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下有數位修士端坐巨石之下,運行着靈力在做修煉,白毅看到這一幕也疾馳上前,想看個究竟!

2021 年 1 月 30 日

有數十位修士腳踏靈力在這湖泊上行走,清晰可見,他們腳下的靈力又削又薄,居然在這湖泊之上滑行!

這一幕白毅從未見過,頓時來了興趣,連忙上前詢問道“這位道友您好,在下修爲低弱,不知您在這湖泊之上滑行這是在修煉什麼?”白毅十分有禮,一臉的興奮。

一旁的修士看了白毅一眼,咧嘴笑道“你這聚靈境三重天的修爲也敢獨自一人在這莫疆山脈裏磨鍊?罷了,與你說說也無妨!

我們這是在壓縮靈力!像我們靈動境的修士要想突破到歸一境還可是無比的難!歸一境可是一個分水嶺!踏上歸一境就等於從此脫離俗身了!

最爲關鍵的還是這靈力會發生一種質變!因此我們在這不斷的壓縮靈力,改變自己體內的靈力纔是上策啊!”

“原來如此!那瀑布哪兒的修士又是在修煉什麼?”白毅若有所悟的點了點頭,看向瀑布的方向再次問道。

“他們?哼,那瀑布一瀉千里,其衝擊力無比恐怖!你沒看到他們一個個的用靈力相互抵抗嗎?那是在修煉自我的韌性與靈力的延綿之力啊!這都是靈動境修士修煉的地方,我勸你莫要胡亂模仿,要不然傷了根基那就得不償失了!”這修士若不是看到白毅彬彬有禮否則斷然不會理會,畢竟一個聚靈境的修士誰會在意?

“明白!感謝道友提醒,在下定會銘記在心!” 執禮 ,感謝道。

隨即,白毅看向了瀑布,立馬向着前方急馳而去,這壓縮靈力不是他現在應該修煉的,但是這瀑布的修煉,自己可以嘗試一下! 其他的修士看到無極聖地的六個神人境後期修士,都對神人境中期的楊恆客客氣氣,全都驚訝不已,看向楊恆的眼神也全都變了。

夜家和陌家的人面面相覷,心中已經萌生了退意。

他們和楊恆都已經是死仇,如果楊恆現在要對付他們的話,他們只有死路一條。

阮景天陰冷的臉上也全是震驚,心裡隱隱的明白楊恆可能是無極大聖的一個大人物,不然會讓光明尊者這麼看中。

還不等楊恆說話,之前幫他擊退了烽煌神人的一個修士走出來客氣說道:「原來你也是無極聖地的,我們去其他地方看看,這件事就不攪合了,後會有期!」

肥胖修士看到自己這邊少了一個陣營,臉色變的越來越難看,心裡想走,但又有些不甘心。

「你們還不走的話就沒機會了!」楊恆對著無極大世界的修士冷聲說道。

「你有種!我們走著瞧!」肥胖修士憤憤地說了一句,帶著人灰溜溜地走了。

楊恆一聲冷笑,上前把漂浮在空中的那件法寶拿了過來,說道:「這兩件法寶放在這裡這麼久都沒人要,那我就勉為其難收下了。」

光明帝庭的那些修士面面相覷,卻沒有一個敢做聲的。

楊恆把兩件法寶收了起來,對銘禎等人說道:「這次就辛苦你們了,等我下次會無極聖地的時候,給你們每人發一件尊級法寶和尊級功法!」

光明帝庭的修士聽了楊恆的話,立即變得目瞪口呆。尊級法寶和功法,在他們這些家族都是最頂級的存在。

而楊恆卻每人發一件,就算光明尊者也不一定能有這樣的底蘊,這已經完全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無極聖地的六個修士一個個也是驚喜不已,不停的向楊恆道謝。

楊恆看到夜家和陌家的人想走,他立即上前將他們攔下,冷聲說道:「剛剛你們不是說要殺了我嗎?怎麼現在還不動手?」

銘禎等人跟了楊恆這麼久,立即明白了楊恆的意思,直接把夜家和陌家的人圍了起來。

「既然你們不動手,那我就不客氣了!」楊恆一聲呵斥,接著把小翼、火雲和魔甲全都叫了出來。


這三隻凶獸雖然都只是神人境中期修為,但是他們的身體要比普通的修士強悍無數倍,在這片空間反而更佔優勢。

而且楊恆他自己把這裡的兩件法寶全部拿了,也不想讓阮家和巨金商會的人出手幫忙欠下人情。

「哼,大不了就是一死,我們會怕了你們不成!」夜家的中年修士一聲大喝,隨即朝著火雲撲了過去。

夜家、陌家和左家總共也才七個修士,普遍的修為都要比無極聖地的修士低,加上還有三隻化形凶獸的幫忙,他們很快就節節退敗。

楊恆雖然沒有出手,但一直在觀察場上的情況,防止對方使用道符之類的東西。到時候銘禎等人很有可能會隕落。

「我是左悠揚的堂哥,我跟你沒仇,你就放了我吧!」左家的一個神人境後期修士,突然對楊恆乞求說道。

楊恆想了一下之後,還是讓小翼和火雲沒有再攻擊左家的這個修士。

他看的出左悠揚對整個左家還是有很深的感情,再說左家跟他也沒有很深的仇恨。他擔心殺了對方,到時候會讓他跟左悠揚有什麼隔閡。

夜家和陌家少了一個幫手,情況越來越糟,不停地對左家修士破口大罵。

越是到這個時候,楊恆越擔心這些人會使用什麼底牌,更加的不敢分心。

左家修士脫離戰鬥之後,拖著受傷的身體朝著楊恆這邊走來。在離楊恆還有幾丈遠的時候,他突然拿出了一張道符,大聲喝道:「去死吧!」。

楊恆看到對方已經催動那了張道符,立即祭出風靈珠,一道百丈高的颶風撕裂著周圍的空間朝著前面飛去。

一道刺眼的白色光芒才道符上發出,帶起無數的空間裂縫,直接擊在了卷過來的颶風上。

「轟…」

颶風和白色光芒同時消散,化作一股強大的起浪席捲而開,將楊恆的身體直接被震飛,像斷線的風箏朝著虛空的深處飄去。

楊恆嘴裡的鮮血一股一股噴了出來,身體也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一直飛退了好幾里,他的身體才開始慢慢停了下來。

還沒等他的身體停穩,楊恆又察覺一道小型的颶風朝著他這邊席捲過來。

他想也沒想,立即躲進了萬道玄玉裡面,然後吃下了一顆療傷的丹藥,將神識慢慢釋放出去。

將他捲走的颶風並不強烈,他釋放出去的神識,雖然被空間波紋震散了很多,還能勉勉強強看到周圍的情況,同時發現萬道玄玉已經被卷到了颶風中間。

「你還不趕緊療傷從這道颶風裡面出去,等它越變越強了,萬道玄玉也會直接被攪碎!」道靈的聲音突然響起。

「就算我的傷好了,只要從萬道玄玉里出去,也馬上就會被颶風攪碎啊!」楊恆回道。

「等你傷好了,我帶你從颶風出去,你現在的身體狀況,沒辦法承受這麼大的力量。」道靈冷聲回道。

楊恆沒再說什麼,把神識收了回來,專心開始療傷。


萬道玄玉裡面的空間沒有日月交替,也沒有明暗之分,楊恆估摸著他用了兩天多的時間才把身上的傷養好。

然後他的身體被道靈控制,一股強大的力量包裹著他,讓他從那到颶風裡飛了出來,然後一路狂奔,擺脫了那道颶風。

楊恆出來之後特意看了一下那道颶風,體積和威力都已經比兩天前大了不少。

「看來這虛空深處果然危險重重!」楊恆心中暗道。

若不是道靈的話,他還會傻傻的呆在萬道玄玉里,到時候他估計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楊恆在虛空中停下來的時候,道靈的力量也被收了回去。

沒有了道靈的幫忙,他的身體也被壓到了舉步維艱的地步。

楊恆往四周看去,發現到處是空氣暗流和一些隕石,偶爾還能看到一些颶風朝著別的方向席捲而去。

他估計自己已經脫離了虛空秘境的邊緣地帶,心裡也開始有些擔心。

要是不他之前運氣好一點,遇到的颶風威力不大,他早就已經連屍體都找不到了。

楊恆接著把自己的神識慢慢釋放出去,在一里以為的一個地方,發現了一個穩定極高的地方,連他的神識都能感覺到一股灼熱感。

「難道這就是冥崆所說的由星辰之力凝聚而成的極熱的地方?」楊恆小聲嘀咕道,同時抬腳朝著那個地方小心翼翼地走去。


一路走走停停,楊恆慢慢習慣了周圍的壓力,用了一天多的時間來到了那個溫度極高的地方的外圍。

眼前入目皆是一片刺眼的暗紅色,撲面而來的熱量讓他隱隱嗅到了一股毀滅性的味道。

「好濃郁的火屬性靈氣!」楊恆心中大喜,這個地方絕對是一個練體的絕佳之地。 白毅來到了這瀑布前,他看見有七八位修士端坐在這瀑布下,猛烈的流水擊打在他們運轉的靈力上,這靈力像是平靜的湖面本波瀾不起,但是與這急流相碰的瞬間,產生了驚人的震動!

好像隨時都會破滅一般,顯得極爲兇險,白毅也看到了這幾位修士皆是一臉的凝重之情,一個個的都是滿頭大汗,臉上無不是青筋暴露,一副充血之態!

他們都是靈動境的修士,在面對這強大的流水都表現出了這般模樣,可想而知這瀑布流水的衝擊力定是異常兇猛!

白毅有自知之明,並不認爲自己也可以像這些靈動境修士一樣,修煉靈力,畢竟這聚靈境的修爲與靈動境之間的差距簡直是雲泥之別,無法放在一起相提並論,因此要是也跟風修煉定會吃到苦頭!

看了看這瀑布許久,白毅找到了一處分支,這從上往下的流水顯得細小許多,這衝擊力也顯得並不猛烈,白毅連忙走了上去,脫下了上衣,做在了石頭上,一心靜坐!

“嘩嘩譁···”

“嘩嘩譁···”


這分流的水勢雖然沒有中心狂猛,但是依舊猛烈,畢竟這流水是從千米的高山上流淌而下,白毅瞬間淋溼在了流水之中,他全身頂着湍流不息的流水,身後已然一片通紅。

這股股流水好似一把把鋒利的刀子一般,在肆意的撕裂肉身!

僅僅是片刻的時間,白毅全身已然多處破裂,鮮血不斷流出,隨着流水的衝擊融合在了一起,轉眼間白毅這片區已然是一處血池!

白毅感到無比的疼痛,但他在堅持,他在修煉肉身!他嘴裏不斷的默唸着混沌一元煉體法的口訣,開始緩慢的自我修復,但是這一幕在別的修士眼中可是無比瘋狂的舉動!

“看!那聚靈境的修士是在找死麼?明明體內靈力還不夠純厚,居然也敢在這湍急的瀑布之下修煉!”

“嗯?這這這···”

“不對!你們睜大眼睛好好看看,他並沒有在修煉體內的靈力,他身外並無絲毫靈力的波動,他這是在煉體!”

“果然是在煉體!沒想到這聚靈境的小子居然選擇了這麼艱難的一條路!”

“是啊,縱觀整個修仙界,還無幾人是靠煉體走上巔峯的!但是若真能走上巔峯必定極爲強悍!”

“不錯!就是不知這小子能堅持多久了!哼,我看啊,他堅持不了三天!”

“哈哈哈,我們還是趕緊繼續修煉吧!他有他的路,我們也有我們的路!”

一旁的散修看到白毅煉體的這一幕皆是震驚了一下,緊隨其後便再次各自修煉起來。

白駒過隙,時光荏苒,轉眼便是一個月! 透視小村醫

可他就是這般堅毅的堅持了下來,現在這片急流他已然完全適應了,他緩緩站了起來,走向更爲兇猛的急流下,他感到自己的血肉之軀比之前更爲結實,心裏也是暗自欣喜,不過這煉體絕非一日之事!

他以及如既往的端坐與石頭上,再次適應着流水的衝擊!

“這片流水倒是比之前更爲兇猛,但也只是兇猛罷了,相比不久,我便能與他們一樣,坐在那正中心修煉!”

白毅看着瀑布中心緩緩而道,那正中心的流水最爲兇猛,因此他也充滿着一絲嚮往與期待!

果不其然,他在這兒僅僅是帶上了十日便以習慣了這片流水的衝擊,便再次向前方走去,他在向瀑布中心一步步靠去,他全身的傷痕已經數不清,但是他更能感應到自己的身體是越發的結實與剛硬了!

光陰似箭,轉眼又是一個月過去了······

在這一個月之中,白毅天天都在修煉肉身,他沒有動用一絲靈力來抗衡這水勢的衝擊,全部靠着強大的毅力與堅強的心在做支撐,他也知曉若是自己一步步的靠近這瀑布中心,也不知何年馬月才能走到。

因此他在半月前便跨越千米之距,來到了這瀑布的正中心,他耳邊聽到了極爲湍急的流水聲,四周除了這流水嘩嘩之聲外,便再無任何聲音!

白毅看見那瀑布中心四周的巨石早已千瘡百孔!這是水滴石穿但令人詫異的是,普通的石塊在這瀑布之下不到片刻便化作石粉融於水中,這正中心的石頭全是上百年的巨大磐石!


可以想象這正中心瀑布的衝擊力已然達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

白毅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氣,隨即伸展開了雙手,一步走向這瀑布的正中心!

“唰唰唰!!!”

“噗呲噗呲···”

這剛一進入其內的白毅,便感到這衝擊力像是無窮的威壓一般,逼迫自己有一種臣服之感,第一便是水流的沉重!這正中心的流水不像分支一般涓涓細流,這是大片大片的傾盆而下!

第二便是水流的速度!其速無比湍急,應接不暇、層出不窮!僅僅是數息之間,白毅全身傷痕已達百處之餘!

大量的鮮血順着破裂的皮肉流淌而下,轉眼白毅已是一個血人!無時無刻的不再流血,這湍急的流水如同利刀一般,在割破他的皮肉,在碾碎他的身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