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薇薇擺擺手,說道:“用不着,解酒藥對他沒有用的,什麼都不需要,你先下去吧。”

2021 年 1 月 30 日

南宮勤無奈地點點頭,說道:“好的,那我先走了。”說完揮手領着兩個服務人員出了房門。

待人走了以後,宮薇薇喊道:“人都走了,還不起來!”

蘇南彎腰起來,笑着說道:“薇薇,你怎麼知道我是裝的呢?”

宮薇薇撇了撇嘴,說道:“你要醉早就醉了,會那麼巧麼,而且我雖然不知道你把酒弄到哪裏去了,但你肯定沒有喝進肚裏就是!”

原來一開始宮薇薇還挺內糾的,覺得讓蘇南給自己頂了,眼神就一直放在他的身上,誰知道到越看越不對勁,喉嚨都沒有動一下,酒杯就空了,這是什麼功夫,而且上一次沒喝多少,回家就發了酒瘋,還拍了自己小屁屁,這要是喝這麼多杯,還不成仙啊!

蘇南摸了摸鼻子,說道:“薇薇真是好眼神,居然這都被你看出來啦!”

“哼!”宮薇薇不滿蘇南,好不容易爲自己做點事情,居然還是偷工減料的,太委屈了。 “老實交待,你把酒弄哪去了?”宮薇薇盯着蘇南,惡狠狠地說道。


蘇南笑着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個好東西嘛!”說完揚了揚手指上的指環。宮薇薇對指環的事瞭解的也不多,雙眼放光地看着那個小小的圈圈,不明白它爲什麼那麼神奇。田笑也好奇地湊了過來,蘇南沒有真喝醉,她也就放心了,和宮薇薇一起分析起指環來。

蘇南躺在牀上,隨她們抓着自己的手,東摸摸,西捏捏,雖然她們的目的是指環,可沒有辦法取下來,只好隨便把他的大手也帶上了。

兩人打量半天,也沒有分析出個所以然來,失去了興趣,宮薇薇把蘇南大手一甩,無趣地說道:“算了,這東西我們是弄不明白的了。”說完一屁股坐到牀沿,左右打量起房間來。

田笑看了看蘇南,說道:“蘇南,你真的沒事麼,我去給你泡杯茶吧!”說完也不爭求蘇南的意見,就去取熱水去了。

蘇南雖然後來都倒進了空間,但一開始是真喝,所以也有些口渴,也沒有阻止田笑。

房間裏就有熱水,田笑很快泡好茶,送到牀頭櫃上面,然後說道:“薇薇,要不我們回房看看吧!”折騰了一個晚上,她也想去洗澡去了。

宮薇薇站起身來,點點頭,拉起田笑就出了門。

蘇南搖搖頭,開始每晚的功課,調息起來。

深夜,大廳的宴會已經結束,客人已經散盡,翠雲帶着二少回到屋裏,安慰道:“我兒,不要生氣了,這個場子,我遲早幫你找回來的。”

南宮二少氣憤地說道:“就是因爲這個他們,我才被父親處罰,父親居然爲了一個野種,那麼重地處罰我,這口氣,我咽不下去。”

翠雲冷着臉說道:“哼,跟我結婚這麼多年,卻對那女人念念不忘,現在她的女兒又出現了,還想欺負我兒子,想都別想,寶貝,你放心,只要我在一天,我一定助你得到這南宮家的一切。”

南宮二少聽得兩眼放光,權勢對他的吸引力無法形容,激動地說道:“媽媽,我真的可以麼?”

“放心吧,有媽媽幫助你,一定可以的。”翠雲還想做那老佛爺,一掌權勢。

“好,等我接掌了南宮家,一定要把那野種趕出去。”南宮二少還想着這一件事情。

翠雲對自己的兒子有幾斤幾兩,那是一清二楚的,就算能夠掌管南宮家,到時候還是要事事都讓自己拿主意,當然這也是她樂意看到的。

兩母子相商了一會兒,各自回了房。

南宮二少回到房間,左思右想,也是不解氣,於是走了出去,找到幾個平時一起玩的孤朋狗友,把自己的心事一說。

本來只想尋求心理安慰,其中有一個平時鬼點子多,給他出了個主意,南宮二少聽了心花怒放,急衝衝地又回到家裏,招來兩個小弟,吩咐道:“跟我去辦件事情!”

兩個小弟也是平時跟着他吃喝玩樂的貨,現在老大有事,而且還是平時愛乾的偷雞摸狗,當然樂意。

於是三個人一路摸黑,來到蘇南的門前。

其中一個小弟有些擔心地說道:“二少,今晚家主這麼看重這個小子,我們這樣做是不是不太好?”

二少怒目一瞪,說道:“再看重他也是外人,難道比我還重要不成?”

那小弟急忙轉口說道:“當然,一個外來小子,怎麼可以跟二少您比。”

“哼!”二少輕哼一聲,說道:“你們儘管放心,出事我頂着,這小子今晚喝了那麼多酒,現在一定跟頭豬似地,怎麼弄也不會醒過來,你們儘管進去,給我好好教訓教訓他,讓他知道有些人是不可以得罪的。”


“是,二少。”兩小弟齊聲應道,反正這事辦起來也容易。

蘇南調息了一圈,清醒過來,正準備睡覺,突然聽到門外有響動,凝氣仔細一聽,心低暗笑一聲,然後躺到牀上,假裝睡着了。

片刻後,門輕輕地動了動,兩個人影鬼鬼祟祟地閃了進來,貓着腰,慢吞吞地往牀前摸了過來。

蘇南閉着雙眼,但精神力外放,清楚二人的動作,那種又害怕,又興奮地表情,讓蘇南好笑。不過二人都不是蘇南感興趣的,他感興趣的是門外偷聽的人。

二人剛站到牀前,準備下手,聽到碰的一聲輕響,房門關上了,二人嚇了一跳,連忙趴到地上。過了半響,悄悄擡前左右看了看,除了蘇南假裝的睡熟的呼吸聲音,再無其它。

二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其中一個說道:“你先上。”

另一個人不甘心地說道:“爲什麼是我先上,你先上吧!”

先說話那人無奈地說道:“那我們數一二三,一起上。”

另一個人說道:“好。”

然後先說話那人,輕聲數到:“一,二,三!”喊完大喊一聲:“上!”然後兩人一起站了起來,往牀上撲去。

兩人激動的亂揍一通,才發現牀上根本沒有人,奇怪地四周望了望,才發現窗前站了一個人,嚇了一跳,急忙後退兩步,其中一個人顫抖地問道:“你,你,你是人,還是鬼?”

蘇南望了望窗外的夜色,漫不經心地說道:“你們想死還是想活?”

那人回答道:“我們,我們想活。”

“想活就乖乖按我說的話去做。”蘇南掃了一眼門外,然後說道。

“一定,一定。”那人急忙答應。

另一個人不依了,說道:“憑什麼,我們兩個人,他只有一個人,幹嘛怕他。”說完就要衝上前來。

蘇南輕輕搖搖頭,真有不怕死的,也不見動作,那人就像被什麼東西抓住了雙腳,一下趴到地上,鼻子着地,眼流都出來了。

半響慢騰騰地爬了起來,再也不敢往前衝了,後退兩步,和另一個人站到一起,害怕地望着蘇南,渾身輕顫。

蘇南輕笑一聲,說道:“還有什麼意見嗎?”

“沒有,,,沒有。。。”那人吃了虧,不敢再有任何意見。 蘇南輕聲對二人吩咐了幾句,二人遲疑不定,左右爲難,不知道如何是好!終於,在蘇南幾個表情恐嚇之後,行動起來,其中一個人來到門口,輕聲對外面喊道:“二少,您要不要進來看看,人已經揍的不行了,保證他媽都認不出來。”沒想到這傢伙這個時候還能整出一個比較形象的比喻。

二少在外面等了好一陣,正急不可耐的時候,聽到裏面傳來的消息,心花怒放,終於出了一口惡氣了,如此拉風的時候,自己怎麼能夠不出場呢。站起身來,二少大搖大擺地走了進來,先是對二人表揚兩句,然後走前牀前,看被子鼓鼓的,人應該在裏面,回頭問道:“怎麼還蓋着被子?”

一個小弟急忙回道:“我們是怕嚇着老大您。”肯定會嚇到,但原因是什麼,就不好說了。

“哼!我什麼場面沒有見過,能嚇着我,待我親自揭開來看看。”二少牛哄哄地說完一句,右手抓住被子猛的一拉。


蘇南此時正縮在被子下面等着呢,見他拉被子,就順勢讓被子一罩,蓋到二少的頭上。兩個小弟早就接受蘇南的指示,跳起身來,把被子往地上一按,一陣拳打腳踢。

蘇南搖頭一笑,然後對二人再次輕語幾句,二人這一次很痛快地點點頭,答應了下來,等蘇南出了房門後,二人急忙拉開被子,把二少扶了起來。

致命婚約:老公太會撩 ,嘴角流血,剛起身就口齒不清地問道:“怎,,怎麼,,回事?”

還是由那機靈的小弟開口解釋道:“老大,剛剛那小子夢遊,掀起被子就跑了出去。”

二少怒道:“媽蛋,你當我是傻子嗎?他跑了,那我臉上的傷是怎麼來的?”

那小弟不慌不忙地說道:“呃,老大,是他從您身上跑過去的,不小心就踩了幾腳,我們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另一個人忙跟着點了點頭。

“什麼!”二少氣極地大叫一聲,差一點再次倒下去,二人急忙扶穩他。

半響二少才緩了過來,問道:“那小子跑哪去了?”

“我看到他進了對面的門。”小弟小聲地說道。

“這,這對狗,,狗男女。肯定不幹什麼好事,你們兩去找我父親和母親,讓他們快點來,今晚一定要給他們好看。”二少肯定地說道,這捉姦在牀,一定非常精彩,心裏美滋滋地想道。

二人遲疑一下,這跟設計的情節不太一樣,一時拿不準好不好照辦了,好在蘇南一直有注意,給二人暗暗傳遞了信息,讓他們照做,二人這才答應下來,紛紛離去。

蘇南暗笑一聲,這會讓你好看,悄悄打二女房門,摸了進去,他必須先知會二女,可別到時候一羣人衝進去,讓二女泄了春光,那就罪過大了,雖然現在還不是蘇南的女人,但在心裏,蘇南是容不得別人對二女不敬的。

來到臥室,也不用開燈,屋裏的情形就一目瞭然了,二女穿着爲客人準備的睡衣,相擁而眠。宮薇薇還好,田笑的睡衣明顯大了一號,寬鬆的領口讓胸前的半球露出了小半,宮薇薇一隻小手從胸前伸到了裏面,握住那團美好。

宮薇薇的胸前也露出了一片雪白,因爲釦子解開了兩顆,田笑一隻手捏着她的耳邊,睡着的臉上露出淺笑,不知道是夢到了什麼美好的事情。

一牀薄毯搭在二人腰間,宮薇薇一支白腿不安份地伸了出來,搭到田笑的腰臀處,蘇南一眼看去,直到大腿根處都沒有看到褲子的蹤跡,難道?是真空?蘇南搖搖頭,不也再想,好久沒有吃肉了,要胡思亂想,可是心火難控的,可別到時候人家來,還真抓了個正着,那就虧大發了。

打開燈,來到牀前,蘇南輕聲喊道:“薇薇,笑笑,薇薇,笑笑。。。。”連喊了幾聲,二女都沒有反應,睡的真死,被人抱去賣了都不知道。

無奈之下,蘇南分別拍了拍二女人肩膀,再一次喊了幾聲,終於有了動靜。

田笑首先睜開雙眼,望了望蘇南,沒有喊叫,只用眼神疑惑地看着他,詢問他的來意。

蘇南正待解釋,宮薇薇也睜開了雙眼,她的反應與田笑相差十萬八千里,雙目一瞪,張嘴就要大叫,好在蘇南眼急手快地伸手捂住,然後說道:“薇薇,你別亂叫,把人引來了。”

田笑彎腰坐起來,開口輕聲問道:“蘇南,這麼晚過來有事情嗎?”她主要是想幫蘇南,轉移宮薇薇的注意力,以免她還在那糾結蘇南闖進來的事情。

蘇南鬆開手,把今晚的事情說了一遍。

宮薇薇對那便宜弟弟哥是一點都不感冒,猛地彎起腰來,恨聲說道:“居然還來抓老孃的奸,等一下老孃一定打斷你的子孫根,讓你去當太監!”

田笑搖搖頭,問道:“蘇南,那我們要做什麼?”

蘇南笑道:“嘿嘿,你們要做的就是穿好衣服,免得走光了,便宜了那幫混蛋。”說着蘇南自己的眼神也不自覺地往下瞟了瞟。

二女經蘇南提醒,低頭一看,宮薇薇小嘴一張,又要大叫,好在蘇南早有準備,再一次給堵上了,田笑則臉紅紅地看了一眼蘇南,拉起薄毯擋在胸前。

宮薇薇罵道:“沒便宜那幫混蛋,先便宜了你這個混蛋。”說完自己呵呵笑了起來,可能覺得自己的話比較有趣。


蘇南笑道:“嘿嘿,我們是自己人嘛!”

“滾!誰跟你是自己人!”宮薇薇再次罵道。

“我先出去,你們快穿好衣服,等一下他們就要來了。”蘇南這時可不敢一直和她們逗趣,誤事就不好了,說完就起身走了出去。


二女快速地穿好自己的衣服,然後來到客廳。蘇南見他們穿好衣服,於是說道:“等一下就依我說的做就好了,我先回我房間。”

宮薇薇興奮地說道:“你放心吧,我一定讓那小子成爲中國最後一個太監,嘿嘿。” 蘇南剛走到門口,就發現南宮二少已經躲在門外,監視屋裏的情況,這個時候蘇南不能讓他發現自己,從窗口回到自己屋裏,躺到牀上,準備看好戲。

不大一會兒,去叫人的兩個小弟,回來了一個,來到二少身旁邊,說道:“老大,我已經通知夫人了,她說一會兒就到。”

南宮二少點點頭,仍然聚精會神地盯着門口,像擔心蘇南隨時從門裏跑出來一樣。

太上造化訣 ,正愁沒有辦法讓他上當呢,就有人來幫忙了,馬上對那小弟吩咐幾句。

那小弟聽話地說道:“老大,家主和夫人馬上就要來了,我們是不是要去確人一下,萬一那小子不在裏面,家主一定會生氣的。”

南宮二少想起南宮臨雲發火時的花恐怖樣子,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輕聲說道:“快,你進去看看。”

那小弟爲難地說道:“老大,還是您進去看吧,我在外面給您望風。”這個時候保命要緊,可管不了二少了。

南宮二少眼神一冷,就要發火,那小弟還算機靈,趕緊說道:“家主快來了。”

南宮二少一聽,沒空再修理小弟,忙取出萬用鑰匙,輕聲打開門,貓着腰走了進去。

那小弟不管想象他進去後的後果,只知道自己這個時候不應該在現場,趕忙悄悄溜走了,連二少的八卦都不敢八了。剛跑到樓梯住,就見到南宮臨雲急匆匆地走了過來,後面還跟着翠雲和管家。“家主!夫人!”連忙恭敬地站立一旁邊,喊道。

“人呢?”南宮臨雲腳下不停,一邊走一邊問道。

小弟張口剛要說話,就聽二女房裏傳來一聲殺豬似地叫聲:“啊!!!!!”

一行人急忙衝了過去,進門一看,南宮二少彎腰躺在地上,雙手捂住下面,大聲哭叫着。田笑和宮薇薇衣衫整齊地坐在沙發上面,無辜地笑望着衆人笑着。

翠雲着急地去看兒子的情況,南宮臨雲皺眉問道:“怎麼回事!”

宮薇薇秀眉一揚,說道:“事情明擺着,有人進了房,我以爲來小偷了,就給修理了一頓。不知道你們怎麼來的這麼快,還這麼整齊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