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

2021 年 1 月 30 日

“想讓她天天服侍你,給你洗衣做飯,暖牀麼?”

“很想!”

“想和她雙修麼?”

“非常想!”

“那你還等什麼!”

“對啊,我還等什麼?”

“去吧!”

“衝啊——”

方宇臉色一狠,再次硬着頭皮衝了上去。

“小美…你那樣對方宇會不會有些過分了?”一位小姐臉色擔憂道。

“哼,誰讓他現在纔開竅,這是懲罰!”

“我以後可是要正妻綱的人,可不像你們幾個嬌滴滴的大姑娘,夫唱婦隨。”

“恩,我覺得方宇挺好的,竟然敢在大廳廣衆之下這般做,好有勇氣哦!”一名小姐欣賞道。

“嘿嘿,你們現在才發現,晚了,他是老孃的,這輩子都是,你們想做他媳婦,下輩子吧!”厲小美語氣直爽,完全詮釋了她女強人的風範。

幾家小姐看着厲小美說出這麼害羞的事情臉都不紅一下,不由得笑道:“小美,我們很好奇,你是在什麼時候盯上方宇這傻小子的。

“嘿嘿,就是最後一次揍他那天。”厲小美講述着過往,臉色也開始浮現出紅潤之色。

“那天他突然站在我家門口說他要出去外面尋寶,要晉升更高的境界來保護家人,出人頭地,還揚言要打敗我。

“啊?他竟然說要打敗你,那你一定很生氣嘍。”

“是啊,我很生氣,但我不是生氣這個,而是生氣,他爲什麼要走,他說那句話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心裏很不好受,有些莫名的傷心,所以我就把他揍了一頓…”

“我是在浮雲胡畔揍他的,那天人很多,還下雨,我可以說讓他丟盡男人的尊嚴,我很愧疚…”厲小美說道此處眼眶一紅,幾位小姐連忙拉住了她的手道。

“但他什麼都沒說,你們也知道我一淋雨就會發燒,是他把我從湖邊揹回來的!從那以後我的心裏便開始想着他了。”

厲小美輕鬆一笑道:“他雖然不是什麼大英雄,也沒有什麼高深的修爲,但他對我好,我厲小美這個樣子,想不到此生還會遇到這麼個任我打罵的男人我覺得已經夠了,我很知足。”

幾位小姐眼眶均有些通紅,沒想到厲小美這一百六十多斤下掩藏的是良苦的用心。

幾人還在感嘆,方宇卻又氣勢洶洶的殺了回來。

“額,小美,他又回來了。”

“不是吧,他還有力氣站起來?”

厲小美眼神中帶着幾分抱歉,剛要說話,只見方宇直接單膝跪倒在她裙下,抱着她一隻大腿道。

“小美,我的心你還不明白麼?”

“我是真的喜歡你啊。”

“難道你忘了我們曾經一起去喂海鷗的日子麼?難道你忘了我們曾經切磋的日子麼?”

“難道你忘了我曾經一步一個腳印的揹你回家的日子麼?”

“我說過要給你欺負一輩子,我們曾說過要一起變老。”

“我——你先起來。”厲小美臉色羞紅道

“別讓人看了笑話。”

方宇嘿嘿一笑,有些淤青的臉上浮起一抹笑容,顯得有些可笑。

只見他邊起身邊唱到。

“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聽聽音樂聊聊願望,你希望我越來越溫柔,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你說想送我個浪漫的夢想,謝謝我帶你找到天堂。哪怕用一輩子才能完成,只要我講你就記住不忘,”

方宇慢慢的起身,口中的歌聲還在繼續,他像是變戲法一般從身後拿出一支玫瑰花,眼睛神情的望着厲小美柔聲唱到:“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一路上收藏點點滴滴的歡笑,留到以後坐着搖椅慢慢聊……”

看着方宇使出柔情攻勢,厲小美神色一厲,想罵方宇幾句,突然間感覺喉嚨像是被堵住了一般,發不出一點聲音。


旁邊的幾個小姐開始拍掌爲方宇伴奏,神色羨慕的看着方宇將那支玫瑰插在厲小美頭髮上。”

厲小美雖然奇怪方宇怎麼一下子這麼開竅,但此時她正處於感動中,自然無暇追問一切。

“小美…我們一起變老好不好?”方宇很肉麻的問了一句。

厲小美神色嬌羞,風逸實在想不到這樣強悍的女的竟然會露出害羞的表情。


“恩…”厲小美,聲音細弱蚊蟲。

“哇——有流星!”

“那兒?”衆小姐被嚇了一跳,紛紛仰頭而視,厲小美神情正處在高度緊張時期,猛然聽見方宇如此說,自然也是擡頭遙望。

可就在她頭擡道於方宇平視的瞬間,方宇頓時朝着她撲了上前,大嘴直接穩住了厲小美的嘴脣。

厲小美驚嚇至於重心不穩,兩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看得衆人目瞪口呆。

(未完待續) 方宇的突然襲擊直接讓厲小美愣在了原地,他任由方宇品嚐她嘴中的芳澤,片刻之後方纔醒悟過來,一腳踹開方宇,大罵道:“你要死啊!這麼多人看着,敢佔老孃便宜?”

“我要揍扁你!”厲小美惱羞成怒,對着方宇又是一頓暴揍,不過這一次在衆人看來動作卻是輕緩了許多,倒像是在幫方宇按摩。

“行了行了,婆娘,我帶你去見見我老大。”方宇臉色興奮,一把摟過厲小美道。

可他這一摟自己卻直接滯空了,而且厲小美一點都不配合,腰都不彎一下。

方宇臉色一紅,看着老大排個女人挺容易的,怎麼到了自己這卻這麼麻煩?

一咬牙,方宇直接換了個角色,收起摟在厲小美肩膀的手,改爲抱住她的右臂,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朝着風逸走啦。

這般顛倒視野的組合惹得 人們紛紛側目。

“這小子…上道啊。”風逸佩服一笑。

“看來明年能喝道喜酒了。”風逸笑眯眯的看着;兩人走來。

“小美,這是我老大風逸。”方宇自豪道。

“你就是風逸”厲小美目光訝異了一下,問道。

“咳咳,那個方宇是我兄弟,我也就不客氣了直接喊你小美。”風逸儘量裝作一點老大的樣子道。

“的確這樣好了,方宇今天表現是你從盤指點吧?”

“呵呵…方宇這貨蠻善良的,人不錯,關鍵是他專情於你,所以我就當當月老了。”風逸解釋道。

“不管怎麼說,我厲小美都要謝謝你,請受我兩一拜。”

厲小美說完,便拉着方宇在風逸面前拜倒。

“額,快起來吧,在這麼着就見外了,我和方宇不分彼此的…”

“恩?”

“額,除了老婆等等以外。”風逸看着厲小美有些凌厲的目光急忙改口道。

“喂,老大謝了,是不是應該見見父母了?”厲小美無比霸氣的摟住方宇道:“你不是想讓老孃給你生娃麼?行,只要今天你把我爹搞定了,我們今晚就洞房去。”

風逸聽了直接絕倒。

方宇臉色一苦,在厲小美的挾持下走進了幾位家主。

家住們自然也看到了當時的情形,不過對於他們來說,權比情更有分量一些。

“爹。”

“爹。”

厲小美和方宇同時喊了一聲爹,卻是不同的兩個人,方良狠狠的瞪了一眼小聲道:“這厲老貨可是除了名的滾刀肉,你淨會給你爹惹麻煩。

厲家主卻是將厲小美拉到了一旁皺着眉頭道:“小美啊,你真的看上方家那小子了?”

“怎麼?難道爹反對?”厲小美神色一柔,撒嬌道:“爹,人家早就喜歡他了,這輩子非他不嫁,你也知道女兒這身材,這樣貌,能有個相公我已經很知足了。”

很難想象一百六十多斤的厲小美撒嬌的樣子,不過厲家主還真吃這套,因爲厲小美是厲家唯一一個女的,雖然長得有些彪悍,但深的厲家每個人的疼愛,這厲家主的滾刀肉,多半是爲她滾得。

“方宇那小子整體不錯,對你還算癡情,本來爹也沒什麼反對的,但女兒你不知道啊,現在正值多事之秋,原本我們可以置身事外,若是我厲家於方家聯姻恐怕會招惹道紫微宮啊!”厲家主眉頭緊皺道。

“如果我的婚姻會給家族帶來災難….那爹爹就將孩兒逐出家門吧!”

“你——你真想氣死我!”厲家主看着流着眼淚的厲小美一陣氣血上涌。

“爹——我和方宇從小一起長大,難道女兒和他的種種爹爹還看不明白麼?”厲小美泣聲道。


“唉——也罷…”厲家主最終還是拗不過厲小美,拍了拍她肩膀道:“我再勸勸方老頭吧,再加上你大哥的餘威,我厲家未必怕他紫微宮。”厲家主語氣中帶着三分霸氣,拉着厲小美的手走向方宇父子。

“爹,我真的愛小美,我要娶她!”

“我們方家此時已經和城主府交好,天家和城主府的恩怨你又不是不知道。你這樣會害了厲家的。”方良嘆了口氣道。

“我——”方宇心中一痛,不知道該說什麼。

“但這是老大搭得紅線,他一定有辦法的,我去求他去!”方宇說完便要轉身離開。

“方小子,你要去哪!”厲家主拉着厲小美風風火火的走來。

“額,厲伯伯。”方宇眼中閃過一抹懼色,拜了一下道。

“哎呀!還叫什麼厲伯伯,你都把老子唯一的閨女都牽去了,難道還想返悔?”

“額,不不不,絕不反悔!除非我死了。”方宇臉色鄭重道。

“哼!老子可是說好了啊,我這閨女可是寶貝着呢,在家能文能武,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到了你方家可別讓她做粗活……”厲家主叮囑方宇道。

方宇一個勁的點頭。

“還有一點…”厲家主,給方宇打了個眼色,讓他靠近些。

“伯…伯父請說。”

“那啥…成親之後加把勁,弄個孫子出來玩玩。我家四根毛,老大和老四就不說他了,老二老三媳婦娶了一大堆,一個子兒都沒出來,氣得老夫頭髮都白了…”

“所以,希望就在你身上了,我女兒這麼妖嬈,相信你會努力的。”看着方宇臉色一陣發白,厲家主一把摟過他脖子威脅道:“說了這麼多,你到底同不同意?”

“那個…我同…同意。”方宇抹了把冷汗,心裏暗讚道,不愧是家主級別的人物,臉皮比起老大有過之而無不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