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有修爲?女子冷冷的說道,雖然對劉笑天充滿了鄙夷,不過對於劉笑天能夠走到這裏還是有一點兒驚訝。

2021 年 1 月 30 日

要知道即使修爲很強大的強者,走到這裏的時候也會掛彩,但是眼前這個戰戰兢兢人畜無害的傢伙根本沒有任何修爲的。

劉笑天點點頭,算是同意了女子的看法,現在的自己確實沒有任何修爲,這真是一件悲催的事情,面對女子的這一擊,劉笑天根本沒有任何躲閃的餘地。

但是就此能夠放過劉笑天嗎?顯然不可能。

女子陷入了沉思,總不能對這個沒有一點兒修爲的傢伙下殺手啊,對於一個沒有一點兒反抗餘地的傢伙來說,女子似乎失去了興趣下殺手,就像人們面對一隻狼與一隻羊,要是一個人能夠同時殺死這隻羊與狼,毫無疑問,這個人肯定會對狼下殺手,以便顯示自己的強大與力量,而對於人畜無害的羊來說,這個人肯定下不了殺手,狼有臨死一擊,而羊沒有。

我對你怎麼走到這裏充滿了無盡的好奇,女子緩緩的放下冷冰冰的長劍,貌似極不情願,但是隻有這一種選擇而。總不能一劍刺穿眼前這個沒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廢渣吧?

很簡單,因爲我懂得醫學。劉笑天淡淡的回答道。

奧,女子似乎很感興趣,然後開始打量起面前的這個貌不出樣的傢伙,瘦削的身子,一張蒼白的臉龐,一雙眼神卻如同汪洋大海般深不可測。

那你看看我有什麼病嗎?女子戲謔的說道,對於這個其貌不揚的傢伙,女子還是很好奇的。

姑娘,你的身子很好,絕對沒有任何瑕疵。我敢肯定……話還沒有說完,一把長劍就抵在了劉笑天的喉嚨,冰冷的長劍令劉笑天呼吸都很困難。

好了,好了,我不說了,我就說真話,女子你最近氣色不太好,說明你的飲食不太好,從而可以肯定女子你的月經不調,我估計你是練了一種什麼功法而導致的,這種功法雖然特別的厲害,但是如果一直這樣下去,女子你的絕美的容顏會慢慢變黃,最後將會慘不忍睹……

女子身子不由得逗了抖,眼前的這個看起來室友十五六歲的男子,卻會有這麼一手,確實正如劉笑天所說的那樣,這位絕世美女有這種疾病,正因爲有這種不可啓齒的疾病,所以女子打聽來了這樣一處祕方,說是浮雲山這處瀑布具有消除這種疾病的作用,然後女孩千辛萬苦的找到了這裏,但是十幾天過去了,對自己的身體功效並沒有起了很大的作用,何況更倒黴的是今天竟然被一個陌生人無緣無故看光了自己的身體。

世間那個女子隊自己的容貌不介意,雖說這是個以實力爲尊的世界,你實力強大,你便是這個世界的王,但是你若有實力,你更有令天下一羣畜生羨慕的完美身材,那邊是錦上添花。

那你有沒有辦法可以治這種疾病?既然對方已經知道一切,女孩子貌似也是個爽快的女子,並沒有出現氣急敗壞或是不承認的現象,不表態就算是默認。

這讓除了一身冷汗的劉笑天驚歎不已,真是天不亡我也,劉笑天沒有想到自己的胡亂一說,竟然真真實實的說中了女孩子的痛楚,要說對醫學的瞭解,劉笑天直至個半吊子。

一件事情,耳濡目染多了,也就知道的多了,這便是老年人的優勢。

天珠花可以治療你的疾病,只是這天珠花特別的難得到,天珠花不僅生長在浮雲山的內部森林裏,每五年開花一次,我們很難遇到,更重要的是天珠花旁邊還有四級妖獸的呵護,那就相當於人類中的戰靈級別的高手,所以這件事情……劉笑天說着故意買了一個關子。

其實劉笑天想得到天珠花對自己的打算更是多與對別人的打算,如若只靠自己的話,肯定不能得到天珠花。

人不爲己,天誅地滅,劉笑天一直不是那麼心胸開寬的人。

嗯,好,這樣吧,我幫你得到天珠花,不過你要答應要治好我的病,女孩羞澀的說道,這個病對自己的心理負擔確實太大了,那個女孩願意昨天還是吹彈可破的皮膚,一夜間回到了老黃的地步。

走吧,劉笑天也不想耽擱時間,劉笑天可是清楚的很,這浮雲山就是一個標準的定時**,一個不小心就會惹來命喪黃泉的下場,不過有着這位不知道啥來歷,用下半身想也能知道這女子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劉笑天的膽子也打了起來。

女孩子點點頭,跟着劉笑天繼續向着山林深處行進,雖然在中途遇到了一些妖獸的圍堵,但是這些妖獸很明顯沒有人的智慧高,最後一一慘死在這位如同冰天雪地裏冷漠的女子的劍下。

你看那是什麼花?女子看到一朵及漂亮的花朵之後大聲喊道。

劉笑天趕緊打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在這種地方可不是冒着玩的,弄不好引出那個變態傢伙,估計自己要比中彩票還要掛的徹底。不過這句話並不是劉笑天說的,而是猥瑣大學生的口頭禪,劉笑天雖然不知道彩票爲何物,不過劉笑天用半顆腦袋想,這猥瑣大學生口中所謂的彩票一定是一個不坑死人不罷休的玩意兒。

你想害死我啊,劉笑天現在佔據領導的位置,當然乘勢做一番領導者所具有的素質,居高臨下,我要死死的將你纔在腳下,等若劉笑天治好這女孩子的病,或許他們兩個就回歸到了形同陌路的情況,如同分手的情人,再不會有任何交集。 魔族十大聖急忙開啟源陣,不過當猴哥的棍子砸下的時候,源陣卻像是紙糊的一樣,瞬間崩塌,魔王星劇烈震動,星球上的魔族族人被當場震死了不少,

「這猴子瘋了,我們快走,」

魔族大聖們把魔王星收起來,遁入星空深處,

猴哥手中的棍子暴伸數百里,橫掃星空,棍子沿途所過之處,星空撕裂,十大魔王急忙出手抵擋,十個人聯手也沒能抵擋住,他們的肉身全都被毀,只有元神四散逃走了,


一個大聖是很難殺死的,當然,如果猴哥盡全力追殺的話,殺掉魔族十大聖也並非是難事,

不過,猴哥並沒有追殺魔族的人,他又朝著神魔大陸飛去,

剎那之間,猴哥便來到了神魔大陸,一股超越大聖的氣息席捲整個神魔大陸,

神魔大陸上,顧念奴和姬瑤光同時抬頭看著高空,玉容上露出駭然之色,與此同時,其他神魔族的人也大驚失色,

「不是孤鴻子……會是誰,」魂墨飛出了神魔大陸,黑暗老祖等大聖緊跟在後面,


看到來人是猴哥,黑暗老等人都是一驚,只有魂墨依然非常平靜,笑道:「我早就知道,你不可能只是大聖而已,你果然已經突破了,」

「可是你讓人去追殺老八的,」猴哥冷冷開口,

「是又如何,」魂墨笑道,如今他可不怕猴哥,畢竟他也已經突破到了准帝境,

聽到魂墨的回答,猴哥沒有繼續說話,而是一棍子砸向了魂墨,星空破碎,根本承受不了這一棍之力,

魂墨神色凝重,背後噬魂之氣暴漲,化作一隻大手抓向了金色棍子,

碰的一聲,那由噬魂之氣凝聚成的大手粉碎,化作一團團黑霧,金色棍子的勢頭也被阻止了,沒有繼續砸下,

魂墨朝著猴哥飛去,身上釋放出了噬魂之氣,把他整個人都包裹了起來,噬魂之氣浩浩蕩蕩,席捲方圓千萬里,所有生靈的靈魂都被噬魂之氣吞噬了,

猴哥也被噬魂之氣籠罩住了,

黑暗老祖等人興奮起來,若能吸收了這猴子的靈魂,大哥說不定有機會突破,成為真正的大帝,

然而下一刻,令他們震驚的事發生了,只見猴哥全身金光大作,黃金之氣把噬魂之氣擋住了,

「這是什麼力量,」黑暗老祖等人驚悚,

「斗戰本源,」魂墨認出了這些黃金之氣,原來這是一種極其難以悟出來的斗戰本源,

擁有斗戰本源的人,即便是十大武者氣場也無法壓制其修為,戰力驚天,

手持黃金棍,猴哥如餓虎撲食般撲向了魂墨,雙手握著黃金棍砸向了魂墨,氣沖斗牛,

魂墨急退,祭出了神魔一族的絕品道兵,神魔戰戟,

「當,」

戰戟和黃金棍碰撞,魂墨悶哼一聲,踉蹌後退了十幾步,根本抵擋不住猴哥的猛攻,


猴哥大步沖向魂墨,一連攻出了三十六棍,棍影滿天,魂墨四周圍的星空不斷粉碎,

魂墨只擋住了猴哥的第三十三棍,最後三棍,其中一棍砸飛了他的道兵,最後兩棍則砸在了他胸膛出,把他震得飛了出去,並狂噴鮮血,

黑暗老祖等人大驚失色,他們根本沒想過魂墨會輸,畢竟,連孤鴻子都只能勉強逼退魂墨,

孤鴻子施展秘法之後,已經和輪迴道人一樣,無限接近大帝,

難道這猴子比孤鴻子和輪迴道人還要可怕不成,

「猴子,我們背後有中央聖域的人,你莫要欺人太甚,」一個神魔族大聖突然大聲喝道,

猴哥側目看著說話的神魔族大聖,驀然一喝:「滾,」

一聲暴喝,石破天驚,音波之力極具穿透力,剎那之間便轟擊在了那名大聖胸膛,粉碎了對付的肉身,

黑暗老祖等人盡皆駭然,

猴哥又舉起了棍子,朝著魂墨砸了過去,欲把魂墨置於死地,

沒有人能擋住猴哥的全力一棍,

就在這時,魂墨背後的虛空突然扭曲,一隻手伸出來,把魂墨整個人都拖入了虛空中,消失不見,猴哥一棍打空,

猴哥倏地朝黑暗老祖等人瞧去,黑暗老祖等人四周圍的虛空突然一陣扭曲,隨手黑暗老祖等人全部被扭曲的空間吞沒,消失於無形,

有強者出手救下了神魔族的人,

猴哥目光一閃,轉身一步邁出,消失在了星空中,

下一刻,猴哥居然出現在了輪迴大陸上空,

嗡嗡嗡,

輪迴大陸正中央那桿長槍震動了起來,嗖的一聲拔地而起,槍尖遙指猴哥,

嗖嗖嗖……

葉青帝和楚項羽等人全部出現,當看到來人是並非是輪迴道人的時候,他們都微微鬆了口氣,

「不知大聖來輪迴大陸所為何事,」葉青帝笑道,

猴哥看著秦霸先、楚項羽和洪嘯天三人,冷哼一聲:「敢追殺我兄弟,你們好大的膽子,」

話音未落,猴哥突然一棍子砸向了洪嘯天三人,以洪嘯天三人的實力,根本抵擋不住猴哥的攻擊,

突然,那桿長槍飛射向了黃金棍,抵擋住了黃金棍,碰撞出了無數火花,

長槍嗖一聲變小,化作丈二長槍,閃電般射向猴哥而去,

「憑你也想擋俺老孫,」猴哥冷笑,丟出了黃金棍,黃金棍頓時和長槍廝殺起來,

「帝兵,」

葉青帝等人悚然,恐怕誰也沒想到猴子手上居然會有帝兵,

黃金棍抵擋住長槍后,猴哥大手一伸,抓向了秦霸先三人,無形的禁錮之力,使得秦霸先三人根本無法動彈,

斗戰本源壓迫向秦霸先三人,更是令他們覺得身體似乎要撕裂了一樣,

秦霸先猛的一咬牙,突然從身上逃出了一個布滿符文的盒子,當他把盒子打開的剎那,耀眼的金光從盒子裡面釋放而出,緊接著一道金色的符篆飛了出來,

看到這張金色符篆,猴哥瞳孔一縮,符篆上面寫著六個字,真是佛門六字真言,

猴哥絕對不會忘記,當年便是這張符篆的主人把他封印了起來,令他數萬年無法重見天日,

不過,如今的猴哥,可不是以前的猴哥了,這張符篆未必能鎮住猴哥, 然而令猴哥意外的事發生了,那張符篆突然粉碎,並釋放出了萬丈金光,

金光散去之後,一個不知多少丈高的金色大佛赫然出現在了眾人眼前,這尊大佛的身體是虛幻的,儘管如此,他所釋放出的氣息也已經極其恐怖,

這股氣息,已經超越了猴哥,

「猴兒,你既已脫困,為何還不止悔改,」金色大佛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


「哼,老禿驢,俺想幹什麼還用不著你來多管閑事,正好,我們可以把當年那筆帳算一算,」猴哥冷哼,身體突然拔高,變得幾乎和金色大佛一般高達,隨後一棍子砸向了金色大佛,

「阿彌陀佛……」

金色大佛手掌半握,捏著一個印訣,往上一托,托住了黃金棍,

秦霸先等人大喜,看來這猴子不是這尊大佛的對手,

「猴兒,離開吧……」金色大佛笑道,

「這老禿驢你究竟是誰,」猴哥心中暗驚,

「貧僧釋迦摩尼,」金色大佛的聲音突然傳入猴哥耳中,猴哥震驚不已,這禿驢居然能知道我在想些什麼,

儘管釋迦摩尼很強大,可畢竟只是分身而已,猴哥又豈會輕易離去,只見猴哥大喝一聲,身上金光暴漲,氣息一路攀升,提升了數倍,

他的每根毫毛都是金色的,瞳孔也已經變成了金色,

大帝的氣息席捲整個輪迴星域,即便遠在北斗星域和紫薇星域的兩大准帝也感覺到了猴哥的氣息,

「轟隆,」

猴哥再次出手,黃金棍如橫貫天穹的撐天之柱,壓向了釋迦摩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