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輝在大地之上快速的後退着,所經過之處,皆是留下了清晰可見的痕跡而,而處於空中的炎天,則是在空中連續的翻轉,翻了幾個轉後纔是在空中穩定的漂浮下來,而漂浮下來的炎天,並沒有停留,而是迅速的再次飛向了北冥輝。

2021 年 1 月 30 日

一些平常的人,看到炎天的動作,皆是流露出了震撼之色。

北冥輝也是迅速的站穩了身形,然後便是瘋狂的重重的一蹬地面,大地崩裂,身形迅速的衝向了天空,衝向了向自己衝來的炎天。

二人一上一下,極其的快速,如同天際的倆顆短暫的流星,瞬間便是相撞在了一起,再次爆發音爆的巨響,在漆黑的夜幕砸裂,而二人這一次並沒有離開對方,而是快速的出拳,出腳,瘋狂的攻擊起了對方。

八零年代之媳婦是只狐狸精 ,極其的瘋狂,彷彿時空當要崩裂,產生裂縫,在空中打了一會兒,在次回到了地面,然後開始在大地之上瘋狂的戰鬥。

炎天和北冥輝的戰鬥區域已經出現了真空地帶,根本沒有絲毫的人存在,漸漸的二人已經脫離了人羣,到了更加偏僻的地方,搗毀了樹木,激起了落葉,衣衫早已經破爛,但依然是瘋狂無比,二人的眼睛都已經是變得血紅起來,在這無盡的黑夜放射着嗜血的光芒。

炎天和北冥輝再次倆拳相對,再次快速的後退,大約全都退了一段距離重重的停下了腳步,二人已經是氣喘吁吁,畢竟已經是大戰了三個小時。

此時的炎天和北冥輝已經脫離了大戰的區域,已經到了聽不到呼喊聲的地方,一片沉寂。


二人站在各自的地方,望着不遠處的對方,看着對方衣衫破爛,鮮血瀰漫,全都是浮現出了笑容,炎天滿是邪笑的看着北冥輝,雙拳再次握緊,準備再次進攻,而北冥輝則是滿臉奸笑的注視着炎天,雙拳同樣握緊。

一陣凌厲的秋風呼嘯吹過,二人便是再次動了,重重的一踏地面,北冥輝迅速的衝衣袖中拿出倆柄短劍,短劍周長幾十釐米,上面紋着一隻迅猛的黑虎,而此時的短劍兵刃如同倆只黑虎一般衝向了炎天,勢要將炎天吞噬一般。

而炎天也是憑空拿出了藍色長槍,長槍在手,炎天宛如一尊戰神,矗立在漆黑的夜幕中,受着寂寥的秋風吹拂,而炎天手中的長槍已經是迫不及待,在沉寂的黑夜聽到了龍鳴之聲,而已經衝來的猛虎,同樣是虎嘯之聲。

一場龍爭虎鬥,真正的展開,拿到武器的二人,彷彿氣勢上都是更加的強盛,看着衝來的北冥輝,炎天邪笑一聲,便是迅速的衝向了北冥輝,如同一陣呼嘯而過的風,迅猛的吹向了北冥輝。

飄逸的明顯的白髮,修長融合的黑髮,隨着風飄動,隨着身上的氣質撥動,龍鳴虎嘯終於相遇。

只見炎天手持長槍,迅速的刺向了北冥輝,而北冥輝則是毫不懼怕的快速用手指的短劍,準確無誤的挑開了炎天勢大力沉的長槍,然後快速的反擊,速度奇快的便是要衝到炎天的身邊,畢竟短劍是近身攻擊的武器,而炎天的龍槍則是長距離武器。

見到北冥輝快速向自己襲來,炎天迅速用龍槍撐地,然後藉着長槍的力量,迅速的躍了起來,在空中快速的翻越了幾個翻轉,然後在空中手持龍槍再次刺向了北冥輝。

北冥輝見到炎天的攻擊已經到來,便是立刻改變方向,迅速的將身體後傾,快速的貼着大地滑過了炎天的攻擊範圍,然後快速的一蹬地面,同樣是起身,翻滾着向着炎天衝去,倆柄短劍已經綻放出了嗜血的光芒,北冥輝同時低聲說道:“黑虎吞噬。”

只見倆柄通黑的短劍,迅速的蔓延出了黑色的氣息,壓迫感也是爆發開來,隨着北冥輝一起衝向了炎天,而漂浮在空中的炎天,迅速的快速舞動起了龍槍,同時也低聲說道:“雙龍飛舞。”

只見炎天越舞越快速,整個區域都變得的不安定起來,漸漸的龍槍的周身散發出了倆條栩栩如生的真龍,而且還是藍色的龍,威壓頓時便是壓迫到衝來的北冥輝。

而這時的倆柄短劍再次一變,閃亮了一下,便是憑空出現了倆只帶着翅膀的黑色猛虎,咆哮的衝向了炎天,衝向了藍色蒼龍。

雙猛虎對峙雙猛龍,的確是龍爭虎鬥,而且是演繹到了極致。

一時間秋風開始猛烈的呼嘯起來,吹動着落葉,吹動着黃土,而黑虎和長龍終於相遇,激烈瘋狂的碰撞在了一起,而炎天和北冥輝也沒有後退,相反卻是更加快速的衝向了對方,勢要將對方徹底的打敗。

而虎和龍相撞後,必定是倆敗俱傷,頓時產生了巨大的爆炸聲,而且那麼一瞬將漆黑的夜空都明亮了起來,爲之北夜色籠罩的月亮照亮一下大地,照亮一下萬物。

爆炸聲整整維持了好久,氣霧散去,炎天和北冥輝也再次戰鬥在了一起,刀光劍影,所有的招數全都使了出來,可是二人的戰鬥卻是分不出勝負,已經整整戰鬥了三個多小時,還是沒有戰勝對方。

“天炎槍法。”

“北冥劍法。”

二人瘋狂的戰鬥着,彷彿是戰鬥到天明瞭。

而大區域戰鬥的人羣,還在瘋狂廝殺着,只是幾乎少了一多半的人,全都倒在了地上,昏迷,受傷。

此時的各個扛把子也都是受傷的受傷,流血的流血,天炎軍團遠遠沒有想到冥輝軍團的戰鬥力會是這樣的強悍。

雖然天炎會和南宮會剛剛戰鬥完,但是倆股力量合併在一起,就已經去掉了這所謂的藉口,已經徹底的不存在了。

可是此時的天炎戰隊竟然抵抗不住了冥輝戰隊的攻擊,扛把子的人數也在減少。

冥輝會一直藏龍臥虎,特別是天炎會從來沒有見過的八個人,全都是穿着一件血色的衣服,頭髮留的極其的長,恰好遮住了一隻眼睛,可是絲毫不影響他們的戰鬥力。

這八人的戰鬥力極其的強橫,用的都是同一種功法,而且還有陣法,合練之法,就是這八個人,已經擊敗了天炎十幾個扛把子。

而且將塊頭,天涯,玉飛等人全都打成了重傷,天炎軍團已經到了危機,到了缺人手的時候,雖然成員人數還是很多,但實力強的扛把子已經很少。

超品俠醫 ,司徒刃,孤獨月夜,巨人幾人來抵擋冥輝會強有力的衝擊,可是冥輝軍團的強手,實在太多。

上官浩漫,西門雷,弒殺,天殺,無殺等七殺,還有屬於北冥輝的貼身護衛八大金剛,最強的八大金剛。

現在的天炎軍團已經有些凌亂,被打的分離了開來,此時的巨人正被八大金剛圍攻着,龐大的身軀已經滿身傷痕,戰鬥的動作也開始了搖搖晃晃,可是巨人卻是依然瘋狂的戰鬥着,根本無所畏懼。

沒一滴鮮血流失,就是每一次被擊中,巨人已經被擊中了無數次,終於其中一個穿着血色衣服的男人,一個飛腳直接踢中了巨人的頭顱,巨人頓時頭腦一昏,便是重重的向着大地倒去。

而正在這時解決掉身邊人的司徒刃,迅速的大吼一聲。

“巨人。”

同時便是快速的向着巨人衝去,因爲此時的巨人已經是危在旦夕,此時八人中的一人,已經是快速躍起,準備再次重重的來一擊,即使強壯的巨人接受到這一擊也是夠嗆,因爲此人必定是要擊中頭顱。

司徒刃瘋狂的加速,迅速的起跳,就在男人要踢中巨人的時候,司徒刃重重的踢中了男人,直接將男人踢飛,然後便是與之其他已經人戰鬥在了一起,只是司徒刃一個人很戰勝這八人。

此時的南宮城峯正在和七殺戰鬥,也是艱難的抵抗着,孤獨月夜和上官浩漫戰鬥着,還算能夠堅持的住,其他的扛把子都依然被打倒在地,楊學習也早已經是昏迷了過去。

天炎軍團到了敗的時候。 實力與之運氣已然不站在天炎軍團這邊,天炎軍團敗退的速度已經極其的快速,所有的人都聚集在了一起,由於被對方隱藏實力的攻擊,普通成員損失慘重,全都是重傷倒在地上,此時只剩下了一百多人,還有十幾個扛把子。

所有的人全都站在了一起,頭破血流的注視着還有幾百號人的冥輝軍團,而且冥輝會七殺還有三殺,八大金剛還有五個,上官浩漫和西門雷站在一起,相互攙扶着。

“你們敗了,終究不是我們冥輝會的對手。”上官浩漫略顯艱難的說道,顯然是受了點傷,但是滿是血跡的臉龐浮現着猙獰的笑容。

“呵呵,敗? 想把我說給你看 ,就你們還想打敗我們,來吧,看看誰會敗。”同樣滿是血跡,還滿是傷痕的巨人,艱難的嬉笑吼道,已經顫顫巍巍的龐大身軀,已然是即將要倒下的節奏,但巨人還在堅持着,不到最後的勝利,自己絕不倒下,這就是巨人的恆心,同樣也要見到炎天得勝歸來。

“那就隨你們的願,兄弟們給幹掉他們,讓他們在我們的腳下臣服。”上官浩漫獰笑的吼道。

南宮城峯這時也是大聲說道:“這是最後一站,就算戰到最後一人,也要將冥輝會打敗,兄弟們給我衝。”

天炎軍團迅速的動了,即使已經是傷上加傷,但也毫不懼怕,全都大喊着憤憤的衝向了冥輝軍團,而冥輝軍團則也是浩浩蕩蕩的衝向了天炎軍團。

雖然人數上,實力上已經落了下風,但是氣勢上卻是絲毫沒有低於對方,彷彿還要高於對方。

很快倆支軍團便再次戰鬥在了一起,無比的迅速迅猛,手中已經有了痕跡裂縫的板凳腿狠狠的向着對方的頭顱掄去,便是腦袋開花,無比的迅速,無比的瘋狂。

一次碰撞便有幾十人倒在了血泊中,而經受了上萬大戰的大地,已然是裂痕猙獰,就快要崩塌的樣子。

巨人和司徒刃齊齊衝向了八大金剛,也就是現在還能戰鬥的五人,二人對五人,巨人還是受重視,勉強戰鬥。

此時的巨人竟然直接掄着一個穿着紅色衣服的男人,就是八大金剛五人中的其中一人,直接是被巨人抓到機會當做了武器,很是瘋狂。

一時間其他人根本近不了身而司徒刃也是趁機展開進攻,快速的衝向了一個穿着血紅色男人,手中的短劍已經拿出,鋒利的光芒也隨即閃現,明亮的刀光竟然將男人的眼睛閃了一下,而就是這麼一下,司徒刃的短劍刺向了男人的胸膛,男人呆滯了一瞬便是快速躲避,但還是被司徒刃劃上了胳膊,衣袖破爛,胳膊也被劃出了血跡,可是就在這時另一個血衣男人瞬間就出現在了司徒刃面前,一拳打在了司徒刃虎口上,手中的短劍也隨即被打飛,帶着凌厲的光芒,由底到高刺入了冰冷的大地之中。

司徒刃連忙快速後退,可是男人的攻擊絲毫不減,同樣快速的前衝,衝向了司徒刃,而就在危機的時刻,巨人怒喊一聲將手中轉了無數圈的男人扔向了司徒刃和男人的方向,宛如一顆**一般,時間正好躲開了司徒刃,砸向了男人,攻擊司徒刃的男人迅速的躲避,向着一邊躲去,被巨人扔出的男人,也重重的砸倒了地上,大吼一聲沒有了聲音。

其他四金剛怒喊一聲,極其瘋狂的衝向了巨人,還有司徒刃,攻擊的速度更加的兇猛,一時間巨人有些抵擋不住,靠司徒刃來維持,焦灼的戰鬥,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必定會敗。

此時的南宮城峯也是陷入到危機的時刻,被七殺中弒殺,天殺,地殺,圍攻着,還有飛少,西門雷,一共五人來圍攻南宮城峯,畢竟南宮城峯是天炎軍團中除了炎天最強悍的存在。

南宮城峯穿着藍白相間的衣服,衣服已然是開了口,猙獰可見的傷口也浮現了出來,南宮城峯剛剛動用重力,擊退了飛少,可是西門雷和弒殺便到了,極其瘋狂的攻向了南宮城峯,南宮城峯用手掌對上了西門雷將西門雷擊退,可是弒殺卻是速度奇快,鬼魅的踢中了南宮城峯的胸膛。

南宮城峯迅速吐出了一口鮮紅的血液,飄向了夜幕的半空,但是南宮城峯卻是毫不退縮,英勇無畏的衝向了快速衝來的弒殺。

“玉林掌。”南宮城峯怒吼一聲,對上了衝來的弒殺,音爆聲瞬間響起,南宮城峯依然站在原地,而弒殺卻是暴飛了出去,雖然弒殺敗了,但還有倆個人存在,那就是天殺,地殺,天殺沖天際下落,拳頭向着南宮城峯的頭顱砸來,帶着凌厲的弒殺之風。

而地殺則是從南宮城峯的後面,衝出了夜幕,踢出了飛踢,踢向了南宮城峯的後背,速度簡直就是閨蜜幽靈一般,不愧爲冥輝會七殺,也可以想象的到北冥輝的實力是多麼的強悍,如果單靠天炎會和南宮會的話,根本就沒有戰鬥的可能。

南宮城峯自然感覺到了危險的信息,迅速的快速的向前衝去,可是已經是晚了,後面的地殺如一陣風,襲向了南宮城峯,腳掌重重的踢上了南宮城峯的後背。

南宮城峯,順便便是向前倒去,而就在這時天殺也是到來,重重的用拳頭砸在了南宮城峯的後背之上,更加的加快了倒在的速度,南宮城峯便是不甘的倒在了地上,南宮城峯倒下去的瞬間,彷彿大地都在顫抖。


南宮城峯被擊敗,但是卻是以一人之力,擊敗了對方三人,此時的飛少已經是深受重傷,西門雷也是手臂骨折,弒殺依然是站不起身,而南宮城峯此時正在被天殺和地殺瘋狂的踹着。

幾乎已經沒有人能來救援南宮城峯,此時的孤獨月夜正在於上官浩漫戰鬥着,上官浩漫的戰鬥力極其的強悍,孤獨的月夜也是漸漸堅持不下來。

只見被上官浩漫重擊一次,然後被另一扛把子重重的打在了頭上,頭暈目眩的孤獨月夜便是重重的砸倒在地。

而此時的炎天和北冥輝真正到了白熱化的階段,炎天舞動着龍槍,已經舞出了十幾只藍色長龍,炎天所在的區域已經是靈力涌動的極其瘋狂,大地上的沙土已經被靈力所控制的風,吹的滿天飛舞,與之蒼龍一起瘋狂的衝向了此時漂浮於空中的北冥輝。

而北冥輝也是低念着話語,手中的倆柄黑虎短劍,在真氣的控制下漂浮在了空中,不斷旋轉着,漸漸的在真氣的籠罩下,數十隻帶着翅膀的黑虎咆哮而出,全都衝向了飛來的藍色蒼龍,藍色蒼龍長着血色大口,向着飛來的黑虎想要極其吞噬。

升級版的龍爭虎鬥就要真正的相遇,究竟誰勝誰強,幾個瞬間便是可以見分曉。

龍鳴之聲,虎嘯之聲,在這沉寂的夜晚瘋狂而轟鳴的響起,絕對是驚天動地,震撼人心,風吹的更加猛烈,就連之天際也是有些變化,黑雲徹底的籠罩了月亮,就連滿天的星斗也全都也消失不見。

彷彿馬上就要變天的樣子,而這時的龍與虎也終於相碰撞,蒼老吞噬了猛虎,猛虎撲滅了蒼老,龍爭虎鬥必有一傷,虛幻的龍和虎已然是相撞之後,消失了幾條和幾隻。


但終究龍要強於虎,只見在只剩下三條蒼老的時候,將倆只猛虎徹底的消滅,和三條龍也只剩下了一條,而僅剩下的一條藍色蒼老,張着血盆大口衝向了北冥輝。

此時的北冥輝依然是動用了全部的實力,真氣也已經消耗殆盡,完全沒有了戰鬥力,只能眼看着蒼老衝向了自己,吞噬了自己,沖垮了自己,帶着滿臉的震撼之色,帶着震碎了心,吐出了一口鮮紅的血液,重重的砸在了大地,將大地都是砸出了一個坑,落地之後,蒼老才消失不見,一切風輕雲淡,風也漸漸小了起來,只是雨絲卻是下了起來。

炎天也是靈力消耗的極其多,身體之中只剩下了一成的靈力,站在地面的炎天,看着倒在地上掙扎着想要起身的北冥輝,淡淡的說道:“北冥輝,你敗了。”

然後便是不等北冥輝說話,便是快速的向着夜幕中衝去,準備回到原來的戰場,而北冥輝在炎天走後,看着消失的背影,艱難的說道:“我……我敗了。”

然後便是閉上了眼睛。

雨在這時也越下越大,彷彿要衝垮萬物的樣子。

炎天速度的極其的快速,因爲心裏已經有了不詳的預感,如果自己慢那麼一瞬的話,就會失去其中一位好兄弟,炎天越衝越快,比之鬼魅還要鬼魅,簡直就是神速。

此時大戰場內,南宮城峯還在被狂踹着,巨人同樣被擊打着,司徒刃也是落入了下風,漸漸抵擋不住衆人的攻擊,孤獨月夜也已經是昏迷不醒,而天炎軍團也僅剩下了幾十人還在維持着,但很快就被全部消滅。

此時的巨人被穿着血色衣服的男人瘋狂的擊打着,龐大的身軀已經變得的脆弱起來,雨水沖刷着猙獰的傷口,已經是危在旦夕。 天炎軍團幾乎所有的人都有了生命的危險,或許一秒,或許一分鐘。

此時的巨人靠着龐大結實的身軀抵抗着衆人的毆打,一次次起身,一次次被再次擊倒在地,但深受重傷的巨人還是堅持着,等待着他的歸來。

南宮城峯,司徒刃等人也是被圍攻着,堅持着,而此時天炎軍團的普通成員只剩下了不到30人,手中的板凳腿早已經是滿滿的血跡,也已經有了猙獰的裂縫,三十人的白色衣衫早已經破爛無比,鮮紅色血液在不停的流淌着,但衆人皆是熟視無睹,已經處於了瘋狂狀態。

而此時的冥輝軍團還有不到300號人,十倍的差距已然是敗局已定,只要再來一波攻擊,天炎軍團就會全軍覆滅。

只見冥輝軍團也在不再猶豫,幾百號人迅速無比的向着站在不遠處緊緊站在一起的天炎軍團不到三十人衝去,掄起了手中沾滿血跡的板凳腿,滿是猙獰的笑容,彷彿已經知道冥輝軍團會踏上華夏大學的巔峯。

在狂叫聲中,天炎軍團和冥輝軍團再次相遇,全都是無所畏懼,全都是瘋狂無比,而此時的天炎軍團扛把子之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人被一個個幹倒,卻無能爲力。

而就在天炎軍團悽慘的只剩下倆個人的時候,一個藍色身影出現在了殘破的大地上,速度特別的快,瞬間便是衝到了正在毆打巨人的八大金剛的其中幾人,手中的龍槍已經是龍鳴起來,瞬間便是刺中了其中一人,直接挑了起來,瘋狂無比的扔到了遠處,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見懂啊突然襲來的炎天后,幾人迅速的躲避可是,已經是晚了,現在的炎天幾乎是爆發了全身的力量,勢要擊敗對方,不然靈力耗盡的時候,一切都完了。

擊敗一個男人後,炎天便是速度奇快的竄到了另一個飛速退去的男人身前,直接是踢出了連環腿,直接男人踢倒的暴飛了出去,鮮紅瞬間渲染了沉重的夜幕,再次以光速擊敗一人。

現在只剩下了倆人,這倆人面帶震撼之色,一個男人直接驚懼的詢問道:“輝哥,哪裏去了?你怎麼會一個回來?”

“你也真傻,我一個人回來,意味着你們輝哥已經敗了,是死是活看的他的造化了。”炎天繼續前衝,邊邪笑的說道。

炎天一點時間都不會耽誤,耽誤一秒,其他的人就會有危險,炎天的歸來,自然而然的激起了天炎軍團的頹勢,連之扛把子在內僅剩下十幾人的天炎軍團,奮力的開始了反擊,因爲炎天回來了,他們心中的神回來了,那就是意味着北冥輝已經敗了,有炎天在對方就算人在多,也是不值一提。

司徒刃,孤獨月夜,南宮城峯全都奮力的站起了身,拖着殘缺的聲音開始了猛烈的反擊,而巨人卻是怎麼也起不來了,只能滿臉艱難之色注視着炎天戰鬥。

炎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解決掉了其他二人,便是支援南宮城峯,此時的南宮城峯被天殺,地殺合力攻擊着,就連之西門雷也是艱難起身參加了戰鬥。

首先炎天便是將長槍直接扔出,迅速而準確無誤的刺到了地殺,直接便是在重槍的力量向後飛去,而炎天也在大步流星的衝到了噴血暴飛的地殺面前,重重的踹到了地殺的胸膛,然後快速拔出了龍槍,然後身都沒有轉,直接向後刺向了正在猛烈攻擊南宮城峯的天殺,瞬間便是被刺穿,炎天快速的轉身,迅速拔出了龍槍,隨着龍槍的拔出,狂暴的鮮血噴出來,天殺帶着滿臉震撼的神色癱軟的倒在了地上,閉上眼睛的瞬間也是極其的不甘。

現在只剩下了西門雷一人,西門震驚加驚恐的看着拿着龍槍宛如一尊殺神的炎天,身軀都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本以爲即將要勝利的戰役,卻沒有想到炎天突然殺了回來,西門雷也明白,炎天一個人回來,那代表着北冥輝被擊敗了,頓時就沒了信心。

西門雷開始後退起來,可是炎天確實毫不猶豫的衝向了西門雷,根本不給西門逃跑的機會,手持龍槍,奮力的踢向了西門雷。

西門雷見跑也跑不了了,就狂吼一聲,瘋狂無比的衝向了炎天,從身上拿出好幾把匕首,直接是飛向了炎天,邊衝邊飛着,炎天在空中用龍槍大飛着飛來的匕首,終於西門雷最後只剩下了一把匕首。

已經彈盡糧絕的西門雷,便是直接衝向了衝來的炎天,沒等西門雷近身,炎天突然加快了速度,就連龍槍彷彿是長了一截,直接刺穿了西門雷的身軀,然後直接甩了出去,砸到了大地之上。

回來的幾分鐘之內,便是解決了七人,堪稱瘋狂,解決完西門雷之後,炎天並沒有停留,而是直接衝向了上官浩漫,此時的唯一大敵就是上官浩漫,解決了上官浩漫,勝利必定是握在了手中,經過幾分鐘的拼命,炎天的靈力只剩下了一成,一刻也不能耽誤。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