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起來?”

2021 年 1 月 30 日

果然,厲婉的眉頭緩緩皺了起來。

“娘,舅舅,此地不宜久留,要是出點什麼亂子可就完了,我們先出去,你們出去了就明白了。”江北搓着手,一臉難受的說着。

“好!”厲婉和厲豐對視一眼,齊齊點了點頭。

“小婉,你先出去等我,我收拾收拾東西……”

“放屁!你那跟垃圾堆一樣,有什麼可收拾的!一會兒江萬貫要是被那老冥神給砍死了,老孃第一個砍了你!”

“是,是,不收拾了……”

一家人出來了。

一家人下山了。

“南兒,跟娘說說,你這二十三年都是怎麼過來的?”下山路上,厲婉再次開口了,左手挽着江南,右手挽着江北,後面跟着厲豐……

“其實也沒什麼……就一直在宗門修煉,然後跟惡靈鬥爭,嗯……就是幽冥尊者的那些手下們,幽冥尊者被老爹給鎮壓了。”

“後來就來這地方了,來萬魔宗繼續過苦日子,每天吃飯睡覺打牌,嗯,還有抽菸。”

“南兒,你不修煉的?”厲豐第一時間意識到了問題所在。

江北咧了咧嘴,完了,老哥又要開始傳輸他的抽菸就是修煉的理論了……

果然!

只見江南高深莫測的搖了搖頭,隨後淡然道:“修煉啊,肯定是要修煉的,不然舅舅你以爲我這強大的闢海四階實力是怎麼來的?就是抽菸來的啊!”

“而且抽菸要是配上打牌,那效果可是更好的!會讓人心跳加速起來!”

厲豐現在有點懵……

這觸及到了知識盲區。

他有點不太理解,打牌?

“可以。”

“舅舅,等我們下山了,一會兒一邊看老爹追老冥神玩,我一邊教你打牌,咱們稍微玩大點兒。”

“江萬貫那王八蛋,追老冥神?他不是剛晉級到封川期嗎?而且這可是萬魔宗啊,他怎麼能……”

厲婉get到了這其中的重點,一臉不解的看向江南,問了出來。

“是的,娘,老爹和那老冥神相愛相殺……”

“娘,其實是那老冥神看不透老爹的實力,而且此前我們設計殺了那紫雲宗的宗主道無涯,我又成了幽冥尊者,沒事就嚇唬嚇唬這老冥神,估計是被嚇破了膽了。”江北一臉尷尬的說道。

着實很尷尬。

聽聞此話,厲婉都轉過頭來,一臉深意的看着自己這小兒子。

“北兒,做得好。”厲婉點了點頭。

不過多時……

一家人出山了。

而厲婉也算是對江家這三口子都有了瞭解了,這麼多年,過得確實是慘兮兮,當然,這是在江南訴苦之後的結果。

老爹總揍他,但是他不能跟老爹動手,不過這不代表着讓老爹也感受感受什麼叫家庭暴力。

倒是江北暗中爲老哥捏了把汗……

你就等着哪天老爹把這個祕密發現了就行。

“老冥神!你這麼跑有用嗎?呵!不如停下和本座戰上一場!”

“放你孃的屁,老冥神!你真當老子傻不成?”

……

所以,這易家四口人出來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這一幕。

“江萬貫!今天你要是砍不死他,你就不是個男人!” “誰敢說老子不是男人……”

江萬貫這輩子啥時候受過這種氣?呵!還敢嘲諷他不是男人?

等等……

爲什麼這聲音這麼熟悉?

下一刻,江萬貫好像是意識到了什麼,身子猛地停在了空中,赤着上身,周身纏繞着金龍,拎着那把大砍刀的手都在顫抖着……

只見,此時的江萬貫脖子像是被灌了鉛一樣,機械性的朝着江北這邊看了過來。

這是,是……

是他妻子,是厲婉!

婉兒!

瞬間,江萬貫的眼眶就紅了,整個人像是被施展了定身術一樣,傻愣愣的就看着江北和江南中間的女人。

是他的妻子,沒錯!就是她!

二十一年了,他終於又見到她了!

“婉,婉兒……”江萬貫嘴巴微張,那俊朗的面容都在顫抖着,開口想說話,但是那幾個字卻是像被堵在了嗓子裏一樣,難以發出來。


“婉兒,我……”

江北暗暗嘆了口氣,他就從沒見過老爹這樣。

果然,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爹,哭吧。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再轉頭,看看自己的母親。

“江萬貫!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了!給老孃砍了他!忘了當年他怎麼對你的了嗎!”厲婉卻是直接朝着江萬貫冷喝了出來。


當時,江北就打了個哆嗦,他這娘,真是一點不愧對魔主之女的名號啊。

而聽到這一嗓子,江萬貫的身體卻是猛地一震,雙眼像是頓時充滿了鬥志一般,那握着大砍刀的手,也不再顫抖了,隨後,竟然直接將頭轉過去。

看向那邊逃也一般要離開的老冥神。

“老冥神,時至今日,你還想跑嗎!”江萬貫冷喝一聲,隨後,一道橫向揮出!

“炎龍煉獄!”

老冥神心裏苦啊。

自從那魔主之女厲婉出來了,他就知道今天算是廢了,他就算是地位再高,也是斷然不敢跟老魔主掰手腕啊!當年他雖稱不上是一意孤行,但是……

再看看那幽冥尊者,哦不!是江萬貫的兒子!老冥神心裏更難受了。

這叫什麼事兒啊!

怎麼都落在他頭上了!

還有沒有天理了!

下一刻,老冥神的目光一凝,只見一個龐大的火場,頓時出現了!

無窮的威壓,一時間朝着他撲面而來!

老冥神徹底慌了,看着那江萬貫一步步朝着他走來,下意識的吞了口唾沫。

但!他畢竟是一族至尊,就算是江萬貫親自來了,他也絕對不能慫!

不然這有辱他冥神尊者的名號!

是的,他不能慫!

“江萬貫!你到底要如何!我冥神尊者這輩子自認對你問心無愧!當年之事我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而且這麼多年來,我也從沒爲難過魔主的一對兒女!”

“江萬貫!你冷靜點!你別過來!大家都挺不容易的,有話好好說,沒事別打打殺殺的……”

江萬貫只覺得這句話聽起來有點耳熟,但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出自哪裏。


但,這完全無法阻擋他要斬了這老冥神的決心!

只見天空之中,江萬貫如同是中了邪一般,雙眼爆發着金色,紅色交雜的光芒!步履堅定,彷彿腳下便是大地一般,拎着那大砍刀朝着老冥神走去。

但,江萬貫畢竟還是江萬貫,心很大,畢竟道心都崩碎了,還能給恢復過來,肯定是心大的……

他還是冷靜了下來,臉上帶着冷笑,擡起頭,看着那老冥神。

“老冥神,多說無益!”

“江萬貫,你……”

“今日我砍不了你,那我就得被砍,來吧!像個男人一樣,把當年的恩怨,我們今天好好清算一下!”

江萬貫這話說得,可謂是直擊老冥神的心坎裏去了,聽聽,說得多好啊,我砍不了你,我就得被砍……賊尼瑪。

這要是打吧?

打不過……

不打吧,肯定是得挨砍了。

血魔尊者,永夜尊者,你們到底在哪裏啊!你們爲什麼還不來!我們聯手來擋住這個怪物啊!

……

另一邊,江北倒是心有所感,看向天空之中的老爹。


老爹的戰鬥力,好像隨着他把他娘帶出來之後,明顯的上升了一個層次。

嗯?難道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嗎?

果然,陷入愛情的男人智商都是零,合着這智商都是變成物力了啊!

這尼瑪……

再看看身旁的母親,這一臉的怒意,江北當時就打了個冷戰,再看看老哥,那一臉的笑容,完全就是一副吃瓜不嫌事兒大的意思,江北更愁了。

哥,還沒看懂嗎哥?


以後咱家可能是要變天了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