呢?到底看到了什麼讓你兩人激動成這個樣子?」

一旁的招生老師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然而,此時的高輝和朱靜兩人,根本就沒有心情回答他們的問題。

為了確認自己是不是看錯了,高輝鼓足勇氣,大聲喊道:「東方修哲,是你么?」……

東方修哲下了馬車,正一臉好奇地打量著面前這所「羅修魔武學院」。

可以看出,整個大門因為年久失修,出現了很多裂縫,而且透過院門,可以瞧見學院的內部雜草叢生……不知多久沒有被園丁整理過了。

「這就是『羅修魔武學院』么,還真是和傳聞的一樣,夠衰敗的啊!」

東方修哲笑了笑,不過他對於這些一點也不在乎,他只想知道王俊琪是不是真的來到了這所學院。

一直以來,他都在打聽著王俊琪的下落,當初於海和他說起過,王俊琪很有可能會來「羅修魔武學院」學習,於是這所學院成為了重點關注的對象。

今天,總算是有了收穫,派到這裡的探子給他帶來了一個好消息,王俊琪出現了,而且已經成為了這所學院的新生。

「三年了,也不知琪琪變成什麼樣了?」

心中充滿著期待,東方修哲邁步便打算進入學院去找人。

而就在這時,他突然聽到身後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不由得就是一愣。

要知道,認識他的人不多,而且能夠叫出他名字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別看東方修哲成為了「南王府」的小王爺,但是很少有人真正見到過他這個小王爺!

「咦?那個傢伙怎麼好面熟?」

回到一望,便是看到了不遠處的高輝和朱靜兩人,略微回憶了一下,東方修哲想起來了,嘴角微微一揚,邁步走了過去。

望著東方修哲走了過來,高輝和朱靜兩人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