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範朵朵臉色很快就有點難看了起來,因爲當自己主動去和對方打招呼的時候,這個苗蕊一臉的傲氣,根本就沒有想和範朵朵握手,而是冷冷的說道。

2021 年 1 月 30 日

“朵朵,最近我胳膊擡不起來,所以就不和你這麼客氣了。”

苗蕊笑了笑,隨後看向了範朵朵。

說實話,他只是想讓範朵朵難堪而已,讓他下不來臺。

兩個人在高中的時候就在一個宿舍裏面,不過他們的關係並不好。

其實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範朵朵太優秀了,不僅他是範氏家族的人,而且他學習十分的好,又長得漂亮。

很多男生只能注意到範朵朵卻注意不到苗蕊。

苗蕊萬萬沒想到,這麼久了還能夠遇到自己的老同學。

其實當時他就十分嫉妒範朵朵,現在看來他們兩個再次碰到,真是冤家路窄啊。

“小蕊,這是你的同學嗎?”


這時候,苗蕊旁邊的男朋友石磊一臉疑惑的看向了王越,還有範朵朵問道。

當苗蕊聽到石磊的話後,笑了笑,故意說道。

“朵朵啊,這是我的男朋友石磊,他可是愛訊的高管。如今年薪已經上百萬了,對了,石磊這是我的高中同學範朵朵。”

苗蕊特意把愛訊這兩個字說的十分的重,要知道,在華夏這個地界,愛訊是一家十分龐大的公司,能夠進入裏面那就是一種榮譽的象徵。

更何況自己男朋友可是裏面的高管啊,而且年薪都上百萬了。

說實話,自己身邊的這些朋友聽到自己男朋友這麼厲害後,都十分的羨慕嫉妒。

相信接下來範朵朵也不例外吧,只不過讓苗蕊有點生氣的是,範朵朵似乎並沒有在意這個事情。

“那個越哥,既然我們已經吃完,要不然就走吧。”

範朵朵對着那邊的石磊打了個招呼,然後就準備離開了。

他並不想和自己這個老同學多說什麼,說實話,這個老同學一直在針對自己。

兩個人關係又不好,所以就不要強行在一起了。

王越聽到範朵朵的話後,笑着點點頭。

隨後準備帶着範朵朵離開這裏,只不過這個時候讓範朵朵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這個苗蕊似乎並不準備這件事情這麼輕易結束,他直接擋在了範朵朵的面前,然後笑着說道。

“朵朵,聽說你退出娛樂圈了,你這麼着急離開這裏幹什麼,我們可是老同學啊,當然要好好聊聊天了,你也太着急了吧。”

“對了,這個是你的男朋友嗎?今天晚上洪福拍賣行馬上就要開始了,你們不會也要去那裏吧?”

甜蜜熱戀:校草的專屬丫頭 ,皺着眉頭。

要說這王越穿着還真的是個普通人而已,看來這個範式家族的大小姐如今找了一個普通男朋友,所以不好意思介紹給自己。

既然這樣的話, 我女人,你惹不起

自己可不能錯過這個好機會啊,能夠在範朵朵面前好好的耀武揚威一頓,他可是十分高興的。

範朵朵聽到苗蕊的話後皺着眉頭忍不住說道。

“洪福拍賣行。”

範朵朵可是聽說過這個拍賣行的,而且據說在濱海市,這是一家十分神祕的拍賣行。

而且十分的有實力,不過說實話自己對於這些並不太感興趣,而且現在忙於公司的事情,他並不打算去這個叫洪福拍賣行的地方。

見到範朵朵一臉疑惑的樣子,苗蕊能夠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

隨後他笑着從口袋中拿出一份請柬,然後忍不住說道。

“朵朵,這你就不知道了吧,能夠去洪福拍賣行的人可都是濱海市有頭有臉的人,一般人根本就去不了。”

“你知道嗎,如果想要去那裏面必須得身家上百萬。看你們的樣子,難道不知道這個地方嗎?”

說完之後,苗蕊故意拿着請柬炫耀的說道。

王越在一旁,其實很討厭這樣的行爲,他對於這個洪福拍賣行也有所耳聞,據說在濱海市確實十分的有實力,本來他並不感興趣的。

只不過當他看到請柬上的東西后,直接站了出來,然後對着那邊的苗蕊說道。

“今天晚上我們正準備去這洪福拍賣行拍幾件藏品。”

說實話,剛纔當王越看到這兩個人的時候,心裏面十分的不爽,準備轉身離開的。

但是當看到請柬上的那個圖案的時候,就讓他一時間覺得自己應該去這洪福拍賣行去看看。

或許是第一直覺,當王越看到那個請柬上最後一件拍賣品的時候,他內心中有一種極其強烈的想法,想要得到這個東西。

說實話,這是自己轉世重生來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這種渴望是發自內心的,這讓王越一時間不知道爲什麼會出現這種想法。

不過他還是決定去看看,甚至他能隱隱的感覺到,或許得到這最後一件藏品能夠知道自己爲什麼能夠轉世重生的祕密。

這是一種直覺,讓王越無法去表述的直覺。

所以才讓王越鬼使神差的想要去看看。

“越哥。”

原本範朵朵並不準備去理會這個叫苗蕊的女人,因爲他很不喜歡這個傢伙。

只不過他現在有點無語,沒想到王越竟然說要去這洪福拍賣行。

要知道,這個洪福拍賣行可是濱海市的頂級拍賣行,如果要是沒有請柬的話,一般人根本進不去。

而他們並沒有提前幾天去預約,所以人家根本不會給他們請柬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他們要是去的話,就算是再有錢也進不去啊。

範朵朵覺得王越有點衝動了,只不過當範朵朵有點着急地看向王越的時候,王越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

那邊的苗蕊聽到王越的話後,愣了一下,隨後忍不住對着王越說道。

“還真是有緣分啊,竟然你們也去洪福拍賣行什麼,我沒看到你們的請柬呢,你們不會是沒有請柬吧?”

說實話,苗蕊根本不相信王越能夠拿出請柬。

看王越穿着十分的普通,根本不像是有錢人啊,他怎麼可能拿的出洪福拍賣行的請柬。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覺得王越絕對不可能把錢拿出來的,他簡直是在打腫臉充胖子,根本沒有任何的本事,非要說自己要去洪福拍賣行。

“兄弟,這洪福拍賣行可是需要請柬的,你們如果沒有請柬的話,是進不去的。”

石磊在一旁看着王越也笑了笑說道。

說實話,他現在也有點好奇,難道王越並不是普通人嗎?

石磊剛從國外回來,所以對於王越不認識也是情有可原的。

更何況這個苗蕊平日裏也不看新聞,他只是覺得王越眼熟,但是一時間也想不起來王越到底是什麼人。

不過石磊看王越這麼有自信,他還是準備好好重視一下。

只不過讓石磊有點不爽的是,王越絲毫沒有去理會石磊,而是平靜地說道。

“洪福拍賣行就是一個拍賣藏品的地方嗎,又不是非得用請柬才能夠進去。”

王越聽到兩個人的話後,一臉無語。

自己現在的身份就算想要進任何拍賣行估計都不需要什麼請柬了吧。

而且這兩個人似乎覺得自己好像進不去一樣,就讓自己有點無語。

那邊的苗蕊和石磊聽到王越的話後,臉色有點難看。

隨後他們冷笑了一聲,直接說道。

“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沒有請柬就想進入拍賣行的。不過既然這樣的話,那麼我們一起去怎麼樣,我倒想看看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是啊,我也很好奇,要不然我們一起去吧。”


苗蕊和石磊現在覺得王越簡直就是在這裏裝有錢人,既然這樣的話,那麼他們就當着所有人的面拆穿兩個人。

總之,苗蕊根本看範朵朵十分的生氣,這個傢伙哪方面都比自己好,現在找了一個男朋友,估計還是個窮小子。

這樣的話自己就能順利扳回一局了,到時候他一定要好好嘲笑一下王越還有範朵朵。

那邊的石磊也笑着說道。

“就是啊哥們兒,要是有種的話就跟我們一起去,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能夠做到沒有請柬就能進入洪福拍賣行。”

“這個……”

範朵朵在一旁聽到後有點着急了。


說實話,現在沒有請柬,真的進不去這個洪福拍賣行,就算是他們再有錢,估計人家都不會賣他們這個面子。

他們現在已經十分被動了,他能夠知道王越是替自己出氣呢。

所以範朵朵心裏面還是很感動的,但是現在如果繼續下去的話,恐怕會被別人拆穿的。

到時候他們的臉可就都丟盡了,這讓他有些無法接受。

只不過就在這時候他準備說找個藉口準備離開的時候,那邊的王越笑了笑說道。

“好啊,這樣也省的浪費時間,我們就一起去吧。” 聽到石磊的話,王越點點頭,並沒有說什麼。

既然他們願意和自己一起去,那麼自己就滿足他們吧。

“那我們一起走吧,石磊開的保時捷就在外面停着呢。”

當苗蕊聽到王越的話後,十分的高興,一臉興奮地說道。

說實話,他能夠馬上看到王越和範朵朵兩個人徹底出醜的樣子了,這讓他十分的興奮。

這兩個人竟然敢在他面前裝逼,簡直是找死,一看兩個人現在混的就不好。

“好啊,我們走吧。”

王越聽到苗蕊的話後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然後轉身和他們出去了。

那邊的範朵朵有點着急,說實話,他真的不知道王越現在怎麼想的。

總裁太癡情 ,如果要是過去的話,那也是被別人嘲笑一番。

不過,王越既然這麼說了,那就一起去看看吧。

希望接下來王越能夠聽從自己的勸告,趕緊離開,不要和苗蕊這樣虛榮的女人多說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