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父親信中只是提到郡城的葉家出現麻煩,但具體是什麼卻沒說,不知道是葉天不知道,還是忘了寫了。

2021 年 1 月 30 日

“沒什麼事,你們這羣小子別管了!等私塾結束了,我和其餘族人與你們一同回磐石城。”

葉天賜很疑惑家主怎麼會派葉銘他們這羣小子來郡城接應自己,但他沒有詢問,不過郡城這邊的情況他也沒說,他認爲說出來也沒用,而且這羣小子沒準還會把事情鬧得更復雜。

“說出來吧,沒準我們能幫忙解決!你別看我們只是一羣小子,但我們在賦雲郡城還是有點人脈的。”葉俊也笑着開口,心中好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居然逼得葉家必須離開郡城。

“就你們這羣半大小子能有什麼能耐?毛都沒長齊,還在老子面前談人脈。”葉天賜翻白眼,不過最終還是說出瞭如今郡城葉家的情況…

“搬血幫?!”

葉銘兩人驚疑,他們纔來郡城自然不知道這裏的黑幫勢力。

葉天賜說了,這些日子,搬血幫一直來他們的商鋪鬧事,打砸商鋪內的器物,有幾位葉家旁系的族人都被打傷了,如今葉家的商鋪已經開不下去了,現在只能選擇關門大吉。

“郡城不是有個什麼執法隊嗎?你沒去找他們解決?”葉銘蹙眉,心中已經將這個搬血幫記住了,不管他們是誰,敢欺到葉家頭上,那葉銘就要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執法隊是屬於城主府的勢力,也是帝國軍的一種,專門管理郡城內的大小事務,執法辦案。小黑與張沁怡都給葉銘提到過!

聽到葉銘的話,葉天賜只是苦笑的說了一句“蛇鼠一窩呀…”

得到這樣的回到,葉俊與葉銘兩人不由對視一樣,瞬間明白怎麼回事了,眼中不由露出冷意。

“天賜叔,我們先出去了,看看葉壯他們去把頭髮剃光沒有。”


葉銘說了一句後起身離開,葉俊猜出他要去做什麼,於是也給葉天賜說了一句,然後起身跟着葉銘離開,心中冷笑連連。

“天賜叔,其實你也別太悲觀了,或許事情還會出現轉機也不一定!”出門前葉銘回頭說了一句,臉上露出燦爛笑容,很和藹,但葉俊卻知道和藹的深處隱藏了多麼強烈的殺機。

“還能有什麼轉機?”葉天賜苦笑,並沒在意葉銘這句話。

“對了,趕緊催促那幾個混小子,理完頭就趕緊回來,既然你們來了,我作爲你們的叔叔,怎麼也要帶你們下頓館子。”

葉天賜笑着開口,雖然這幾日商鋪一直虧空,他也沒多少錢了,但葉銘他們來郡城,怎麼也要吃頓好的。

這羣小子好不容易來一趟,若是連酒店都沒進去過,他這叔叔當得也沒啥面子!

▪ Tтkan▪ CO

要是讓他知道,他眼中的這羣半大小子,晚上是住在洗浴中心的帝王套房內,不知道他會有什麼感想…

“天賜叔,你把電話號碼告訴我得了,完事後我就去找你們!”

葉銘被葉天賜的話感動了,心中對那搬血幫的殺意也更濃烈了,若是有必要,他連執法隊都不會放過。

葉天賜多想,直接把自己手機號碼給了葉銘,同時叮囑他們早點回來,自己先去酒店訂好桌席。

走出公寓,葉銘直接給葉壯他們打電話,問他們現在在哪。

“我們正在找理髮店,葉銘,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我爹那臭脾氣,他說的話,我們能不照辦嗎!” 電話那頭傳來葉壯無奈又鬱悶的聲音。

“擦!在郡城玩了一晚你們就忘了自己的身份了?你們可是武者,不就一個光頭嗎,那把刀自己剃了不就完了嗎!”

葉銘直接怒叱,感覺平常像人精一樣的葉壯,今天怎麼這麼笨了。他老子叫他去理髮店,他就一定要在理髮店裏面剃頭嗎?

呃…葉壯不禁發愣,心裏想想也是呀,葉銘說得在理,自己那刀剃了不就完事了嗎?

於是原本在大街上四處找理髮店的葉家衆人,在葉壯說了一句後,齊齊拿出一把鋒利的大刀,“欻欻”的幾下就把頭頂上的雜(色)毛給剃個乾淨。

這一幕看得街上的行人目瞪口呆,嘴巴足以塞下一個鴨蛋了。

“金胖子,給老子查,那麻痹什麼搬血幫總部在哪!”通知了葉壯等人後,葉銘拿出手機直接找金胖子,他知道這貨必定知道這些黑幫的據點。

“銘少,搬血幫得罪你了?”金胖子有些驚疑。

葉銘蹙眉,聲音冷了幾分“做好你自己的事,別問那麼多!”

金胖子嚇了一跳,立即道歉一聲掛掉電話,着手去辦這件事了。雖然搬血幫有點背景,但在金胖子眼中不過是一些雜魚,郡城近百個幫派中,只能算是末尾。

能開洗浴中心,金胖子自然也有點手段,黑白兩道都混得開,不一會就給葉銘回電話了,說出搬血幫的總部在哪。

而這時葉壯他們也回來了,葉銘帶着他們直接駕車離開,向金胖子告訴自己的地點駛去。

今天第一更送上! 第一百二十章進入到中位戰場

吸收完能量之後,北辰宇感覺自己已經到了突破的臨界點。只需要機緣巧合,便可以直接突破。

戰鬥結束后,冰瑤直接將北辰宇帶回了神國,北辰宇又鞏固了一下修為。

接下來的幾天,北辰宇都在陪伴冰瑤。

兩人在摘星台依偎著,看著眼前的星河流淌。北辰宇感到無比的寧靜,心中放鬆無比。

冰瑤俯視著神國中的眾生,眸中的浩瀚星海散發著淡淡的光芒。看著那些生靈們的愛恨情仇,各種鳥獸魚蟲的生死輪迴,冰瑤感覺自己的心境豁然開朗。

一旁的北辰宇感覺到了什麼,將目光投向了冰瑤,「突破了?」

「突破了。」冰瑤的氣質空靈,嘴角流露出一抹微笑。

就在這時,天宇之中浮現出一道道法則神鏈,構建成一個人形,「人族新誕生的主宰,請在一年之內前往唯一真界。」

隨後,那個人形便緩緩消散。

冰瑤將目光投向北辰宇,「我會在唯一真界等你!到了那裡找我!」

北辰宇點點頭,等到他成就人皇之位后,就會前往唯一真界。

幾天之後,北辰宇離開了神國,前往落影和木風的地方。很久都沒有見到他們了,北辰宇要拜訪舊友。

先是木風,見到北辰宇,木風很是高興。二人將落影也找了過來,三人暢談著日後的路途。

使得北辰宇高興的是,此時的落影和木風都已經有了天荒四境的修為,相比不久之後可以嘗試著衝擊天荒五境甚至六境。

北辰宇從二人處得知,自己這一派的那些中位強者,最近正在尋找著自己。得知這些,北辰宇向著雲軒幾人的駐地走去。

到了中位,便可以自己和熟識的人組成小隊了,不必再受分殿的拘束。

當北辰宇找上門的時候,雲軒等人正好在駐地。由於北辰宇皇后弟子的身份,雲軒等人對北辰宇很是尊敬。

「中位戰場很快就要開啟了,你要不要去參加一下?」雲軒沒有廢話,直接開口詢問。

北辰宇知道這個中位戰場,是中位強者搏殺的一個地方。裡面的中位強者可以相互廝殺,奪取對方的寶物。那個天才身上沒有兩件寶物?可以說,那裡是強者的天堂。

雲軒也是知道北辰宇實力非凡,這才提出邀請北辰宇前去的。中位戰場中都是天才,那裡的中位強者至少都有著八泉之境的實力。

思忖片刻,北辰宇突然開口了,「新皇派的天才,也會去嗎?他們中最強的人是怎樣的修為?」

雲軒開口,「三名八泉之境,兩名九泉之境。為首的魅姬是極境,十泉禁域,和我一樣。」

北辰宇點點頭,湧泉境也有極境,分為「十泉禁域」「十泉合一,再涌九泉」「十泉同大」三個層次。到達第一個層次便是千難萬難。

天空之城中招收的天才,至少都是修出了至尊力的。即使如此,也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突破到十泉禁域。

聽到雲軒說的新皇一派的實力,北辰宇怦然心動。中位可以學習七到九級的戰技,天空城的天才肯定都有著九級戰技,自己吃虧。

戰甲上面,自己也吃虧。

但是自己有著天生符文的能量增幅,可以將戰力拔高一倍。這樣下來,就能將前兩方面的劣勢拉小一些。

冰瑤的精血洗禮過的身體,也比之一般的強者強上許多。這樣下來,自己可以和九泉之境的天才一戰!

念及至此,北辰宇不再猶豫,「好,我答應了!什麼時候出發?」

「一個月後。」雲軒開口。


北辰宇點點頭,就此告退。隨後,他便回到了神國之中。這一次面對的都是天才,並且是中位的天才,自己必須將狀態調節至巔峰!

接下來的一個月內,紫靈和晴荒都在冰瑤的幫助下,嘗試著衝擊了混沌氣。可惜的是,二人都沒有成功。

這倒是也正常,反正二人也修鍊出三道至尊力了,除了萬族中少有的一些人,她們已經是最強一列。二人和北辰宇一樣,隨時可以突破,只需要那一線契機。

一個月後,北辰宇來到了雲軒等人的駐地。中位強者也分成了好幾個大的團隊,裡面有著十泉合一的天才。雲軒的小隊,其實就是屬於其中的一個團隊。

向著開啟的地點走去,半路之上,北辰宇被告知,他這一次多半會很危險。


亡靈皇朝的天才,還有新皇一派的天才,都盯上了北辰宇,欲除之而後快。

令北辰宇稍稍放心的是,亡靈皇朝和新皇一派,都只有十泉禁域級別的天才。如果對方有著更強的天才,北辰宇就真的要考慮是否前往了。

來打目的地,北辰宇發現這裡已經來了很多人。看到北辰宇,許多生靈都是一愣。

等到這些生靈反應過來北辰宇是誰,都是露出不屑之色。在他們看來,下位的天才再怎麼說也是下位,竟然想來中位的戰場,簡直是找死!

無視了周圍嘲笑的目光,北辰宇站在一旁等待著戰場的開啟。同一隊伍的人,都帶著相同的牌子,這樣才不會在稍後的傳送中分開。

不多時,一道輕佻的聲音便在北辰宇的身前響起,「北辰弟弟,你竟然來了中位的地方!」

北辰宇將目光落向魅姬,只見魅姬滿臉的魅惑之色,媚眼如絲。

心中微微一盪,北辰宇將目光移開。魅姬又開口了,「一會兒進去可要小心哦!讓姐姐碰到你,你可就活不成了……」

魅姬用輕佻的聲音威脅著北辰宇,轉身離去。

等了有一個時辰,數百名中位強者面前,終於打開了一道光門。眾人魚貫而入,沒入光門。

北辰宇穿過光門之後,環視四周。只見這裡是一處巨大的廢墟,殘桓斷壁堆積著。

這裡的天空是暗紅色的,大敵也是暗紅,遠處的地平線彎曲很明顯。通過這些,北辰宇知道,這裡是一顆星辰。

像這種不能發出光熱的小星辰,比不上那些散發著磅礴能量的大星。這種小星辰,和王境的能量相當。甚至一些強大的上位,也能夠擺弄這種星辰。

那種大星,就需要皇者才能夠掌控了。

周圍的虛空蕩漾,雲軒等人很快便出現在了北辰宇的身旁。雲軒還以為北辰宇不知道這裡的規則,開口解釋,「這顆星辰的直徑有著千里,在其上分佈著十處聚落。只有在那些聚落之中,才能避免星辰風。」

「在星辰風中,就算是九泉之境都很難生存,八泉之境幾乎必死。」雲軒開口,「第一次星辰風掃過,應該是三日後。我們要在著三日中,尋到一個聚落。」

北辰宇點頭,跟著雲軒等人飛行。如果在聚落遇上了對手,基本上就是一場廝殺。如果是自己一方的人,還是可以共同使用聚落的。

星辰風的間隔時間一般是六天,第七天颳風。據說這風是那顆距離很近的大星造成的,那顆大星很大,從這顆星辰上看去,有著數丈大小。

大星被強者改造過,故此有著這樣的星風頻率。

相互獵殺就是在這六天之內進行,刮星風的時候,沒有多少人敢於離開聚落。

千里的星辰雖說不算大,但是只有著數百生靈,所以彼此間很難相遇。一般來說,廝殺都是在靠近聚落的地方發生的。

一天之後,北辰宇小隊終於碰到了另一支小隊。這一支小隊是靈豹一族的,只有三名天才,但是其中卻有著一名十泉禁域。

北辰宇小隊有著六人,將對方的兩名九泉之境很快便圍殺致死。剩下的,便是那名十泉禁域。


十泉禁域的戰鬥方式很是獨特,雙方都撐開了禁域,然後一擊定勝負。

當然,這一次的北辰宇一方有著絕對的優勢,雲軒也沒有使用那種極端的方式。

對方和雲軒身上都噴薄出一道靈泉虛影,然後在身周都環繞著九道靈泉虛影。

雙方殺在了一處,北辰宇五人則是在一旁輔助,攻擊著那名靈豹族強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