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剛才的棺材蓋子的灰塵可以看出來.這口棺材存在很長時間.好長時間未曾打開過.

2021 年 1 月 30 日

一個月的屍體已經腐敗不看了.何況這存在很多年的呢.

最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這具女屍的面部並沒老化腐朽.一點皺紋都沒有.這人就像是睡著了一般.任誰也想不到她這是已經身亡了. 「這屍體太奇怪了.」

秦凡瞪大了眼睛.有些驚訝的開口.

他見識過九天化屍.也見識過乾屍與濕屍.但是從未見識過保存如此好的屍體.

若是不腐並不覺得奇怪.屍體用石灰水澆築屍體便可以保存.

這也是自古以來的技術.而乾屍的製作的方法則是如此.

乾屍不同於古埃及木乃伊.木乃伊製作起來比較的麻煩.而且令人寒顫.

而眼前這具屍體.他不僅僅未曾腐化.她的面部保存的非常好.完好無損.

這絕對是不可能的.縱然一個的境界之高.也不太可能出現這樣的狀況.

穆水玲眉頭微微一蹙.摸了摸下巴.思考一番.「如果我沒有說錯的話.曾在百年千年之前有這麼樣的事情發生.不過那個人不是死了.而是靈魂脫殼.他的靈魂遠離這個位面.或許飛向了其他的星域.而這個屍體最好的解釋就是她的靈魂飛往了其他的位面.」

穆水玲所言.秦凡有所理解.

但他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其看上去十分年輕的.看上去這年紀就應該和穆水玲同歲.按年紀來說根本是不可能到達那樣的境界的.

能夠像莫凝雪那樣領悟空間法則已經算是天才.妖孽了.

「你看她的胸口.」

秦凡突然驚呼一聲.然後便是發現自她的胸口閃閃發出一陣閃耀的光芒.光芒大作.在其胸口凝聚旋轉著.形成了一道圓圈.

然後.這光芒直接衝天射出一道光柱.

光柱衝天.氣勢蒼殤.

轟.棺材所相對的屋頂突然破了一個大洞.

光柱自虛空之中逐漸的凝聚成九星.

「九星連珠.」

秦凡捏緊了拳頭.忍不住心中的狂喜.

九星連珠這是千年來都難以遇到的現象.在之前這九星連珠出現的時候.曾經也有人通過這樣的九星連珠的異象穿越到了其他的位面.

難道.這九星連珠可以帶他重新回到武煉星域.

秦凡的心中有很多的疑問想回到武煉星域去問他的爹娘.九星連珠的現象就在他的面前出現了.他心中激動萬分.

這就像是一個遊子在外.忽然有一天得知自己可以回家的消息那種激動的心理.

「不對.這九星連珠有點問題.」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冰冷的聲音直接將他的幻想給打破的支離破碎.

「有什麼問題.」秦凡轉過身.疑惑的問道.

你知道.那種本已經衝上雲端的心情.立刻就被摔下來了的那種感受嗎.

「這九星連珠是被植入這女屍的體內的.一般而言.九星連珠乃是天降異象.和一具女屍是起不到任何作用.任何一個人也無從更改.但現在這九星連珠卻是被植入了女屍的體內.只有兩種可能.第一.這九星連珠是偽造的.高仿的.第二.整個星域中已經有人掌握了這樣的能力.將異象植入體內.」

秦凡冷靜了.仔細一想.當真如穆水玲所說.九星連珠乃是天降異象怎麼可能會在一個女屍的身體之內.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秦凡問.

穆水玲還未開口.便是發現虛空那形成的九星連珠突然散發劇烈的光芒.然後以其四周形成了一道漩渦.

接著兩人全部被卷進了這場漩渦之中.

意識逐漸的迷失.就好似穿梭了好幾個時空.

而當他們再次的睜開眼睛的時候.卻是發現這個是在一個幽怨的地方.

四周空曠.尋不得一處建築物.

而且奇怪的是.這天與地之間好似有一面鏡子般.因為這天就是倒映著地的樣子.

穆水玲從小在世家家族之中長大.在一定的見識上是要比秦凡廣的.她看見這樣子.立刻瞪大了眼睛.「這.這是三度空間.」

「三度空間.」

秦凡疑惑.在他的記憶之中從未出現過三度空間這類的名詞.

「三度空間.是一個位面之中獨立存在的空間.類似於平行位面.但有些區別.」

穆水玲解釋道.

秦凡現在和土包子進城無任何的區別.他屏心靜氣想去溝通帝老.但是無法.這帝老就好似消失不見一般.任秦凡怎麼溝通叫喚.都未能將帝老喚出來.

死心了.

這帝老每次出來的都是無聲無息的.若不是秦凡的承受能力還算是可以.遲早會被嚇死.

本來之前倒也可以自由溝通的.但是自從與開羅宗內一戰之後.這帝老又開始恢復到之前神出鬼沒的樣子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秦凡忽然感覺到一道強烈源力.這樣的源力排斥擠壓而來.

方向正是他們的地方.他還能感覺到這源力是富有攻擊意識的.

「做好準備.前面來的源力有攻擊作用.」

秦凡大喝一聲.提醒穆水玲注意.然後兩個幾乎都是同時的出手.將力量給演化到極致.

「業火.」


「我欲以蒼生之力.燃燒熊熊業火.天下大道.蒼生之力加持我身.」

說及.秦凡的身子向前踏出一步.

強大的力量直接拍了出去.「轟隆」.空氣之中發出一陣沉悶的聲音.

而秦凡的體內.源力狂暴的調轉.加上靜演之力.奪命舍利的力量.全部轟炸出去.

全部力量的加持仍然擊不退其攻擊而來的源力.此時.穆水玲也是看出來了.大手在胸前畫了一個圈.

「宿命威能.賜我之威.願賭自身宿命.破.」

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穆水玲竟然發狂似的燃燒了自己的壽元來加持自己的力量.

在眾多武技之中.燃燒壽元來加持能量並非沒有.可是很少有人使用.畢竟代價太大了.但是在這個時候.穆水玲卻是全然不顧的燃燒了自己的壽元.

「你.秦凡微微撇過腦袋.他未曾想到穆水玲竟然做出這樣的犧牲.眼神中露出一絲驚訝與不舍.

這燃燒壽元的力量果真很強.穆水玲全身變得火紅.她微微搖了搖腦袋.「我沒事兒.如果今天我們不能抵擋的話.那就是死.既然橫豎都是一死.那不如拼搏一把.」

宿命威能果真不是蓋的.畢竟這樣的代價也比較大.他的能量也比較大.也沒有任何奇怪的.

這源力雖然強悍.但還是被兩人給擊退了.

源力被擊退之後.穆水玲的身子立刻就變得十分的虛弱.臉色慘白如紙.就好似得了一場大病.她艱難的咳嗽一番.

「噗」.其一口濁血噴出.顯然看出來.她傷的不弱.


「你沒事兒吧.」

秦凡還是比較擔心的.立刻去攙扶著她.

秦凡自知宿命威能的能量.早在武煉星域之中的時候.秦凡就曾聽到過.但是從來沒有見識過.沒曾想卻是在這裡見識到了.

「你發現.等到了子族.我一定叫傳功長老救你的.」秦凡信誓旦旦的說.

穆水玲嫣然一笑.並未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秦凡和她只是一個小小的外族成員.成員成千上萬.傳功長老會耗自己的功力去搭救一個外族成員.

「謝謝你.」雖然.穆水玲認為不可能.但她還是對秦凡道謝一番.

秦凡能夠捕捉到穆水玲眼眶之中那種不相信.他也未曾說什麼.

這他是傳功長老徒弟的事情.她不知道.秦凡也沒有想這個告訴她.

因為他清楚.這子族裡面挑釁與摩擦很多.就一個考核就能夠得罪那麼多人.何況之後呢.他現在若是將這件事情宣傳出去.難免會有一些人對秦凡使絆子.

「我們繼續走走看.」

秦凡攙扶著穆水玲的身子.慢慢的向前走著.步履蹣跚.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嬌喝聲自前方傳來.「兩個小傢伙.你們從何而來.」

秦凡定睛望去.便是看見一個人在前方.

初次看到這個人的時候.秦凡驚訝了.因為這個人是一個女人.她是剛剛在古廟的棺材中看見的那具女屍.

「這……這……」

秦凡的心頭頓時有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

她不是死了嗎.可現在怎麼出現在這裡.這難道是詐屍了.

想到這一點.秦凡更想罵娘了.

此時.那個女子更是慢慢的靠近.「幾個小傢伙.你們能夠抵擋住我的攻擊.著實不弱.不過這也是在實力隕落之後的.恐怕放在之前.你們兩個傢伙早就死了.」

「你.你是誰.」秦凡微微咽了一口吐沫.

如今.他的心中除卻了震驚還是震驚.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這說話都有支支吾吾的了.


「青煙.」女子微微開口.「你們還未曾回答我的問題.說.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青煙的臉上說變就變.果然.這女人變臉比翻書還要快.

旁邊的穆水玲見此.聲音之中有些虛弱.「前輩.如果有打擾之處.我們說聲抱歉.我們也是誤闖誤撞的進來.我們在外面的時候是遇到了那個九星連珠.所以……」

「哦.」青煙就像是被這個事情給吸引住了.其話音之中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你是不是從我的屍體里遇到的九星連珠.」

果然.青煙就是剛才看到那個女屍.

但是這是怎麼回事.秦凡此時更加的疑惑了. 「是的.」儘管如此.秦凡還是如實的回答.


青煙並未開口說話.她只是淡淡的掃視了秦凡與穆水玲一眼.最後她將目光放在秦凡的身上.眼光微微一凜.

嗯.神胎境小成.卻有如此威能.不錯不錯.

青煙心中對秦凡也是高看了幾分.秦凡還未知道這青煙已經將他給看的透徹了.

「能夠發現我屍體.又能夠從我的九星連珠之中進來.那都是大氣運者.」青煙讚許幾分.

秦凡尷尬的擦拭了一下汗珠.這算是毛線的大氣運啊.

荒野古廟之中擺放著偌大的棺材.莫說是我.就算是其他人都想打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